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William Shakespeare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Kammer 4 (Week 1)

疫情蔓延到海外各国,现在轮到欧美国家lockdown在家了,网上出来一大批官方的戏剧视频,所以我就再延续一下今年的戏剧挑战月,好好运用一下最新的海外的官方资源。从慕尼黑室内剧团的官网开始,有一个叫做Kammer 4的特区,每天都会放出一个戏剧资源。 Hamlet 2020.3.23 一开始的时候,一句台词也没有,几个演员不停地在场地上泼血,足足泼了五分钟。然后有一个长条型的字幕机一样的屏幕,在显示一些文本,看着看着才理解原来这个字幕机原来就是哈姆雷特,他在通过文本的显示来向外部传达他想要讲的话。接下来,就是三个演员分别来讲故事,每个人还多次性别年龄转换来扮演哈姆雷特这个故事里的角色。换角色的时候,这些演员就在舞台上现场换衣服。哈姆雷特字幕机也没有完全闲着,在关键时刻它会来cue剧情,甚至是很有主见地会提出要求按照它的想法来变更情节先后顺序。每当死掉一个人的时候,哈姆雷特字幕机上就会显示这个人的名字,然后一条横杠划过这个名字。这三个演员又是故事的讲述者,又是受控于哈姆雷特字幕机的演员傀儡,是哈姆雷特字幕机在带节奏和指挥。再比如戏中戏的那段,是国王和王后两个人自己按照哈姆雷特字幕机上的台词跟读着演。还有最有名的生存还是死亡的独白,在这部戏的很后面才出现,是通过哈姆雷特字幕机显示出来第一句话,接着空白了很久才由演员讲下去,而演员表演这段的时候是对着一个话筒,好像在喊口号一样。 看演出的现场的样子让人觉得有点用力过猛。泼血也好,后面泼血还泼上瘾了,每个人都往自己和对方的头上直接把用水桶把血浇上去,看得不是很舒服。但是再看剧照,却可以看到舞台布置简单却有一种美感和震撼力,简单的几个人与景的搭配每一张都像大片一样。 Tag: Münchner Kammerspiele, Kammer 4, William Shakespeare, Christopher Rüping, Mittelreich 适度富裕 2020.3.24 讲的是一二战期间的巴伐利亚农村家庭生活,然后中间会穿插一些唱歌的地方。这部戏的特别之处在于,这是一部重排的戏,同样的情节同样的台词重新演一遍,区别在于全部的演员都是黑人。 故事本身我没怎么看进去,至于全部黑人这一点,要不是看到介绍的文本我都没有意识到看出来。不是说不是歧视嘛,全部是黑人演的或者是全部是女的演的,是在前提上把原本的更多的白男的设定摊在台面上来挑战。那结果到底全部是黑人演出来会有什么样的差别,倒是其次了吧。我想到之前看过一部全部黑人编剧主演的喜剧片,里面提到一个点子怎么制作出一部超越经典好看的片子,那就是保留一切原由把演员全部换成黑人就好了。 Tag: Münchner Kammerspiele, Kammer 4, Josef Bierbichler, Anna-Sophie Mahler, Anta Helena Recke, The Vacuum Cleaner 吸尘器 2020.3.28 介绍的文本说是日本存在很多不工作的啃老族在家里,然后试问出路在哪。剧里面,在榻榻米的日式房子里住着一家人,年迈的爸爸,宅在家的中年女儿每天都用吸尘器打扫房间同时大声咒骂,吊儿郎当的儿子以及他带回家的打工时认识的社交不能的朋友,还有那个吸尘器。 一家人全部由德国演员扮演,连那个吸尘器也是由德国演员扮演还有很多动作和台词。看德国人演日本人总觉得怪怪的。某些细节的地方,走路踮脚小步的样子、男生穿衣的样子,好像是德国人观察得很仔细,但是在我看来这些在日常生活中根本不存在,只是外国人眼中的日本人的样子。外国人就会觉得正中红心,其实只是把某种固有印象重复确认而已。但是我心中的日本人不可能那么外放和肢体语言那么多,也只是我的固有印象,我在用我的固有印象来否定别人的而已。 三个四叠半房间里发生的故事,好像讲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异化,包括儿子的朋友的工厂故事、女儿对父亲的怨念等等。这种事异化还是某种进化呢?最后问吸尘器要不要出门? Tag: Münchner Kammerspiele, Kammer 4, 岡田利規,

鼠春戏剧挑战月 The Hollow Crown S2 The Wars of the Roses

Henry VI: Part 1 2020.2.14 年廿一 红白玫瑰两组对打,红玫瑰Earl of Somerset忠于亨利六世,白玫瑰Duke of York是理查二世那边的后裔,被派到法国执政。 法国想要摆脱英国的统治,一开始英国军队打不过圣女贞德。红白玫瑰两方联合起来,就把法国打到了,Somerset一眼相中一个法国贵族Margaret带回来想要嫁给亨利六世。亨利六世一下子就被Margaret迷上了,什么条件也没开就把她娶来成为了英国女王。摄政王protector很生气,因为之前好不容易打那么多仗取得的胜利全部白费了。他老婆想怂恿protector策反,被protector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Margaret女王是一个权力欲很强的女人,还和Somerset有一腿。她和Somerset联合起来想把protector搞掉,先是找到了protector老婆扎小人,然后以莫须有的名义把protector关进了牢房。Somerset知道光明正大的审判没办法置protector于死地,就派人暗杀了protector。 亨利六世发现protector之死悲痛欲绝,于是把Somerset和他的同谋驱逐出境。Margaret马上上前劝阻,亨利六世竟然就立即收回了驱逐的命令。白玫瑰York看到亨利六世如此昏君,就跳起来说我才是真正的国王的血脉,我要造反。 这一集的情节看上去挺丰富的,其实就是各种势力间的斗争嘛。Margaret女王出现之后又多了一些宫斗的戏。 看到protector送别即将被游街示众的老婆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有时候舞台剧对话很长但是好像还比较合理,可以等到这一角色把很长很长的一段话讲完、甚至有好几个很长的对话来回,再继续推进下面的情节;但是一旦是电视剧的画面,感觉就很不合理了,怎么可能在很简短的下一步就要发生之前还会有那么多的时间说废话。 Henry VI: Part 2 2020.2.15 年廿二 白玫瑰打赢了红玫瑰,把Somerest也杀死了。然后白玫瑰老大York和亨利六世达成协议,让亨利六世和平顺位,等到亨利六世死后把王位传给白玫瑰老大和他的儿子。 晚上,York儿子们很生气,为什么不马上把王位拿过来,爸爸还在开导他们。此时,Margaret女王立马带人杀到York家,杀死了York的小儿子,大肆羞辱并杀死了Duke of York。 白玫瑰那边剩下三个儿子,继续和Margaret打仗。这场仗白玫瑰赢了,Margaret和孩子逃去了法国,亨利六世看到战争的场面几乎是疯了,被关在了伦敦塔里。York的大儿子加冕成为了爱德华四世,二儿子成为Duke of Clarence,三儿子成为Duke of Gloucester(他也就是未来的理查三世)。 为了寻求法国的支持,英国决定赢取法国路易十一的妹妹,但是爱德华四世自己看中了一个来上访的寡妇娶为了皇后。路易十一、Margaret女王和被派遣的英国大使大怒,于是组成军队回来讨伐。最后又是白玫瑰全胜,Margaret女王被俘,她的儿子被杀。瘸子Gloucester觉得自己的兄弟们还是太善良软弱,暗自决定要上位,自己一个人去到伦敦塔杀死了亨利六世。 在看《理查二世》的时候,觉得亨利四世夺位理查二世是劣币驱逐良币。现在看了《亨利六世》才知道,人间更有劣币在呢。York的三兄弟都不行啊,而且理查三世那么残忍到了creppy的程度。和白玫瑰这一家比起来,亨利四世真的是圣君了呢。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Richard III 2020.2.16 年廿三 这集讲的是理查三世如何上位和败退的。他先是挑拨他的二哥和亨利六世的关系,让亨利六世把Clarence关进了牢房,自己派人把Clarence杀死了。然后亨利六世病重去世,他又造谣亨利六世的孩子不是亲生的。他联手几位大臣,自己登上了王位成为了理查三世。 登上王位后,理查三世还是很心虚,一会和原来帮助他的大臣反目,一会坚持把亨利六世的两个儿子也杀了,一会又想要迎娶亨利六世的女儿(自己的侄女)来巩固王位。后来理查三世发现Earl of Richmond是比他更嫡传的王位继承人便心惊胆颤地和他打起仗来。Richmond大胜,在战役中杀死了理查三世,成为了亨利七世。 把两季全部看完的感想,历史真的是高开低走。按照时间顺序,真的是一个国王不如一个国王,一个故事不如一个故事,一个演员不如一个演员。 tag: The Hollow Crown, William Shakespeare, Sam Mendes, Dominic Cooke, Tom Sturridge, Sophie […]

鼠春戏剧挑战月 The Hollow Crown S1

Richard II 2020.2.10 年十七 BBC精心制作的改编莎士比亚历史剧的剧集,导演演员每一个都是大腕。我先用自己的话总结一下顺序第一个关于理查二世的故事。 一上来的时候,Henry Bolingbroke(也是国王的表哥)和Duke of Norfolk就相互指控对方叛国啥的,纷纷表示要决斗来一证清白。然后理查二世不肯,让他们讲和,他们不肯。那只好决斗,决斗当天理查二世扔下权杖阻止决斗,让他们两个人分别放逐离开国土。 理查二世为了去爱尔兰打仗,要筹集资金。Henry的爸爸临死前尽情羞辱理查二世,于是理查二世就把他家的财产全部充公了。Henry带着他的另一个表弟Aumerle(也就是Duke of York的儿子)去爱尔兰打仗,把国家留给Duke of York来掌管。谁知道,趁这个空档,Henry回到了英国并说服了Duke of York连接了其他贵族掌握了所有的权力。 理查二世回来的时候,等于大局已经全部被Henry控制了,他只得把王位传给Henry。Henry就变成了亨利四世,理查二世被独自关在塔里面。Aumerle暗中联合了别的贵族要报仇,却被自己的爸爸举报。亨利四世赦免了Aumerle,Aumerle接着被人煽动带人杀死了理查二世以示忠诚。 太好看了!其中很大部分要归功于理查二世的扮演者Ben Whishaw真的把这个角色演活了。我不确定理查二世本人是不是真的是这个形象,但是Ben Whishaw演出来的这个感觉特别且真实。又傲娇又美,各种摆动衣服的小动作、坐的样子、骑马的样子,全程有一种少女的气息。唯有在下台之后和妻子吻别,又是缠绵得不得了,连告别也在撩。最出彩的是他在移交皇冠的时候,真的是戏精上身,又是照镜子又是满地打滚,亨利四世在旁边一言不发都要翻白眼了。同时,这个国王的形象又很正面,从他一开始不愿意同胞之间流血而多次阻止决斗,到回到国内大势已去但扔试图保持尊严与暴徒沟通,连皇位的移交也是和平的不是血腥的。 Let me unkiss the oath twixt thee and me, and yet not so, for with a kiss ‘twas made. 亨利四世在这里还没有到他真正的戏码,但是感觉也很正。特别是在他赦免Aumerle的时候,可以看的出来其实他也是在试图赦免自己这个想要谋害表兄弟的人,说明他还是很有人性的。Rory Kinnear在这一集里面演亨利四世,却没有在接下来的整篇里面演,是不是有点遗憾了。 Duke of York真的是脑子有病,看到他第一时间要骑马去国王那里举报报告的时候,我简直惊呆了。更让我震惊的是,Aumerle从忠理查杀亨利到忠亨利杀理查的转变竟然来得那么迅猛。理查二世死的时候就像耶稣,前后呼应,为什么好人要这么死? tag: The Hollow Crown, William Shakespeare, Sam Mendes, Rupert Goold, Ben […]

鼠春戏剧挑战月 Shakespeare’s Roman Plays

Antony and Cleopatra 2020.1.31 年初七 这一部的时间线其实是在《Julius Caesar》之后,讲的是Mark Antony沉溺缠绵于Cleopatra,但是被Octavius叫回去打仗并且迎娶了Octavius的姐姐;后来Antony倒戈要和Octavius打仗,Cleopatra本来是来帮忙的,但是却导致Antony弃军而逃;最后Antony大输又听闻Cleopatra伪造的自己的死讯,于是自杀了,Cleopatra也不愿意向Octavius低头也自杀了。 看历史剧其实感觉和看宫廷剧挺像的,为什么宫廷剧比较烂一直处在鄙视链的底端呢?人家英国的各种历史小说还屡屡拿下国际书籍最高奖项,在中国的这些历史改编却只能作为受众很广但又摆不上台面的消遣作品呢?如果从以史为鉴的角度来看的话,我觉得古代的中国人要比中世纪的尚待未开化的欧洲人智慧多了吧,能过从历史中学到的经验教训也精彩多了吧。问题就是我们的宫廷剧的重点没办法放在史实的还原上,只能讲讲宫斗情爱,不是说宫斗情爱没有价值,只是少了最重要的那一份历史真相的背景祭奠。 这部莎士比亚的话剧正如其标题,几乎完全也只是关于两位男女主人公的故事,故事发展到后面感觉好像就变成纯爱故事了。Antony一开始自己自杀不成,要他的下手来杀他,结果他下手伊自杀了。正如Antony自己承认的,真的是他下手要比Antony高贵很多。后面Antony吊着一口气和Cleopatra见最后一面,Cleopatra迎着吻上去,我是在看罗密欧与朱丽叶吗? 我看的是RSC的2017年版本的官摄,感觉我还是不够突破观剧的标准。埃及女王是一位黑人女演员演的,衣着其实没有非常华丽,我觉得很合适也觉得她演的蛮到位的;Antony是一个中年肚腩大叔演的,我却实在无法被说服他是英勇善战的男主角。 tag: RSC, William Shakespeare, Iqbal Khan, Josette Simon, Antony Byrne, Ben Allen, Coriolanus 2020.2.1 年初八 故事讲的是大将军Marcius立功获胜,被赐名Coriolanus。回到罗马后,他妈劝他从政,但是别的元老院的人不愿意,他便被驱逐了。然后他又去投奔了Aufidius打仗,甚至打到罗马来了,但是被他妈说服没有摧毁罗马。最后他回到部署他的地方,被他Aufidius派人刺杀了。 情节略显无聊,我看的是RSC的2017年版本的官摄,在片头采访导演介绍的时候,导演把Coriolanus完全当作一个很厉害很正面的人物各种天花乱坠的吹的,而主持人则是把侧重点放在他和母亲之间的关系以及作为军人领袖上台和民主的冲突上面。但是在看戏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出来这方面可以值得深究的地方。说是已经现代化了,不是打仗的时候人物穿的都是西装,但是打仗的时候用的开始刀不是枪,有一幕偶尔瞥到打仗的一个人穿的是nike的训练衣,logo有一点出戏。 tag: RSC, William Shakespeare, Angus Jackson, Sope Dirisu, Julius Caesar 2020.2.2 年初九 讲的是元老院Brutus他们刺杀Caesar的故事。我之前看过一次蜷川幸雄版的影像,印象还蛮好的。这次看的是NT Live的版本,是Ben Whishaw主演Brutus,而且是沉浸式的。 Cowards die many times before their death. The valiant never taste of […]

鼠春戏剧挑战月 The Tempest

The Tempest 2020.1.29 年初五 又是一部RSC在2016年的时候排演的莎士比亚剧。剧情几乎没有什么好深入的,就是暴风雨之后一群皇室的人到了孤岛,孤岛上有之前被迫害流落到这里的皇室之一Prospero和他的女儿,Prospero拥有了魔法技能(主要是可以使唤精灵Ariel),然后Ariel帮助Prospero造了一些列的幻影,最后和谐大结局。 剧情没什么特别好看的地方,我觉得看点主要还是灯光舞美效果吧。因为有很多精灵施法的地方,然后就会出现各种很梦幻的魔法的场景,比如神话人物来祝福婚礼啊、仙女在暴风雨之中来找人啊、让人们出现幻觉相互打斗等等。很难想象这些场面在以前是怎么演出来的,现在是通过了很多高科技的投屏和现场的光影的运用做出来还蛮好看的。 随便查了一下,发现在2016年这个版本里演Prospero的Simon Russell Beale在1993年出演了Ariel,哇。Shakespeare’s Globe的版本的Ariel是演的,有机会也可以看一下。 Tag: RSC, William Shakespeare, Gregory Doran, Simon Russell Beale,

鼠春戏剧挑战月 Cymbeline

Cymbeline 2020.1.27 年初三 这是莎士比亚不怎么出名的一部悲剧。讲的是英国国王Cymbeline和罗马打仗,然后有很多蛮狗血的情节,比如Cymbeline的两个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被掳走现在在战场上重逢了,Cymbeline的女儿Imogen的爱人Leonatus被派出去打仗,Leonatus和别人打了一个赌证明Imogen的贞洁,那个人耍了一点诡计骗到了Leonatus于是Leonatus要女仆杀死Imogen,女仆没有下手,Imogen流落到乡间碰到了自己的被掳走的哥哥,把一个假死的毒药当作解药喝了下去,一直想追求Imogen的duke的儿子穿了Leonatus的衣服想要来找Imogen却被Imogen的哥哥砍头杀死,Imogen把无头尸体误认为是Leonatus不管他之前已经抛弃了她还是很伤心等等,最后一切真相大白。所以与其说是悲剧,其实并没什么悲剧,有误会但是误会都解开了,死掉的人都是坏人,好人一个都没有死。 我觉得比较奇怪的一点是,这部剧好像有一点沙文主义,因为它是在宣扬英国对外战争的勇敢和正义。其中有一段是被掳走的两兄弟其实已经和掳走他们的人建立起了父子般的关系,两兄弟吵着要去打仗,但是父亲说这个皇权国王什么的都不值得你们去为之献身。兄弟说:“By heavens, I’ll go. If you will bless me, sir, and give me leave, I’ll take the better care. But if you will not, the hazard therefore due fall on me by the hands of Romans.”反正就是答不答应我们都要去的意思;然后父亲的回答竟然是“No reason I, since of your lives you set so slight as a valuation, should reserve […]

西游韦安地 Ian McKellen On Stage

Ian McKellen On Stage 2019.12.31 Harold Pinter Theatre 一个人的演出,主要是讲故事、秀舞台才艺,中间穿插不少笑料简直就是搞笑的脱口秀了。以《指环王》里的甘道夫的那段开始表演,然后从现场的一个大箱子里面一个一个地把他的“宝贝”拿出来。上半场有点像他的自传,主要包括三个主题,从他的戏剧启蒙讲到他对戏剧的热爱、如何入这一行的,然后是他关于自己的gay的身份的认知和出柜的故事,最后用一首关于老年的诗结尾。有很多culture reference,我只能get到一部分,但也已经觉得很精彩。 下半场是莎士比亚全集,Ian拿出全套莎士比亚37本,然后观众现场想到的顺序一本一本讲相关的故事,重点剧目他就直接表演起来其中的独白。Ian太会说台词了,原来很深奥艰涩的段落在他口中突然变得很有韵律节奏栩栩如生,要是我英语再好一点就好了。看完真的很想莎士比亚全部刷一遍。最后的结尾落在传言是莎士比亚写的一部关于Thomas Moore为主角的维护移民的独白上,切合时事。 Ian的记性和体力都太好了,佩服,瑞斯拜。 Tag: Ian McKellen, J. R. R. Tolkien, William Shakespeare, 这次的伦敦看戏之行在新年之夜落下帷幕,只看了两部但是是最最好看最最经典的音乐剧就不参与评分了,剩下的都是话剧。我觉得把这部Ian McKellen的秀也作为话剧有点不是很公平,毕竟其中大多数的文本不是他写的,但是还是想给它打一个很高的分数。 🌟🌟🌟🌟✨ Death of a Salesman🌟🌟🌟🌟✨ Ian McKellen On Stage🌟🌟🌟🌟 King John🌟🌟🌟 Measure for Measure🌟🌟🌟 My Brilliant Friend🌟🌟✨ Cyrano de Bergerac🌟🌟✨ The Duchess of Malfi

西游韦安地 Measure for Measure

Measure for Measure 2019.12.28 Barbican Theatre RSC的演出,除了在大本营莎士比亚的故乡之外,还会到英国别的地方甚至国外去巡演(之前也有来过中国),还会把一些现场的影像输出到电影院播出。这次看的是RSC在伦敦巡演演出的莎士比亚喜剧《Measure for Measure》。 故事讲的是公爵Vincentio把执政权交给Angelo要他从严治理,然后自己伪装成一个神父藏起来。Angelo判一个未婚生子的男的Claudio死刑,Claudio的修女姐姐Isabella去找Angelo求情,Angelo要求Isabella用自己的贞洁来换取Claudio的赦免。Isabella回去告诉Claudio,Claudio最开始的反应是拒绝,后来又想还是命要紧,就求Isabella答应。Isabella死活不答应,装成神父的公爵出了一个主意,让Isabella去假装答应,然后调包成Angelo原来答应要迎娶却没有下文的Mariana。Mariana如约而至,Angelo却反而把Claudio的死刑提前了,幸好被公爵用另一个病死的死囚调包救下了。最后公爵以真面目现身,惩治Angelo和Mariana结婚,揭晓一切真相并向Isabella求婚。 不知道是剧本本身的原因,还是表演的原因,出来的效果太一本正经了,不像是喜剧啊,还没有Aileen在开场前给我剧透的时候讲的好笑。这个故事里有很多我们现在看来很有距离感的不合理的地方,比如Mariana怎么会答应自己去调包、为什么Angelo情愿死也不要娶Mariana、为什么公爵要Angelo从严治国自己却不断地undo所有Angelo的判决等等。我觉得如果可以用一个超脱的心态来把这整部剧当作嘲讽的喜剧来演的话,会好看很多。 所谓的“一报还一报”的设定是到位的,我觉得能在一部戏里面找到那么多可以measure for measure的点很厉害。 Angelo调包公爵。 公爵调包神父。 Mariana调包Isabella。 病死囚犯调包Claudio。 要救Claudio,就要牺牲Isabella的贞洁。 Angelo玷污Isabella的依据是男人不能婚外性行为,目的却是男人的婚外性行为。 婚外性行为,要么婚姻,要么死刑,二选一。 其实整部戏的大boss从始至终就是公爵本人,他是一切的始作俑者,更是一切的操控者。最后真相揭晓的时候,公爵要告知Isabella她的弟弟没有死,还要向Isabella求婚。我之前在想他到底会以哪一个顺序先后来,但是又想到不管是哪一种顺序都有被攻击的点,所以哪一种顺序都不构成被攻击的点。所以,整部戏的就是在说Isablla逃过了被Angelo #metoo还是逃不过要被公爵#metoo咯。 突然发现连续两天看的三部剧都是以意大利为故事发生地、以女性为第一视角主角的。 Tag: RSC, William Shakespeare,

西游韦安地 King John

King John 2019.12.24 Swan Theatre, Stratford-upon-Avon 戏剧朝圣之旅来到了莎士比亚的故乡Stratford-upon-Avon,这里除了莎士比亚出生的房子以及一系列莎士比亚相关故居之外,还有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的大本营。在这里会长期上演莎士比亚的剧作,也会演一些新的当代的作品。这次来看的是不怎么被搬上舞台的莎士比亚的历史剧《King John》。 故事讲的是法国王要求King John把王位交给King John的侄子Arthur,市面上又出现了一个狮心王Richard的私生子,然后King John通过把自己的侄女Blanche嫁给法国王的儿子联姻暂时化解了矛盾。此时出现从罗马来的红衣主教Pandolf,觉得King John不够忠诚于教廷,要法国和英国打仗。一边打仗,一边King John要他的手下Hubert去杀死Arthur。Hubert不忍杀死Arthur,还和King John吵了一架,Arthur从城墙上坠落而亡。最后King John中毒而死。 这次的改编一方面是把场景都变得比较现代化,一般穿的都是现代的衣服西装套装什么的,还有电话报纸什么的;另一方面是性别的转化,主角King John是由新进女演员Rosie Sheehy饰演的,而红衣主教Pandolf也变成了女性由Katherine Pearce饰演。 关于现代场景的改编,我在想为什么还是停留在报纸和电话的阶段,完全没有手机的出现。我能想到的原因是,毕竟故事要按照剧本原来的情节发展下去,手机和citizen两个东西是无法共存的。这个故事最让我惊讶的是citizen这样的角色的存在,即使是在那么久远以前的被宗教、皇权统治的地方,还会有这么样的citizen的角色的存在在发表意见。不是说这些citizen的意见有多智慧有多正确,在剧里面的这两个citizen也是很小市民的形象,至少她们说的话是被国王聆听的、是有影响力的。但是如果突然发展到了有手机存在的时代,不是说这些citizen的存在突然变得不合理了,而是似乎人们都转为云沟通了,很难看到现场citizen的人肉出现了。 另一个现代改编的重头戏是婚礼场景的food fight,现场真的是出现各种食物进行食物大战还殃及到现场的观众,我还看到有观众把不小心扔到他们身上的面包往舞台上扔回去的。蛮搞笑的,立意也蛮好的,什么皇亲国戚之间的斗争其实就是和普通人家的food fight一样幼稚混乱。 这场的两个性别转换的角色演的都特别好,特别是红衣主教Pandolf,一下子变得非常鲜活。这其中还有一些小区别,这两个角色一个是女性扮演的男性角色,另一个直接是把原本的男性角色变成了有女性扮演的女性角色。如果已经是sex blind的角色安排的话,为什么还有这样的微妙的不同呢? 第一幕婚礼加food fight非常好看,第二幕稍微逊色了一点重点放在了Arthur生来死去上面。第二幕Arthur鬼魂出来和King John被良心折磨的地方,蛮像麦克白的。 宣传语上说这次的重演正好切合了现在的英国的政治风貌什么的,说的有一些过了,因为剧情本身并没有什么变化,最多只是说可以从那个混乱的King John的年代看到我们现在疯狂的政治世界的影子罢了。 总的来说,这部历史剧的意义是告诉观众人类包括国王都是来被捉弄的利用的? RSC这个剧院太棒了,座位的设计太赞了。我们买的是最便宜的票价,只要十几磅,是最后一排的位子。但是三楼一共只有两排位子,都是围绕着舞台的。而且这两排位子的高低幅度差很多,还有搁脚的地方,还有搁手臂和脑袋的地方,还可以站起来扶着栏杆看也不会影响到后面的人。真心照顾到看戏的穷人的人道权利的好剧院。 Tag: RSC, William Shakespeare, Rosie Sheehy, Katherine Pearce, Eleanor Rhode,

中国大戏院2019国际戏剧邀请展

今年的中国大戏院还有国际戏剧邀请展,水平和数量也和去年的差不多持平,蛮好的。可惜今年看的没有去年多,两场买了票没看成,《手提箱里的死狗》因为旅游计划冲突了,《伊利亚特》因为台风。以后中国大戏院的票一定不能早买,临近演出总会有打折票卖的。 秃头歌女 La Cantatrice Chauve 2019.6.14 中国大戏院 这是一部比较著名的尤涅斯库的荒诞派的作品,我本来以为自己看不懂,但是后来发现其实荒诞不等于装逼的没道理,好看的地方就是可以在这里看似荒诞简单的故事中看出来一些有道理的逻辑。 故事讲的是一对夫妇在家里接待另一对夫妇。我来总结一下我认下来的荒诞的点: 同名的一家人 夫妇相认。观众一开始就默认他俩是夫妇了;但是夫妇他们自己的基础是同一个地方同一班火车同一个车厢来的伦敦、住在同一个地址同一套公寓同一张床、同样拥有一个一只眼白一只眼红女儿,非常curious/coincident/bizarre。但是结果是女儿左右眼不一样做了反证。 三次门铃没人。“铃响就是有人”和“铃响就是没人”都是经验主义。 其他各种奇怪的意象很好玩却没怎么懂但也没关系,比如电子屏变换的时钟、水杯、美声音乐、火、各种小故事和短句。不自觉会拿来和最近看的《龙的犹豫》做比较,都是运用很简单的词汇,但是一个是荒诞剧不那么荒诞,让人看得到自含逻辑的荒诞,另一个人贫乏却想要试图涵盖很多而失败的荒诞可笑。 Tag: Eugène Ionesco 奥德赛 Die Odyssee 德国塔利亚剧院 2019.6.23 中国大戏院 故事是奥德修斯的两个儿子在他的葬礼上相遇,一起幻想式的讲了一遍奥德修斯的故事(对战独眼怪兽、Circe、冥界等等)。很像青春期时的白日梦幻想,也很像兄弟之间的打闹。是幻想出来的故事,和真实故事、和讲故事的人在葬礼上发生的故事的混合。 比预料的不无聊很多。很拼命的两个演员的表演,哑剧、口技、魔术、甚至到最后的类似行为艺术的现场锯棺材、往脸上堆泥画颜料。变成海底鲸鱼游过的场景赞。表演的时候,两位主角用的号称是自己创造的语言,但又似乎是基于原本的德语进行的一些变化。同时也没有任何字幕,对于中国人来说反正不管是德语还是创造的语言都听不懂,有没有字幕也没差了。 Tag: Homer, 德国塔利亚剧院 奥赛罗 Othello English Touring Theatre 2019.7.21 中国大戏院 见戏剧挑战月:莎士比亚悲剧多版本对看 Tag: William Shakespeare, English Touring Theatre 等待果陀 Waiting For Godot 当代传奇剧场 2019.8.4 中国大戏院 用接近京剧的方法(唱段、口气、妆容、动作)演绎《等待戈多》的故事。 在看剧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改编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如果仅仅是用京剧来讲同一个故事,讲不出新的意思还是没意义的;但是如果是用中文外语腔来讲一个外国故事也很违和。两者结合的度是什么呢?我觉得是要是可以做到完全的本土化故事,还能讲出一个新的意义,那就最厉害了。我第一个想到的标杆是拉脱维亚国家剧院的《安提戈涅》和立陶宛国家话剧院的《伪君子》。这部《等待果陀》做到哪一步了呢?另外,到底是比较有故事性的还是没有故事性的比较适合本土化改编呢? 关于本土化改编的地方。两个主角的名字,一个叫哭哭,一个叫啼啼。唱段的中文词有的写得蛮好的,也都是放开写,没有顾及原文,但是有的太白话文,口语化,失去了京剧歌词/文言文的浓缩精准。现场观众的反应不大,倒总是有小孩在笑,说明笑点是低龄化的,这是主创想要的吗?观众中还有托在cue台上唱歌。Lucky(垃圾)的武功用了京剧的基础,蛮厉害的。 看了这版感觉很突出明显两位主角是最底层的穷苦人,回想一下其实之前在乌镇看的锡比乌国家剧院演出的版本设定也是这样,但是没有给人感觉有强调这是最底层人的苦恼和困境。其实我觉得原作想要表达的这个困境肯定也不是限指的吧。而且这样把苦难表面化了,真的只是没钱吃不饱啥的,其实应该是更精神层面的困苦。 第二幕啼啼摒不住了,爆发了,他也有诉求,诉求就是怎么没人记得过去发生了什么事,让他们每天等一直等可以,但是没人记得他们在等(小孩不记得,破梭也叫他们不要在意时间)。对于我第一次有意识地注意到哭哭啼啼的反抗和诉求。 Tag: Samue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