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现场拉阔秀

韦礼安 而立 深圳站

2019.12.7 嘿吼小镇 这个场地那么偏,音响效果也有点差,好多座位还都是临时加出来的,真的适合做演唱会场地吗?我买的是第二贵的票,但是座位是二楼最最边上,而且是只能通过二楼栏杆的缝隙才能看到舞台,舞台后的屏幕一点看不到,倒是提词器看得一清二楚。最夸张的是,我第一次遇到看演唱会还要查身份证才能进。门口四个安检口,带身份证的可以在前三个口安检,没带的要报身份证号码全部排第四个安检口,事先没通知绝大多数人都没带,第四个口子排队超级长。我安检好进去,韦礼安已经开始唱第一首歌了,后面队伍还很长很长。 好在第一首歌《女孩》韦礼安没有发挥好,可能是因为刚开场,我都有点吓到了,没听全也不可惜。讲到不好的地方,后面唱了两首新歌(吃烦恼、猫咪共和国)有点幼稚和萌俗,有点欣赏不来。但是其他的歌都一如既往的好听,现场歌迷的反应也很好。我突然意识到好多好听的歌都是可以追溯到他的第一张专辑的,那些歌有一种少年时代的青涩的美好;然后后面几张成熟的歌也好,包括《似曾》、赤裸的《在意》等等。

SEKAI NO OWARI TOUR 2019 The Colors

2019.11.16 Mercedes-Benz Arena 虽然以前有零散听过SEKAI NO OWARI的一些歌,但是没有认真关注过他们,可能是觉得他们乐队的名字太装了吧。直到今年他们同时发行了两张专辑《Eye》和《Lip》,听来听去发觉好听的歌的比例好高啊。说实话我连这个乐队是几个人长什么样一点概念也没有,就喜欢上了他们,决定看他们今年来上海的演唱会。竟然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来上海了,以前错过的可惜了。 买了票之后,在b站看了他们在日本的“The Colors”的演唱会的视频,才搞清楚乐队的成员。看到演唱会视频的最大收获是,有歌词的中文翻译,没想到好听的旋律之外他们的歌真的是很有内容的。最扎心是那首《銀河街の悪夢》,一下子就种草了,这次上海的演唱会在安可的倒数第二首也唱了,没有遗憾了。 回来说今天上海的演唱会,上座率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布景也没有那么豪华,但是现场的演唱水准真的惊艳到我了。主唱太帅了,温柔有力量又有点鸡贼,唱功太棒了!有一首歌是乐队的另一个吉他的成员唱了《Goodbye》,真的是没有比较没有伤害。 座位上有应援指示小卡片,其中一条是说安可的时候要合唱《Starlight Parade》中的一段,还特别把那一段的歌词和注音打了出来。还没安可,世终就唱这首歌了我还蛮惊讶的,不是说这首会留到安可的时候大合唱嘛。后来才明白,应援指示的是,等到乐队下台了大家一起合唱那一段来代替喊安可。于是整整大概十分钟,观众们全部像是坏掉的播放器一样重复清唱这一段唱了几十遍不止。可是我现在还没把歌词背出来,主要还是怪我日语太差,背发音比背有语意的日语句子真的难很多。 这场主要还是唱今年新专辑里面的歌曲,只有两首我以前没听过。新专辑里面我最喜欢的《Stargazer》不但好听现场的灯光效果也很不错,其他的很多好听的歌比如《Food》、《Mr. Heartache》、《Mitsu No Tsuki》等等都听到了。反而那首一开始让我留意到的开头借用巴赫BWV 1052的《Blue Flower》现场没有唱。 虽然名字很黑暗系的,歌曲也会涉及很多真实的负面的情绪和事件,但是却透漏着一股莫名的乐观主义。比如演唱会结束的时候,主唱假借电脑在大屏幕打出“What a beautiful world”的字样,再比如《Mr. Heartache》明明是讲的是遇到了挫折和痛苦,用的却是那么欢快的旋律。我受到触动最大的还是那一首《銀河街の悪夢》,在上海的演唱会上,这是唯一一首在屏幕上打了歌词的歌,而且还是中文。觉得自己很失败、想要鼓起勇气做出改变、从改变的第零天就失败了、与其说是感受到挫败感其实更多的是无能的宿命感、爆炸式地想要推翻一切浴火重生、以此循环。歌曲中的情绪,虽说好像是原指抑郁症,但应该很多人都有过吧,包括我在内。那么丧的歌,尽显绝望啊,唱着唱着怎么一下子就转换成了“意识到一切是自己的问题、要着手去改变和努力”了呢?之前不是已经多次试着改变,然后失败了吗?

Monkey Majik in Shanghai 2019

2019.10.19 万代南梦宫 时隔一年多,Monkey Majik又回来了。而且这次还是看的免费票,开心! 一年以来,貌似没有出什么新专辑啊,好像就一张合作类歌曲的合集啊。但是开场的第一第二首歌貌似我都没有听过。 我不得不说,今天现场唱的效果实在不咋地。特别是那个戴帽子的主唱,好像没开嗓一样,没有一个高音唱的上去的,其间还不断地通过感谢来道歉。最明显的,就是把我最喜欢之一的那首《Tokyo Light》给唱毁了。 Encore回来唱的最后一首是相对来说比较新的Monkey Majik和一个日本搞笑组合合作的《Unmarvelous》,是我当时听的时候就比较讨厌的一首。现场融合了中文的“火锅烤鸭小笼包”和观众互动合唱,而且仅有那么俗的一首歌主动允许让大家拍照。除此之外,一些经典的歌曲还是很好听的。 Talking的部分,戴帽子的讲了一段他早上看中国电视节目的经历,还说会po到weibo上。蛮想知道他口中看到的很神奇很厉害的是什么节目。

Good Vibes with Jason Mraz

2019.5.15 Mercedes-Benz Arena 太久没有听到Jason Mraz的现场,我都有点忘了他唱的有多好听了。这次的演唱会相当的简陋,舞台灯光布景几乎为零,连encore也没有,标题却是想营造一种很美好的氛围,只能全靠歌声了。虽说好多我心头喜爱的老歌没唱到,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很愉悦的看演唱会的体验。 我觉得这次的歌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接近acoustic的,Jason Mraz和Raining Jane围在一个老式的话筒周围,唱出超级好听的歌曲。这比其他的Jason Mraz扩大音响效果的歌好听太多了,开场的第一首就是这样,真的是瞬间折服。 第二种是他的经典大合唱歌曲,《I’m Yours》等口水歌在中间的时候就唱了。经典歌曲的时候,坐在旁边有一个女生全程很大声地跟唱唱得超级难听,但是并不觉得讨厌反而有一种温馨的喜感。她回家看自己同步录像的视频肯定后悔死,因为视频她自己的声音最大大到完全压过Jason Mraz。 第三种是Jason Mraz唱着唱着会说一些很佛系的话,又是叫观众一起深呼吸,又是花式呼唤爱啊、传播正能量啊,有一点像邪教组织洗脑大会。

Troye Sivan The Bloom Tour

2019.4.22 Mercedes-Benz Arena 太好看啦!!! 虽然只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点很短,但是没有一首歌不好听!戳爷的歌声最高! 舞蹈,有一种很少年的感觉,却又特别妖娆。 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梅赛德斯奔驰坐内场,终于也是第一次走了传说中的太平一号门。

漫漫长夜 Cheer 20

2019.4.20 Mercedes-Benz Arena 从最后一首歌说起,最后一首歌是《After 17》,陈绮贞出道20年,20年前第一次听到她的歌的我17岁,20年后我还在听陈绮贞的演唱会。20年来,陈绮贞写了那多好歌,抚慰心灵的歌,我却还是只能听听,从她的歌中得到一些力量,对世界对他人什么贡献也没有。我应该就地消失。

HUSH 浮生的夢 上海场

2019.3.23 VasLive 本次巡回的第二波有上海,很开心又看了一场。我发觉Hush好像真的是唱功进步很多很多,现在觉得他现场比专辑还要好听了。这可能和那种很丑的人看久了也会觉得有点好看的感觉一样吧。 但是这次有些许失望,原因是 talking怎么那么少!在经历了几次现场看Hush演唱会的经历之后,我去期待的部分(会更想要拿出手机录下来的)已经变成他的talking了。但是今天的怎么只有一段!真的如他自己所说,需要来开一场脱口秀了。 歌曲的选择太少了,不是号称比第一波还多一首歌的嘛,怎么把新专辑里我最喜欢的《寄居蟹与蜗牛》给拉掉了?!最后几首歌《克卜勒》、《天文特征》和《第三人称》的大合唱的氛围那么好,还有很多经典的老歌都没有唱到我有点失落。可能是之前在南京看演唱会的那场最后三首“人”字主题的《寻人启事》、《过来人》和《第三人称》太完美的感觉了,再也无法超越了吧。 怎么没有encore?!(黑人问号)很生气! 好像Hush胖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