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现场拉阔秀

HUSH 怎么开始的 暖身巡演

2017.9.16 南京市文化艺术中心 终于看到偶像的演唱会啦!不是说巡演吗,怎么才只有一场,而且还是在南京;这个暖身又是什么意思,感觉和正式的没什么差别啊。 一开始连唱四五首才开始讲话,talking完全颠覆我对他预设的印象。我原来想的是他是又对天文感兴趣又很有人生哲理思考的犹豫小生,没想到一开口就成了活泼的脱口秀明星。就算是在说很官方的感谢辞的时候还能带到因为自己的鼻音太重而致歉再带到其实大家不是冲着他的声音而是他的姿色来的。其实Hush一上场的打扮我就应该料到的,真的有点像文青版的Years & Years的主唱Olly。 现场唱功比我预料好一些,但还是更喜欢他的才华(和姿色)。他的歌真的要配上Hush那不完美的唱功才有味道,孙燕姿和徐佳莹可以非常完美地演唱他的歌反而没那么动人。不得不再次安利,我觉得他的词写得真的很好。这次演唱会全程还非常贴心的把每首歌名和全部的歌词同步打在背景银幕上。我经常在别的演唱会上也希望可以做到这样,这次边听现场Hush演唱边看歌词,又注意到了好多原来没有意识到或者体会到的新感觉。比如那首《同一个答案》,我以前听的时候觉得旋律很喜欢但是嫌弃它的副歌的歌词太大爱(把爱作为答案太俗气了),这次仔细品味才明白原来是一首同性平权公益歌曲,现场还有人打开手机屏幕播放彩虹图案挥舞。 现场Hush唱了两首下一张专辑的新歌,感觉并不怎么令人喜欢,过于动感摇滚,我还是喜欢他比较动感迷幻的风格。其它的仅有一首我没有听过,但是歌名放出来的时候观众又都在尖叫。是郭顶的《水星记》,也是一首天文/科幻主题的,主题和Hush 的很像,但是Hush的要更含蓄深层。Encore曲目三首带“人”字的歌曲:《寻人启事》、《过来人》和《第三人称》,首首好听没话说。还有几首我很喜欢的没有唱到,比如《之间》、《都会感》、《障碍赛》,有点可惜,但我已经很满足了。

RADWIMPS 2017 Asia Live Tour

2017.7.12 Mercedes-Benz Arena 主唱野田洋次郎的嗓子真的是天生的歌手,很难不被他的嗓音征服。不管是很high的快歌,还是动感的rap,还是温柔灵动的慢歌,全部都是开口跪。 我之前看乐队的MV和看野田洋次郎主演的日剧的时候,觉得主唱蛮丑的,但是一到现场感觉主唱瞬间变帅了超级多倍。 《君の名は。》里面的歌一共只唱了三首,更多的是他们乐队自己的歌。现场的歌迷们歌曲的认知度好高啊,传唱度也超高的,我感到好惭愧。 虽然之前突击了一下RADWIMPS的一些老歌,但是现场听的时候好多歌依旧有陌生感,所以反而有一种在演唱会现场收获很多好听的新歌的错觉。特别种草《週刊少年ジャンプ》和《告白》,回来之后循环播放无限次《アイアンバイブル》。

手嶌葵天籁之音演唱会

2017.6.4 喜马拉雅艺术中心大观舞台 第一次到喜马拉雅艺术中心来看演出,外部的装潢设计很有高迪的感觉,内部也处处显设计感。观众席的设计也很棒,我们坐的是侧边的位置,位子不但旁边的间距很大而且全部之间面朝舞台。刚走进座位席的时候,就听见里面的背景音乐在播放スキマスイッチ的《life×life×life》,我是有一阵最上瘾的一首歌,舒适愉快的情绪立刻来了。 非常简单的舞台布局,除了手嶌葵演唱之外,只有钢琴和吉他两位老师。手嶌葵一路开日语,超级偶尔在简单到连我都听得懂日语的地方再用很简短的英语翻译一下。她说到她已经出道十年了的时候,我感觉忽然有点恍惚,因为我记得自己就是在差不多十年前的时候开始听她的歌的,但是那个时候她应该并不是刚刚出道的状态。同时我发觉这十年来,我自己听歌的口味也变了好多,我十年前很喜欢手嶌葵这种很不情绪化的歌声,而我这次在演唱会前特意去回顾手嶌葵的歌的时候我简直不想再听第二遍,因为太没有起伏了。 话说回来,在现场听手嶌葵还是很享受的,她的歌声虽然可能已经不是我最喜欢的风格,但是还是动听的。而且手嶌葵有一种很特别的人声合一的特质,她本人就和她的歌声一样,不紧不慢、非常温柔。我以前不懂温柔的好,也不明白为什么日本人要把温柔作为一种好评度那么高的特质,然后我慢慢领会到温柔其实是一种能够在大风大雨中屹立不倒、看遍世事沧桑心中仍留善意的很强的力量。所以听手嶌葵的歌声的温柔,就好像被温暖的海水非常安心地包裹着支撑着的感觉。 我本以为手嶌葵就是不管唱什么歌都一个味道,然后我才发觉原来手嶌葵的温柔的唱法再加上活泼其实就是爵士风格,还蛮神奇的。

Years & Years 2017 Shanghai

2017.5.19 万代南梦宫 还是在浅水湾中心,现在改名叫万代南梦宫了,全部站票的氛围真的很好。这次索性二楼没有开放给大众,但是主唱Olly已经被上海现场有那么多的歌迷吓到了。 以前我从一首歌开始(哪一首已经不记得了)去听他们的专辑觉得整张专辑都很好听,可是却连MV都没有看过,连这个组合具体长什么样子的印象都很模糊,所以这次现场算是第一次。他们的歌本来就是流行加电子很high的类型,所以在这样的场子里感觉超棒的。我原来有一点担心像这样的舞曲在现场唱会不会反而不好听,但是不得不说现场的氛围真的加分太多了,观众多歌曲的熟悉程度和伴唱的程度都太强了。回来以后回看现场的几首歌的录像,不知道是不是录音效果的问题,感觉Olly唱得有点干、有的地方唱得有点单薄,但是这些问题在现场根本没有丝毫察觉到。一共只唱了一个小时多一点点,只唱了一首慢歌《Eyes Shut》,其他都是全程high歌;我本来挺期待的最近蛮喜欢的那首《Meteorite》没有唱。 Olly的行头的简单程度把我惊到了,一个老头衫背心全程从头到尾。唯一的搭配可能就是从观众席哪里拿来的彩虹旗了吧。更让我吃惊的是他的舞技,各种自我旋转、扭腰等等,却也不是骚的很恶心的,更像是很少年中二自我陶醉唱跳的舞蹈。 除了歌曲本身,我最喜欢的是舞台背景设计的科技感。很简单的一些荧光霓虹,最中间是一个埃舍尔式的Y字,然后两边分别衍生出去。在歌曲演绎的时候搭配各种色彩和闪光的方式,太好看了。其实原本我喜欢年年的一大原因是他们的封面太赞,因为他们的封面也是埃舍尔式的,非常有看头。我觉得电子乐以各种方式重复某一些桥段的技巧可能比不上卡农那么高级但是和卡农是一脉相承的,所以B=E和埃舍尔也是相通的,所以电子乐的专辑封面用这样的图片表现太合理了。简单搜几张放上来大家自己体会。 这样的演唱会看完唯一的感受就是太开心了,晚上天气也很凉爽,一路骑自行车带风回家,突然觉得人生可以很美好,因为这样的一个晚上就很美好。与此同时,我也在不断压制想要自己给自己泼冷水的想法(人很容易被这种放纵的又是稍纵即逝的快感给影响到,所以只是一种delusion),不是说泼冷水的论据多有说服力,而是仅仅是要泼冷水这样的想法本身就是buzz killer。于是还是给自己催眠要沉溺在这种美好的delusion中再多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