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Oresteia

牛春戏剧挑战月 School of Resistance

自从去年看了《重述》,我就被Milo Rau圈粉了。在2月底的时候,由Milo Rau主导的一个组织School of Resistance在网络上推出了一系列的影像播出以及相关的辩论。这些影像都是基于Milo Rau的戏剧作品的类似于制作花絮,拍摄记录的影片,更确切点来说有点像是两者的结合。一方面会有不少戏剧现场的表演的录像,基本上已经覆盖了大部分的演出内容;另一方面是参加演出的演员们和导演本人的关于这个戏剧的背景内容的补充,有的是关于戏的内容的,有的是关于拍戏的时候的经历。在看之前我还有一点嫌弃这种形式有点不伦不类的,但是看完之后真的是五体投地啊,完美地解决了光看现场表演没有背景知识看不明白的地方,而且Milo Rau真的是把这种重述的艺术展示到炉火纯青且恰到好处。比起这种形式,Milo Rau所关注的内容、想要传达的想法更是有很大的意义,让人觉得很佩服敬仰,要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他也一点不为过。膜拜这位男神。 The Last Days of the Ceausescus2021.3.8年廿五 讲的是罗马尼亚1989年底的革命,原来的独裁者总统Ceausescus和他的妻子受到新政府法庭的审判。之前的材料留下的并不多,这部戏剧试图重现当时的审判过程。审判的全程,前总统从头到尾几乎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只认原来的法律和政体。最后女演员个人小故事,想到革命第一个想到的是黑暗中尖叫的诉求(虽然未必可行)。 The Moscow Trials2021.3.9年廿六 讲的是有三起关于现代艺术冒犯宗教的案件,独裁政府和宗教相互勾结在一起,在审判的时候直接偏向了宗教那一方,其中的过程和真相并没有被公开。Milo Rau重新建立了一个新的审判,邀请了不同立场的真实身份的人来到这个舞台上的法庭,也请了真实的人来扮演陪审团的角色。虽然是重新建立的审判,但是参加的人们都是真心地在为艺术和自由辩护,或者是在打着宗教和政治的旗帜攻击。其中有一个人有一个人很赤裸地说这些艺术在诋毁俄罗斯核心价值父权,他在为相信这些核心价值的人发声。他们被指出和法西斯的身份联系在一起,却也不在意,而是特别骄傲自己的爱国者的身份,觉得自己所骄傲的关键词:god、family、fatherland、honour。最后的审判结果是平票,不能判定被指控的现代艺术是否有罪。陪审团之一的人突然站起来举例斯大林并当场离场。影片中间还有一段讲在排这出戏的时候,导演亲自出现被查护照被中断,然后还有官方的介入试图终止这个演出,在现场连那些保守派的人们也在对此抗议。 It would be superfluous to examine these three incidents individually. For me the matter is quite clear: in our days there is a war against a hostile form of acting and thinking. It is a […]

牛春戏剧挑战月 Ivo van Hove若干

Roman Tragedies2021.2.21年初十 近期戏剧圈比较大的福利是ITA Live现场直播Ivo van Hove的《Roman Tragedies》了吧,长达六个小时的剧目全程直播。还好有好心人下载,不用熬夜看六个小时,我们自己组织了一场下午场的六小时马拉松,感觉也很不错。 这部《罗马悲剧》改编自莎士比亚的罗马戏剧把三部曲,分别是《Coriolanus》、《Julius Caesar》和《Antony and Cleopatra》。去年春节戏剧挑战月我也看了,分别是RSC的两个和NT Live合作Bridge Theatre的那个很有名的本喵的版本。这次的版本全部设定在现代,把ITA剧场改造成为了一个类似演播室的感觉,在主舞台的周围可以看到各种幕后的部分。手法很像《Network》,包括后面一位主角跑到剧场外面街上的部分。观众看到的画面就好像是新闻转播在播出那些有名的历史画面,经常还会出现好像新闻一样的在下面滚动的观众通过网络发送的相关时事评论,还有各种大事件的新闻标题。因为像是新闻演播室,背景还有很多大屏幕在播放另外一些新闻片段,会穿插播一些当代的国际新闻,通常是各国首脑的跨国访问或者是发表谈话的新闻画面,其中不乏习、约翰逊、特朗普、金正恩,是不是相关的新闻画面是在映射古罗马的这些历史故事不得而知了。另一个比较有趣的地方是,每一个幕间休息换场景的时候,会再出现一个算是播报进度的人,大概说一下接下来一幕将要发生的剧情预告,以及现在距离后面每一个人物死亡还有几分钟。而每一个人物死的时候都会躺到一块白色的长条木块上面,最搞笑的是最后一场戏Antony死的时候,他身边还陆陆续续挤进去很多人要一起死。 这部剧想要探讨的话题是政治。我觉得三部曲的故事其实有点割裂,大将军和凯撒之死好像中间隔的有点远,到了第三个埃及艳后的简直变成了纯爱故事好像又和政治拉远了一些。不过主创厉害的地方是把这三个故事全部放到了当下的新闻视角之下,好像一下子都变成了政治的一部分,所涉及的主题也就统一合理了。而且这些政治的问题也全部变得和当下的现状息息相关。在全片的结尾还列出了很多问题,摘录一下可以思考讨论。 Does freedom exist? Can politics change a person’s opinion? Should a politician tell the masses what they want to hear? Are the masses susceptible to reason? Is a politician allowed to be irrational? Is it possible to have politics without a […]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波兰四部

Anti-Gone TRIPTYCH” Part II 2020.4.19 山羊之歌在舞台上唱歌加上前面的舞者跳舞,剧的标题是把安提戈涅拆开来成了“I was Anty, so I am gone”。故事理论上讲的就是安提戈涅的故事,但是反正歌词我也听不懂舞蹈我也看不懂,只能默认了。歌和舞不完全是同步的,有的时候歌唱完了舞还没有跳完,然后就是没有任何背景音乐的干跳,也不知道怎么掌握节奏,所以群舞的话不那么齐。总之,可以说我没看懂吧,所以也不多评论了。 Tag: Grzegorz Bral, Teatr Pieśń Kozła, 山羊之歌剧团, Sophocles, (A)pollonia 2020.4.20 这部剧貌似很厉害的样子,有接近四个小时的长度,其内容也是非常的多,把三个故事融合在了一起。第一个故事是埃斯库罗斯(Aeschylus)的Oresteia Trilogy,Agamemnon为了战争胜利杀死自己的女儿,他老婆Clytemnestra因此杀死了自己的丈夫,他儿子Orestes为此杀死了自己的母亲。第二个是欧里庇得斯(Euripides)的《阿尔刻提斯》(Alcestis),Admetus要死了但是可以如果可以找到一个替死鬼的话就可以继续活下去,他的老婆Alcestis变成了那个替死鬼。第三个故事是波兰作家Hanna Krall的,讲的是在二战迫害犹太人的那个时期,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放弃一个小孩。 把这三个故事连接在一起,主题就很明显了,那就是“牺牲”。我们可以分开的来解读三个故事里的“牺牲”或者是“自我牺牲”,再来比较其中的不同。前两个是古希腊的神话故事,好像离我们很遥远,最后那个关于集中营的故事,离我们时间上并不遥远但是人们却似乎已经渐渐遗忘了其中的教训。在集中营的股市里面,有一段类似于演讲式的控诉,意思大概是听话作恶的大多数并没有什么事,女主谴责他们关上了心房,不舍身处理地考虑被害者。我觉得不一定是这样,是他们不觉得自己会成为被害者,或者是他们觉得自己不作恶也会成为被害者,这才是恐怖的地方。 回到关于牺牲的主题,我觉得问题的关键在于为什么要牺牲,这和“为什么需要英雄”的逻辑是一样的。三个故事,一个是为了祭天战争胜利,一个是为了和神的交易让自己活下去,一个是小牺牲为了让自己活下去只能闷死什么吵闹的小孩、大牺牲是弄死所有犹太人,这些牺牲的目的都不成立啊,这才是问题吧。 舞台的表现方面,很颇具实验性质。在一个很大的舞台上,场景不断地转换,还有在舞台上地摄影师在拍摄一些镜头投影在背景上。因为有种种牺牲的场景,所以会出现很多血的地方,一律是用口红来代替。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这个影像记录在拍摄舞台上的表演之外,还会偶尔拍摄观众席上观众的表情动作反应。这些观众简直就像托一样,表情都非常认真严肃,还有一个简直像是已经睡着的样子也可以被解读为在默默深深思索。 Tag: Krzysztof Warlikowski, Euripides, Aeschylus, Oresteia, Hanna Krall, MIĘDZY NAMI DOBRZE JEST We’re All Good 无论我们如何努力 2020.4.21 是一部改编自话剧的影像记录,把话剧舞台上天马行空的场景变换搬到电影的镜头之下。故事讲的是住在一起的三代人和邻居聊天看电视,电视里的明星啊、制作人接下来又出来和她们互动啥的。画出来的房间和器具,无厘头的话题和逻辑。非常日常生活,甚至是贫穷的生活,微小而无意义的追求。时间和空间上的循环与嵌套,被丢弃的杂志,电视节目和三代家族和导演。 最后是对波兰的质疑和否定,波兰如何得以保持自我和外界的流失和被侵蚀,这也是点题的地方。英文的翻译是“We’re All Good”,其实反而是这个中文翻译可能更贴近原意。我对这样的卑微的自我审视看得蛮高的,反而想到很多波兰厉害的地方。比如戏剧的实验性前瞻性,可惜这些立意很好执行并非我的菜。 Tag: Grzegorz Jarzyna, Dorota Masłowska, 2007: […]

欧里庇得斯五种

欧里庇得斯五种 欧里庇得斯 Euripides 罗念生(译) B01I57SZ7E 阿尔刻提斯 Alcestis 美狄亚 Medea 特洛亚妇女 The Trojan Women 伊菲革涅亚在陶洛人里 Iphigenia in Tauris 酒神的伴侣 Bacchae 这本包含了欧里庇得斯(Euripides)的五部作品。总的来说,欧里庇得斯的作品让我很吃惊,各种刷三观。读完三大古希腊悲剧大师的最后一位,我现在心目中的排名是:Sophocles > Aeschylus > Euripides。 《阿尔刻提斯》说的是主人公Admetus被命运女神允许死期到了不死但是要找一个替死鬼,怎么也找不到,最后他的老婆Alcestis主动愿意去死,然后夫妻两一起咒骂Alcestis的父母老不死不愿意替儿子去死,最后受到Admetus热情款待的神为了报答Admetus,把Alcestis救回了人间。第一个故事就把我吓到了,要爸妈替自己死还说的那么理所应当义愤填膺。Admetus自己臆想自己的仇人对评论他“请看他耻辱的活下来,他不敢死,只好懦弱的献上他的妻子,逃避了死亡:他像个男子汉吗?他自己都不愿意死,反而怨恨他的父母。”我觉得这些评论很中肯啊。 《美狄亚》的情节一句话总结的话就是,被背叛的妻子为了向丈夫复仇杀死自己的孩子。美狄亚虽然后很多魔法巫术,但是剧本反而感觉更现代,这种现代感是很琐碎品味下沉的现代感,感觉一点也没有古希腊悲剧那种大气。这个故事继续让我三观被颠覆。先是妻子要报复丈夫的方法竟然是杀死他们两的孩子,这是什么扭曲的情感?!然后美狄亚的丈夫也不是吃素的,他说他背叛妻子的原因,不是看中年轻美貌的情人,而是贪图情人的财富和权势,使得他和新的情人生下来的孩子的高贵顺带给到他原本和美狄亚的孩子。他是真心这么想的吗?如果是真心的,我佩服这样的脑回路。 第一次读Aeschylus的Agamemnon的故事的时候,我把Agamemnon和Odysseus有点搞混了,因为好像都是多年征战未回家的设定,只不过一个是忠诚的妻子在家等着,另一个是完全相反的。现在我才终于理解为什么我会有当初的错觉,原来Agamemnon和Odysseus参加的就是同一场战争嘛。《特洛亚妇女》讲的是特洛亚战败后的皇室纷纷沦为奴隶,任由胜利者指派命运。其中,Cassandra被派给了Agamemnon,Cassandra她妈被派给了Odysseus,Cassandra还预言了Agamemnon和Odysseus所有的苦难,好多故事都连起来了。故事里还出现了Helen本人,一副蛇蝎美人的样子,辩解起来特别厉害。 今年5月份现代戏剧谷的时候看了鈴木忠志改编的《特洛伊女人》,当时看的时候不知道更多的故事背景,完全是当作一个战后奴隶的悲惨故事来看的。现在有了更多的context,以后再看相关的改编作品的时候肯定更有收获。 还有一个我连续被刷三观的地方,我不小心看到一点点书里附带的对这部作品的解读,里面竟然是带着嘲讽的语气在笑话有美国的改编作品把这部当作反战主题。这部不反战吗?! 《伊菲革涅亚在陶洛人里》的故事可以接在Aeschylus的Oresteia Trilogy后面讲,原来设定被Agamemnon献祭杀死的Iphigenia其实被神救下并被指派到某个地方做祭祀,杀死母亲的Orestes虽然赢得了审判但是却被神要求去某个地方偷一个神像,姐弟就这么重逢相认逃亡了。我发觉,好多潜在的悲剧都是因为主人公不说人话,这是很容易产生误会的! 最后一篇《酒神的伴侣》貌似是超级有名的一篇,但是我却现在几乎连情节也记不起来了,觉得没什么意思。

House of Names

House of Names Colm Tóibín 978-0-241-26493-5 又到了怎么写读后感都觉得在把我超喜欢的东西拉low的时候了。所以以下的内容仅供我自己记录,千万不要因为我的这篇而决定不去读这本书,因为这本托宾最新的小说延续男神的水准。 故事取材于古希腊悲剧,三大古希腊悲剧家都写过这个故事或者这个故事的片段。一句话剧透的话就是Agamemnon为了替自己的兄弟复仇杀死自己的女儿;Clytemnestra为了替自己的女儿复仇杀死自己的丈夫;Orestes为了替自己的父亲报仇杀死自己的母亲。换句话说,Orestes杀死了[杀死了(杀死了自己女儿的Agamemnon)的Clytemnestra]。 托宾要是去玩狼人杀,肯定没人玩得过他,因为他把人物的心路历程写得太好了。我前不久第一次读埃斯库罗斯写的完整的三部曲的时候,觉得自己在看科幻片,虽然主人公已经不是神,但也像是外星球异文明的故事。在这样的设定下,我也不会去细究主人公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默默地被剧情推动而已。而托宾写的给读者感觉真的就是人类的故事,他可以把事情的发展写得润物细无声但是一步一步累积把心路历程写得完整、饱满、合理。 Clytemnestra决定杀阿伽门农的心路历程写得超好。Electra的也是,完美合理化了她的想要杀人的心路历程,包括前期的被限制种下的种子、被脑海里的父亲和姐姐的鬼魂伴随、到后来剩女求爱不成,使得她的奇特的性格变得讲得通(而不是我之前理解的她就是这个性格那么简单无脑)。 回到剧情的话,托宾多交待了Agamemnon杀女儿的部分。我发觉Agamemnon做的不对的地方有很多层次: 杀人 杀女儿 把女儿性命的重要性放在所有军队之下 相信军队里所有人都觉得把女儿性命的重要性放在军队之下即使赢得胜利也是可以接受的 相信神 相信献祭女儿可以改变风向。 到底哪一层是他真实的想法,我们也就无从得知了。到底因为那一层他罪该万死,倒是可以讨论一下。 除了脑补,托宾也有蛮多改编的地方的,比如故事里没有了Electra的妹妹,Electra也没有那么无助苦情地等待Orestes回来报仇,Aegisthus也没有被Orestes杀死等等,但是改编最大的地方还是Orestes。 先是讲Orestes被绑架、逃跑、到海边屋子里的那段,这段不仅点题(在老奶奶的房子里,老奶奶临死前whisper听不清楚的名字),还成就了Orestes这个全新的人物。Orestes陪伴狗死掉然后帮狗下葬的地方写得太托宾了,叙事很慢但很有味道(也有Alistair MacLeod的味道)。好像时间随时可以静止,因为美好的似乎永远在历史,未来是未知的甚至是令人惧怕的,唯有过往和现在的状态可以慰藉。 然后是Orestes杀母的桥段,感觉他更像是被波浪带着杀人的而没有那么主动。最后的悲剧感觉是Orestes一个人在承受,杀死众人鄙弃痛恨的Clytemnestra的人是他,结果承受Clytemnestra的罪孽的人也是他。他被所有人抛弃,还被戴帽子,还被各种下套操控。那个Leander的妹妹感觉一直在说谎、操控Orestes,她说她的孩子要比预期的早出生的事情告诉了Electra,孩子不是Orestes的事情却没告诉Electra,这怎么可能呢?

厄勒克特拉(上话版)

厄勒克特拉 Electra 2018.11.14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版的编排,真的有点难看。原著明明是节奏很明快的,这个话剧怎么还分上下场演了那么久。我比较讨厌的是自以为是耍小聪明故弄玄虚的地方,原著已经是那么经典那么圆满的故事了,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好好演? 剧中人物70%是在用whisper的方法讲台词,本来倒也不是不可以,至少台词还算讲得清楚,但是这个再配上走路的方式,有点像抽筋舞蹈又有点像马儿原地跑步,真的太诡异了。 歌队原来在我心目中应该是有carry作用并且蛮可爱的样子,但是这部里面的歌队太creepy了,全场只有一些murmur很背景的重复的回声,走路也是原地羊癫疯。 下半场感觉画风几乎转变成搞笑片了,而且还不是故意的。比如Orestes跟Electra的对手戏,一惊一乍的叫唤“啊”,再配上手势,真的很像周星驰电影里的夸张表演。还有Aegisthus唱着向日葵的歌,还有最后一幕的电风扇,是不是弱智疯了? 我一直觉得Sophocles超厉害的,所以我完全不怪文本本身。我心目中的古希腊悲剧的好看,在于不可调和的两个高贵而均衡的势力作用下不可避免的结果。现在的这场演呈现出来的是一面倒说Clytemnestra是纯粹的坏人来歌颂Electra,但是下半场的Electra又变得失神近乎可笑。这样一来,对抗的人物倒是有平衡了,但是是通过把两方都拉low。这样就不好看了,就不是悲剧了。 另,看话剧台上的人发声音,我才意识到Agamemnon原来是“阿ga门农”,又是一个类似堂吉he德的名字翻译的误区。

索福克勒斯悲剧五种

索福克勒斯悲剧五种 索福克勒斯 Sophocles 罗念生(译) B01I57SZ6U 俄狄浦斯王 Oedipus Rex 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 Oedipus at Colonus 安提戈涅 Antigone 厄勒克特拉 Electra 特勒喀斯少女 Women of Trachis 这本包含了索福克勒斯(Sophocles)的五部作品。 关于俄狄浦斯的三部曲(Theban plays),包括《俄狄浦斯王》、《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和《安提戈涅》。大众印象中的俄狄浦斯王的故事仅仅停留在他杀父娶母戳瞎双眼的第一部,我在学生时代读《俄狄浦斯王》的时候也真的以为就这么结束了,我觉得这个悲剧如此巨大,多思考一秒俄狄浦斯失明后的日子就是煎熬,怎么可能还有延续下去的故事呢。没想到就是还有第二部和第三部,而且是环环相扣。 第二部《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讲的是俄狄浦斯被驱逐出境,好在还有他的女儿安提戈涅的陪伴和照顾。在他原来的国家里,他的两个儿子开始对打互相争夺权位。(这里又串到了埃斯库罗斯的《七将攻忒拜》的故事)他的儿子波吕涅克斯因为某个获胜的预言想把父亲接回去,遭到了拒绝。也就是在这里立下了下一部的flag,即安提戈涅答应给波吕涅克斯下葬。 这一个故事里的俄狄浦斯简直颠覆了我对他的印象,至少在第一部结束的时候我对他抱有满分的同情,也觉得他很英雄气概。但是这一部里面他的抱怨也太多了吧。不是他自己想要流放的嘛,为什么又说是被驱逐的。特别不喜欢俄狄浦斯为自己辩护,说自己是不知道而犯下的罪,就算不知情的情况下犯下的弑父娶母的罪不算,杀死一个国王的罪也要承担呀,不是他自己立下的flag要严惩杀死国王的罪人的嘛? 第三部《安提戈涅》讲的是俄狄浦斯死后,安提戈涅回到忒拜。她的两兄弟自相残杀都战死了,而他们的舅舅克瑞翁觉得其中一个是来攻打忒拜的不正义的,不允许任何人埋葬他。安提戈涅不听他的话,坚持埋葬了她的哥哥,于是被抓到牢里。然后所有人来劝克瑞翁,还说他这样做是违背神的预言,等到他回过神来,一切都晚了,所有悲剧报应发生在了他和他的亲人身上。 我之前看过一次全女版的话剧,感觉怎么好像和原著重点不一样。话剧里安提戈涅倒就是她爸亲生的,叽叽喳喳垂死挣扎废话超多。确定原著的名字叫做安提戈涅吗?我怎么感觉说的明明是是讲克瑞翁的悲剧嘛。克瑞翁是我看到的第一个不与命运预言抗争的人,别人都还不相信(至少是一开始),克一下子就接受了,却来不及改。这到底是在说明什么呢,要早点知道预言?顺从改过也没用啊?克怎么可以事先知道他的决定是不是谨慎不冒犯神的呢? 索福克勒斯写的《厄勒克特拉》,取材和埃斯库罗斯Oresteia Trilogy里的《奠酒人》是一样的,讲的是Agamemnon被杀好多年后,Electra苦等Orestes回来报仇的故事。同样的情节,不同的作家来写,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我个人还是偏好索福克勒斯更多。 故事里的Electra感觉和Antigone是双胞胎嘛,都是非常坚持、刚烈、苦大仇深的女子,还都特别能说。我觉得相当精彩的一段是Electra和她妈Clytemnestra的对话,等于是把矛盾摆在台面上来说了,就和普通家庭成员之间的争吵一样,其实逻辑并不一定顺,是拼能从多少个角度来把自己的观点说得通。我来试图总结归纳一下她们之间的对峙,焦点是Agamemnon之死。 C:(我杀人是有理由的)杀Agamemnon是因为他杀死了我们的女儿来献祭。 A:(你的理由不成立角度1)Agamemnon杀女儿是因为神的诅咒,他无能为力。 A:(你的理由不成立角度2)你凭什么杀人偿命?如果你认定杀人偿命的话,你也得偿命。 A:(你的理由不成立角度3)你的借口是虚伪了,你真正是为了你的姘头。 C:(你的反驳不成立)女儿不能辱骂母亲。 A:(你的道德教条不成立)我就是你教出来的。 《特勒喀斯少女》基本上讲的就是嫉妒的老婆迷信害死了自己的老公,这种故事能够追溯的源头倒也挺久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