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The Good Wife

The Good Wife S7

虽然我一直鄙视唾弃剧中的感情线,一直强调要抛开感情线去看律政大戏,但是我不得不就感情线再说两点:1)最后一集Will的闪回算是诚意十足了,人(观众)果然还是容易记得美好的遗忘不美好的东西的,当初看到Will带来的情感纠葛的时候觉得编剧好水想用琼瑶戏来凑长度,但能够在最后一集看到Will并在最后一季为他保上真爱的座椅也算是一种很怀念的圆满。2)Jason去死! Alicia的立场一直是很强硬的,不管是家庭还是事业。从第一季到现在甚至到最后一集,她的观念一直在与外部正面冲突磨合挑战,同时她的观念也在变化,但是不变的是她对她的立场/观念决定之后的坚定性。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厉害的事情,也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我们如此坚定的去论证/维护我们所相信的东西,但是殊不知它并不是什么永恒唯一的真理。本来这部剧的名字《好老婆》就很让人觉得困惑,到底是什么使得女主挂上了这个”好老婆”的称号,我能想到的只有她的闺蜜总结的她的一大特性,Alicia难以区分responsibility和love(所以她对老公不离不弃)。或许这个名字本身就是带有自我矛盾的,你在扮演”老婆”这个身份本身就不是一件”好”事情,你要成为”好的”就不能继续”老婆”这个身份。 不知不觉又一部长寿美剧被我从头到尾追完了,这七年来正好是我回国工作的七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看着女主的职场成长有一点伴随我的成长的感觉。我得承认,每周知道有看《好老婆》的那一个小时是一件很值得期待和心安的事情,以后这样的事情又少了一件。不知道spinoff会不会/能不能填补这一空缺。

The Good Wife S07E08

第七季开播以来的几集都很普通,没有看到什么我很期待的法庭争辩大戏,案子都相对市井平淡无奇。直到 S07E08关于Diane的这条线的故事,让我非常喜欢。上一季的时候,Diane勾搭上了大款,大款虽然各种世界观和Diane相左,但是还是雇佣了她。我记得S06E18是第六季里我最喜欢的一集,里面从Diane的这条故事线,讨论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和不受基于性取向而歧视的权利之间的冲突与关 系。而这一集S07E08同样是借用Diane受大款委托的一场官司,讨论了堕胎的权利和言论自由的权利的冲突与关系。 关于堕胎问题,基本设定是Diane是pro-choice,大款是pro-life。大款找到一则偷录的视频,视频显示了一家诊所诱骗别人堕胎并贩卖胎儿器官,于是他们来找Diane想让她帮忙打官司打压倡导堕胎权利的势力。在Diane眼中,这一视频根本不足以上法庭去改变任何事情,于是大款一帮决定放弃官司,打算转而把视频放到网上。 支持prochoice的一方资助偷录视频中的诊所,上诉要求不得允许视频上网传播。而对于Diane来说,这是最典型的限制言论自由的prior restraint(事先限制),事关宪法第一修正案。我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下prior restraint,所谓言论自由是指在发表之前不能被事前审查,就算这段言论可能存在某种问题,那么也只能在言论发表之后导致伤害的时候才可以去禁止它。 prior restraint an attempt to prevent publication or broadcast of any statement, which is an unconstitutional restraint on free speech and free press (even in the guise of anti-nuisance ordinance). Stemming from the First Amendment to the Constitution, the ban on prior restraint allows publication of libel, slander, […]

The Good Wife S6

又一季好老婆,必须打五颗星。虽然这一季的剧情走向 略有不同,加入了更多了政治的元素,主要是Alicia参选SA的情节。对于政治选举的一些思考和讨论,我从来也不愿意花时间去了解,但是至少通过这部剧让我看到了一些美国政治的观念。好在本季最后的大方向还是走回到了Alicia回来做律师,这一点我很满意,我还是喜欢看Alicia在法庭上厮杀。 关于政治戏,我觉得有一点挺有意思的地方,政治让人厌恶,但是Eli这个人物照道理是最懂政治的尔虞我诈的,但是这个角色却让人讨厌不起来。我发现Eli的特别之处在于他的“忠于自我”与尊重别人的“忠于自我”,只不过他本身真心信仰的人生观就很政治化。真坏人总比伪君子可爱。 本季Cary和Diane酱油打得较多,难道是专门为了给Matthew Goode制造条件?可惜明眼人都看出来了,Matthew Goode实在是很难fit in好老婆的世界,总有点尴里尴尬的感觉。好在看季终的时候他也走得漂亮了,花瓶在好老婆里很难生存。而最后季终Kalinda再出现和Alicia喝酒的桥段,真的看得要泪奔了,六年以来的种种,我都为Alicia感到唏嘘。 最后还想回到剧情里面,不是Alicia的故事线(从纠结的感情线来来回回于老公和Will,到纠结的事业线来来回回于政坛和各种合伙公司,也是够了),而是法律上的思考。第六季我最喜欢的是S06E18,这一集分两条故事线,一条讲Alicia考虑如何向大众坦白自己的过去,一条讲Diane被某大款邀请去参加一个模拟法庭辩论。这个模拟法庭辩论一直是我最想看到的东西,关于自由的冲突,然后一点一点的修改每一个参数来寻求最基本最原始的边界,太赞了。我来尝试总结一下整个过程。 事件:某烘培师以宗教信仰为由拒绝为一对同性婚姻顾客提供做婚礼蛋糕,她因此被起诉。 被告:因为这个蛋糕会被用于一场她认为玷污了她的宗教信仰的仪式。 原告:她向公众宣传她制作婚礼蛋糕,并愿意将这些蛋糕卖给任何人,除了同性恋。 被告:宪法赋予了她宗教信仰的自由。 原告:而加州的民权法案禁止针对LGBT群体的歧视。 被告:商业行为可以拒绝向他人提供服务。 原告:但这种拒绝不能基于种族、肤色、信仰或者性取向。 被告:被告的行为和出于良心而拒绝服役没有什么不同。宗教自由恢复法案(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豁免了一些在反歧视法中禁止的情况。[Among the most inestimable of our blessings is that of liberty to worship our Creator in a way we think would be agreeable to him. – Thomas Jefferson] 原告:这名烘焙师拒绝卖给他们婚礼蛋糕,因为他们是同性恋。这就是歧视。 变体:如果这名烘培师不愿意卖给他们婚礼蛋糕,但是愿意卖熊掌面包或者纸杯蛋糕给他们呢? 被告:她并不是拒绝卖东西给同性恋,她就是不做那件她的宗教信仰视作罪孽的事情。 原告:卖给他们不想要的东西和拒绝为他们提供服务是一样的。一对素食情侣去市场,卖家拒绝卖给他们蔬菜,但愿意卖给他们除了蔬菜以外的东西,这就是拒绝为他们提供服务。 变体:如果这名烘培师拒绝提供服务的对象是印度教徒或者穆斯林? 被告:这不能相提并论。拒绝印度教徒或者穆斯林,是拒绝了一个群体。 原告:正如同性恋群体。 被告:不是,那只是拒绝一种行为(同性婚姻的行为)。 原告:这只是歧视的借口。 […]

The Good Wife S06E14-S06E16

这一季的剧情走向有点让人难以预测,我从来没有想到我最喜欢的讲法律/律所/法庭的律政剧里的女主角居然真的放弃法律,打算去从政了。在本季里的《The Good Wife》,作为律政剧,真的把侧重点从“律”到“政”了。特别是冬歇以来的最近三集,简直可以是选举三部曲。从Alicia一开始决定要参选SA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吃惊,甚至反感。然后这三集里,明明是我最不喜欢的关于选举的情节,但是我竟然发现这几集还挺好看的,因为其中好多观点我相当反对。 首先要问Alicia为什么要参选,其实她的反应一开始的时候是不愿意踏入政坛这滩浑水的,转折点在于她遇到了著名女权主义者Gloria Steinem,然后她意识到自己可以真正为社会作出她的贡献。但是从这种角度出发的决心,兼备女权主义和“物尽其材人尽其用”的原动力,我无法认可。 然后就是进入一系列丑恶的互掐竞选环节,在这里此剧算是设定了一个相当清新的桥段,就是Alicia和她的竞争对手达成私下的协议不去攻击对方和选举无关的内容,而且令人吃惊的是他们也都尽力做到了这一点。然后在S06E14的时候,Alicia挣扎了整整一集要不要在采访的时候说谎,说自己不知情一个毒品大佬在投钱支持自己选举。来来回回在她的脑海中走了好多遍各种情景,最后他的竞选经理Jon给她洗脑,然后Alicia自己脑补和对手Prady的对话。 J: It doesn’t make any sense to tell them what you know about Bishop. A: Even if it’s the truth? J: Well, here’s the thing. The truth isn’t “this happened” or “that happened”, the truth to me is about doing good. And the only way to put yourself 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