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Douglas Adams

Last Chance To See

Last Chance To See Douglas Adams Mark Carwardine 978-0345371980 这本小书是DNA和动物学家Mark Carwardine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走访世界各地去探寻濒临灭绝的动物留下的算是一本环保类/生态类的游记吧(?)这也是我第一次阅读DNA的非虚构类的书,而且特别幸运地找到了DNA本人读的有声书的版本。如果说小说已经写得很轻松幽默了,DNA自己读竟然还有超大的加分空间。 书里面其实60%并不是在讲那些濒临灭绝的动物,而是在讲作者想要看到这些动物而造访的这些异域的国家遇到异域的当地的人们或者游客的风情,所以当DNA用模仿的语气来重复他们在路上遇到的人讲的话的时候就特别搞笑,DNA的模仿功力很强,这些极具特色的笑点我几乎要怀疑是不是DNA造出来的段子了,因为太搞笑了。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要去找一个专家询问万一被蛇咬到的办法的时候,可能也只有DNA能发现这样的危机之下的笑点。 还有很多是DNA完全站在一个外邦人的角度来看他们到访的这些国家比较特有的地方,总的来说这些都是比较落后或者负面的东西,包括他对中国的访问和对上海的描写。作为一个中国人,似乎更容易去分辨,至少是在讲上海这段的时候,哪些是外国人的大惊小怪,哪些的确是本国人的生活习惯,哪些是我们浑然不知但是在有心人的眼中是极大的文化差异。非常可惜,DNA在写中国这一章的时候,前面99%是不满的,最后却因为看到当地主动建立的各种保护白暨豚的措施而受到了转变性的感动。后来我查了查,白暨豚却也已经灭绝,只能说这唯一仅存的1%的让DNA回心转意愿意去尝试皮蛋的闪光点也白费了。 另外还有一些是DNA用他擅长的科幻嘲讽的思路,观察那些濒临灭绝的动物,而思考到的和人类息息相关的点子。 比如说讲到高度的晕眩 The dizzy sensation we experience when standing in high places is not simply a fear of falling. It’s often the case that the only thing likely to make us fall is the actual diszziness itself, so it is, at best, […]

重听H2G2:Mostly Harmless

Mostly Harmless Douglas Adams Martin Freeman (narrator)  第五本其实还是三部曲的番外,讲的是Guide的第二代和Arthur的第二代穿越到平行宇宙遇到Tricia的故事。番外的两个故事虽然是DNA在延续着讲故事,但是却感觉好像脱离了一开始那种由不同的人物组成的冒险团体相爱相杀的温馨。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电影版的剧情已经是最完美的了。 Bad news 唯一比光速传播得更快的是bad news,所以发明了以bad news为燃料的飞船。 Prayers Protect me from knowing what I don’t need to know. Protect me from even knowing that there are things to know that I don’t know. Protect me from knowing that I decided not to know about the things that I decided […]

重听H2G2:So Long, and Thanks for All the Fish

So Long, and Thanks for All the Fish Douglas Adams Martin Freeman (narrator)  我才发现,好像好久以前我听全套有声书的时候把这一本给漏掉了,倒也没什么情节不连贯的影响导致我注意到我漏掉了一本。 这本简直就是一个番外的故事,或者说是一个支线的故事。讲的仅仅是地球被摧毁海豚离开地球前创建了一个新地球,Arthur回到新地球遇到了Fenchurch,前者找回了地球后者遗失了世界的终极答案(剧透反白)。不仅如此,我感觉风格好像也和前面的三部曲略有不同,还是比较轻松幽默的笔触,但是天马行空的挖苦的地方少了一些,所以这本我几乎没记录什么让我印象深刻的好玩的点子。 我和Ford的第一感觉是一样的:“Trillian呢?!” 为什么来了一个Fenchurch来和Arthur配对?在地球毁灭之前想到了终极答案的姑娘变成了一本书的主角,这本身蛮有意思的,但也没必要那么贫乏地一定要把唯一的女主和唯一的男主配在一起吧。看到Fenchurch双脚离地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她是鬼,这样的走向的话其实也蛮符合DNA的风格的呀。

重听H2G2: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Douglas Adams Martin Freeman (narrator)  第三本我听完一遍觉得都没理解故事在讲什么,可能是因为这一本大部分已经超越了电影或者连续剧的范畴,所以在没有一个既定已知的范畴之下听故事的时候,在段落与段落的跳转的地方我经常会晃神。比如说DNA经常会在A场景和B场景之间穿插一段Guide里面的注释、或者是引申出去的一则评论,然后我就突然有点分不清楚到底B场景是不是和A场景相连接的,B场景突然出现一个人物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ta到底是不是从A场景过来的之类的。于是接着我又听了第二遍,DNA的书哪里听得仔细认真一点,哪里就有收获。 SEP = somebody else’s problem 这是一个思维上的“盲点”,但是如果你真的很想看到它的话,可以试着上串下跳挤眉弄眼。 Bistromathic Drive Bistromathics itself is simply a revolutionary new way of understanding the behaviour of numbers. Just as Albert Einstein’s general relativity theory observed that space was not an absolute but depended on the observer’s movement in space, […]

重听H2G2:The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the Universe

The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the Universe Douglas Adams Martin Freeman (narrator)  第二本是Martin Freeman读的,他读的好处是我可以比较容易代入Arthur Dent的角色来听这个故事,但是感觉他读得没有Stephen Fry清楚。我比较在意的是 Martin Freeman说Marvin的声音,抑郁得有点太认真了,不够有效果,我心目中的Marvin的抑郁应该是那种抑郁到看破红尘又有点看低一切又有点grumpy,这种Marvin的抑郁比较可爱,而不是Martin Freeman口中的抑郁让人都觉得可怜了。 电梯害怕了,不是怕高而是怕未来,因为它能预测短暂的未来 如果电梯可以预测短期未来的话,很有必要很有价值啊,因为可以节省按电梯到上电梯的时间。 How-Why-Where 很多DNA关于宇宙的梗并不一定要和故事的情节挂钩,我记得这个人类发展进程的梗在广播剧里第一集就出现了,而在小说里第二本才出现。原来“在哪吃”比“为什么要吃”更高级啊,哈哈哈。 gin and tonic跨语系同音存在 好多东西可能是因为传来传去,发音很像纯粹是因为用了引进时候的音译。爸爸妈妈的语言全世界不同种族不同语言都差不多,是因为这是最简单的单音节,好吧,我也可以接受。但是在我心中一直困扰了我很久很久的一个问题是“酸”这个词,在中文里可以表示味觉(醋是酸的)、也可以表示体感(肌肉酸痛);在英语里味觉酸是sour,体感酸是sore。这两种酸根本没有通感,为什么两种语言都会使用同样类似的表达方式呢?

重听H2G2: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

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 Douglas Adams Stephen Fry (narrator)  今年是第一期的广播剧开播40周年,最近还听了一个纪念DNA的三小时广播节目(里面还包含了Douglas Adams和John Lloyd一起制作的广播剧《Black Cinderella Two Goes East》,也是40年前的作品,把我给笑死了)。又一次燃起了/让我回想起了对DNA的喜爱,于是决定用每天的通勤时间再把H2G2的有声书听一遍。也没必要一篇篇写对整本书的感想,我打算就简单记录一下我印象比较深的DNA的一个个特别有意思又很智慧的小点子。 地球毁灭之前,Ford要带Arthur去酒馆喝酒吃花生,但是Arthur为了自己的房子不被强拆,硬生生地躺在推土机的前面。然后Ford用各种歪理说服拆迁队工头代替Arthur躺在推土机前。 躺在推土机前这个行为太疯狂了、不合理、也不合算,但是如果是让另一个人躺,那个躺的人本身只是为了另一个原因(比如金钱或者被说服或者被忽悠)反而合理化了,要求别人躺的人通过语言或金钱雇佣,也合理化了,整件事情从不合理变成合理了。太神奇了。同理,推土机的员工本身也不为“为了要造高速而拆迁”这件也不一定那么合理的事情负责。 Babel fish and the non-existence of God Now it is such a bizarrely improbable coincidence that something so mind-bogglingly useful could have evolved purely by chance that some thinkers have chosen to see it as 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