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Ben Whishaw

鼠春戏剧挑战月 The Hollow Crown S1

Richard II 2020.2.10 年十七 BBC精心制作的改编莎士比亚历史剧的剧集,导演演员每一个都是大腕。我先用自己的话总结一下顺序第一个关于理查二世的故事。 一上来的时候,Henry Bolingbroke(也是国王的表哥)和Duke of Norfolk就相互指控对方叛国啥的,纷纷表示要决斗来一证清白。然后理查二世不肯,让他们讲和,他们不肯。那只好决斗,决斗当天理查二世扔下权杖阻止决斗,让他们两个人分别放逐离开国土。 理查二世为了去爱尔兰打仗,要筹集资金。Henry的爸爸临死前尽情羞辱理查二世,于是理查二世就把他家的财产全部充公了。Henry带着他的另一个表弟Aumerle(也就是Duke of York的儿子)去爱尔兰打仗,把国家留给Duke of York来掌管。谁知道,趁这个空档,Henry回到了英国并说服了Duke of York连接了其他贵族掌握了所有的权力。 理查二世回来的时候,等于大局已经全部被Henry控制了,他只得把王位传给Henry。Henry就变成了亨利四世,理查二世被独自关在塔里面。Aumerle暗中联合了别的贵族要报仇,却被自己的爸爸举报。亨利四世赦免了Aumerle,Aumerle接着被人煽动带人杀死了理查二世以示忠诚。 太好看了!其中很大部分要归功于理查二世的扮演者Ben Whishaw真的把这个角色演活了。我不确定理查二世本人是不是真的是这个形象,但是Ben Whishaw演出来的这个感觉特别且真实。又傲娇又美,各种摆动衣服的小动作、坐的样子、骑马的样子,全程有一种少女的气息。唯有在下台之后和妻子吻别,又是缠绵得不得了,连告别也在撩。最出彩的是他在移交皇冠的时候,真的是戏精上身,又是照镜子又是满地打滚,亨利四世在旁边一言不发都要翻白眼了。同时,这个国王的形象又很正面,从他一开始不愿意同胞之间流血而多次阻止决斗,到回到国内大势已去但扔试图保持尊严与暴徒沟通,连皇位的移交也是和平的不是血腥的。 Let me unkiss the oath twixt thee and me, and yet not so, for with a kiss ‘twas made. 亨利四世在这里还没有到他真正的戏码,但是感觉也很正。特别是在他赦免Aumerle的时候,可以看的出来其实他也是在试图赦免自己这个想要谋害表兄弟的人,说明他还是很有人性的。Rory Kinnear在这一集里面演亨利四世,却没有在接下来的整篇里面演,是不是有点遗憾了。 Duke of York真的是脑子有病,看到他第一时间要骑马去国王那里举报报告的时候,我简直惊呆了。更让我震惊的是,Aumerle从忠理查杀亨利到忠亨利杀理查的转变竟然来得那么迅猛。理查二世死的时候就像耶稣,前后呼应,为什么好人要这么死? tag: The Hollow Crown, William Shakespeare, Sam Mendes, Rupert Goold, Ben […]

鼠春戏剧挑战月 Shakespeare’s Roman Plays

Antony and Cleopatra 2020.1.31 年初七 这一部的时间线其实是在《Julius Caesar》之后,讲的是Mark Antony沉溺缠绵于Cleopatra,但是被Octavius叫回去打仗并且迎娶了Octavius的姐姐;后来Antony倒戈要和Octavius打仗,Cleopatra本来是来帮忙的,但是却导致Antony弃军而逃;最后Antony大输又听闻Cleopatra伪造的自己的死讯,于是自杀了,Cleopatra也不愿意向Octavius低头也自杀了。 看历史剧其实感觉和看宫廷剧挺像的,为什么宫廷剧比较烂一直处在鄙视链的底端呢?人家英国的各种历史小说还屡屡拿下国际书籍最高奖项,在中国的这些历史改编却只能作为受众很广但又摆不上台面的消遣作品呢?如果从以史为鉴的角度来看的话,我觉得古代的中国人要比中世纪的尚待未开化的欧洲人智慧多了吧,能过从历史中学到的经验教训也精彩多了吧。问题就是我们的宫廷剧的重点没办法放在史实的还原上,只能讲讲宫斗情爱,不是说宫斗情爱没有价值,只是少了最重要的那一份历史真相的背景祭奠。 这部莎士比亚的话剧正如其标题,几乎完全也只是关于两位男女主人公的故事,故事发展到后面感觉好像就变成纯爱故事了。Antony一开始自己自杀不成,要他的下手来杀他,结果他下手伊自杀了。正如Antony自己承认的,真的是他下手要比Antony高贵很多。后面Antony吊着一口气和Cleopatra见最后一面,Cleopatra迎着吻上去,我是在看罗密欧与朱丽叶吗? 我看的是RSC的2017年版本的官摄,感觉我还是不够突破观剧的标准。埃及女王是一位黑人女演员演的,衣着其实没有非常华丽,我觉得很合适也觉得她演的蛮到位的;Antony是一个中年肚腩大叔演的,我却实在无法被说服他是英勇善战的男主角。 tag: RSC, William Shakespeare, Iqbal Khan, Josette Simon, Antony Byrne, Ben Allen, Coriolanus 2020.2.1 年初八 故事讲的是大将军Marcius立功获胜,被赐名Coriolanus。回到罗马后,他妈劝他从政,但是别的元老院的人不愿意,他便被驱逐了。然后他又去投奔了Aufidius打仗,甚至打到罗马来了,但是被他妈说服没有摧毁罗马。最后他回到部署他的地方,被他Aufidius派人刺杀了。 情节略显无聊,我看的是RSC的2017年版本的官摄,在片头采访导演介绍的时候,导演把Coriolanus完全当作一个很厉害很正面的人物各种天花乱坠的吹的,而主持人则是把侧重点放在他和母亲之间的关系以及作为军人领袖上台和民主的冲突上面。但是在看戏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出来这方面可以值得深究的地方。说是已经现代化了,不是打仗的时候人物穿的都是西装,但是打仗的时候用的开始刀不是枪,有一幕偶尔瞥到打仗的一个人穿的是nike的训练衣,logo有一点出戏。 tag: RSC, William Shakespeare, Angus Jackson, Sope Dirisu, Julius Caesar 2020.2.2 年初九 讲的是元老院Brutus他们刺杀Caesar的故事。我之前看过一次蜷川幸雄版的影像,印象还蛮好的。这次看的是NT Live的版本,是Ben Whishaw主演Brutus,而且是沉浸式的。 Cowards die many times before their death. The valiant never taste of […]

The Hour S2

第二季没有第一季好看,线索太乱了,感情戏有点狗血。又是移民歧视问题、又是同性权益问题、又是官商勾结问题、又是色情交易问题、又是国际政治问题,想要把那么多的问题融合到一起,反而模糊了焦点失去了针锋相对的快感。还有最后第一季的二boss跳井,也显得非常突兀。然后Bel的感情线几乎无法直视,到后面一个Bel和三个男人在走廊里的那出戏,我简直要笑喷了。虽然好像男主和女主最后互相表达了爱意似乎是粉丝的众望所归,但总觉得这份真爱来得有点太突然了。前半季男主和法国女人新婚甜蜜、女主和竞争对手危险恋情,还各自好不热闹,到了快结束的时候突然好像两位主角知道将要季终似的,再不把两位的恋情昭告天下就来不及了。虽然节奏上让人有点觉得奇怪,但是两位的牵绊还是很美好很动人的。他们各自有各自的美好,就好像最后Bel在未寄出的信里写的那样,男主代表了那种courage我也觉得好羡慕。记得前面有一集讲到过“Bullying is smoke, courage is fire”,很想知道面对丑恶或者恶势力的时候,怎样才能做到像男主那样的无畏呢。 最后说说卡司。看到Peter Capaldi来演上一季走掉的新闻部头头,我一点也没有心理准备。这个有点强迫症的角色,主要是带来花边故事的,我个人觉得没啥大意思。虽然知道这明明不是《The Thick of it》,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西装革履的时候总好像他马上要爆粗口的感觉。Ben Whishaw再次让我惊艳到了,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他留胡子的时候好像把头发染黑的大表哥吗?

The Hour S1

我以前一直对Ben Whishaw的长相有成见,老觉得他长得贼眉鼠眼的,一点也不正气,因此错过了他好多好片。最近再看他,却觉得越看越顺眼,所以打算他的老片重新拾起来再看,就从这部英剧《The Hour》开始。这部《The Hour》的角色基本设定,和《The Newsroom》惊人的相似——一腔热血想要做好新闻的三人组,女制片人+和女制片人有感情瓜葛的男主持人+才华横溢的编辑,只不过美剧例男主播是男一号,而英剧里Ben Whishaw扮演的编辑成了毫无疑问的男一号。另外一个显著的差别在于时代背景的设定,英剧直接把时间拉回二战之后的英国,那时苏俄还存在,间谍还似乎没那么稀罕。关于这个间谍的背景设计,我觉得算是一把双刃剑吧,有硬伤的地方也是它,与众不同的出彩的地方也是它。因为一开始制造的诸多悬疑,各种人物很莫名其妙地死掉了,有的人的死简直轻易得让我觉得很突兀。是编剧为了推进剧情而如此草率地让人物死掉,还是我自己不够了解当时的时代背景(因为似乎《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也有点类似的味道),我很难把握究竟是应该轻视它还是轻视我自己。另外,我还很喜欢剧中的复古造型,大赞。 我想先跳开《The Hour》的情节,然后再回过来讲我感触很深的最后的结局的情节。我一直不大愿意看国内的新闻,总觉得中国做的不是新闻,只是宣传机构的复读机。但是要是真不看新闻,岂不是更闭塞了,更达成了人家想达成的愚民效果?我最近看新闻,经常会很生气,而且是越看越生气,而且还有不同种类的生气。第一种,比如谁谁落马了,然后几十个各种单位纷纷跳出来表态坚决拥护中央决定啥的。这种东西唯一能被称之为新闻的可能,就是这是当笑话来讲的,是当讽刺小品来讲的。可悲的地方,在于人家就是认真的,人家是认真地表态站队的,人家也是认真地报道的。第二种,标题党也就算了,正文里面没有最基本的信息。要么就是前后信息是矛盾的,要么就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最基本的前因后果讲不清楚。我真怀疑写新闻的、登新闻的人自己看过这篇新闻吗,自己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吗。还没把事件的最基本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就开始各种戴帽子或者批判或者歌颂,太可笑了。不对,不是可笑,是太可气了!作为读者,竟然被如此侮辱,新闻从业人员都把读者当什么了?!第三种,那些导向性非常明确的新闻,比如近期又掀起的一股为难外企的动作。为什么只查外企,不查国企央企?老老实实说是保护主义我还能接受(至少是真小人了),但偏偏还是打着”正义”的旗号,太恶心了。为什么这个时候,只有这么和主流媒体完全一致的方向的报道,没有一些从其他角度的看法?这样下去,无知的接受信息的人只会越来越狭隘,然后狭隘的社会继续做这种龌龊而狭隘的事情,恶性循环。(我本来都不怎么吃麦当劳了,但是最近麦当劳出事后,我特地去消费以表我力所能及的反抗。) 有时,我把我看新闻时的气愤跟身边人交流的时候,我会更气馁。有的人会表现出一种让我惊讶的”世故感”。比如我说啥啥啥怎么那么龌龊,然后得到的反馈就是”啥啥啥本来就是这么龌龊的;你怎么还为他的龌龊而大惊小怪?”每每听到这样的反馈,我就觉得很挖塞。现实是糟糕的,而且这些人也知道现实是糟糕的,然后他们选择把自己对外部的期待要求降低到最低,这样自己就不会受到任何bad surprise,因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期待了。这种自我保护的机制,事实上产生的结果是不反对、不反抗任何丑恶,其实是一种对丑恶的纵容。 再回到我很喜欢的《The Hour》第一季的结局部分,因为这个结局我愿意把打分升到五颗星。节目组不顾当局的阻止,竭力想把事件的真相和他们对真相的呼吁传达给大众。 (Lord Elms) I have come to understand that it is possible to be a patriot and at the same time question and judge the wisdom and rightness of the government in power. (Fred Lyon) If we cannot debate that which […]

Cloud Atlas (film)

我觉得这是一部值得好好想一想的电影。如果把电影中的六个故事完全独立地分开看的话,有的几乎不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有的是老套到极点。刚看完电影的时候,我还会纠结这六个故事之间的时间线索到底是什么,两个故事之间的连接点是什么。但是我现在想想这些连接点也是其次的了,真正的看点就在于那部音乐的名字一样,The Cloud Atlas Sextet,在于这六个故事之间的关系和交互。我想在不看别的影评的基础上,自己梳理看看《云图》的脉络。根据wikipedia,六个故事的名字分别如下,为了方便起见,我给每个故事起个好记的单字中文名。 海 “The Pacific Journal of Adam Ewing” (1849) 音 “Letters from Zedelghem” (1936) 核 “Half-Lives: The First Luisa Rey Mystery” (1973) 老 “The Ghastly Ordeal of Timothy Cavendish” (2012) 韩 “An Orison of Sonmi~451” (2144) 后 “Sloosha’s Crossin’ an’ Ev’rythin’ After” (2321) 最明显的出发点就是那个同样形状的胎记,每一个故事里分别有一个不同的人拥有那个胎记。在[海]里,是Jim Sturgess扮演的那个被害绅士Adam Ewing;在[音]里,是Ben Whishaw扮演的那个年轻音乐家Robert Frobisher;在[核]里,是Halle Berry扮演的记者Luisa Rey;在[老]里,是Jim Broadbent扮演的玩转老人院的Timothy Cavendish;在[韩]里,是Doo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