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美剧评论所

The Handmaid’s Tale S1

这部美剧改编自加拿大作家Margaret Atwood的同名小说,故事的设定是在一个整体生育能力下降的近未来,美国政变宗教铁拳统治,所有尚且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被迫成为宗教领袖的家庭使女,实为被强奸的生育工具。这部作品用最直接的手法挑战独裁强权维护人权、女性地位和自由。 从这样几个主题出发,和成书的80年代比起来,现在看起来好像有一些过时,有一些老生常谈。一开始的时候,因为我习惯站在现有的对立面去思考问题,所以还在寻找其制度的合理性、想要挑战反抗者的逻辑。毕竟时代社会已经飞速发展,而且我也一直以为人类社会的不幸其实是在朝着《美丽新世界》发展的,是背离《1984》这样如此明显低落的情景而发展的。而且看这部片子的时候,很多很血腥恐怖的场景我都必须不断地给自己洗脑这些事情并没有发生在出演这部电视剧的演员的真人身上的前提下才看得下去。也就是说,这些情节的设定,对我来说已经离谱到了真的是科幻的级别了,但同时我连去设想它的真实存在的可能性都会觉得于心不忍。但是最近看这片,真的有一种好远又好近的感觉。特别是现在,我觉得比起《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那样的alternative history让人敞开心扉忽略政治党派的对立而寻求人性的真理。或许我们更需要《The Handmaid’s Tale》这样直戳最丑陋最真实的震撼作品来敲敲警钟。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S2

非常惊喜第二季竟然比第一季还要好看,看完第二季再回想第一季的剧情感觉就是一个超级简单的小儿科任务嘛。第二季延续第一季结尾的故事,但是几位青年主角分别相隔在旧金山、纽约和柏林三个地方进行不同的故事,与此同时纳粹、宪兵队、日本黑社会、反抗军等各个派系的大佬们(以及派系内部斗争的大佬们)分别带着那几个青年主角书写新的历史。当我看到女主Juliana同时被宪兵队和反抗军追杀从而去纳粹领馆寻求政治庇护的时候,我感觉整部剧瞬间好看升级了。在一个不同于当下的历史设定之下,我们不得不抛开现有的认识和既有的价值观,善恶美丑的界线因此模糊而需要重新被定义,女主陷于这样的多方博弈的漩涡,这样的戏还会不好看嘛? 看这部美剧的时候,对我来说最大的违和感是我觉得那些美西日本帝国主义和美东纳粹的高官都好优秀啊,每一个都让人觉得敬佩喜爱。一方面是因为剧中的本应该代表反对“邪恶势力”的反抗军实在是太渣了,不仅智商捉急而且人品极差,不知道是不是编剧故意为之为了抬高观众对“邪恶势力”的好感而增加观众的冲突感。另一方面,其实抽离细节的话,真正维护世界的和平的,竟然就是这几个政府 “邪恶势力”的高官。当这些智商高实力强的“反面人物”意识到被洗脑追求的东西有问题的时候,世界就有救了。 第二季里面,高堡奇人的影片的意义也变了。我记得在原著里面,影片里都是我们的现实世界的历史影像,也就是联盟国二战胜利的世界,而且我记得第一季里面也是这样的。第二季里面话锋一转,这些影片显示的是各种各样的平行世界的样子,而且不仅仅是平行世界的历史、而是平行世界的未来。未来的平行世界里,所有的旧金山都被原子弹炸毁了,除了一个;而在唯一没有原子弹炸旧金山的影片里的某个人有唯一的和其他所有平行世界不一样的结局;所以如果能保证这个人是和没有爆炸的平行世界影片里的结局一样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不会原子弹爆炸。这种推理,一如人类愚蠢而无力,却充满神奇的信仰力量。 高堡奇人也竟然真人出现了,竟然和反抗军搞在一起,也是人品low到家,自以为看过几部片子就高人一等了,太令人失望了。反倒是日本的商务部长整个人直接穿越到我们的现实的平行世界生活了一段时间,并且穿越带回了关键影片。他才应该是真正的高堡奇人吧。 三位主角,第一季的三角关系已经很薄弱了。一个在旧金山帮助反抗军,每段我都想快进;一个在纽约演伪装者,天生的才华,还蛮精彩的;还有一个在柏林寻找自己的归属,虽然找到但还是被骗了。我很喜欢Joe的一个观点,他说他只知道loyalty to a person, not to a cause,我直觉觉得好有道理,却想不清楚其中的道理。

cases solved with arguable efficiency

Dirk Gently’s Holistic Detective Agency S1 又好看又好玩又高能!由DNA的同名作品改编的电视剧, 和几年前英版改编的电视剧很不一样的地方是, 不管是故事发生的地点还是参与故事的主人公还是故事本身的内容全都不一样了。唯一保留的是主人公侦探Dirk Gently和他的神烦推理逻辑。能够把DNA笔下的这个人物和holistic这个概念传承下来,这部剧已经是最大的成功了。 我最喜欢/崇拜DNA的地方是他作品每一段落都是一个值得玩索的梗或是一个新奇的思路脑洞,这一点这部电视剧多少做到了一部分。Dirk Gently一直是一路开启的模式,嘴巴从来是不停的,然后他身边的人只要跟他多接触一点引发Dirk Gently式的演说也是有趣得不得了。我记得Dirk和Farah有一段车上的对话,Farah说Dirk不能同时既和Todd组成Team A又和Farah组成Team B,而要采用“mutually exclusive and cumulatively exhaustive”的组队方式;Dirk又想出来自己侦探所的宣传词“cases solved with arguable efficiency”。还有当他们找到那个机器上标识的正好都是案发时间的时候,Dirk说这个bad news calendar machine。 Holistic detective agency的本意是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相联系的,所有的信息都是相关的,所以可以通过收集分析所遇到的一切来推理探案。光是这一点针对“排除一切不可能即真相”的反福尔摩斯思路,我就要点上一万个赞。但是说实话,可能是因为之前看英版改编的时候给我带来的冲击太大了,我没有看到我所期待的那个能量级的万物的相关性。的确是所有的人物所有的动物所有的机器所有的故事线全部都交织在了一起并且没有任何浪费的细节,这对之前没有接触过DNA的观众已经是很了不起了,但是我还期待着更厉害的相关性,我在期待我料想不到的相关性。 这次电视剧改编的另一个很大的地方是引入了时间旅行,我很满意它的圆满度,只不过对它成为了一部科幻剧而略感可惜。DNA的原作脑洞之大、holistic的地方之厉害,不需要科幻的介入就能有最高程度的完成。一旦把科幻概念用起来了,反而暴露出来能够把现实化腐朽为神奇的局限性了。 还有一个我比较介意的地方是,在我脑海中本来就该像是Doctor那样“怪人”的Dirk,在剧中在搞怪之外还相当的有人情味。包括Dirk和Todd的争吵和别扭、Todd和Amanda的矛盾,看起来和故事本身几乎没什么关系。即使如此,我觉得有一集里面Dirk质问Todd的态度讲得超级有理,他说“It’s very easy to act like a jerk, and say “well, I’m a jerk, so that’s that” but it’s not like being a bloody werewolf, […]

The Good Wife S7

虽然我一直鄙视唾弃剧中的感情线,一直强调要抛开感情线去看律政大戏,但是我不得不就感情线再说两点:1)最后一集Will的闪回算是诚意十足了,人(观众)果然还是容易记得美好的遗忘不美好的东西的,当初看到Will带来的情感纠葛的时候觉得编剧好水想用琼瑶戏来凑长度,但能够在最后一集看到Will并在最后一季为他保上真爱的座椅也算是一种很怀念的圆满。2)Jason去死! Alicia的立场一直是很强硬的,不管是家庭还是事业。从第一季到现在甚至到最后一集,她的观念一直在与外部正面冲突磨合挑战,同时她的观念也在变化,但是不变的是她对她的立场/观念决定之后的坚定性。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厉害的事情,也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我们如此坚定的去论证/维护我们所相信的东西,但是殊不知它并不是什么永恒唯一的真理。本来这部剧的名字《好老婆》就很让人觉得困惑,到底是什么使得女主挂上了这个”好老婆”的称号,我能想到的只有她的闺蜜总结的她的一大特性,Alicia难以区分responsibility和love(所以她对老公不离不弃)。或许这个名字本身就是带有自我矛盾的,你在扮演”老婆”这个身份本身就不是一件”好”事情,你要成为”好的”就不能继续”老婆”这个身份。 不知不觉又一部长寿美剧被我从头到尾追完了,这七年来正好是我回国工作的七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看着女主的职场成长有一点伴随我的成长的感觉。我得承认,每周知道有看《好老婆》的那一个小时是一件很值得期待和心安的事情,以后这样的事情又少了一件。不知道spinoff会不会/能不能填补这一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