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美剧评论所

The Handmaid’s Tale S1

这部美剧改编自加拿大作家Margaret Atwood的同名小说,故事的设定是在一个整体生育能力下降的近未来,美国政变宗教铁拳统治,所有尚且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被迫成为宗教领袖的家庭使女,实为被强奸的生育工具。这部作品用最直接的手法挑战独裁强权维护人权、女性地位和自由。 从这样几个主题出发,和成书的80年代比起来,现在看起来好像有一些过时,有一些老生常谈。一开始的时候,因为我习惯站在现有的对立面去思考问题,所以还在寻找其制度的合理性、想要挑战反抗者的逻辑。毕竟时代社会已经飞速发展,而且我也一直以为人类社会的不幸其实是在朝着《美丽新世界》发展的,是背离《1984》这样如此明显低落的情景而发展的。而且看这部片子的时候,很多很血腥恐怖的场景我都必须不断地给自己洗脑这些事情并没有发生在出演这部电视剧的演员的真人身上的前提下才看得下去。也就是说,这些情节的设定,对我来说已经离谱到了真的是科幻的级别了,但同时我连去设想它的真实存在的可能性都会觉得于心不忍。但是最近看这片,真的有一种好远又好近的感觉。特别是现在,我觉得比起《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那样的alternative history让人敞开心扉忽略政治党派的对立而寻求人性的真理。或许我们更需要《The Handmaid’s Tale》这样直戳最丑陋最真实的震撼作品来敲敲警钟。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S2

非常惊喜第二季竟然比第一季还要好看,看完第二季再回想第一季的剧情感觉就是一个超级简单的小儿科任务嘛。第二季延续第一季结尾的故事,但是几位青年主角分别相隔在旧金山、纽约和柏林三个地方进行不同的故事,与此同时纳粹、宪兵队、日本黑社会、反抗军等各个派系的大佬们(以及派系内部斗争的大佬们)分别带着那几个青年主角书写新的历史。当我看到女主Juliana同时被宪兵队和反抗军追杀从而去纳粹领馆寻求政治庇护的时候,我感觉整部剧瞬间好看升级了。在一个不同于当下的历史设定之下,我们不得不抛开现有的认识和既有的价值观,善恶美丑的界线因此模糊而需要重新被定义,女主陷于这样的多方博弈的漩涡,这样的戏还会不好看嘛? 看这部美剧的时候,对我来说最大的违和感是我觉得那些美西日本帝国主义和美东纳粹的高官都好优秀啊,每一个都让人觉得敬佩喜爱。一方面是因为剧中的本应该代表反对“邪恶势力”的反抗军实在是太渣了,不仅智商捉急而且人品极差,不知道是不是编剧故意为之为了抬高观众对“邪恶势力”的好感而增加观众的冲突感。另一方面,其实抽离细节的话,真正维护世界的和平的,竟然就是这几个政府 “邪恶势力”的高官。当这些智商高实力强的“反面人物”意识到被洗脑追求的东西有问题的时候,世界就有救了。 第二季里面,高堡奇人的影片的意义也变了。我记得在原著里面,影片里都是我们的现实世界的历史影像,也就是联盟国二战胜利的世界,而且我记得第一季里面也是这样的。第二季里面话锋一转,这些影片显示的是各种各样的平行世界的样子,而且不仅仅是平行世界的历史、而是平行世界的未来。未来的平行世界里,所有的旧金山都被原子弹炸毁了,除了一个;而在唯一没有原子弹炸旧金山的影片里的某个人有唯一的和其他所有平行世界不一样的结局;所以如果能保证这个人是和没有爆炸的平行世界影片里的结局一样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不会原子弹爆炸。这种推理,一如人类愚蠢而无力,却充满神奇的信仰力量。 高堡奇人也竟然真人出现了,竟然和反抗军搞在一起,也是人品low到家,自以为看过几部片子就高人一等了,太令人失望了。反倒是日本的商务部长整个人直接穿越到我们的现实的平行世界生活了一段时间,并且穿越带回了关键影片。他才应该是真正的高堡奇人吧。 三位主角,第一季的三角关系已经很薄弱了。一个在旧金山帮助反抗军,每段我都想快进;一个在纽约演伪装者,天生的才华,还蛮精彩的;还有一个在柏林寻找自己的归属,虽然找到但还是被骗了。我很喜欢Joe的一个观点,他说他只知道loyalty to a person, not to a cause,我直觉觉得好有道理,却想不清楚其中的道理。

cases solved with arguable efficiency

Dirk Gently’s Holistic Detective Agency S1 又好看又好玩又高能!由DNA的同名作品改编的电视剧, 和几年前英版改编的电视剧很不一样的地方是, 不管是故事发生的地点还是参与故事的主人公还是故事本身的内容全都不一样了。唯一保留的是主人公侦探Dirk Gently和他的神烦推理逻辑。能够把DNA笔下的这个人物和holistic这个概念传承下来,这部剧已经是最大的成功了。 我最喜欢/崇拜DNA的地方是他作品每一段落都是一个值得玩索的梗或是一个新奇的思路脑洞,这一点这部电视剧多少做到了一部分。Dirk Gently一直是一路开启的模式,嘴巴从来是不停的,然后他身边的人只要跟他多接触一点引发Dirk Gently式的演说也是有趣得不得了。我记得Dirk和Farah有一段车上的对话,Farah说Dirk不能同时既和Todd组成Team A又和Farah组成Team B,而要采用“mutually exclusive and cumulatively exhaustive”的组队方式;Dirk又想出来自己侦探所的宣传词“cases solved with arguable efficiency”。还有当他们找到那个机器上标识的正好都是案发时间的时候,Dirk说这个bad news calendar machine。 Holistic detective agency的本意是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相联系的,所有的信息都是相关的,所以可以通过收集分析所遇到的一切来推理探案。光是这一点针对“排除一切不可能即真相”的反福尔摩斯思路,我就要点上一万个赞。但是说实话,可能是因为之前看英版改编的时候给我带来的冲击太大了,我没有看到我所期待的那个能量级的万物的相关性。的确是所有的人物所有的动物所有的机器所有的故事线全部都交织在了一起并且没有任何浪费的细节,这对之前没有接触过DNA的观众已经是很了不起了,但是我还期待着更厉害的相关性,我在期待我料想不到的相关性。 这次电视剧改编的另一个很大的地方是引入了时间旅行,我很满意它的圆满度,只不过对它成为了一部科幻剧而略感可惜。DNA的原作脑洞之大、holistic的地方之厉害,不需要科幻的介入就能有最高程度的完成。一旦把科幻概念用起来了,反而暴露出来能够把现实化腐朽为神奇的局限性了。 还有一个我比较介意的地方是,在我脑海中本来就该像是Doctor那样“怪人”的Dirk,在剧中在搞怪之外还相当的有人情味。包括Dirk和Todd的争吵和别扭、Todd和Amanda的矛盾,看起来和故事本身几乎没什么关系。即使如此,我觉得有一集里面Dirk质问Todd的态度讲得超级有理,他说“It’s very easy to act like a jerk, and say “well, I’m a jerk, so that’s that” but it’s not like being a bloody werewolf, […]

The Good Wife S7

虽然我一直鄙视唾弃剧中的感情线,一直强调要抛开感情线去看律政大戏,但是我不得不就感情线再说两点:1)最后一集Will的闪回算是诚意十足了,人(观众)果然还是容易记得美好的遗忘不美好的东西的,当初看到Will带来的情感纠葛的时候觉得编剧好水想用琼瑶戏来凑长度,但能够在最后一集看到Will并在最后一季为他保上真爱的座椅也算是一种很怀念的圆满。2)Jason去死! Alicia的立场一直是很强硬的,不管是家庭还是事业。从第一季到现在甚至到最后一集,她的观念一直在与外部正面冲突磨合挑战,同时她的观念也在变化,但是不变的是她对她的立场/观念决定之后的坚定性。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厉害的事情,也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我们如此坚定的去论证/维护我们所相信的东西,但是殊不知它并不是什么永恒唯一的真理。本来这部剧的名字《好老婆》就很让人觉得困惑,到底是什么使得女主挂上了这个”好老婆”的称号,我能想到的只有她的闺蜜总结的她的一大特性,Alicia难以区分responsibility和love(所以她对老公不离不弃)。或许这个名字本身就是带有自我矛盾的,你在扮演”老婆”这个身份本身就不是一件”好”事情,你要成为”好的”就不能继续”老婆”这个身份。 不知不觉又一部长寿美剧被我从头到尾追完了,这七年来正好是我回国工作的七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看着女主的职场成长有一点伴随我的成长的感觉。我得承认,每周知道有看《好老婆》的那一个小时是一件很值得期待和心安的事情,以后这样的事情又少了一件。不知道spinoff会不会/能不能填补这一空缺。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S1

PDK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剧集,自从去年年初amazon把首集试播出来我就很期待。之后还去听了有声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我在跑步的时候分次听的,还是因为它的情节实在很零碎,我感觉我连整个故事是什么都没搞清楚。特别是把我听的故事和第一集试播的情节做比较,虽然是在同一设定下,但简直不是在讲一个故事。这次看完剧集(到底是看电视对理解能力要求比较低),觉得太赞了! 情节的基本设定是alternative history,即二战最后是德国和日本战胜了,美国被德国和日本瓜分。然后流传着一些很神秘的影片,据说是属于所谓的高堡奇人的,影片的内容是一些对于我们来说是历史、对于他们来说是alternative history的内容,即二战是德国和日本战败的场景。市面上存在着各方面的势力,比如地下抵抗军在秘密传递这些影片,却自己也不知道影片的意义和来源;纳粹元首的下属有的想要世界和平、不要挑起日本和德国的战争,有的想要暗杀元首自己夺权去打日本,有的派自己的手下去截取高堡奇人的影片送给元首;日本宪兵队想要找到试图暗杀日本皇室的凶手;日本政治高官一心研究易经想要仁慈地对待世界并争取和平;还有古董店老板和很神秘的日本高级夫妇等等。三位主角因为各种机缘巧合陷入了这一场因为高堡奇人影片而起的混战中,很难说他们具体是哪一个帮派的,甚至可以说他们不属于/不效忠于任何一派,他们代表了自己内心的选择。 越到后面几集越明显,也是我觉得这部剧最厉害的地方。那就是它不是很单纯的纳粹就是坏人反抗军就是好人的设定,也不是在alternative history里面胜利的当权者就是好人反抗军就是坏人的设定,里面的很多一开始被我们默认为坏人的人,看到后面不仅不觉得他们坏反而觉得他们很值得尊敬。最后一集里面,对每一方势力的老大都做了交待,我不得不佩服这些老大。其中一个老大在跟自己的孩子告别时说:”It is far from easy to be a good man.In fact, as one gets older, it becomes more and more difficult to know what a good man is. Yet it also becomes increasingly important to at least try.”我感到他们其实都已经非常努力try to be a good man了,这点很厉害,因为他们不是在蝇营狗苟浑浑噩噩地在单纯地执行上级的命令,他们都是有灵魂的坏人。 如果这些当权势力的老大作为个人都无可挑剔的话,那么问题应该就出在他们所信仰的内容上面,这就又是另一个话题了。我们现在可以很轻松地说纳粹、日本军国多没人性多邪恶之类的,试想一下在胜者即正义的战争之后,在那个alternative history的情境下,也很容易去设想红色共产主义的恐怖(剧中有提到斯大林啥的)。我们很容易站在剧中反抗军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正如剧中女主一样,当她第一次看到不同的历史世界的影片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丝世界可以不一样可以更美好的希望。但是再后来,当她看到另一个她所向往的世界里发生的那些在她的世界里没有发生的惨案(原子弹、自己爱人被枪杀)的时候,她又犹豫了。她最后做出的选择,是不再相信影片里所叙述的可能是真的世界,而是相信身边的那个实实在在的某人(虽然我十分怀疑其中主要是因为玛丽苏的感情线在起作用)。然后这一切两个alternative history的世界之间,仅仅用一个”不同”这个词来解释了。这个”不同”仅表现一些很基础的区别而不去做判断,逻辑上很讲得通,因为很难做判断。但是我决定不能接受用这个理由来拒绝做判断,世界之间/每一件事情的处理方法有很多很多选项,可以说都是不同的,但我相信(我必须相信)是有好坏高下之分的。 几位主角选角都很不错啊,女主Alexa Davalos真的很有玛丽苏的气场(我才注意到她的名字貌似读起来很像Davros),男一Luke Kleintank不知道为啥我老是会代入《大叔特工局》里的那个俄国特工,男二是Rupert Evans演的,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没啥戏份呢,没想到他还能跟男一在三角恋战场上较量取得上风一直把自己的戏份演不停,Rufus […]

The Good Wife S07E08

第七季开播以来的几集都很普通,没有看到什么我很期待的法庭争辩大戏,案子都相对市井平淡无奇。直到 S07E08关于Diane的这条线的故事,让我非常喜欢。上一季的时候,Diane勾搭上了大款,大款虽然各种世界观和Diane相左,但是还是雇佣了她。我记得S06E18是第六季里我最喜欢的一集,里面从Diane的这条故事线,讨论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和不受基于性取向而歧视的权利之间的冲突与关 系。而这一集S07E08同样是借用Diane受大款委托的一场官司,讨论了堕胎的权利和言论自由的权利的冲突与关系。 关于堕胎问题,基本设定是Diane是pro-choice,大款是pro-life。大款找到一则偷录的视频,视频显示了一家诊所诱骗别人堕胎并贩卖胎儿器官,于是他们来找Diane想让她帮忙打官司打压倡导堕胎权利的势力。在Diane眼中,这一视频根本不足以上法庭去改变任何事情,于是大款一帮决定放弃官司,打算转而把视频放到网上。 支持prochoice的一方资助偷录视频中的诊所,上诉要求不得允许视频上网传播。而对于Diane来说,这是最典型的限制言论自由的prior restraint(事先限制),事关宪法第一修正案。我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下prior restraint,所谓言论自由是指在发表之前不能被事前审查,就算这段言论可能存在某种问题,那么也只能在言论发表之后导致伤害的时候才可以去禁止它。 prior restraint an attempt to prevent publication or broadcast of any statement, which is an unconstitutional restraint on free speech and free press (even in the guise of anti-nuisance ordinance). Stemming from the First Amendment to the Constitution, the ban on prior restraint allows publication of libel, slander, […]

Game of Thrones S5

一季一季过得好快,就算一季看完了也全都是问号。据说这一季很多情节已经和书里面很不一样了,但是对于我来说,我本来就一直号称此剧里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我喜欢的角色了,所以我也觉得无所谓。只不过有一些很明显的很突兀的情节发展,就算是拍出来也觉得很不合理,就很失败了。再怎么说,Jon Snow的死让我很满意,下一季终于不用看到他了。求下一季红衣女人和圣母快死! 看前几季的时候,看得出来世界很混乱很黑暗,很多正义无法伸张,但多少总感觉留有一丝希望,因为狼家的大多数的后代都存留下来的。但是到了这一季,我反而觉得越来越黑暗,因为即使是存活下来的狼家们,一个个都已经扭曲到不是人类了。就算是将来会有很精彩的复仇,我觉得我也不会站在他们那一边惺惺相惜了。就比如本季Arya的成功复仇第一步,我一点也不觉得好看。 前两天忽然想到本剧的一个很值得称赞却很少被人想起的地方,那就是没有任何的关于死人回忆的闪回,干净不留水分。恐怕是因为本来自己连活着的人的情节都来不及讲吧。

The Good Wife S6

又一季好老婆,必须打五颗星。虽然这一季的剧情走向 略有不同,加入了更多了政治的元素,主要是Alicia参选SA的情节。对于政治选举的一些思考和讨论,我从来也不愿意花时间去了解,但是至少通过这部剧让我看到了一些美国政治的观念。好在本季最后的大方向还是走回到了Alicia回来做律师,这一点我很满意,我还是喜欢看Alicia在法庭上厮杀。 关于政治戏,我觉得有一点挺有意思的地方,政治让人厌恶,但是Eli这个人物照道理是最懂政治的尔虞我诈的,但是这个角色却让人讨厌不起来。我发现Eli的特别之处在于他的“忠于自我”与尊重别人的“忠于自我”,只不过他本身真心信仰的人生观就很政治化。真坏人总比伪君子可爱。 本季Cary和Diane酱油打得较多,难道是专门为了给Matthew Goode制造条件?可惜明眼人都看出来了,Matthew Goode实在是很难fit in好老婆的世界,总有点尴里尴尬的感觉。好在看季终的时候他也走得漂亮了,花瓶在好老婆里很难生存。而最后季终Kalinda再出现和Alicia喝酒的桥段,真的看得要泪奔了,六年以来的种种,我都为Alicia感到唏嘘。 最后还想回到剧情里面,不是Alicia的故事线(从纠结的感情线来来回回于老公和Will,到纠结的事业线来来回回于政坛和各种合伙公司,也是够了),而是法律上的思考。第六季我最喜欢的是S06E18,这一集分两条故事线,一条讲Alicia考虑如何向大众坦白自己的过去,一条讲Diane被某大款邀请去参加一个模拟法庭辩论。这个模拟法庭辩论一直是我最想看到的东西,关于自由的冲突,然后一点一点的修改每一个参数来寻求最基本最原始的边界,太赞了。我来尝试总结一下整个过程。 事件:某烘培师以宗教信仰为由拒绝为一对同性婚姻顾客提供做婚礼蛋糕,她因此被起诉。 被告:因为这个蛋糕会被用于一场她认为玷污了她的宗教信仰的仪式。 原告:她向公众宣传她制作婚礼蛋糕,并愿意将这些蛋糕卖给任何人,除了同性恋。 被告:宪法赋予了她宗教信仰的自由。 原告:而加州的民权法案禁止针对LGBT群体的歧视。 被告:商业行为可以拒绝向他人提供服务。 原告:但这种拒绝不能基于种族、肤色、信仰或者性取向。 被告:被告的行为和出于良心而拒绝服役没有什么不同。宗教自由恢复法案(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豁免了一些在反歧视法中禁止的情况。[Among the most inestimable of our blessings is that of liberty to worship our Creator in a way we think would be agreeable to him. – Thomas Jefferson] 原告:这名烘焙师拒绝卖给他们婚礼蛋糕,因为他们是同性恋。这就是歧视。 变体:如果这名烘培师不愿意卖给他们婚礼蛋糕,但是愿意卖熊掌面包或者纸杯蛋糕给他们呢? 被告:她并不是拒绝卖东西给同性恋,她就是不做那件她的宗教信仰视作罪孽的事情。 原告:卖给他们不想要的东西和拒绝为他们提供服务是一样的。一对素食情侣去市场,卖家拒绝卖给他们蔬菜,但愿意卖给他们除了蔬菜以外的东西,这就是拒绝为他们提供服务。 变体:如果这名烘培师拒绝提供服务的对象是印度教徒或者穆斯林? 被告:这不能相提并论。拒绝印度教徒或者穆斯林,是拒绝了一个群体。 原告:正如同性恋群体。 被告:不是,那只是拒绝一种行为(同性婚姻的行为)。 原告:这只是歧视的借口。 […]

The Good Wife S06E14-S06E16

这一季的剧情走向有点让人难以预测,我从来没有想到我最喜欢的讲法律/律所/法庭的律政剧里的女主角居然真的放弃法律,打算去从政了。在本季里的《The Good Wife》,作为律政剧,真的把侧重点从“律”到“政”了。特别是冬歇以来的最近三集,简直可以是选举三部曲。从Alicia一开始决定要参选SA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吃惊,甚至反感。然后这三集里,明明是我最不喜欢的关于选举的情节,但是我竟然发现这几集还挺好看的,因为其中好多观点我相当反对。 首先要问Alicia为什么要参选,其实她的反应一开始的时候是不愿意踏入政坛这滩浑水的,转折点在于她遇到了著名女权主义者Gloria Steinem,然后她意识到自己可以真正为社会作出她的贡献。但是从这种角度出发的决心,兼备女权主义和“物尽其材人尽其用”的原动力,我无法认可。 然后就是进入一系列丑恶的互掐竞选环节,在这里此剧算是设定了一个相当清新的桥段,就是Alicia和她的竞争对手达成私下的协议不去攻击对方和选举无关的内容,而且令人吃惊的是他们也都尽力做到了这一点。然后在S06E14的时候,Alicia挣扎了整整一集要不要在采访的时候说谎,说自己不知情一个毒品大佬在投钱支持自己选举。来来回回在她的脑海中走了好多遍各种情景,最后他的竞选经理Jon给她洗脑,然后Alicia自己脑补和对手Prady的对话。 J: It doesn’t make any sense to tell them what you know about Bishop. A: Even if it’s the truth? J: Well, here’s the thing. The truth isn’t “this happened” or “that happened”, the truth to me is about doing good. And the only way to put yourself in […]

The Newsroom S3

没料到第三季那么短而且还是全剧终。最后一集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但还是看得唏嘘不已回味无穷,一些简简单单的情节都能看得眼眶湿润。相较前两季,糟糕的感情线没那么突出,勉强可以接受,所以主要还是依据常规的内容,我依然愿意打5星满分。 这一季其实统共只讲了三个故事,一个是线人的故事,一个是和新老板对着干的故事,还有一个是由Charlie引出的关于内容人员大团结的故事。三个故事我都挺喜欢,当然最喜欢的是和新老板对着干的故事,特别是Sloan狂批人肉app,看得好带劲同时又让人感到惭愧。播出新闻之前的确认必不可少,这是最基本的,但是反观国内的新闻标题,最喜欢用的一个字眼就是“或”,这个“或”字不仅仅是对于新闻故事的不负责任的不确定性,更是仅仅想要误导性夺眼球的字眼来骗取关注的下三滥的做法。从第一季开始,此剧的主旨就是在于重新唤醒人们对新闻业的认识,他们以唐吉柯德为榜样。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

Modern Family S1-S5

最近一口气把《Modern Family》5季全看了一遍。在放第一季的时候,一开始我跟看过几集,但是没有坚持下去,觉得里面的人物性格太为刻意。但是我最近对sitcom的要求越来越低,只要是不用动脑筋可以跟着傻傻笑笑的就行了,所以现在看看还蛮好看的。我刚看wiki才意识到,原来从这部剧开播以来,它每一季都称霸Emmy最佳喜剧,太厉害了。 这部做的比较用心的地方是每一集的开始和结束都会让某一个主角按照一个主题来说一段自己的感悟或者观察。大多数的时候我都看过就忘了,但是有时候还真能说中几句让我瞬间觉得高大上很有人生哲理的话。印象比较深的有一集Mitchell说:“People are who they are, give or take, 15%. That’s how much people can change if they really want to, whether it’s for themselves or for the people they love. Sometimes that’s just enough.”我本来一直坚信本性难移的,但是如果真的能做到这珍贵的15%,已经是很让人感动了。(怎么被我一解读好像一下子变low了)我还记得有一段是Claire去竞选,Claire一直是很tough的一个人,但是竞选前也感到很紧张。然后Phil鼓励她说:“You are strong enough to win, and definitely strong enough to be ok if you lose.”励志哭了! 略让我不满意的地方是,虽说此剧号称现代家庭,但是和现代家庭有一个很大的差别在于,里面的家庭情感也太完美了。不管是怎样的矛盾,最终一家人永远可以毫无缝隙的融合在一起,这一点也太不真实了吧。最后说说里面的人物,我先说我觉得让我态度转变最大的是Phil。我记得我一开始看《Modern Family》的时候,最受不了就是Phil,觉得性格为人最刻意就是他。明明已经是三个孩子他爹了,还要装年轻、和自己的孩子打成一片,而且感觉脑袋也不是很好使。但是看到后面,觉得还是傻人最可爱。所以我现在最喜欢的人物是Luke。

Game of Thrones S4

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播到第4季了,这几年中,身边不断有人把原著跟看到最新出版的那本,而我还是停留在第一本上半本看到一半的进度,这还是电视剧开播前一年的事情,好惭愧。新一季的开播我非常期待,然后看着看着看到大概第5、6集的时候有感觉略无聊,因为人物线索铺得太开,转念想想现在留下的几位主角似乎也没有我特别喜欢的了,所以觉得没啥意思了。可是把本季最后两集看完后,又突然觉得有意思起来了。铺垫了很久很久的剧情终于有实质性地发展了,虽然还是可能只是一点点骗骗我这种无知观众的苗头;几条分得很开的平行线索终于也有望交叉了。特别是最后一集,Arya乘风破浪地去往北方,突然又有一种崭新的冒险要开始的感觉,很好。 我来学学Arya列名单,因为讨人厌大王Joffrey在本季终于寿终,红衣女本季戏份不多暂时眼不见为净,我更新后的不喜欢人物排名前三甲是圣母、Samwell Tarly、Jon Snow。圣母感觉就是离我们最接近的意义上的革命者,她带领军队用暴力来解放奴隶、建立所谓的自由之城。我最在意的是两个细节,一个是她在召见子民的时候,旁边的姑娘会在她名字前面加上很长很长一串的title,当人治到了一人独政的程度,想想就很恐怖;还有一个细节是她的下属奉劝她“answer injustice with mercy”的时候,她坚持要“answer injustice with justice”,但是打着justice的旗帜其实做的是和injustice一样low的勾当。Jon Snow和他的胖子好基友我也看不下去,没道理守卫北墙那一站Sam会不战死啊,这太不科学了。 这一季中,相当出彩的反倒是几位本季新人物:施虐狂Ramsay Bolton、北方的“白发魔女”Ygritte和浪荡王子Oberyn Martell。特别是我对Oberyn的印象最为深刻,虽然那段他和大力士决斗的桥段我没有直视,我一度以为他真的会获胜的,后来如此突然死的那么惨,有点难以接受。

True Detective S1

这又是一部不是那么常规的剧集。虽然从看第一集到最后一集,我的战线拖得非常长,但是每一集每一集是看的很有连贯性的。有点看得挺不下来的感觉,但是一旦停下来了,似乎也并不那么急着把它看完。这样的悬念的制造气氛不会很浅,也不会深得让观众感觉大吊胃口有点太刻意。 我觉得这部剧最出彩的地方,与其说是骇人听闻的谋杀案的剧情,其实更是这两位侦探的人生经历。所谓真正的侦探,应该是那种生来就是为了追求真相的人,这样的人可以没有那种神一般的推理功力,但至少有一颗真心追求真相的心。他们可以性格迥然不同,但是世俗的人生必然是失败的。一方面,对真相探寻的热忱无法支撑完美的私生活,比如Rust;另一方面,而拥有完美的家庭生活也不可能去搭上侦探这条道路,比如Marty。这样的两个人最后可以走到一起,靠的是拥有一样的人生使命的召唤? 关于这两位,还有一点我很佩服的是他们坚持自己的判断。我记得多年前,美国911事件之后,美国政府把矛头指向了恐怖主义;最近在中国发生的招远麦当劳杀人案,最后的重点全变成了邪教组织成员行凶。对于这两件事情的走向,全部是使我觉得不可思议到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我指的并不是这两起恶性事件本身,而是如何人们会这么轻易地(被引导)把矛头这么单纯地指向一派主义或者是一派邪教。因为在我看来,这么丧心病狂的事件背后的起因,肯定是有更复杂更深层次的因素,问题不在于恐怖分子或者邪教的存在,而在于为什么恐怖分子或者邪教会存在,其原因必然是更具有普遍社会性的。但是现在的当局媒体导向却把矛头指向一小派,用这派人的念像作为幌子,大大弱化了真正的诱发的原因。便利之处是,愤怒的群众有了很直接的发泄对象,同时也减轻了当局的压力,因为按照他们的心机宣传“坏事都是坏人做的”,那自然和管事的就无关了。这样的结果,美国打着反恐的幌子,开始各种监听事业,这种把所有人预设成恐怖分子的打击恐怖分子的方法,难道不是一种文明的倒退吗?很巧的事,这部剧集第一季的大boss也算是邪教一种,Rust和Marty的做法是纠住那个具体犯罪的人步步逼近。这样的做法,看似好像比针对一整个邪教更狭隘,但是在我看来是要更全面。因为作为侦探的个人,他们不可能去对付所有的恶,那么对于他们而言真正的战斗就是一个实体对另一个实体的。这样的实体,虽然他是邪教的一个成员,但是他就是实实在在犯下罪行的人。

The Good Wife S5

这一季的《The Good Wife》客串龙套大腕很多,熟脸也很多,Matthew Goode都成常规主演了。但是本季最震撼的情节还是Will的离开!因为我现在几乎不看任何的promo和剧透,所以当我看到那一集的时候是真正的震惊,完全没有任何预兆的打击,我差一点没有缓过神来。虽然我之前有在抱怨Will和Alicia之间纠缠的感情线已经看不下去了,但是这种活生生地把这个人切断,我是想也没有想到的。后来看到编剧组对于把这个角色取消的解释,他们原来可以把他调到别的区域办公室的(说不定还能开一个spinoff),但是这也无法真正解决Will/Alicia这条线。我现在想来,虽然我依然很怀念Will,但是这条把这条烂掉的感情线剪的干净我还是很赞成的。 剧情方面,说实话我对本季不是很满意。我是冲着律政剧来看的,看的就是不同的法理思维和辩护技巧,但是本季后半段慢慢在往政治剧走。法庭辩护战略越来越少,甚至关于具体案件情节的比重也越来越少,更多的是职场勾心斗角、办公室政治和实打实的政治争风。但求下一季Alicia不要去做州检察官、几个法律事务所内部的各种斗争也少一点,多一点真的可以开拓眼界和思路的有意思的案件。 In Memory of Will Gard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