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Philip K. Dick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S3

故事已经完全脱离了PKD的原著,这一季的剧情衔接了之前的关于战争和政治意识形态的发展之外,还新引进了一个科幻的概念,即有人是可以在不同的平行世界之间穿行的,而且这个穿越的动作也可以通过某种科技的手段实现。由此还附带了一个科幻点,即主人公虽然没有穿越,但是可以闪回平行世界的回忆。虽然不知道接下来的坑会怎么填,但是还是觉得蛮好看的。 因为各方面的势力有很多,我感觉这一季还是延续了上一季的着重点,即对当局的纳粹和日本宪兵的挖掘。每一个当局的大boss编剧都洗白,把他们身上的痛苦显露出来,同时也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找到合理的解释。不是说为了给他们开脱,而是真的体现出来了他们也是人类也有人性的一面。 再反观抵抗势力,这些平行世界来的视频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以至于给出了两条可能的出路。一是看到这样的视频,意味着正义胜利的可能性,也就是说激励大家去抵抗;二是平行世界的存在是美好的,不能让现有世界的邪恶去玷污那美好的平行世界。第一条出路多少有一点自欺欺人,就算有这样的平行世界的存在,我们所生活的已经是最好的一个了(因为我们只可能生活在一个世界里),那凭什么说还有改进的空间呢?最多只有意志上的乐观,没有任何可以由视频的存在推出的证明啊。第二条出路,反而给了观众一些启迪,我们现在现实生活的已经是那个纳粹战败的世界了,那必然还有无数个纳粹胜利的世界,这些世界都很悲惨,我们又能怎样?跨平行世界的救助哪有什么尽头呢? 再回过头来说大家看到这个视频的反应,反应都不一样的,有的觉得看到了希望和曙光,有的看了很解气,有的看了觉得只是无关的遥远的梦而已等等。我觉得这里描写的稍微有一点点匮乏,还可以再深挖一点点,而不是仅仅停留在RPG模式找到几个关键的可以推进冒险征程的同伴就可以了,弄得好像别人都是不重要的配角。 说到这里,我觉得这一季很突兀的一个地方是女主换了新的感情对象,这个新的感情对象刚出来的时候我还觉得很奇怪,怎么女主变心那么快。然后接下来没几集,之前和女主情深谊长纠结羁绊的两个男主都相继死去,我也完全没有想到这样的发展。是这两个演员集体惹怒编剧被领盒饭了吗?明明是德国优生小伙陪女主去炸隧道、犹太小哥去做地下党宣传的发展更为合理啊。

Electric Dreams S1

攒到这部剧完结再去看,长假里马拉松式地看剧的感觉太好了。这部剧全部是根据Philip K. Dick的短篇小说改编的,一集一个故事。虽然有一点点粗制滥造的嫌疑,特别是那个片头太low了,但是只要点子足够好足够可以引人思考,我愿意忽略这些,毕竟很多科幻作品本来就不是很讲究这些。再说其实已经拍得很好了,而且每一集还总有几个蛮有名的主演,跟片头感觉根本不是同一部剧。有人说这部剧有一点像低配版的《Black Mirror》,有一点道理,都是用科技(科幻)的点子来呈现另一个世界,但是厉害的地方是这些故事都是PKD几十年前写出来的。当然毕竟我看的是现在新拍的,不确定多少是PKD的原创多少是现在的编剧改编的了。10集里面大多数我都挺喜欢的,最喜欢的按照顺序是Autofac,Human Is和The Hood Maker。这部剧Channel 4和Amazon都有播,播放顺序还不一样,我按照我自己看的顺序排一下,简单记录一下我的一些想法。 S01E01 The Hood Maker 改编自同名短篇小说。世界上出现了有心灵感应的读心人,他们却处在社会的最低端被人们讨厌唾弃。其中一个读心人女主被指派和警察男主合作来调查一宗案子,案子里有人制造传播一种可以抵挡被读心的面具。与此同时,被压迫的读心人联合起来,开始反抗与革命。最后女主发现男主是拥有不戴面具也可以抵制被读心的能力的新人类,她徘徊在回归读心人革命群体和再度信任男主之间。 剧中的科幻点是心灵感应,而且这些有心灵感应的人之间是相互连接的。看到这里,我突然想到这样的设定好像互联网啊,读取人心好像收集用户信息。所以会有人制造面具,面具就像一种保护隐私的防护工具。但同时,面具/保护隐私工具的背后,那些制造面具的人却又是把面具当作一种政治武器(用面具来收集的信息也是一种政治意识)。 结果剧情果然走向和我想的不谋而合,原来关于互联网的设定已经是旧世界,互联网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并且已经没落,故事的大环境已经是类似银翼杀手的末世。之后,才进化出来读心的人,又进化出来防止读心的人。 开放的结尾也很好,画面经过玛格丽特的画,在烽火夜色中结束。不足之处是,男女主角的感情线很无聊也很碍事,而且我不太理解为什么警察们都那么义正言辞地觉得面具是反社会稳定的,而且好歹也是标题的面具制造者怎么那么快那么容易就被消耗了呢? S01E02 Impossible Planet 改编自同名短篇小说。导游男主接受女主老太太的要求去访问早已消亡的地球,女主一直灌输给男主她奶奶小时候在地球上快乐生活的片段,男主很惊讶地发现自己也有类似的记忆,并且男主和女主的爷爷长得一模一样。最后到达伪地球后,女主坚持要到地球地面上,伪地球是一片了无生机的危险的环境,而男主女主突然之间幻化到了爷爷奶奶年轻的时候在地球上的样子。 男主演员我一下子没认出来,总觉得眼熟又觉得像星爵Chris Pratt,看了wiki才知道原来演员Jack Reynor演过《Sing Street》里的哥哥。 总的来说是一个很正能量的故事,也很符合PKD的现实和幻想之间交错的主题。但是我不大喜欢这个故事的主旨,关于地球的一个梦,是信念成就了幻觉/现实吗?我也没看懂机器人做了什么。 S01E03 The Commuter 改编自同名短篇小说。男主是一个列车售票员,工作窘迫,家里得孩子有精神疾病,生活得挺痛苦的。有一天,突然车站有个女人告诉他有一列车可以到一个他从未听说过的小镇。男主试着坐车到了那个小镇,发现那里的人生活得很平静幸福,再回到家的时候发觉自己好像到了平行世界一样自己的家一切如常但是孩子却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生活突然没有了压力很舒适安逸幸福。但是男主却渐渐想起孩子小的时候带给他过的快乐,于是回到那个小镇千方百计想要回到原本的痛苦但是还孩子的生活,最后他如愿了。 同样的,这个故事也有一种分不清现实和幻想的PKD的迷幻感。从故事的一开头,把泡过的茶包从垃圾桶里拿出来再泡一次,如此朴实窘迫的男主,经历的几次反转他都以为是自己的脑子坏了(儿子的精神病是遗传的),然后发觉是那个神奇的小镇是可以把人生的痛苦带走。 最后男主的苦苦追求,就算接下来自己痛苦也要,我还能理解;就算接下来他的儿子痛苦,男主也要,我就不怎么能理解了。难道他追求的并不是幸福与痛苦,而是他原本的家庭老婆和孩子的那种真实?但是其实剧里一直暗示他们夫妻俩是被某个车站女人撮合的,也就是说殊不知有孩子的人生其实也是被掌控小镇的人创造出来的。 S01E04 Crazy Diamond 改编自PKD的短篇小说《Sales Pitch》。 这篇相当无聊,我都不高兴总结剧情了。反正就是有一个很懦弱的男主,用猪的基因开发的人工智能可以使机器人拥有意识,科技被强大的公司/自私的老板/监视控制着一切的政府控制着等等。我不喜欢的地方是,与其把笔墨花在那么多值得挖掘的点上,这个故事最终只是一个打打杀杀偷偷摸摸背叛私奔的内容。 S01E05 Real Life 改编自PKD的短篇小说《Exhibit Piece》。两个世界都有一种幻想机器,主角通过这个机器在两个世界里穿越,却渐渐搞不清楚到底哪个世界是真实的,哪个只是幻想机器制造的幻想。 相互循环的世界,是个蛮有意思的点子,我本来还在期待什么出乎意料的神发展,很可惜并没有。我没想通的一点是,黑人男世界的那个医生怎么知道主角在另一个世界是女的?最后不是开放结局,倒也是可以,但是女主的选择背后的原因我觉得可以值得思考一下。主角拿来判断哪个世界是真哪个世界是假的标准是,一切如意完美幸福的世界肯定是假的,真实的世界里的人生是支离破碎的痛苦绝望的才对。这样的标准,简直无懈可击啊,没毛病啊。但是用这样的标准找到的世界却是假的,主角就这样被困在了痛苦的假世界里,这种结局太让人唏嘘了。 S01E06 Human Is 改编自同名短篇小说。讲一个被军事控制的军舰,丈夫在出完侵略任务回来以后性情大变,对妻子从原来的粗暴冷淡到现在的无微不至。当局怀疑丈夫已经被敌方星球的没到任何道德观念十恶不赦的外星人附体,并进一步怀疑妻子在包庇这个外星人。在法庭上,丈夫为了帮妻子脱罪,承认自己是外星人,妻子说丈夫自我牺牲来救别人的行径是人类独有的,于是洗白了丈夫是外星人的身份。 片子里一开始男主就说到军事传统,我就觉得很很刺耳,原来这个故事的背景设定就是在一个这样的一切都是基于军事逻辑来决策的环境。之后的去无辜的星球上抢资源的决定、召回飞船的方法、以及后面揭露的男女制定结婚和普遍的对外星人的无脑式的敌对的设定,明显全部都是军事逻辑的产物。好在妻子最后利用了这种军事逻辑,挽救了一个好外星人。 我试着思考,军事逻辑到底差别在哪里呢?我的意思是,如果说军事逻辑可以在战争中军队中实施运用的话,为什么不能推广到全世界推广到全部的政治领域和日常生活中呢?男主被附身之前,一直强调战场上的绑定和荣誉感,好像听起来有道理,但这是自相矛盾的。(这句话是我当时看片子的时候记下来的,但是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是如何推导出来是自相矛盾的了,以后想到了再补充。) 军事政府以为的人类的优点反而正是人类军人的缺点/外星人的优点,人类又何以自豪呢? S01E07 The Father Thing 改编自同名短篇小说。小男孩发现外星人吃掉并伪装成为自己的爸爸,于是联合小伙伴把外星人都干掉了。 […]

2017英伦电影大师展

银翼杀手 Blade Runner 2017.12.8 上海影城 在大屏幕上看4K全新修复的《银翼杀手》感觉真的比在家里的电视屏幕上看好太多了。原来看的时候大家就都在感叹画面的科幻效果根本看不出来是一部1982年的电影,在大屏幕上看的结论更是如此,虽然末世的设定,但是那种宏大的感觉还是超级好的。 其实我以前听过PKD的原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的有声书,虽然情节已经记不清了,甚至在第一次看《银翼杀手》电影的时候情节对我来说都是未知的,但是给我留下来最大的印象是主人公面对屠杀机器人的时候那份内心的混沌不安。这可能是原著和电影改编最大的不同也是最高精神一致统一的地方。面对异人的态度和心态,不该是那么封闭歧视的。电影里面的Decker其实在一路追杀复制人的时候看不出来任何的犹豫,反而通过大boss最后的言行表现出来,为什么他最后去救了Decker,为什么他在临死之前的那段独白(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我觉得都是在唤醒人们心中的一丝同理心,即使对象可能是未知的/不被认可的。 猎人之夜 The Night of the Hunter 2017.12.9 上海影城 爸爸抢了一大笔钱藏了起来,只有两个孩子知道在哪。坏人来到这个家庭想要得到这笔钱,妈妈入套被害,孩子们逃了出来,最后被好心又tough的老奶奶所救。 整个故事其实蛮简单的,配乐也不错。有几个地方我没有看懂,比如说有很多自然界动物的镜头,不理解是想表达什么,还有最后圣诞礼物小男孩送苹果,我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电影里有很多关于宗教的东西,在我看来这些宗教的正正反反的好坏,我几乎无法判断。刚开始的时候老奶奶对那些孩子们的宗教的教诲,我都以为这个老奶奶是大boss是在给这些小孩洗脑呢。 我觉得看这部电影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这部电影要现在来看才有意义。小时候我不理解为什么我们可以通过研究古代留下来的书籍来追溯历史,因为我觉得我们怎么知道文字留下来的是真的呢,比如几千年后的人发现我现在随便留下来的一本科幻小说他们怎么可能就会觉得这本科幻小说里的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呢。我现在觉得其实是可行的,过去的东西的内容可能是假的,但是过去的东西发生的动机不能是骗人的,所以可以通过推理来判断真假。 就这部电影而言,可能它的视角是片面的,但是它想要通过它的视角来讲的这个故事和传达的信息必然是真的。跨时代可以看到很多那个时代的局限性,也能看到他们自己看到的点和为此得努力,这是我们现在看这部电影对我来说最大的意义。“跨时代可以看到很多那个时代的局限性”=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局限性,但是这并不可以成为我们可以放任不去试图看到自己的时代的真相的理由。再退一步,就算看不到我们自己时代的全局,我希望至少可以看到自己为自己能看到的点的努力。 捉贼记 To Catch a Thief 2017.12.9 上海影城 我期待的希区柯克的电影,又是很轻松的,故事也挺流畅的,蛮好看的。 可惜我们现在来看悬疑电影的始祖的作品,可能对他有点不公平,因为我们现在的观众已经被各种悬疑因素的脑洞给宠坏了。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我可以想到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比电影原故事更精彩更反转更多层次的真正犯人的可能性。 而且男主的主角光环有点太严重了:被偷的美国老太怎么就那么信任他;他明明已经被女主看透身份却还死鸭子嘴硬;变装跳舞制造不在场证明的意义是什么等等。 如果 If…. 2017.12.10 上海影城 精英男校里面有非常严厉的学长制度,被压迫的几个同学起来反抗杀掉全部的老师。 说实话我没看明白。背炸药包上学去炸学校的动机很清楚,而且可以猜到创作者想表达的是什么,但是看不明白其中的逻辑推理。正如电影标题所暗示的,其中有的部分是真实的、有的只是学生们脑海中的那个“如果”,因为更多的情节是学生们很隐忍服从的地方,真的爆炸的情节都是幻想出来的那个“如果”。但是这些情节的堆积和累进,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通顺。我想借用pandakill里的人经常说的台词:不要跟我谈状态,我要听盘逻辑。这部电影的逻辑没有把握说服,就算我感受到了其中的状态和情感,但是我还是不能说我理解了,所以不做更多的评价。 烈火战车 Chariots of Fire […]

Blade Runner

连着看了《Blade Runner》和《Blade Runner 2049》,两部一起看真的更加觉得好看呢。简单记录几点感想。 先是就两部对比着看 不看演职人员表,我以为两部都是Ridley Scott导演的呢。因为2把1的很多地方都继承得太到位了,包括叙事的逻辑(沿着线索一条条地造访)、节奏等等 1讨论的是复制人有没有人权,2增加了虚拟人(可以提问虚拟人的人权了) 1里面的男主自以为是人类其实是虚拟人,2里面的男主自以为是人类其实是虚拟人 1里面复制人是被操控爱上Rachel的,2里面的虚拟人不断给男主洗脑,这可以被理解为难住自己的某一层的意识,但是更可能是虚拟人被操控去给男主洗脑 针对2的一些想法 我一直没有猜到奇迹之子的真相,因为我脑海中不断涌现着我觉得的更靠谱的其他可能的真相: 奇迹之子是双胞胎,本来就有一男一女两个奇迹之子,只不过一个在明处就是那个男主,另一个在暗处。(我后来反省了一下自我,发现这个念头可能源自于我以前读过的三津田信三的《首无·作祟之物》,也是关于一对双胞胎如何藏匿宝贝的继承人。) 奇迹之子是女杀手,这样最后的决战场景才有意义啊,要么是男主成功杀死女杀手救出Deckard却同时断了奇迹之子的血脉,要么是男主失败Deckard被害奇迹之子依然在大公司手中。 我觉得我比较不能接受的是男主自我判断是奇迹之子的逻辑。他的依据是什么?他被告知三条信息:(A)他是复制人;(B)复制人的记忆都是假的;(C)他自己的记忆是真的。为什么他是通过(B)和(C)推断出(A)是假的,而丝毫没有想到可以从(A)和(C)推断出(B)是假的这一在我看来很明显的可能性呢? 再来,结尾的地方,男主那么顺利成章地推断出真正的奇迹之子的身份,在我看来也很不靠谱啊。不过既然他之前判断自己是奇迹之子的时候犯过错,很有可能这次也是错的呀,只不过电影还没有来得及揭穿而已吧。 我对Deckard是复制人没什么怀疑,虽然一直有烟雾弹,但是如果他不是的话,1里面铺垫那么多干嘛,2里面为什么直接说他是被设定操控爱上Rachel的呢。 我很喜欢在2里面加入了虚拟人这个概念,我觉得又把思考的视野扩大了,虽然电影并没有进一步的深入讨论。但是我太讨厌Joey这个虚拟人了,一方面我觉得她的存在让我不断想到麦克白夫人(添油加醋煽风点火全是她),另一方面从某一种程度上我觉得Joey这个人设磨灭了/降低了虚拟人的高贵/可贵的可以被认为有人权的可能,因为她太low了,把一个好好的“种族”人权的觉醒与斗争降级成为无脑的爱情故事。后来我再审视自己为什么那么讨厌她,发觉其实是因为我一直觉得这个Joey长得有点像Clara。 结论,PKD很好,我要再多看看他的其他作品。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S2

非常惊喜第二季竟然比第一季还要好看,看完第二季再回想第一季的剧情感觉就是一个超级简单的小儿科任务嘛。第二季延续第一季结尾的故事,但是几位青年主角分别相隔在旧金山、纽约和柏林三个地方进行不同的故事,与此同时纳粹、宪兵队、日本黑社会、反抗军等各个派系的大佬们(以及派系内部斗争的大佬们)分别带着那几个青年主角书写新的历史。当我看到女主Juliana同时被宪兵队和反抗军追杀从而去纳粹领馆寻求政治庇护的时候,我感觉整部剧瞬间好看升级了。在一个不同于当下的历史设定之下,我们不得不抛开现有的认识和既有的价值观,善恶美丑的界线因此模糊而需要重新被定义,女主陷于这样的多方博弈的漩涡,这样的戏还会不好看嘛? 看这部美剧的时候,对我来说最大的违和感是我觉得那些美西日本帝国主义和美东纳粹的高官都好优秀啊,每一个都让人觉得敬佩喜爱。一方面是因为剧中的本应该代表反对“邪恶势力”的反抗军实在是太渣了,不仅智商捉急而且人品极差,不知道是不是编剧故意为之为了抬高观众对“邪恶势力”的好感而增加观众的冲突感。另一方面,其实抽离细节的话,真正维护世界的和平的,竟然就是这几个政府 “邪恶势力”的高官。当这些智商高实力强的“反面人物”意识到被洗脑追求的东西有问题的时候,世界就有救了。 第二季里面,高堡奇人的影片的意义也变了。我记得在原著里面,影片里都是我们的现实世界的历史影像,也就是联盟国二战胜利的世界,而且我记得第一季里面也是这样的。第二季里面话锋一转,这些影片显示的是各种各样的平行世界的样子,而且不仅仅是平行世界的历史、而是平行世界的未来。未来的平行世界里,所有的旧金山都被原子弹炸毁了,除了一个;而在唯一没有原子弹炸旧金山的影片里的某个人有唯一的和其他所有平行世界不一样的结局;所以如果能保证这个人是和没有爆炸的平行世界影片里的结局一样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不会原子弹爆炸。这种推理,一如人类愚蠢而无力,却充满神奇的信仰力量。 高堡奇人也竟然真人出现了,竟然和反抗军搞在一起,也是人品low到家,自以为看过几部片子就高人一等了,太令人失望了。反倒是日本的商务部长整个人直接穿越到我们的现实的平行世界生活了一段时间,并且穿越带回了关键影片。他才应该是真正的高堡奇人吧。 三位主角,第一季的三角关系已经很薄弱了。一个在旧金山帮助反抗军,每段我都想快进;一个在纽约演伪装者,天生的才华,还蛮精彩的;还有一个在柏林寻找自己的归属,虽然找到但还是被骗了。我很喜欢Joe的一个观点,他说他只知道loyalty to a person, not to a cause,我直觉觉得好有道理,却想不清楚其中的道理。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S1

PDK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剧集,自从去年年初amazon把首集试播出来我就很期待。之后还去听了有声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我在跑步的时候分次听的,还是因为它的情节实在很零碎,我感觉我连整个故事是什么都没搞清楚。特别是把我听的故事和第一集试播的情节做比较,虽然是在同一设定下,但简直不是在讲一个故事。这次看完剧集(到底是看电视对理解能力要求比较低),觉得太赞了! 情节的基本设定是alternative history,即二战最后是德国和日本战胜了,美国被德国和日本瓜分。然后流传着一些很神秘的影片,据说是属于所谓的高堡奇人的,影片的内容是一些对于我们来说是历史、对于他们来说是alternative history的内容,即二战是德国和日本战败的场景。市面上存在着各方面的势力,比如地下抵抗军在秘密传递这些影片,却自己也不知道影片的意义和来源;纳粹元首的下属有的想要世界和平、不要挑起日本和德国的战争,有的想要暗杀元首自己夺权去打日本,有的派自己的手下去截取高堡奇人的影片送给元首;日本宪兵队想要找到试图暗杀日本皇室的凶手;日本政治高官一心研究易经想要仁慈地对待世界并争取和平;还有古董店老板和很神秘的日本高级夫妇等等。三位主角因为各种机缘巧合陷入了这一场因为高堡奇人影片而起的混战中,很难说他们具体是哪一个帮派的,甚至可以说他们不属于/不效忠于任何一派,他们代表了自己内心的选择。 越到后面几集越明显,也是我觉得这部剧最厉害的地方。那就是它不是很单纯的纳粹就是坏人反抗军就是好人的设定,也不是在alternative history里面胜利的当权者就是好人反抗军就是坏人的设定,里面的很多一开始被我们默认为坏人的人,看到后面不仅不觉得他们坏反而觉得他们很值得尊敬。最后一集里面,对每一方势力的老大都做了交待,我不得不佩服这些老大。其中一个老大在跟自己的孩子告别时说:”It is far from easy to be a good man.In fact, as one gets older, it becomes more and more difficult to know what a good man is. Yet it also becomes increasingly important to at least try.”我感到他们其实都已经非常努力try to be a good man了,这点很厉害,因为他们不是在蝇营狗苟浑浑噩噩地在单纯地执行上级的命令,他们都是有灵魂的坏人。 如果这些当权势力的老大作为个人都无可挑剔的话,那么问题应该就出在他们所信仰的内容上面,这就又是另一个话题了。我们现在可以很轻松地说纳粹、日本军国多没人性多邪恶之类的,试想一下在胜者即正义的战争之后,在那个alternative history的情境下,也很容易去设想红色共产主义的恐怖(剧中有提到斯大林啥的)。我们很容易站在剧中反抗军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正如剧中女主一样,当她第一次看到不同的历史世界的影片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丝世界可以不一样可以更美好的希望。但是再后来,当她看到另一个她所向往的世界里发生的那些在她的世界里没有发生的惨案(原子弹、自己爱人被枪杀)的时候,她又犹豫了。她最后做出的选择,是不再相信影片里所叙述的可能是真的世界,而是相信身边的那个实实在在的某人(虽然我十分怀疑其中主要是因为玛丽苏的感情线在起作用)。然后这一切两个alternative history的世界之间,仅仅用一个”不同”这个词来解释了。这个”不同”仅表现一些很基础的区别而不去做判断,逻辑上很讲得通,因为很难做判断。但是我决定不能接受用这个理由来拒绝做判断,世界之间/每一件事情的处理方法有很多很多选项,可以说都是不同的,但我相信(我必须相信)是有好坏高下之分的。 几位主角选角都很不错啊,女主Alexa Davalos真的很有玛丽苏的气场(我才注意到她的名字貌似读起来很像Davros),男一Luke Kleintank不知道为啥我老是会代入《大叔特工局》里的那个俄国特工,男二是Rupert Evans演的,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没啥戏份呢,没想到他还能跟男一在三角恋战场上较量取得上风一直把自己的戏份演不停,Rufus […]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Philip K. Dick Scott Brick (narrator) 9780345404473 这本小说已经久闻大名,而且书名也起的很有意思“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又是机器人又做梦啥的是我也很想知道答案的一个问题。故事讲的是在不久的未来(书里的设定是1992年,此书写于1968年),世界处于尘霾中,大多数的生物都已经绝种了,人们以养动物作为最高的生活品质的象征,养的动物越稀有越厉害,而且还有机器冒充的动物来充数。主人公Rick Deckard是一名赏金猎人,专门去捕杀逃逸的机器人,这一天这位主人公一举追灭了多位机器人并与其发生互动。 乍看之下,似乎是阿西莫夫的内容,在已经有了机器人的设定之下再加上人类侦探的故事,从而来探寻机器人对于人类的意义。但这部小说其实更多的讲的是另外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人类和机器人的区别,如何来区别机器人和人类;第二个层面是人类如何来看待机器人和人类的差别。第一个层面,文本中的这位赏金猎人必须要判断对方是机器人才会“杀死”它,他的方法是一套Voigt-Kampff test,他通过询问对方一系列的问题来判断对方是不是具有仅人类才拥有的同情心。这样的设定瞬间暴露了作者的机器人观,要么是同情心这样的情感是不能编入程序内嵌在机器人里的,要么是在制造机器人的时候必须严格禁止嵌入同情心这样的情感,但这又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层面了。讲到关于人与机器人的区别,自然会想到图灵测试,我觉得图灵测试最伟大的地方并不是说提供一条如何分辨人与人工智能的手段,而是传达了一种豁达宽阔的理念:当你无法区分的时候,也是无需区分的时候。 我记得以前读过阿西莫夫的一则短篇小说《机器人之梦》,说是机器人一旦开始做梦就被消灭了。我读后的感觉是很震惊,人类为啥如此无情,但是和小伙伴交流的时候大家却都很不以为然的感觉,就好像报废一台电脑一样为啥要有好恶的感觉呢。这就是我为什么觉得PKD要高于阿西莫夫一筹的地方,至少在讲到关于人与机器人的地方。我喜欢PKD笔下的这位主人公的那份不确定,那份执着完成任务背后的怀疑。小说的结局主人公的内心是混沌的,而且几乎是没有完成感的。当一个人可以像例行公事一样、不用动脑筋的做一些事情,但是不管是当下还是事后他可以转念想一下这一切的背后的逻辑、可以去质疑自己的判断,哪怕没有改变什么现实,那也是很可贵的。

科幻世界译文版 2014-03

The Three Stigmata of Palmer Eldritch Philip K. Dick   The Barbie Murders John Varley   Pump Six The Tamarisk Hunter Paolo Bacigalupi Philip K. Dick 菲利普•K•迪克 The Three Stigmata of Palmer Eldritch 帕莫•艾德里奇的三处圣痕 故事讲的是市场上有一种垄断的非法药物“糖麻”,食用后给人以幻觉,可以代入模型中人物的人生。该药物的拥有公司,做的生意是把各种东西做成缩小版加入模型出售给大家。而如何决定将哪些东西做成缩小版,则取决于潮流预测员,这些人或多或少有一些预测未来的能力。本书的两位主人公就是该公司的老板Leo Bulero和一把手的潮流预测员Barney Mayerson。标题里的Palmer Eldritch是一位传奇性的人物,但是其实在故事中从来没有真正地出现过。据说他新近回到地球,带来了一种可以替代“糖麻”的“嚼麻”。食用“嚼麻”同样可以给人带来幻觉,但是不仅局限于在缩小版模型里的角色扮演幻觉,而是可以任意改变的幻境。于是便展开了一场Leo Bulero和Barney Mayerson分别试图推翻这个潜在竞争对手的决斗。 这部小说的另一独特之处,在于它还涉及到了一些宗教层面的内容。标题的三处圣痕,最初指的是耶稣被钉上十字架时身上留下的伤痕。Palmer Eldritch的三处圣痕,是指他扭曲的下颚、金属右手和光电眼。而服用过“嚼麻”的人就会常常看到带有这三处圣痕的别人,似乎Palmer Eldritch会不经意地出现在所有的地方、取代所有的人。 接近结尾的地方,Barney和他的女友有一段对话讲到一个关于猫的笑话。说是一家女主人开晚餐会,在厨房准备了一块五磅的牛肉准备下锅,然后去客厅招待客人。从客厅回到厨房,发现牛排不见了,在角落里是她家的猫。是猫吃了牛排吗?女主人和客人们给猫称了体重,正好无磅,于是一位客人就说:“这就没错了,牛排就在这儿呢。”大家都很满意,因为他们现在知道了真相,他们有了实际证据。突然有一个人感到一阵不安,那猫在哪里呢?Barney的女友总结说:猫不是牛排,但是猫可能是牛排在那一刻的表现形式。而人类,可能也是创造人类的神的一种表现形式。正如有Palmer Eldritch的三处圣痕的食用了“嚼麻”的人,也是创造了新的世界的Palmer Eldritch的表现形式。 在阅读过程中,正如宣传词所说的,整部小说给人的感觉就是“似真似幻”。我常常有一种踏入《Inception》世界里的即视感,似乎是一层套着一层的。通过使用药品而进入了一层幻觉,然而这一层幻觉之上是不是真的已经是真实的世界了,很难去判断。“糖麻”和“嚼麻”之间的斗争,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只不过是经济斗争,一个市场的垄断者千方百计地不让另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进入市场。但是看到后来,似乎新来的竞争对手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种新的产品,而是一种可以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的产品。一直到故事的最后,看来不管是Leo还是Barney都已经回天乏术了,但是我们却也始终不知道Palmer Eldritch真正的身份和目的。 John Varley 约翰•瓦利 The Barbie Murders 芭比谋杀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