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2020柏林戏剧节

今年的柏林戏剧节线上展开,从10部制作里面挑选了6部作品,在5月初每天放出一部的资源。可以如此免费而且方便地参与到戏剧节之中,真的太好了。

Anatomie eines Suizids

Anatomy of a Suicide

自杀剖析

2020.5.3

同一个舞台等分成三个部分,讲的是三个不同时代但其实是传承的一家人的故事。每个部分的门上会标记相应的发生故事的年代,然后场景转换,这些年代继续往后推进,然后三个时代的进度不是一致的。三个部分的人物会用非常紧密穿插的节奏几乎是同时讲话,作为观众而且还是需要看字幕的观众去跟随不同的情节真的有一点累。

三个部分都是从各自的主人公的自杀(未遂)的开始,这些人物的结局也是以自杀结束,或者是整个后代的结束。得到的结论可以是,小孩再怎么天真可爱长大以后还是废掉的人渣,但是废掉的人渣也可以生出天真可爱的小孩,但是小孩还是会长成人渣想要自杀。可以看出来三代有很多传承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是遗传基因的地方,比如自杀的念头啊、与人交流的方式啊、对于性的认识啊、同性恋的倾向啊等等。看上去好像是很合理的家庭三代的共性,但是如果简单地归纳为基因我觉得有点辜负了这些特性本身,因为这些特性再深挖的话其实是人性,人性不仅是基因的遗传而是整个人类的命运的基础,所以它不仅仅是共享血脉的三代人的故事,而是整个人类的故事,不管是哪个时代。

Tag: Berliner Theatertreffen, Katie Mitchell, Alice Birch, Deutsches SchauSpielHaus Hamburg,

Die Kränkungen der Menschheit

Blows to Humanity

人类的屈辱

2020.5.4

先是一群真人扮演的猴子。然后讲到一幅猴子的画。再过来一群人围观,但都站在一个亭子里,夸夸其谈对艺术的分析和理解,但是更像是在被别人(观众)围观评头论足。突然之间,亭子被移到舞台的一角,来来往往经过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她们一直在热烈聊天,偶尔瞥一眼亭子也不多做停留不以为意。最后是这些人朝圣似的拿着猴子的画非常缓慢地推亭子。

什么鬼?!

Tag: Berliner Theatertreffen, Anta Helena Recke, Münchner Kammerspiele,

Hamlet

2020.5.5

故事还是那个哈姆雷特的故事,结合了莎士比亚原著《哈姆雷特》和《哈姆雷特机器》的内容。

这个是6部里面我最喜欢的一部作品。最喜欢的点是这个女演员扮演的哈姆雷特太赞了,点名表白这位演员Sandra Hüller,又一次刷新了我对哈姆雷特的印象。非常温柔的哈姆雷特,感觉她讲话都很耐听,不是意气用事。还有很可爱的Ophelia,真的是天真不造作。哈姆雷特讲著名的生存还是死亡的那段台词的时候是和Ophelia背靠背;弑君戏中戏则是演戏是哈姆雷特和Ophelia两个人一起演的,并没有没那么疯。哈姆雷特和亲人之间是很亲密的关系,生气怒气很容易就转换成为亲密的逗笑,像一个小孩子。这些都是我从没见过的让哈姆雷特变得很温柔同时又不乏真实的地方,这份温柔和真实比血气方刚更让人信服。

舞台方面,有一块超级大的金属制的版悬在四方舞台一边,还有一些金属球滚来滚去,音乐是原生的螺丝在铁板上动等等。

Tag: Berliner Theatertreffen, William Shakespeare, Heiner Müller, Johan Simons, Sandra Hüller, Schauspielhaus Bochum,

Süßer Vogel Jugend

Sweet Bird of Youth

春浓满楼情痴狂

2020.5.6

官网放出的资源没有字幕,我本来打算放弃了,很惊喜地看到b站上有资源并且搭配中英双语字幕。但是字幕真的看不懂,要么是长段长段的空白,要么看了英文的字幕觉得和现场内容连接不上就转到中文发觉也连接不上,总之就是中英之间不断切换,根本看不懂。

跳出字幕,就觉得整部剧很吵,歇斯底里。

Tag: Berliner Theatertreffen, Tennessee Williams, Claudia Bauer, Schauspiel Leipzig,

Chinchilla Arschloch, waswas

Chinchilla Arsehole, eyey

龙猫,混账,那是什么——来自中脑的信息

2020.5.7

舞台的主角是几位患有Tourette syndrome的人,他们分散成为很多小场景来表现一些日常以及和症状相关的探讨和分析。所谓的Tourette syndrome,就是会不自觉地触发一些类似咳嗽、眨眼、清喉咙、面部头部抽动等等地动作,有时也会是秽语。

我感觉我学生时代也有过比较严重的表现,会翻白眼,或者是在写下的每一个字上的一部分加粗(为了保证这个字是平衡的),现在还有微弱的症状,会不时点头。我自己理解一些其中的缘由,感觉就是不做这些动作的话,整个世界不舒服了。

这场演出让人想到哑巴的戏剧《说话的手》,但是更好看一点,因为感觉最终这些创作者寻求的一份宽容理解,然后他们都很有才华有幽默感温柔,是好人。

另一个卖点是,因为表演者都是患者,所以他们每次的演出都是独一无二的表演,不可能会重复。不是说好28个场景的吗,怎么最后只有27个?让观众点披萨、在现场叫披萨外卖、吃披萨的场景我还是接受不了,但是我能理解其实验性,让一个不能充分控制自己的人掌控剧院舞台以及和观众互动的样子。

Tag: Berliner Theatertreffen, Rimini Protokoll, Helgard Haug,

The Vacuum Cleaner

这部之前在Kammer 4放出资源的时候我就看了,感想见链接

Tag: Berliner Theatertreffen, Münchner Kammerspiele, 岡田利規,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