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叶沙读书社

十角馆事件

十角馆事件 绫辻行人 龚群(译) B07G86XTLP 故事分两条线讲。一条线是讲7个推理社的同学来到孤岛度假,他们之间都以花名(推理小说大家)相互称呼,他们住在孤岛的十角馆里,从一开始就有死亡预告,接下来平均每天死一个人。他们所在的孤岛之前还有一个杀人事件,夫妻加佣人夫妇全死光、园丁失踪。另一条线是讲在本土同时发生,也是同一个推理社的同学收到了一封来自孤岛杀人事件的男主人公的信,说是自己的女儿被推理社的同学们在酒局上灌酒致死。然后这个同学就联系了另一个在本土的也是推理社的同学,他也收到了同样的信,他们再去找人遇到了侦探本人岛田。于是他们三人就在本土调查孤岛之前的杀人事件的真相。最后新闻出来,孤岛上的推理社的6个同学全部死光,断定其中一个畏罪自杀。 (真相和关联真相的吐槽反白) 在本土收到信的参与调查的那个同学,同时也参与了孤岛上的度假,他通过皮艇来回孤岛和本土制造不在场证明,是他在岛上杀死了全部的同学,为的是替被灌酒致死的女友复仇。 孤岛模式还可以有交通工具往来,这个还能算孤岛模式吗?接下来的梗就是叙述性诡计了,因为在孤岛上的人物全部是以花名描述的,而本土的人物都是以本名描述的,所以根本猜不到两者之间有重复。在临近结尾的时候,我看了好几遍来确认新闻爆出来的在孤岛的死亡人数是6人而不是7人。 我原本以为所谓的十角馆在这场推理中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会有一种诡计只有在这样设计的房子里才能实施。其实我并不特别喜欢或者钦佩一定要在特殊设计场地才能实施的诡计,好在这本书的诡计也与此无关,但也不精彩。 这是我读的绫辻行人的馆系列的第一本,虽说诡计并没有那么惊为天人,优点是许是比较流畅、语言比较简练、没有太多的灌水。把岛田直接作为他笔下的侦探的名字,这友情也太赤裸了。但是岛田侦探的作用不大啊,这难道是一种高级黑?

The Meaning of Liff

The Meaning of Liff: The Original Dictionary Of Things There Should Be Words For Douglas Adams John Lloyd B00FEHE7W6 这本是DNA和另一位作家合著的编出来的词的词典,日常生活中有很多微妙的状态没有把那用一个单词精准地表达,他们就编出来的一个。可惜说实话我并没有特别享受这本“词典”,除了我本人缺乏生活常识和智慧之外,这本出版于1983年的内容和现在比起来有一点时代的脱节。还有一点笑不出来是因为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很糟糕,清醒的人笑不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英国特有的环境造就了英式的嘲,在这次的伦敦之行也让我蛮有灵感的想造几个词。正如这本词典,词本身并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它描绘的现象或情境。 阳光明媚的午后想要去海德公园散步;到了海德公园就开始下雨,只好到附近的商业街商店里躲雨;到了商业街就天晴了,于是打算折返公园;回到公园就又下雨了。薛定谔的公园就是一到就下雨、远离就放晴的可以通过行走距离反向操控天气的机制。 (真)新年心愿就是许了总归不能实现的新年心愿。 (真)新年决心是过完一年回顾总结的时候发现别人都能实现、自己永远不能实现的东西。 最后摘抄几个书里的。 CLIXBY (adj.) Politely rude. Briskly vague. Firmly uninformative. DES MOINES (pl.n.) The two little lines which come down from your nose. DOGDYKE (vb.) Of dog-owners, to adopt the absurd pretence […]

The Long Dark Tea-Time of the Soul

The Long Dark Tea-Time of the Soul Douglas Adams B0053PHCWG 可能是我的期待太高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本Dirk Gently的第二本的故事我读的没那么喜欢。雷神现代下凡的点子,应该算是DNA比较早提出来的吧,但是我对书中的这个雷神的形象有一点难以定位。书中花了很多笔墨把雷神和女主Kate凑在一起讲故事,但是却没什么感受到两者之间的火花。Kate和Dirk在一起的时候,虽然比较短暂,反而觉得蛮亲切的,让我想到了John Scalzi的《The Android’s Dream》在女主身份觉醒之前和男主的互动,果然两人的笔风有相似之处。 摘抄几句 Nobleness was one word for making a fuss about the trivial inevitabilities of life, but there were others. But if no private detective looks like a private detective, how does a private detective know what it is he’s supposed […]

Permanent Record

Permanent Record Edward Snowden Holter Graham (Narrator) B07VZWH6NB 读这本书的最原始的目的是为了get inspired。我以前从来不爱看传记类的,觉得这些将军总统商界成功人士的自我标榜宣传很没有意义,所谓的成功并不可以也不值得复制。现在的想法是,并不是要复制主人公的经历,而是去理解主人公对自己经历的解读、和对自己解读的解读。读完斯诺登的自传,感觉不仅是了解了他这个人,还从科技的角度理解了真相,而最多的是从人类发展的层面懂得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发生了。我最原始的目的达成了,只不过是从一个让我没有预料到的斯宾诺莎式的“真理即爱”的觉悟方法。 用一句话总结我读完这本传记的收获是:它让我自己从两个新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第一是隐私的意义;第二是其中科技扮演的角色所带来的两个问题(法律滞后和信息观)。 America’s fundamental laws exist to make the job of law enforcement not easier but harder. This isn’t a bug, it’s a core feature of democracy. In the American system, law enforcement is expected to protect citizens from one another. In turn, the courts are […]

螺丝人

螺丝人 島田荘司 林新生(译) B07H3SHKSB 主人公长期加短期失忆,御手洗通过主人公的一部童话推理出他失忆的原因以及背后的凶杀案的真相。这本是我读过的御手洗系列里面御手洗登场最早的一本。可能是因为阅读疲劳了吧,这一本的不断重复失忆对话的开端还有一点点意思,但是后面的展开和解答我读得非常不耐烦,觉得蛮无聊的,到了解答反白我都不高兴记录了。 值得提一句的点是观察到的島田荘司的写作特点之一是他很擅长结合文本(小说、童话、自白信件)+案件+真相来讲故事。在这一本里,御手洗直接归纳了这一特点为BST三个层面,体现出来的样子、科学、事实。这样的设计其实还蛮有意思的,通过类似狼人杀那样的纯语言来进行逻辑分析推理。可惜这本书并没有做到让我心服口服叹为观止的本格推理,还是猜测多于死锤的逻辑。 这个月不知不觉已经读了七本島田荘司的推理小说了,还远远地见到了真人,算是圆满收场的島田荘司主题阅读的一个月了吧。在预见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应该也不会再读他的小说了。

异位

异位 島田荘司 林新生(译) B07H3SHKSB 发生了好多起类似于吸血鬼的杀人事件,从美国到死海,主人公和受害者都是好莱坞的工作人员。 有的是死于伪装自己死亡的患了溃久病的女星,她通过汲取胶原蛋白来保持美貌。有的是误走进一群溃久病患者隐居机关造成的密室。有的是几十年前在上海被捉弄截肢制成美人鱼的复仇,因为移动的机关变成不可能杀人事件。 这本书太长太水了,我简直有点读不下去了。前面穿插了很多很多关于吸血鬼的传说,虚构恐怖小说的内容,还有一章是讲旧上海的的美人鱼传说啥的。明明在島田荘司小说里已经有过中国元素了嘛,关于上海的地理从高桥到杨树浦都那么精准,貌似还是有所了解的。我都没有意识到原来这是同一个日本侦探的系列,一直到在书的4/5的地方御手洗登场。御手洗在这本小说里也很违和,好像变成了日本国民侦探英雄一样,来拯救被误会的日本女星。反正是这个月以来我读到的最差的一本島田荘司。

奇想,天动

奇想,天动 島田荘司 林敏生(译) B07H3SHKSB 出狱不久的身材矮小的老人,在被店家老板娘追讨消费税的时候刺死了老板娘。狱中,他还写过几篇文章,其中包括一篇讲列车中有小丑来跳舞,然后人们发现在被反锁的厕所里有一具小丑的尸体,再重新打开厕所门,小丑的尸体就消失了,而厕所没有任何可以让人离开的口子。 吉敷竹史觉得案件没那么简单,再深入调查,却发现更多谜团。他发现这篇文章里的事件是真实发生过的,除此之外,那列火车当天还发生了有人卧轨自杀,收回来的尸体缺少了胳膊头颅,尸体之后还站了起来;火车脱轨,出现白色巨人把整节车厢托起等等。 凶手是在战时和他的身材高大的弟弟一起被从朝鲜俘到日本做苦力,之后辗转到了北海道的一家马戏团。弟弟爱上了马戏团的花旦,花旦利用弟弟私奔,其实是为了投奔有钱人。有钱人为了夺取花旦,杀害了弟弟。哥哥之后被污蔑坐牢几十年,出狱后偶然发现当年的花旦就是店家老板娘,于是杀她复仇。当年在火车上,哥哥把弟弟的尸体放在铁轨上,收回头颅和胳膊,用头颅和胳膊装在小丑的衣服上造成不在场证明的假象,然后通过厕所的口子把头颅和胳膊收回。之后,哥哥假冒尸体行走。正巧那天附近大火,和火车上装载的面粉发生作用引发了白色巨人的样子。 这本是我这个月读島田荘司到现在最喜欢的一本。 首先要肯定这本的诡计不算差的,一开始看似不可能解答的谜题中间发现是虚构文学作品的时候我还松了口气,这样摸不着头脑的谜题都可以和主线索联系在一起被解答,真的蛮好的。虽然我觉得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想到那么多诡计的主人公和他的性格人设不怎么符合。撇开诡计不谈的话,这本更让我喜欢的点是它作为一本社会派的推理小说的部分。 社会派的迹象,一个是小说中涉及到了不少江户时代的遗风、花魁,不同的角色对于社会变革的看法,还有对战时抓劳丁、慰安妇反思、对监狱制度的反思;另一个是主角吉敷竹史孜孜不倦地对真相的求索,对比当时警察对职责的定义是维持社会秩序(只要破案,不管背后的原因,同时也导致了很多冤枉的人屈打成招)。 驶过前方车道的车辆都亮起大灯,灯光断断续续,从樱树旁疾驰而过。樱树犹如列队于山间的士兵——经历日本军国主义强权时代的德大寺,经常会有这样的幻觉。他回忆起那个时代——令人厌恶的事数都数不清。譬如,身穿白长裤、橙色衬衫骑自行车出门,却被一大群自以为英雄的年轻人围殴;譬如,开战之前与年轻女性进入札幌的电影院,同样被殴打得差点死掉。那些人现在怎样了呢?在这个和平的时代,他们去了哪里?他们似乎相信围殴身穿橙色衬衫、和女性同行、去看美国影片的年轻人乃是正义的行为。但是,与其说他们是真的爱国,不如说他们以向他人施加暴力为乐。如果不那样做,日本人可能无法全力投入到战争中去吧!但那真是令人厌恶的时代,或许正因为深刻体验过那样的时代,自己的精神才会出毛病。正因为是彻头彻尾的弱者,才会借威吓和辱骂,来体现自己的优越和生存价值,否则很可能被自身的自卑意识击垮。那些怒斥别人,或在新闻影片中见到自己崇拜的人物会大叫“起立”并殴打所有没有站起来的人的家伙,全都是弱者,应该可怜、原谅他们。但即使到了这把年纪,德大寺仍未能完全原谅他们,回想起来,还会愤怒得全身发抖。毕竟,那是毫无理由的暴力! 读到这一段的时候,不禁让人联系到最近关于香港制暴的实事,我一开始想到的是“弱者”虽然可怜,可能是因为中国过去不够强大、是因为他们没做过强者、不知道强者的心态,所以狐假虎威。只有不够强大的记忆,生出来的就是那些狐假虎威的弱者。比较战时的日本、现在的中国,很早以前盛世的中国,我得出的结论是:我以为有强大的国家的记忆下生长起来的人难道不应该是与世无争、谦让的样子吗?这么说的话,现在的中国不强大。因为弱者+强国的幻象,自己不强大和国家强大(即使强大是虚假的样子)的矛盾,所以才狐假虎威、叫嚣、攻击别人。 另,今天我去了一个推理游戏展,主办方请了好几个国外推理小说家来玩剧本杀,讨论交流。终于见到島田荘司真人了呢!島田荘司本人派头好大哦,和我想象重的样子很不一样呢。当被问到有没有可能以后创作一部以中国为背景的推理小说的时候,島田荘司说中国实在是地域太了了,需要派御手洗洁和吉敷竹史一起来。

寝台特急1/60秒障碍

寝台特急1/60秒障碍 島田荘司 云卿(译) B07H3SHKSB 这本是吉敷竹史侦探系列的第一本。讲的是女尸脸皮被剥躺尸家中浴缸,通过尸检发现被害人死亡时间判断区间正好和某列夜班火车班次吻合,且有人在火车上碰到这位被害人还拍了照片。 女主发现以前保养自己的情人是勾引并抛弃女主的母亲、而且现在正在保养女主妹妹的渣男,于是决定杀死他。她利用夜班火车做不在场证明,打算半路下车回来、杀死夜跑的渣男、再坐飞机赶上原来的夜班火车。没想到半夜没杀死渣男,反被渣男杀死。渣男把她剥皮放浴缸,让女主的妹妹替身女主完成不在场证明。其实这一切是渣男正宫的计谋,她把渣男恶行告诉女主就是想要女主替自己杀死渣男。后来渣男又夜跑的时候想要对女主妹妹下手,不小心自己跌倒扎到了刀子,被偶遇的渣男正宫遇到,渣男正宫结束了渣男的生命。 读的时候觉得废话蛮多的,没想到上面真相反白写一写能写这么多而且还没把全部狗血情节包括进来。这本似乎没什么推理的部分,更多的是对于比较奇葩狗血的情节的猜测。但是我对这个解答并不是很满意,对解答的吐槽也不得不反白了。 /花了很多笔墨讨论女主回家、被杀、回到火车的可行性(黑人问号)。/适合铁路爱好者,计算可能来回赶上原本火车的时间路线。/妹妹伪装离开的可信度有点低。/还是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把脸皮割下来。 最后讲一点作者笔下侦探的时代感,我之前读的好几本也都不是最最当代的,那个时候我只想到旧时代的科技对凶手的好处,比如没有DNA可以测、没有很多监视设备可以调取。读到这一本,突然发现了凶手在旧时代的劣势(其实也是包括无辜的人的劣势),就是警察侦探可以采取非正当手段来探案取证,比如这本里面警察还可以闯空门在人家花园里挖尸体还可以以此作为证据之一来逮捕凶手的。

异邦骑士

异邦骑士 島田荘司 王鹏帆(译) B07H3SHKSB 这本是作者島田荘司的处女作,讲的是主人公记忆一片空白后遇到女主和御手洗,发现了自己过去的身份。很难把这本小说定义成为推理吧,更像是悬疑成分很重的纯爱小说。但是从中我读到了作者初入文坛青涩却独特纯粹的追求,有一种浪漫,伤感,但却是一种新开始的感觉,不仅是作者个人的开始、也是御手洗系列的开始。 虽然不是推理但是还是有剧透的防失忆总结,外加我记录下来两个小bug。(反白) 女主受到家人指示勾引男主结果成了真爱,目的是给失忆的男主制造假回忆,引诱他去杀人获利。 Bug一:主人公看到驾照的时候怎么知道是自己的呢?因为前面已经非常重墨地说他不敢看镜子、对自己的长相不认识等等。最后对此的解答正好成为了诡计的一部分,说是坏人就是利用他不知道自己的长相,所以调包了驾照。但是就算调包驾照,怎么能保证主人公会觉得这个驾照是自己的呢? Bug二:主人公失忆是在事故之后,并不是在被抬出医院之后啊,他为什么对两者之间那个住院期间的记忆为零呢? 异邦的感觉正好适合我这个和主人公一样的失忆星人,感觉好有缘分呀,所以我觉得自己对此还蛮有发言权的。书中的主人公看到照片和文字(内容和笔迹)都会理所当然地和自己联系在一起,觉得是自己失忆前所为。我回想我自己的经历:我在看我自己小时候的照片特别是大合照的时候,根本找不到我自己是哪个;有时候会在网上看到眼熟的文字,差点就想follow这个好像和我英雄所见略同的人了,后来发现原来是我自己写的网志截取。由此,我觉得主人公先入为主下意识地觉得是自己的,应该是比我更高阶的失忆所致吧。

斜屋犯罪

斜屋犯罪 島田荘司 王鹏帆(译) B07H3SHKSB 富豪在郊区建了一座很特别的房子,稍微有一些倾斜且房间楼梯的配置都很独特。他邀请了一帮人去共度圣诞,然后连续发生了两起暴风雪密室杀人事件。 第一起密室的解答是凶手在室内杀完人后,在室外通过类似滚铅球的东西拉动制造了密室。死者用身体试图摆出凶手名字。 第二起密室的解答是,整个房子设计好了轨道,把刀结成冰柱,刀冰柱顺着房子的轨道从通风口射向躺在床上的受害者。经过一晚的暖气,冰融化了,只有刀留在死者身上。 正如标题所暗示的,与其说诡计是按照特定的房子,其实整个房子是按照诡计的要求建造的;而且积怨那么深那么久,但是一点不着急还保持良好合作再花大工夫建造一个房子来杀人,只能说有钱人的想法真的很清奇。对这样的诡计推理我不是那么动心,一个诡计复杂到需要动用那么多的物质上的设计安排才能成立,而且复杂到一定要把这座房子的立体剖面图画出来才能讲清楚,已经算是比较可怜的推理了吧。

占星术杀人魔法

占星术杀人魔法 島田荘司 王鹏帆(译) B07H3SHKSB 案件是几十年前的大家族的男主人留下一封遗书,说是依照占星术,要把家里的六个女孩取其身上各自分别的部位构建一个完美的人。然后发生了三起杀人事件,首先是这个男主人雪地密室死亡,其次是家族的一个已经嫁出去的大女儿被抢劫奸杀,最后是女孩们被按照遗书所描写得解体被取走相应的身体部位然后埋尸日本各地。作者挑战读者的启发点是粘贴的钞票。(下面真相反白) 就像通过粘贴好几张钞票的一部分可以多出来一张一样,六个女孩的尸体并不是每个人身上被拿走了一个部位,其实是由五个女孩拼凑出来的。按照遗书上指示的要取头部的女孩就是凶手。这个女孩是第一起杀人事件的密室的第一发现者,在二次进入后制造了密室的假象。她在杀害已经嫁出去的大女儿后,色诱路人警察,并威胁他让他走遍日本掩埋六具尸体。 读完以后,我才发现自己以前好像接触到过这个诡计,因为我突然有印象自己以前也在看到这个诡计的时候尝试思考过粘贴的钞票的方法。记性不好的好处是看到还是很新鲜惊喜,完全不带着泄底读这本推理小说的话还是会觉得解答蛮精彩的;坏处是我看过什么最关键的地方都没印象,我在活什么呢。

我们飞

我们飞 彼得·施塔姆 Peter Stamm 苏晓琴(译) B01FLEPVDA 精准细腻的描写,独特不无聊的人物性格,平凡的小事搭建出的人生场景。照理这些都是我会喜欢的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却没有非常打动我。我觉得是我自己现在的心境的问题,看这些现代的外国人的生活,明知道作者展现出来的事他们生活中不完美的有瑕疵的那一面,但是我心中却感到特别嫉妒、不甘和无力。用一个不恰当的例子,我看到这些人坐在宝马里哭,而自己一辈子连汽车都买不起。

当且仅当雪是白的

当且仅当雪是白的 陆秋槎 978-7-5133-1430-5 故事讲的是在一所高中里时隔五年发生了两起看似很类似的雪地“密室”凶案。 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行文特点。首先,我觉得他笔下的高中生的形象还是蛮真实的。有很多学生气质的想法真的是青少年特有的,比如和同学之间的微妙关系啊、背叛与原谅啊,蛮到位的。但是小说中还比较醒目地有很多女生间的暧昧情愫,也不是女校,但是小说中出场的几乎清一色的女性角色,不知道里面多少是这位男性作家的投射。总的来说,还是很好读的。 两起案件的解答,未必完美,与其说是密室,倒不如说是找不到合理动机的嫌疑人才变成的密室。所以动机才是真正的推理的看点,而动机的谜底也和校园主题非常契合,感觉也真的是在高中女生身上存在才合理。(动机下面反白) 五年前的凶手是刚转到学校来的女生,为了防止自己被霸凌,杀死了正遭受霸凌的同学使得霸凌问题被暴露被重视成为禁忌。五年后的凶手是学生会主席,她觉得自己人生很平庸,突然顿悟要制造一个密室杀一个人。真相大白后,学生会主席被她的好友推入河中,接着好友也自己跳了下去。

杀人游戏

杀人游戏 雷钧 B07S7QFDLP 由五个不同的游戏为背景的案件构成的一本小说。我是在图书馆读完第一个故事觉得还可以,才在亚马逊上买的电子书,没想到上当了。推理一点也不严谨,只是说出那么一种可能性,没有把这个可能性的唯一性做实。特别是后面几篇的解答特别水,而且都没有完成感,我都不高兴记录了。 最后一篇为了把矛头指向网络的阴暗,做出了很不合理且没有十足根据的推理:主人公为了打网络游戏买装备去卖淫,网上购物买了次货身上起疹子,黑心搜索引擎找到的医院误诊为艾滋病。如果真的是网络毒害的受害者,肯定不是这样的,或者说如果作者的矛头真的是网络毒害,还有一千个更好的视角和安排来讲故事。 第一个故事的游戏是狼人杀,借这里说两句我最近从狼人杀感悟到的一点东西。我一直有在看狼人杀的节目,最近看到有一个机械狼人的板子。机械狼人晚上和普通狼人不见面,等普通狼人死光后,机械狼人可以在晚上杀人。机械狼人还可以指定一名玩家,然后就可以拥有这名玩家的技能。在一般的板子里,除了真的局势差不多已定,不大会有认狼的发言,因为不管是狼人还是好人认狼都没有收益。但是在机械狼人的板子里,往往有一开始就自认机械狼人的发言。自认机械狼人而且说自己学了狼人技能变成了双刀狼,这样做的可能是狼人,为了表明身份不被狼同伴误杀,也可以让狼人自曝保有晚上可以同时杀两个人的技能。同理,好人也可能利用这种心态去自认机械狼人,去误导狼人自爆。 我由此得到的启发是:不同身份做同样的行为,其意义不一样、目的不一样。不能用同一个行为来判断不同的人,即双标合理。双标合理的道理,可以作为解释之前困惑我许久的“笑贫笑娼”问题又提供一套思路佐证(第一套思路见《皮》的读后感)。一个人的身份是由ta所有的行为定义的,狼人杀身份判断是看的ta所有行为(发言、投票),同样的一个行为,其实只是有两个不同的行为构成的人之间的交集。

今夜宜有彩虹

今夜宜有彩虹 陆烨华 978-7-5133-2817-3 上半年读了几本华语推理小说,其中我喜欢撸撸姐的那本,所以我这次对这本《今夜宜有彩虹》蛮期待的,但是读完蛮失望的。我觉得作者是一个蛮有想法和点子的人,而且是以量取胜,所以这些元素运用在之前我读的那本短篇集里面就淋漓尽致,但是一旦变成了长篇就很难撑起来了。这些点子本身比较单薄,再把它扩大到长篇的长度,就凸显出来不足和漏洞。同理,作者对幽默搞笑的追求,在短篇的时候因为点子层出不穷,搞笑比较不堪的地方也会被一笑了之,而在这本长篇里,因为和主剧情根本无法相互融入,直接变成了油腻的贫嘴了。另,小说中各种上海的街道的场景很熟悉,其实是有点加分的,但是推理小说本身的诡计弱,加分也没多大意义了。 故事分两条线索讲:一个是流浪汉偶遇自杀者留下自家的钥匙,空闯大门后被彩虹少女骗到某郊区黑势力;另一个是彩虹楼酒店发生凶杀案,死者是酒店老板,房间内留下了只有工作人员才知道怎么关上的窗户、各种多棱的镜子,窗外是被作者本人扔出去的一本推理小说。(以下作者解答反白) 两条故事线前后有15年的时间差,流浪汉就是酒店老板、彩虹少女就是推理小说女作者。15年前彩虹少女假装自杀,把流浪汉骗到手,流浪汉爱上了彩虹少女,反而学会了黑势力的赌博赌庄。15年后约见彩虹少女,想为她在房间内演示彩虹,却被女作家杀死。 我对两条故事线的解答都很不满意。(以下质疑反白) 第一条故事线,彩虹少女如何做到在自己家黑灯瞎火生活多日,流浪汉闯空门自己还不被发现? 第二条故事线,推理小说女作者到底是怎么进入酒店房间的,这是最说不通的,也是从最开始就令我最介意的。作者/主人公的做法是一开始就直接忽略,于是推理出女作者是凶手;然后到了一半点出来,于是就直接说女作者是无辜的了,却对究竟是谁开的门如何开门不被发现不做任何说明;最后又说房间门是死者自己开的、窗户也是死者自己关的,那女作者为什么要在杀死死者之前就被自己的书从窗户扔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