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叶沙读书社

抵达之谜

抵达之谜 The Enigma of Arrival V.S. 奈保尔 V.S. Naipaul 蔡安洁(译) 9787544259897 最近中国电影取名的时候经常会用外国小说的名字,然后对应的同名的外国小说的情节完全没有关系,可能是觉得那些外国小说的名字有异域风情又有点不明觉厉反正就是很装。其中之一,就是《抵达之谜》。我读了这本书之后,才发觉原来奈保尔的这本书名也不是原创,而是他借用了以为超现实主义画家Giorgio De Chirico的一幅画作的名字。现在在中文必应上搜索“抵达之谜”关键字的图片,90%是那部中国的电影,10%是奈保尔的书的封面,我把原画作的图片贴在这里平衡一下。 回来说这个月我打算沉浸式阅读奈保尔的,第一本读的《米格尔街》不难看,但也并没有让我觉得惊艳。第二本我在喜马拉雅上找到了英文的有声书《A House for Mr. Biswas》,超级长的一本书,我打算每天上下班通勤路上听的,听了五分之一竟然突然下架了。正在听的有声书还没听完就突然下架,而且也不是什么近期上架的热门的有声书,怎么就这样中招了呢。尽凭我听了的那几章,我不得不说我喜欢不起来。特别是朗读的人还会经常模仿里面的人物用口音来讲话,我听着觉得很不舒服,可能主要是因为我那个口音我经常听不懂吧。不知道是我潜意识里在种族歧视还是朗读者在种族歧视,要么就是奈保尔根本就不是我的菜。 我决定再给奈保尔最后一次机会,隐约回想起刘先生以前一直很推崇奈保尔的这本《抵达之谜》,于是决定这个月再最后看一本就看这本。这本应该算不上是一本虚构的,更多的是作者絮絮叨叨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和在英国某地的生活经历,讲讲这个小镇上的人和事,再结合自己的回忆。整本书是作者第一人称口吻,是那种淡淡的很平实的,好像是在用有距离的新参者的角度在观察和交互。照道理我是很喜欢这种写作方式的,非戏剧化的、很谦卑的、不介入的表达方式,好几个我超爱的作家都是这样的。但是奈保尔真的是我欣赏不来啊,我读这本书感觉到更多的是一种作者的得意,一种仗着自己聪明有眼光还会写作的能力来用老百姓读者可能喜欢的写法来写这本书。是只有我从这位作者的书里面读出了作者本人的人渣属性吗?还是是我让作者人渣的设定影响了我对他的作品的判断呢?

犯人IA

犯人IA 犯人IAのインテリジェンス・アンプリファー 早坂吝 王皎娇(译) 9787513341738 这一本是《侦探AI》接下来的故事,其实两本都那么薄,完全可以并成一本的。更何况上一本叫“侦探AI”下一本叫“犯人IA”,但是其实故事情节上面却也并没有两本分别侧重一个人物,所以完全可以是一本书。区别在于,上一本是五个短篇不同的推理,这一本只有一个推理故事。 情节延续了上一本出现的那些人物,这次案件的主角是上一本的警察和他的三胞胎兄弟。推理故事用了一些三胞胎的梗,反而和AI并没有太多的关系。打擦边球用到的点,一个是AI和电车问题,还有一个是AI和机器人三定律。 电车问题是一个人类道德困境,到底是否移动轨道让电车压死五个人或者一个人,变形是是否从高处推下一个胖子,让他坠亡但是可以阻止电车压死五个人。我从没想到这个会和AI相关,读了这本书我才突然发觉其实这和AI那么接近。人类可以没有想好选择和答案就上路,不带任何预设的面临可能非常紧急的问题。但是如果是AI无人驾驶的话,不可能没有写好一个逻辑判断就让AI车辆上路来面临电车问题的啊,那么现在已经上市的这些无人驾驶用的是什么逻辑呢,是压死一个人、压死五个人、还是自己爆炸弄死车上的人? 机器人三定律在这本小说里用的更是牵强,机器人要自己认定自己是机器人才会去遵守三定律,人类如果认定自己是机器人的话也会去遵守三定律吗?所以这里的关键点并不在于如何遵守三定律或者找到三定律的漏洞,而变成了一个认识/自我认识的问题了。以前我在读阿西莫夫的作品的时候,我就一直很好奇,机器人怎么知道对方是机器人还是人类。 这本小说还用到了类似相关的一个点来进行推理。说是还有一个不是很高级的AI,当这个AI接收到同一个人相矛盾的指令的时候,会忽略第一个执行第二个;而当AI接收到来自两个人的矛盾的指令的时候,会尽量找到一个折中的同时满足两个指令的方案。在这个故事里,当然就是通过三胞胎/双胞胎的点来判断到底这个AI在案发现场经历了哪几个人。

米格尔街

米格尔街 Miguel Street V.S. 奈保尔 V.S. Naipaul 张琪(译) 9787544261654 四月就继续英国文坛移民三杰的节奏吧,读一下久闻大名却从来没有读过的奈保尔。这本《米格尔街》是奈保尔比较早期的作品,讲的是在作者的家乡中美洲的西班牙港附近的一条居民街米格尔街上生活的形形色色的人们,用的是一个少年的第一视角,每一章讲一个人。 读完的第一感觉是,作者有厉害的地方,可以在很零散的结构里描述那么多人,覆盖的范围很广,而且最终也不会让人觉得故事七零八落没有重点。每一章当然不仅仅出现那一个人,而是常住居民们会以配角的身份出现在各个章节里。所以常常是在前面似乎是无关紧要的人物在后面也会有一章专属于ta的,突然升级成为主角了,换言之会有一种熟悉感和呼应感。话虽如此,但似乎还是没有到我喜欢的点上,也没有一下子让我理解奈保尔得诺贝尔奖的点,之少通过这一本书我没理解到。我会不仅把这本书书和同样是诺贝尔奖得主托卡尔丘克的《太古和其他的时间》做比较,同样是片段式地每一章描述同一个小镇上的不同的人,我感觉奈保尔的行文太平淡无奇而且设计也没那么巧妙。 举一个非典型的例子,这本书里面交互最少、几乎可以独立存在的关于诗人的那一章。没什么别的章节里的主角参与了这个故事,诗人也没有参与任何别人的故事,这一整章讲的是诗人和主人公少年的故事。读这一章的时候我觉得这样的人物的出现,有点恶心有点做作。并不是说这样的人不存在不够真实,而是感觉作者有意这么安排一个诗情画意的文青在这个混乱贫乏的小镇里,这个安排本身让人觉得刻意。然后故事的结尾,作者用诗意的方法把这个诗人杀死了,挽回了我的一份鄙视。可是就算这个诗意的代表人诗人死了,他死的还是很诗意,还是让我有点不舒服。但是有用非诗意的方法杀死诗人的写法吗?好像也不行,因为那样的话诗人从一开始根本不会存在。 生活在这个小镇上的人们各式各样,丰富的群像,但他们几乎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离开。或是曾经长时间短时间地从小镇上消失,或是一直想要离开这里去委内瑞拉或者美国,或是立志要离开,或是像主人公一样最终一去不复还。为什么那么不一样的人们,却拥有这一个共同之处呢? 还有一个让我觉得摸不着头脑的地方是,我无法分清这些故事的内容多少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存在,多少是作者夸张表现的,多少是贴近真相真实存在的。

侦探AI

侦探AI 探偵AIのリアル・ディープラーニング 早坂吝 东惠子(译) 9787513340984 谁能想到早坂吝的小说有一天会被翻译引进,因为这本推理小说的主题和援交没有任何关系,这次的推理的主人公是一个AI侦探。类型之上还要加一个类型,这本就是推理和AI的混搭。我个人觉得这样的推理小说是不是成功取决于这个推理到底是不是真的和AI有关,还是只是硬套上去的帽子。这本小说一共有五个故事,每一个多多少少都用了一些AI的概念,其中有两个我觉得算的上是合格的真的蛮有关系的,或者应该说是只有AI是有绝对优势推理出来的。这两个故事我觉得值得记录一下谜面和谜底,反白防痴呆防剧透。 侦探AI和犯人IA作为两个双胞胎AI被发明出来,一起学习,各自担任相应的角色。犯人IA被黑客组织抓过去以后委以重任,设计了一个新的诡计,被言听计从地执行了。案发现场是兼备森严的自然主义办公楼,死者尸体坠楼而死的样子,衣服被扯碎,不远处还有一匹斑驴的尸体,毛发被反复擦拭的痕迹。 符号接地问题。犯人AI无法正确认识一些新的概念,她抱有用钝器砸死人并清洗钝器的想法,在执行中斑驴成为了那个钝器。 侦探AI和男主人公少年都被黑客组织抓去参加改造版的图灵测试,少年发现自己在一个中文房间里,通过电脑和侦探AI对话,试图正确解答对方到底是真人还是AI。 侦探AI发现和他对话的少年是记忆被复制的AI。

The Unconsoled

The Unconsoled 石黑一雄 Simon Vance (Narrator) B078C52Z3B 这本是石黑一雄最长的一本长篇小说,好在找到了有声书的版本,每天就在通勤路上和玩游戏的时候听。这个有声书的版本蛮好的,能够感觉到是真人在读,不像大多数的好像是电子合成在读一样。故事讲的是一个钢琴家到一个小镇要参加演出,然后在小镇上遇到各式各样的人物来要求他介入他们各式各样的很私人的事件之中。 这个男主像老娘舅/居委会大妈一样,被所有人拜托各种各样的事情,而且是一桩紧接着另一桩,其实根本不关男主的事的,要我早就受不了了。 读这本书的时候,朋友正在安利关于桑德尔的meritocracy的关系大概意思是因为资本主义的价值观影响之下,人们忽略了很多机制的不公平的地方,而是简单地把成功和美德划等号。这样一来造成的结果就是,没有成功的人就会被认为是不努力活该什么,导致没有成功的人对精英派产生敌意,(继而会去支持川普)。然后读这本书的时候,感觉这个故事就是meritocracy的大反例啊,因为男主心存感恩乐于助人,老百姓一点不觉得自卑被看不起要责怪,反而很理所应当地要向男主寻求帮助。但为什么这却让人看的很窝火生气? 生活在这个小镇上的人们,算是生活在底层的,不自觉得惹人同情。但是与此同时好几个人真的是超级渣啊,怎么办啊?不仅仅个人是如此,整个小镇失败的生活,迟暮回味if only以前某个改变。面对这样的情况,不管是男主也好还是读者也好,能够对此做些什么呢? 全书还散发着一种悬疑的氛围。就是读到男主对待小镇上的人们的种种,让人不禁怀疑男主和他们到底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还有每每提到男主的父母大家都支支吾吾的,怎么好像有一种男主患有失忆症惊人大真相随时要反转的感觉。

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 A Pale View of Hills 石黑一雄 张晓意(译) B00SIO00XW 故事分两条线穿插地讲。一条是女主已经移民英国,第二个女儿已经长大成人特立独行,但是似乎两人还多少活在大女儿自杀的阴影之中。第二条是女主回忆在日本长崎生活的状态,那时她刚刚怀孕和丈夫以及公公的相处,认识一对即将去国外的从城市搬来的母女。回忆中的那个年代是日本战后新旧交换的时期,旧的观念正在被统治者带来的新的观念慢慢取代,而生活在那个年代的日本人用自己的方式来理解它接纳它。在小说的结尾,读者们就慢慢发现,第一条故事线里的女主其实是第二条故事线里的那个邻居,有一点没有推理元素但有叙述诡计的感觉。 这是石黑一雄的处女作,但是还是很厉害的。一是叙述者身份的隐藏的交替,一是对于时代的变迁之于人们新老一代的交替的影响与延续。我觉得前者多少有点炫技出新的意味之外,对于后者的主题也有着辅助的作用。恍惚之中我们总是在用同一种眼光来看待流动的时间更迭变化的问题,而仔细回顾回想之下发觉原来出发点不同整件事情的味道感觉都变了,而其实又是同一个人在经历这些。 在第二条故事线里,主角之一自然是那对母女,但是叙述者的家庭的戏码也不少,主要围绕在叙述者的公公看待变革下的社会的想法和他的儿辈很不相同的地方。如果我们很简单地把它归纳成这是旧的一代的一成不变的落伍守旧的想法的话,那反观第一条故事线里的情节就会被打脸。这让我联想到现在身边的情况,好像是一种自然的迭代,这其中有多少对错是非的东西、多少是是独立于所谓的时代的判断呢?

万物的终结

万物的终结 The End of All Things 约翰·斯卡尔齐 John Scalzi 姚向辉(译) 9787559434517 这本是“老人的战争”系列的第六本,也是最后一本。由相对独立又在时间线上连贯的四个中篇构成。故事讲的是有一派平衡者,试图暗戳戳地制造一些攻击,为了是甩锅地球或者殖民联盟,引发战争。来自地球和殖民联盟的主人公们通过情报识别了平衡者的计谋,得以保全和平。 这本书太难看了,顶多是第一篇的由人脑嫁接到飞船的第一视角的那篇看着还稍微有一点点意思,后面的几篇我看着看着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要不是因为它是这个系列的最终篇,我可能看到一半就放弃了。全书结束以后,作者还附了一篇是类似第一篇的换个视角的试写,有一点莫名其妙,没那么想看同人文,即使是作者自己写的。

Klara and the Sun

Klara and the Sun 石黑一雄 Sura Siu (Narrator) B08BCPV1G7 最近最火的一本新上市的小说应该就是这本了吧,3月2日包括中译本全球同步上市。偶然之间看到有一个有声书的资源,本来计划今年每个月选一个诺奖作家的,就把石黑一雄当作三月份的吧。 (剧透预警) 故事从一个名叫Klara的AI的角度讲的故事,Klara的作用就是陪伴小朋友。她的小朋友身患疾病,于是她就向太阳许愿想要小朋友好起来,为此她愿意牺牲。与此同时,小朋友的妈妈之前其实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了,这次怕自己承受不了,准备了一条备用的计划,就是万一小朋友死掉,就让Klara住进一个长得和小朋友一样的躯体让Klara假装是小朋友。最后的结局是小朋友身体奇迹般地好了起来,健康长大成人去外地上大学,Klara被遗弃孤身,唯有回忆相伴。 首先,不得不说这个故事非常流畅,让人想要也可以很快地读完。大家都知道石黑一雄的作品风格蛮多元的,可以写很英式传统的,也可以写神话科幻类的,而这本书整个的氛围和《Never Let Me Go》的太像了。前者讲的也是类似科幻设定,一批小朋友的成长,长大才发现其实他们是被当作器官仓库而培养起来的克隆人,然后他们心中一直有一个传说一样的地方要去许愿。这个故事里的Klara,为了小朋友的健康,要到太阳下山的地方对着太阳许愿,简直没什么两样啊。 这里的微妙之处,是克隆人和AI的区别?一开始的时候,作者就在试图强调这个主人公作为AI的特别之处,那就是Klara总能观察到别的AI观察不到的人类细腻和微妙的情感,这是不是在赋予这个主人公很人性的一部分呢。而且把Klara当作第一人称视角的描述,更让读者不自觉地把Klara当作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来看待。于是就出现了很矛盾的一个地方:如果从人的角度出发,Klara诉求太阳的时候用的是很情绪化的真爱路线(甚至有点圣母了),她那么容易就答应要代替小朋友的计划让人觉得很惊讶;如果从AI的角度出发,她那么迷信都市传说也就罢了,但怎么会不知道污染机器不止一个。故事的结尾,Klara和她还在店里面的经理多年后重逢,她回顾关于复制顶替小朋友的计划,说她最后的领悟是特别的东西不在小朋友身上,而在爱小朋友的人们的心中。这样的领悟又把自己跳开了,因为这本书肯定不是在探讨AI是否有人性有人格,而最终的归结点还是人本身。之前听到在瀑布旁边,小朋友的妈妈要求Klara模仿扮演小朋友的时候,就已经觉得非常恐怖了。后面真相公布的时候,对于爸爸的抵触我一开始觉得蛮正常的,后来才反转发现他对这个计划那么生气,是因为他相信这个计划在科学上的可行性,而觉得妈妈是很老派的总有一天会接受不了。

修道院纪事

修道院纪事 若泽·萨拉马戈 José Saramago 范维信(译) B07RZ4FWXD 连着读了两本萨拉马戈的小说,一本比一本好看,虽然没有任何引号对话全部在一个段落里的阅读体验不是很好,还是很期待这一本的,结果蛮失望的。 故事讲的是国王为了生小孩还愿建造一座修道院,历时很久,耗费各种人力物力。与此同时,有一个厉害的神父召集了一个断手的老兵、与老兵一见钟情的能看到/收集灵魂的女人,来建造飞行器。 我可以想象到这本书的主旨是通过各式各样的生活在社会底部的人、因为权力而迂腐肮脏的宗教人士、命运不为自己掌控的国王皇后等等的描写,来揭露这个世界的错综复杂的真面目;同时通过小人物主人公之间的爱,来显示那弥足珍贵的人性的美好。但是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本身并没有被震撼到或者感动到。

复明症漫记

复明症漫记 若泽·萨拉马戈 José Saramago 范维信(译) B0798NB2PM 看到一半的时候才能看出来原来这是《失明症漫记》的续集,但是看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我已经决定给这本书打五颗星了。所以我觉得可以从两个角度来读这本书,一个是前半本把它当成是独立的事件,然后再去考虑为什么复明症是和失明症联系在一起的以及所谓的复明症究竟是什么。 我先来整理一下前半本的情节。选举日到了,一开始的时候工作人员还在担心市民们会因为大雨而放弃投票,纷纷打电话给自己的亲人来充充场面。后来雨变小了,前来投票的人慢慢多了起来。投票结束后,计票的结果是有超过七成的人投了空白票。当局觉得很惊讶,于是又组织了一次投票,这次的结果是更多的人投了空白票。当局匪夷所思,觉得这是一种对民主制度的挑战,于是决定撤离这座原为首都的城市。先是所有当官的撤离,没想到撤离之后,居民们过的很好,当局甚至要威胁清洁工什么的罢工也没有结果。然后所有有政治党派信仰的(理论上是没有投空白票)人也要撤离,却没有被第一批已经撤离的官员接受,只能灰溜溜地回家,没想到被邻居们不计前嫌的接纳。官员们觉得很生气,想要给市民们制造一些困难,让他们感受到无政府状态的痛苦,一不小心把小困难酿成了一次恐怖袭击,地铁内爆炸事件,死掉很多人。 都是奇异事件,我觉得这本的政治打脸比上一本的失明事件好看太多了。上一本是在探讨人本身内部的欲望需求在特殊情况下的底线,这一本是讨论外部政治规则的变异下的底线。我觉得最喜欢的地方是,作者可以在上一本里面把奇异事件写到让人觉得那么难受、主人公们都经历的是如此痛苦、人性之恶可以瞬间被扩大到那种程度,而在这一本里一样是一个小小的变异带来的似乎都是很好的东西。这些市民们都超好的,不管是当权的还是投空白票的。当权的可以想到在大多数人投空白票的时候离开这座已经不需要他们的城市,先不管后面某些官员的险恶用心,能够这样拱手让出的君子风格让人很惊喜。投空白票的也是,不是去争权夺利,而是会好好地运作、互相帮助,甚至对待政见不同的背叛过他们的人也一样。 下半本好像是原来的故事已经编不下去了,必须出现某些具体的人物,否则情节就这样卡壳了似的,上一本里经历失明症的核心主人公又出现了。说是当年第一个失明的人写了一封告发信给当局,告发了医生的妻子没有失明且在当时杀人的事件。于是当局派了警察去调查这些人,与此同时他们想要把这件事情和空白票事件联系起来,把空白票事件说成某一小撮特别的人的政治意图。警察了解到真相以后,决定站在医生的妻子这一边,但是不久被当局派人杀死了。在大街上出现了报纸,全篇都是攻击医生的妻子的。那些说明真相的报纸被当局扫荡,只能出现在在街头手手相传的小卡片上。医生被当局带走,医生的妻子被当局派人射杀。最后当局里这一切的主导者被调职。 我最想不通的是,经历了那么多,第一个失明的人怎么会去举报呢?内政部长制造出来一个敌人来甩锅试图解决现在的问题,好像重要的不是找到问题的真相解决问题而是制造问题来忽略实质的矛盾。这本书的结局好像很惨,好人全部死光了。但是最后至少政府内部还是有人有sense的并且有足够大的能力把暴政的人搞掉,而且人民没有被煽动,这似乎是乌云的银边了吧,但是现实很难。 我看到网上有一种解读,说是复明症和失明症一样是一种不好的疾病,否则为什么都叫“症”呢。我完全不能同意啊,这些投空白票的人是最高级最可爱的人呢。

失明症漫记

失明症漫记 若泽·萨拉马戈 José Saramago 范维信(译) B08HYSDVJS 二月份读的是大师是葡萄牙作家萨拉马戈,1998年,因其“充满想象、同情和讽喻的寓言故事,不断地使我们对虚幻的现实加深理解”,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 (以下有剧透) 这本《失明症漫记》简直是一本科幻小说了,小说的设定是突然有一天有一个人当街失明了,他的这种失明还不是两眼一摸黑而是两眼一抹白,找不到任何的原因。过了不久,他接触过的人也逐个失眠,包括他去看的那个眼科医生。这些人被当作传染病病源把军方抓起来,放置进了一个废弃的病院,每天由军队在外驻守提供三餐,但是病院内部的一切全部由在里面的盲人自己负责。眼科医生的妻子在自己的丈夫被抓的时候,声称自己也失明了,也被一起抓了进去。 这个病院里的人越来越人,也渐渐成为了人间地狱。一开始的时候是生理上的,环境特别差各种污浊屎尿,盲人也不知道如何打扫;然后是送来的食物不够人们分,再后来出现了暴力帮派,掠夺食物要每个盲人上交财物,再后来暴力独裁者甚至要求每个房间的女性自动上交泄欲。眼科医生的妻子是女主,是唯一一个还看得见的,但是她很难凭一己之力做些什么,在被凌辱之后,她终于爆发了,用带来的剪刀割裂了独裁者的喉咙。暴力帮派惊慌失措,把食物全部藏好,把自己的房间用床铺隔绝起来。一部分盲人们在女主的精神领袖下,全力想要攻破隔绝,未果。其中一个女性引燃了床单之类的,整个暴力帮派被烧死在房间里,其他的盲人们为了逃命全部冲到门口,却发现军队早已消失无踪。 原来整个世界已经被染上了失明症,所有人都看不见了。好不容易从病院逃了出来,也没有两样,发现整个城市遍地是污浊和不是所措的盲人。好在女主还看得见,她带着自己的丈夫和同一病房的伙伴,在路上还偶遇了一条看到你流泪会来安慰的狗狗,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居所,寻找继续生存下去的方法,包括寻找食物、水、洗涤、自我清洗等等。在某一次的寻找食物的路上,他们偶然进了一所教堂,女主发现圣人雕像上也都被用布蒙住了双眼,整个教堂里的信徒得知后因此信仰崩塌暴走。 最后突然有一天,这些失明症的患者一个个地能看到了。此时女主看到眼前一白,城市还在那,世界也还在那,故事就此戛然而止。 这本小说读得我太难受了,每一次觉得难受得读不下去了,紧接着又来一波更恶心的内容继续挑战读者的底线。先是大家都非常可怜,生存环境特别差,再是人与人之间标准的沦丧,还有可恶的军队,再到后面暴力的非人要求,人性之恶全部暴露无遗。好在在女主大开杀戒之后,好像是一路开挂层层突围,好像终于有了一些希望。这本书不能让我非常沉浸地阅读,即便如此已经觉得很不好受了,读前半本的时候,每每把书放下,我自己都觉得眼睛很不舒服视力下降。必须不断地跳出来提醒自己,这是一本虚构的小说而且结局必然是视力的恢复,因为如果一个作者写一本失明之后整个人类就次消亡就没意义了。类似的科幻作品的设定,我记得有一个说是全世界停电的,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好像在这种情况下生活在农村乡间是最安全的,因为至少触手可及可以有可以依赖生存下去的食物。这本书也有略微提到主人公们想要离开城市去农村的地方,但是要让失明的人长途跋涉去农村太难了。 设定中那个唯一没有失明的女主的存在非常特别,她的存在一方面对于失明的伙伴们来说是一种希望,一种救助,另外她的存在似乎是人类文明、人性的最后一个标志(回到家后她还会挑灯读书给大家听,虽然没人听)。要是女主也一起失明了,是不是真的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了,那么以前什么规矩、什么文化道德都不用去管了,就重新建立一个盲人的新世界,不用也不能用旧世界的眼光和规则去看待它了。那么对于那些不知道有这个没失明的女主存在的盲人们,包括在病房里的暴力帮派,包括在街边超市门口游走的将死之人,世界不就是这样的吗? 萨拉马戈行文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对话不换行、没有双引号、全部堆在同一个段落里面。看到译后记里说,原文里面至少还可以通过每一句的首字母大写来分辨对话的切换,到了中文翻译就只能用双引号来代替。我不知道作者如此操作具体的用意在哪里,反正我读的时候好像真的有点像缺失信息的盲人听人讲话。但是我刚开始读萨拉马戈的另一本《复明症漫记》里面的对话也是这样的,看来不是专门为了营造盲人通感的。

格兰贝的年轻人

格兰贝的年轻人 Young Skins 科林·巴雷特 Colin Barrett 亚可(译) 仔言(读) B07Y9R4LN1 去年过年的时候译文有声限免我听了当红的爱尔兰青年作家Sally Rooney的《聊天记录》,喜欢不起来,后来再尝试看了Sally Rooney的《正常人》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也看不下去,如果Sally Rooney笔下的这些人真的是爱尔兰当下的年轻人,我真的是有点难以共情啊。今年过年译文有声再次推出限免,我再次挑战了讲爱尔兰当代年轻人的小说《格兰贝的年轻人》。作者是Colin Barrett,据说是师从托宾的一位爱尔兰青年作家。 这本其实是一本短篇小说集,中间插了一个中篇故事。故事讲的都是生活在格兰贝小镇上的年轻人,就算是当下的爱尔兰似乎也逃不过人才流失的困境,留在小镇上的年轻人不多,留下的那些似乎都是社会边缘的人物,混混、打手、夜店员工、酗酒的体育老师等等,而他们所接触的也是一些比较阴暗的东西,毒品、酒精、暴力等等。虽然如此,年轻人的特质依旧存在,生命力依旧顽强,在这个特定的时期所经历的一切不算如何都值得记录,生活值得继续。 虽然整体的接受度要比Sally Rooney的高,可惜我还是喜欢不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声书的缘故,我听到的故事都有一种疏离感,让我没办法融入故事其中。相比之下,还是那个中篇《倚马而息》最出彩,看来篇幅上还是有帮助,足够长的篇幅有助于我进入故事,了解感受人物的情绪。 最后有一个让我怀疑朗读者没有通过图灵测试的地方是,什么叫“打扮人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