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普雷缪色扣

2019现代戏剧谷

今年的静安现代戏剧谷还是很精彩的,我一连看了8部,数量和质量上都和去年持平(但是今年看剧的心情和去年比不可同日而语)。以前有什么戏剧节看个三四部里总有一部甚至更多是莎士比亚或者改编莎士比亚的,今年看的现代戏剧谷八部没有一个是和莎士比亚相关的。反而八部里面有一半以上是战斗民族的作品,其中有陀思妥耶夫斯基、果戈里、契诃夫*3;如果再算上同一时间段在上海文化广场的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话,真的是俄罗斯大年了。今年我最喜欢的三部是:安提戈涅>安魂曲>零祈祷。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2019.4.27 上戏实验剧院 这部戏的票子是最早买的,过年的时候就买了。我对这部戏的期待特别高,因为它是去年我最喜欢的那部《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的导演提奥多罗斯·特佐普罗斯带来的古希腊三大悲剧大师埃斯库罗斯的作品。去年第四季度我集中读了古希腊三大悲剧大师的作品,所以很有兴趣再看现场的演绎,这次来的又是原汁原味的希腊的剧团。之前我还去听了一个现代戏剧谷办的关于古希腊戏剧的讲座,讲座的老师讲到特佐普罗斯去年的《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正中我的点,说它描述的是一种厌恶却依赖因而循环的恶,和我想的一模一样;老师还举例房价上涨,如此现代和现实我倒是没想到过。 期待之高,失望之深啊。散场的时候,每个人互相问的第一句话都是“你睡了吗”,因为听不懂外语,字幕又很偏很暗看不清,画面动作又不知所云,讲话的语气又相对比较平实,所以太好睡了。 之前讲座盛赞的特佐普罗斯的身体戏剧的演员表演方法,也是扑街啊。整个舞台是一个园圃的圆形,演员们在里面翻滚,身体几乎无法离开地面,真心没看懂想表达什么。间歇播放的防空警报和枪弹雨林的声音什么意思,最后撒纸什么意思,看得太累了也没看出一个所以然来。 Tag: 提奥多罗斯·特佐普罗斯, Aeschylus 零祈祷 2019.4.27 大宁剧院 去年现代戏剧谷,俄罗斯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演了两部作品,一部是特佐普罗斯的《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另一部是福金的《哈姆雷特》。两部都好看,其中《哈姆雷特》改编得非常特殊有意思。今年福金带着俄罗斯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带来的是改编自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赌徒》的作品。 我以前在乌镇看过一个德国柏林人民剧院改编的《赌徒》,超长的四个半小时。这次看觉得好像终于看明白了,比德国柏林人民剧院的版本明白多了,好看多了。这次的男主的存在感好像很低,奶奶和女主比较抢戏。奶奶一开始几乎可以被认为是通过赌博来玩弄想要她遗产的人(输光一切),结果情绪也是不受控制地全部由赌博控制。女主太作了,好像很骄傲有尊严其实是作,又要男主去赌拿钱,又觉得拿来男主的钱是在出卖自己。故事好像可以离开赌博讲,但是赌博却是必不可少的元素。人类那么强大,万物之灵,可以掌握那么多知识创造懂得那么多道理生活在那么文明的现代,却发明出来自己无法驾驭的东西:赌博、毒品等等。可以归结为人类太弱,赌博/毒瘾是病,何时可以进化出来免疫抗体呢? 除了故事情节本身之外,舞台效果也超赞的。轮盘状的舞台很厉害,人物在转盘上分不用的轨道来回,创意度和去年《哈姆雷特》背面的舞台有的一拼。中间有一段光影印在周边的舞台墙上,特别好看。还有现场的乐队,总之完成度很高。 Tag: 福金, 陀思妥耶夫斯基, 俄罗斯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 “龙”的忧郁 La Mélancolie des Dragons 2019.5.4 大宁剧院 抛锚在路边的一组年轻人,搭起了一个演出游乐园。演员们现场讲话的方式真的像是在法语教学,动作也很慢,反应也很慢,语言都是很教科书式的正面。没见过正常的法国人这么讲话的,我几乎以为女主是直接从观众席现场抓来的了,也可以解读为开公园的一帮年轻人和女主都是有智力缺陷的。 最后讲的到底是什么?忧郁没看出来,反倒是有一点像是女主的老年人生的尽头,大家像是要哄着他,最后的parade是到了终点的感觉。 那么难看,结果散场的时候还有豆瓣上的评论,还有人在硬掰各种给它脑补出来的好。果然艺术评论与艺术本身无关啊,戏剧能不能不要皇帝的新衣啊。 安魂曲 2019.5.4 美琪大戏院 以色列戏剧大师Hanoch Levin的遗作,用了三个契诃夫的短篇故事串起来一部戏。分别是一个死了老婆的老翁、一个死了婴儿孩子的少女和一个死了儿子的车夫。 三个故事有三重意义,等于是有九个地方引人思考。三重意义正好对应三个人物各有侧重,一是反思自己的过去(老翁),一是十字路口的选择(少女)(她为什么不哭是因为不要别人觉得有出口有解脱),一是倾诉的对象(车夫)。要是光是讲他们的亲人死去,病死穷死等等都还好并没有那么苦,但是讲到死去以后他们三个人的行径反而觉得更苦了。而且前者的苦是可以通过社会的发展物资的完善来解决的,现在就好像很少有这样饿死穷死累死的案例了,但是后者死者的亲人的痛苦是就算温饱问题解决也是无法解决的。痛苦的不仅仅是死去的人,而是周边的人,不一样的痛苦。所以安魂曲这个标题用的特别好,是对三个死去的人,也是对三个在世的人的安魂。可以把三个零散的故事,用“安魂曲”这样的主题一下子有机地串在了一起,很厉害。 这部戏用的是战斗民族的故事,但是现场看来其也很有以色列的特色。比如老翁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一直是以金钱为出发点的,这就很犹太人的感觉。还有音乐也特别动人好,从最开始的那一幕拉开幕布的音乐,就直接牵引心弦。后来我在b站上看到开头的片段,光是那简单的旋律,就把我带回了现场的感觉。 最后那样东西是什么?奶油蘑菇意面?什么意思? Tag: 契诃夫, Hanoch Levin 安提戈涅 2019.5.7 上戏端钧剧场 拉脱维亚国家剧院首次来华演出,据说这是在拉脱维亚拿过奖的《安提戈涅》。真的太惊喜了,这是我看过最好的《安提戈涅》!如此成功,源于它对原作的改编,讲出了一个忠于原著但是又有新的解读侧重的内容。 舞台是极简的,连桌子椅子也没有,只有两面墙和灯光的明暗变化。一开始就很醒目的最大的特色是一人饰保姆/歌队/旁白三角的一个老阿姨,她一直在用非常非常冷淡甚至有点点厌世嘲讽的口气读剧本/台词/解说。她讲话没有一点情绪,但是效果却意外地非常不错,因为她的口气如此若即若离可近可远,瞬间让人对那么古代的剧本的包袱荡然无存。她还穿插各种效果,比如用普通话说的“中场休息”,还有第二场开幕的时候对悲剧和情景剧的解读(悲剧是注定的,所以里面的凶手和被害者只是扮演不同的角色而已)。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间离,反正我很喜欢。 故事内容上,改编的地方有好几处,也是每一处都讲出了新的导演想要传达的内容。首先就是把故事人物搬到了现代,大家穿的都是现代的服饰衣着。还把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的姐妹年长身份倒换了,还特意说伊斯墨涅长的很好看,安提戈涅并没有。把现代对于外貌的评判和现代社交的活力注入了这么古老的一部剧中。所以,这是我看到最不“怨”的安提戈涅,也是我最有好感的安提戈涅。 其次,克瑞翁的戏特别多,第二幕几乎都是他和安提戈涅的对峙。克瑞翁和安提戈涅的对话虽然有点长,但也算是你来我往层层叠进蛮精彩的,有点累人还能接受。有很多是克瑞翁在寻求安提戈涅对他的决定的理解和肯定,这是剧本里没那么突出的部分。这样的处理我觉得很好,因为如果单纯的把克瑞翁作为安提戈涅的对立面直接打倒就没意思了。就好像保姆在第二幕开头说的那样,如果悲剧之伟大大家都只是演员而已,那唯有对立的双方都相当程度的有理有据才合理。 第三,添加了克瑞翁对安提戈涅哥哥的爆料。照理说爆不爆料本该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安提戈涅去安葬哥哥并不是因为她的亲人有多好,但是这里的安提戈涅却受到了很大很大的影响,整个人崩溃了。这样的反应更像是应证了她的另一种特性:原本看上去明明可以被作为强韧的女人强人的典范供世人瞻仰的,其实她可能只是一个被男性主导社会洗脑的受害者。 第四,安提戈涅听到爆料三观崩塌以后,才顿悟出如果对世界妥协才是她最不能接受的。这样一来,好像把她的决心做实延后了,而不是我一直以为的她一直是很清醒地站在道德高地的。她的决心有了更合理的心路历程。 最后安提戈涅和守卫的戏,好像也是加出来的?记不太清了,但我倒觉得这段可以减掉。前面的节奏已经控制得不错了,第一幕也很紧凑中间穿插业余的乐器演奏调节也不错,第二幕有很多东西要讲对话特别多特别长也能接受,但是最后的守卫戏真的可以删掉。 另,字幕延迟太严重。 Tag: 拉脱维亚国家剧院, […]

叶甫盖尼·奥涅金

Eugene Onegin 2019.5.9 上海文化广场 改编自普希金的同名长篇诗体小说,这是由图米纳斯带来的舞台剧。 从舞台效果、音乐、接近芭蕾的舞蹈、布景来说,真的是美轮美奂,有一种诗一样的感觉。让我印象深刻的有三个地方:一个是一直在移动的背景。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背景是一个半透明的幕布,因为看到背景的画面一直在动,我以为是幕布后面的场景在动。后来才看清楚,原来这些都是没有移动的舞台上的布景的反射,那应该是一面反射的镜子。但是很奇怪的是,镜子中反射的布景在左右移动,离镜子很近的练芭蕾舞靠杆却没有动(我很仔细看了),不懂是什么原理。好像听说是幕后有人在手工地推动这块镜子,太神奇了。 第二个是决斗后突然开始下的一场雪,一下子让我回想起来去年静安现代戏剧谷立陶宛VMT国立剧院的《假面舞会》,场景太累死了,果然是图米纳斯亲自导的。 第三个就是用来做海报封面的秋千,因为这幅类似仙女下凡的海报画面太好看了,所以我之前一直在脑补仙女从舞台伸出一路荡出来飞出来的场景,那一定会超级震撼。没想到只是简单的上去下来就没了,虽然还是很美,但是有点平淡。要是真的是飞出来的话,那我肯定无脑给五星了。 好听的音乐、好看的舞台设计,个人觉得剧情差一口气。我之前也没有读过这个故事,所以作为小白我是纯粹跟着这部剧想要传达的故事走。一开始我接受到的是一个年轻人之间很纯情的爱情故事,可能主人公有一些挥霍,但是即使是愚蠢或是任性,那样的青春还是很美好的。特别是女主拖着一张床满世界地兴奋得睡不着的样子,真的是青春的美。所搭配的主题音乐也很欢乐,但是主题音乐休息的时候,背景音乐却是一股悲伤的主题,也预示着接下来故事的走向。故事的走向,和男主给我的印象一样,在走下坡路。当男主拒绝女主的时候,我有那么一刹那觉得这个男主也很美好,如果我很认真地相信他拒绝女主的理由的话,那么他是一个想要追求比爱情更美好的东西的很高尚的人。这样的话,顶多也就是一个很作的男主,我还有一点为这份无果的爱情感到惋惜。但是后来发现男主不是作,是真渣,然后故事的结尾变成了女主因为生计嫁给了老人之后决定忠于没有爱情的婚姻而不是追求她心目中的爱情和自由。他俩真是不作不die,天生一对啊。 另,Eugene的念法好多啊,又是“尤金”,又是“叶甫盖尼”,好像还可以是“奥根”,太神奇了。

长夜漫漫路迢迢

长夜漫漫路迢迢 Long Day’s Journey into Night 尤金·奥尼尔 Eugene O’Neill 乔志高(译) 今年第一季度和小伙伴们一起读了美国20世纪三大剧作家的作品,先是Arthur Miller的《Death of a Salesman》,然后是Tennessee Williams的《A Streetcar Named Desire》,最后是这本Eugene O’Neill的《Long Day’s Journey into Night》。三本都是从一个20世纪当代的美国家庭的角度出发的悲剧,我对这三本的喜爱程度正好和阅读顺序一致递减。 这个故事是一个爱尔兰移民家庭的家庭成员典型的血浓于水的交织关系,同时也是爱尔兰常常无法摆脱的凄凉悲惨的命运。乐观来看,是悲剧中仍有真情;悲观来看,是真情也无法改变悲剧。 给我最大的冲击有两点。一是,这家人真的是亲生的戏精一家人。每个人讲起话来都是一长段一长段戏份十足,而且每次都有起伏反转的情绪大起大落,每次的套路都是大实话或者抱怨说一大堆(恨死了),紧接着马上挽救说各种掏心掏肺的好话(爱死了)。关键是,家里的每一个人,每一次对话,都这样。这就同时给了我第二点冲击,我感觉作者用了那么多长的戏在说明一个道理:沟通无用。大家总是会觉得矛盾不能解决往往是因为沟通不对,但是这部话剧是活生生的反证。这组家庭成员之间算是足够的交流了吧,交流的内容从罪正极到最负极,交流的方式从平缓、哭诉、包容全有,交流的姿态也是可高可低,但是却依旧没什么作用。 我们读的是很老很老的一个版本,还是繁体竖版的,但是译者是上海人吧?各种感觉是上海话的白话版。读的时候,恍神间好像在读一个上海大户人家的故事一样,我脑海里呈现的是《情深深雨蒙蒙》(一样也是有点落寞的有钱人家,家人们情绪都很充沛,各种长篇对话)。

2019原创华语音乐剧展演

今年的原创华语音乐剧展演,票价全线上涨,我差点就不想看了。基于前两年的经验,最后我还是选了几场不是大陆制作的。和以前的相比,看下来感觉还可以。这次看的,恰巧都是根据中国古代文学改编的。 赛貂蝉 2019.3.16 上海文化广场 改编的三国故事,有一点恶搞,把貂蝉设置成一个带霉运的流落乱世的主人公。情节也有用心、歌也不难听、词也很有功力、女主唱的超级好,但是总的来说感觉有点off是为啥呢?难道是因为舞美服装有点山寨? 歌曲方面我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的貂蝉唱的那首,主旋律后面的长大后的貂蝉也有在唱,可能飘柳絮的季节又快到了,这几天还经常附现在我的脑海里。 这个题材是否适合音乐剧?Hamilton可以为啥三国不可以呢?但是这部的改编主题太弱了,可以解读成是爱情或是自我的突破,但是最后貂蝉自杀的结局全部破功啊。固然可以说这个结局很中国,有一种自古以来中国文化很看重的自我牺牲的傲娇,但是不够现代不够进步啊。 这次演出是台湾最大党综艺节目的群组,好多都是认识的综艺挂的明星。女主是卓文萱,她唱的真的太好听了。我记得很早很早以前看过她上ASOS的《娱乐百分百》唱王菲的歌,我就觉得超级好听。现在几十年过去了,虽然她后来出过专辑,也是不温不火,还好音乐剧还有她的一席之地。 梁祝的继承者们 2019.3.23 上海文化广场 第一次看林奕华的作品,有点惊艳到了。故事是借梁祝的这个框架,然后放到现代,对很多原著不曾涉及到的点提出了各种实验性的思考。涉及到的点太多了,而且都是比较大胆的,需要很多思考和沉淀的,反而有一点失去了焦点。 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梁山伯的主题是性别、祝英台的主题是自我(家庭),之后又反转相互变化。剧中的有好多个梁山伯,也有好多个祝英台,各种男女性别高矮胖瘦地方口音都有,每个人都是梁山伯,每个人也都是祝英台。这样的设计有一点令人费解,我是指当舞台上有演员在讲话的时候,我都分不清楚在讲话的是梁山伯还是祝英台,但是我又觉得很厉害,这是一种对性别、身份的固有思维的反思和冲击。 原著有一个经典桥段,是女扮男装的祝英台说自己有个双胞胎兄弟。这部剧里的情节时,现代的祝英台也没有女扮男装,梁山伯却不肯接受祝英台的追求,祝英台觉得梁山伯是给,于是祝英台说自己有个双胞胎兄弟。 看着梁山伯对祝英台的拒绝,我在想这部音乐剧的主题(之一)是想要扩展观众对性向的认知,它在做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再仔细想一想的话,同性恋和异性恋本身一样狭隘,他们只是需要别人对他们的狭隘的容忍。这么说来可以做到泛性恋的话才比较高级?但是异性、同性、泛性也都只是天生的啊,如果都是无法改变的天生的,哪来高级低级呢? 不喜欢的地方 有点几米的矫情感。歌蛮好听的,词有一点太文艺了。 抨击和歌颂,有时好像讽刺得过了(商科),有时分不清褒贬(阴阳词性)。 祝英台的死很蹊跷我还能原谅,老师的死就是为了再唱一次主题歌吗? 最后的美术馆哭的事情,我也觉得特别矫情,虽然后面把情感表达出来唱歌之后我原谅了10%吧。 主题很混乱,如果说第一幕是关于性别、自我;第二幕的很突兀地好像变成了圆满的爱情了;最后临谢幕的那场戏,感觉主题又变成艺术了。 还是可以感觉到总体而言主创还是很乐观的,可以把这些主题一一呈现,就好像梁祝的结局虽然是双死但是还有美好念像永存的希望。可惜现实并不如此。 聊斋 2019.3.30 上海文化广场 把《聊斋》的几个故事拼凑起来的,有狐妖婴宁、还有水莽草的。上半场还是差不多分开讲的故事,下半场连在一起以后男主的人设就崩塌了,他变成一个又喜欢婴宁又喜欢封三娘的渣男了。于是下半场的风格变成了有点搞笑的了,倒也是一种风格。最后的结局溃不成军,一会阳寿六十年,一会返老还童,一会阎罗感动流泪。 作为音乐剧,男主唱的有点难听,舞台效果也很山寨。婴宁的主题曲用了《两栖动物》的旋律,其他的歌不怎么好听。

MGC: Red

Red 红色 2019.3.24 猫悦上城OmS剧场 几年前看过一版中国人演的中文版的John Logan的《红色》,当时不以为然,但是印象却很深,之后还会时常想起。2018年西区复排,由Alfred Molina和Alfred Enoch主演,最近引进了MGC的现场录像版本,于是我又去看了一遍。觉得很好看。 先说说两个版本给我的观感区别。西区复排录像这版,好像让我对Rothko的印象比以前看的时候好了一些。虽然剧中的他依然是自大的话痨,但是更真诚了一些,他和他的助手之间的矛盾冲突也没那么尖锐对立了。 以前看的时候,我觉得都已经是21世纪了,还在讨论艺术界的后浪推前浪的问题,不够进步。但是现在再想想,可能是我要求太高了,人类还是很愚昧落后的。剧中也讲到,明明是自己在年轻的时候推翻了立体画派,怎么会没有想到/不甘心有一天自己会被更新的画派给推翻呢?谁都可以不懂的道理,Rothko怎么会不懂呢?这样的问题,我现在想来,其实并不公平。这就好像是在问一个媳妇熬成婆的婆婆为什么要欺负媳妇一样。 后浪推前浪的问题,特别是在艺术领域,我觉得还可以上一个层级,关键就是在于自知。这个自知至少还有两层: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道理;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自己意识到这个道理。如果意识到了,那再去决定是坚持自我将错就错还是把世界拱手让人;如果意识到自己意识到了,那就好像心理实验,全部不作数了,不管是坦然接受还是固执旧念所传达的信息都不作数了。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有一天我爸爸看到一种说法:“常常会有这种情况,就是作为儿子,小时候觉得自己的爸爸什么都不好,长大了老了才发现自己的爸爸其实很好,但其实爸爸并没有什么改变”。然后他很得意地告诉我这种说法,意思是让我在觉得他不好的时候可以借此反省一下。然后我反驳他:“如果这种说法是对的话,作为爸爸就别期待自己的儿子在小的时候觉得爸爸好了。”我觉得这个道理和Rothko的这个故事再上一个层级所传达的是一致的。

NT Live: Hangmen

Hangmen 刽子手 2019.3.12 猫悦上城OmS剧场 Martin McDonagh的大作,拜NT Live所赐看了David Morrissey主演的西区的录像。故事讲的是男主是一个刽子手,专门吊死死刑犯;在废除屌丝死刑之际,他接受当地报纸记者采访大发言论;随后有一位貌似和过往潜在冤案有关的南方人来访,他的女儿随即失踪;南方人再度到访,男主用自己最擅长的手法拷问了他。 一句话总结:特别好看,主题有趣、人物有趣、情节一如既往地曲折有惊喜很多反转,而且充满了黑色幽默。 把从事刽子手这一职业的人物放到故事的中心,并且是在刽子手“失业”的这个契机,太聪明了,有很多可以讨论的点。第一幕面对一个反抗很厉害的好像是无辜的死刑犯的时候,我觉得刽子手的潜台词是他只是一个执行者,是法官或者法庭活着陪审团判的有罪,他也无权改变是不是定罪。这种判定和执行的分割,在我看来还蛮危险的,因为这可能使一件不合理的事情变成两件合理的事情。我以前只从这个角度想过这个问题。然后在看剧的过程中,讲到南方人的行径渐渐被暴露出来的时候,我突然想到硬币的另一面。如果刽子手可以以“不是由他来决定是有罪死刑”为理由来对一个无辜的人执行死刑的话,他也必须遵循同样的理由,不能去对一个他觉得是有罪的人做任何事情。显然在剧中,男主没有做到,他对自我的人设(有生以来对这个职业自我的认定)也就逐步全部崩塌了。 因为我对编剧的喜爱,以前看的他的别的作品,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在找一个潜在腹黑的人可以在反转之后让我觉得毛骨悚然。我当然第一个想到的是男主,但是我开始的时候觉得这个男主自我意识已经很强了,而且一副正义凌然的样子,我很难想象他可以怎样黑化。直到后面事情的发展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一环套着另一环,男主自然而然地做出了他唯一知道的解决方案。 如何可以让一个自我意识很强的、又自信的人,引发人设从头到尾全部崩塌,这部剧要归功于南方人这个人物。我觉得这个人物简直就是一个奇点。好像是被雇佣来吓唬刽子手的,又好像是为了替无辜受刑者复仇而来的,好像是一个恶贯满盈的高智商的罪犯,又好像一个主动自投罗网的疯子,好像一个冷血无情的凶手,又好像一个欺骗花季少女的采花大盗。那么多奇怪的可疑的身份,最终却也永远不可能被揭露真相。 标题的复数也很耐人寻味。男主自然是一个刽子手,他在吊死死刑废除之前是,之后也是,职业在生命中的延续,这是复数的基础理解。男主还有他的死敌,另一个比他更出名的刽子手之间的较量,这是复数的另一个理解。最后舞台上吊死人的刽子手包含了酒吧里的所有人,有一点《目击者》的感觉,这是复数的理解之三。对于刽子手这个一职业的理解,一旦赞同即是同党,包括观看这部话剧来思考的观众,我觉得这是又一个复数的广义的理解。 我太佩服Martin McDonagh啦。

欲望号街车

欲望号街车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田纳西·威廉斯 Tennessee Williams 冯涛(译) 9787532749829 和小伙伴们分角色读了剧本,正好男的读女性角色,女的读男性角色。现在百老汇和西区的舞台演出好多已经是colour blind了,比如黑人的赫敏、黑人的哈米尔顿啥的,sex blind我们小范围地走在了前面,哈哈。 可以看的出作者很细腻,很多情节也写得非常微妙含蓄。女主这样的人物,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种在被时代更替所困扰的人,比如《三姐妹》、《樱桃园》、《长日留痕》之类的。关于这类人物,我有思考过也反复过很多次。站在旧时代的贵族的角度,站在老百姓的角度,站在历史变迁后的今天的局外人的角度去看都会有不同的判断,但我现在也不高兴展开,下次有机会再好好捋一捋吧。 当然这部话剧的主题似乎不仅仅是这个,更多的是正如标题所明示的关于欲望(或许还有一些作者的投射)。

蜷川幸雄×莎士比亚戏剧影像系列3部

自从去年看了现场的《ムサシ》,我就被深度种草蜷川幸雄,很可惜我知道这么好的一个导演的契机竟然是追悼他去世三周年的巡演。其实蜷川幸雄在日本舞台剧更出名的是他排的莎士比亚的戏,这次X-LIVE一下子引进了三部影像版的蜷川幸雄x莎士比亚的剧,一样是众星云集,肯定不能错过呀。 NINAGAWAマクベス Macbeth 2019.1.29 上海黄浦剧场 关于改编。日化没有一点违和的感觉,好像故事就是发生在古代日本很合理(甚至有点像中国战国时代的味道)。就算是麦克白夫人的大提琴也不冲突,反而觉得好有才华。两个老妇人在舞台的两边吃吃喝喝哭哭,很可怜的样子,在场次转换的时候都是她们的镜头,意义是什么呢? 我脑海中的麦克白的故事其实已经符号化成为sleep no more和洗不干净的手,这次看了发觉其实这个故事除了负罪感(而且是被动的负罪感)之外,外围的悲剧在于停不下来的杀戮,这一点在现在看来是很政治的(vs很个人的负罪感)。 不知为什么越到后面,麦克白反而有一种很悲壮的氛围,我理解不能彻底抹黑麦克白否则就称不上悲剧了,其实悲剧在于麦克白的愚蠢鲁莽和自身局限,导致他误读了世界还有的样子而被权力迷住了上眼上了头运用他唯一擅长的暴力,但是这样一来反而会让人误以为悲剧在于英雄式的人物时运不济了。 这次的改编感觉有一点削弱了麦克白夫人的作用。 ジュリアス・シーザー Julius Caesar 2019.2.23 上海黄浦剧场 一开场的全体演员脱披风漏出全白色的罗马衣服,气势很足,太帅气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narrative很重要。杀死凯撒的道理,阿部寛饰演的勃鲁托斯说了一遍,大家都觉得很信服;饼哥饰演的安东尼又说了一遍,不矛盾但是完全另一个煽动性超大的角度,大家又觉得更信服,然后做出了180度反转的暴力行动。这个简直就像狼人杀一样,发言顺序之所以重要性是因为无知的平民(因为全程闭眼)而多容易被煽动和诱导。站在上帝的视角来看,剧中的老百姓太弱智了、太容易被利用了,但是身在此山中的现实生活的老百姓又有多大差别呢。 从勃鲁托斯这个人物来看,有点像麦克白,但是比麦克白更微妙。勃鲁托斯的设定挺耐人寻味的。一方面,耿直的人玩不不过用手段的,不以暴制暴无法推翻暴政怎么办?另一方面,杀人的理由是正当的也不能够justify,所以他的悲剧和麦克白一样。 除了饼哥,吉田鋼太郎貌似也是蜷川幸雄的爱将,哪儿都有他出演的身影。勃鲁托斯和吉田鋼太郎饰演的凯歇斯的小两口吵嘴戏码是原创的吗?蛮搞笑精彩的。 全部是军人嘴炮,大声的嘶吼有点烦。说实话,我中间睡着几次。中文字幕的“奥克塔XX”我看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原来就是指“屋大维”,不过屋大维的演员是谁,帅得有点太抢戏了。 有一点想看英国的浸入式的版本,观众是不是演民众?他们会怎么反应? ヴェニスの商人 The Merchant of Venicea 2019.2.23 上海黄浦剧场 全男版的演出。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因为中村倫也扮演的选盒子娶亲的女主实在太像女的了,就连他演女扮男装的法官的时候还是像真的是女的在女扮男装。 可能因为是喜剧,日化以后反而好多明显日本观众在笑的笑点我作为中国人却没办法get。包括扮演夏洛克的肯定是一个日本名角,他的挤眉弄眼眼睛的戏特别多,应该是他的某种特色吧,但是我看着觉得好别扭啊。 剧情而言,说实话,我有点受不了那么明显和大力地对犹太人的打压、嘲笑、还要逼他转教。后面女主假装法官去解决案子和玩弄丈夫,太机智了。这时,我突然想到可能莎士比亚的意图(至少是蜷川幸雄这次的剧让我想到的莎士比亚的意图),好像是在讥讽定式。因为在莎士比亚其他的作品里,里面的人物经常在说一些贬低女性黑女性的话,所以在这里安排这么一个才华横溢到拯救了所有人的女性角色,就好像是挑战读者/观众对性别和种族的固有观念。(也好像是我想多了) 本来结尾的时候蛮欢乐了,大家都圆满欢乐收尾,但是最后一幕却定格在夏洛克很悲怆地返场,扯下十字架,握到手帐流血。这更说明一种对反歧视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