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Tennessee Williams

戏剧挑战月 National Theatre Live若干

Angels in America Part One: Millennium Approaches 2019.7.6 Part Two: Perestroika 2019.7.7 十几年看过电视剧的版本,但是现在几乎一点也不记得了。话剧版延续了电视剧版本的一人多角的传统,在电视剧中似乎是为了传达人人皆天使的暗喻,但是这个在话剧中似乎不是重点了。现在看话剧觉得自己比以前能看懂很多。这个故事讲的是那个年代被艾滋病重创的同性恋群体的生存状态,每一个主角都很特别,从不同的身世信仰、到对政治态度以及歧视的讨论,现在看来还是让我大开眼界(脑界)。 简单罗列一下我的一些想法。 这是另一种的魔幻现实,但又是很扎实的现实。特别是第二部分开始有很多很魔幻的东西,与天使的对话。天使是一些没有创造力的dull的生物;天使责怪人类变化、moving,把上帝给气跑了;天使对人类的要求是“don’t migrate. don’t mingle.”;天使觉得人类的变化和进步是有限的,甚至是愚蠢可笑的。但是既然这剧中已经表达出来,这里的天使也并不是完美的、是有缺陷的,那么人类也可以是和天使平起平坐的了,是可以讨价还价甚至争辩反抗的。 关于天使对人类的要求,我的想法是矛盾的:从大环境(以前是美国,现在更是中国)来说,人类的确是变化发展的太快,快过于自己的能力,或者说自己的能力觉悟发展没跟得上人类的发展。但是从小环境来说,gay的存在是一种migrate/mingle/moving,它的存在就算太年轻还没准备好,也不能以这个理由来否定它的合理性。 和幻想中的人物对话,但是又好像是高一层次的神安排的(这个神可以说是编剧本人),所以又可以当真。Roy死前对峙叫妈,我还在想这是一个bug,为什么自己所幻想出来的人还会认错,后来果然是他在最后耍一次自己幻想中的人。 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那么多苦难,怎么会有那么多爱呢?和爱比起来,正义和政治简单多了。再回到不同的角色身上,我觉得这部剧超厉害的地方就是这些角色的多样性。每个人的种族、宗教信仰、历史、政治观、价值观都很不一样。但是谁也并不占谁的道德高地之上。这些人都太年轻来面对这一切,每个人都很可怜,包括深柜政客Roy Cohn。 渣男Louis Ironson是最理性最理想主义的;Joe Pitt作为摩门教这样的过来人劝Louis要和平直面世界的不完美。洗白渣男有点狡猾,而且洗白也只是Joe的一己私欲,但是我愿意buy it。最后男主Prior Walter想要活下去,天使说死亡是这个糟糕的世界最好的protector,男主回答对生的执念,生是希望的必要条件。 I live in America, Louis. That’s hard enough. I don’t have to love it. You do that. Everybody’s got to love something. 最有说一下演出本身。讲到幻觉的场景设计,虽然是话剧舞台,但是一点不比电视剧版本的效果差。演员列表更是阵容超级强大,小狼的美音听的有一点出戏,演技的话我觉得Prior (Andrew Garfield)优于Louis (James McArdle)优于Joe (Russell […]

欲望号街车

欲望号街车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田纳西·威廉斯 Tennessee Williams 冯涛(译) 9787532749829 和小伙伴们分角色读了剧本,正好男的读女性角色,女的读男性角色。现在百老汇和西区的舞台演出好多已经是colour blind了,比如黑人的赫敏、黑人的哈米尔顿啥的,sex blind我们小范围地走在了前面,哈哈。 可以看的出作者很细腻,很多情节也写得非常微妙含蓄。女主这样的人物,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种在被时代更替所困扰的人,比如《三姐妹》、《樱桃园》、《长日留痕》之类的。关于这类人物,我有思考过也反复过很多次。站在旧时代的贵族的角度,站在老百姓的角度,站在历史变迁后的今天的局外人的角度去看都会有不同的判断,但我现在也不高兴展开,下次有机会再好好捋一捋吧。 当然这部话剧的主题似乎不仅仅是这个,更多的是正如标题所明示的关于欲望(或许还有一些作者的投射)。

玻璃动物园

玻璃动物园 The Glass Menagerie 2016.1.13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简单的四个人物,非常为儿女着急的母亲、腼腆无社交能力的女儿、想要逃开一切的儿子、和一位偶然闯入这个家庭的绅士访客。可以看得出来,这是在很认真地讲一个故事,不是要特意有各种反转来吸引眼球,而是想要从如玻璃一样脆弱细腻的心情来描述这一家子的故事。 个人拙见:一切都是妈妈的错!貌似好像人物性格最好的就是妈妈了,开朗大方也时时清醒地面对现实,但是我却只能理解/同情这对姐弟。从小环境上说,我觉得这对姐弟的痛苦的生活都是妈妈造成的,妈妈就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独立的人嘛?这种以爱的名义来使自己的孩子痛苦,这还是亲妈吗?从大环境上说,大萧条的经济环境大家日子都不好过,这家人家没有父亲的支撑更是有种悲剧的感觉。而这位妈妈,悲剧的环境下的主人公,的真正可悲之处在于她并不是从自身出发来解决问题而是在对外部施加压力使得别人的人生也更可悲;厉害的悲剧主人公往往是自我隐忍自己承受的。 用独角兽来做隐喻的女儿,我有点理不清楚其中的逻辑,总觉得有点矛盾。说她特别吧,特别的人自然要过和普通人不一样的生活,那么不管是因为她如何地特别而带给她的人生道路自然由她自己去走,那又有什么唏嘘遗憾的呢。而恰恰我没有看出来她特别,当她与绅士访客接触的时候,她完全是一个普通到遍布琼瑶小说女主的人物啊。 这部戏据说有很强的自传体的意味,戏中的儿子自然就是作者Tennessee Williams的化身,儿子最终追随了父亲的脚步远走他乡去流浪。我举双手赞成啊,他要是众筹去流浪我还愿意募捐呢。而流浪=逃离家庭=抛弃姐姐,一旦把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对于男主又是一宗负罪感强大到爆炸的感觉。我能够做出最符合逻辑的观察,就是家庭这个组成社会的结构有问题。 最后说一下这回的演出效果。这位几十年前的美国妈妈,和当代的中国大妈太像了,各种观点、语气、动作都让我想到活脱脱的居委会/广场舞大妈。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部那么沉重甚至压抑的悲剧时不时随着妈妈的出现变成了喜剧;但是有的桥段又干到不行,充满很多的空白的沉默,是一种很尴尬的观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