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Broadway2016

西游百老汇(番外) The Critic & The Real Inspector Hound

The Critic & The Real Inspector Hound 2016.2.10 Shakespeare Theatre Company’s Lansburgh Theatre, Washington, DC 这次春节假期,除了纽约,还到华盛顿看了一场演出。很特别的地方是同一个剧场同样的演员一个晚上连演两部话剧,分别是Richard Brinsley Sheridan的《The Critic》和Tom Stoppard的《The Real Inspector Hound》。我本来没有任何期待,还以为是一些话唠剧的,结果出乎意料地好看。 第一部其实是一部很古老的剧,创作于18世纪末,讲的是当时的剧评家玩弄想出风头的剧作家在舞台上排演一出戏剧,结果笑料频出。这部古代闹剧,几乎像是Michael Frayn的《Noises Off》的雏形(但是没有《Noises Off》那么绝妙精美的结构)。 第二部是差不多两个世纪以后的作品,讲的是两个剧评家去看一出很类似《The Mousetrap》的戏,戏中人物一直在寻找凶手,而两位剧评家看着看着竟然变成了剧中的角色,还成了凶手嫌疑人被指证。非常有黑色幽默的味道,而且细思恐极。因为这部戏本身有很多层次,有舞台上上演的一部戏中戏、有评论家本身凌驾于舞台上的另一出戏之上的观众席、还有被评论家侵入的戏、还有新出现在观众席上的人物等等。你能从一个旁观者突然间进入另一个不同层次,并且命运瞬间产生了变化,而且这完全不是由你主动控制的,层次间的界限的打破这是恐怖点之一。。到最后男主死在了戏中戏里面,但又挣扎到了戏中的观众席上,这又打破了on/off stage的界限,层次间的界限的模糊这是恐怖点之二(升级版)。另外很厉害的一个地方是,戏中戏的故事唯有层次被打破才得以make sense,最后案子谜底的合理解释就是归功于层次间的融合。我只能说这部戏写得太厉害了,虽然喜剧效果上比不过第一部,但是结构的设计超值得咀嚼。 两部话剧连演,因为它们有着同样的主角职业和主题,都是关于剧评家的。剧评家本来就是在做一件meta的事情,讲剧评家的故事又是一件meta的事情,讲剧评家现场评论的戏剧的内容就是meta*3,重要的事情说了三遍果然意义很不一样。

西游百老汇 The Curious Incident of the Dog in the Night-Time

The Curious Incident of the Dog in the Night-Time 2016.2.6 Barrymore Theatre 之前读过一遍原著,看过一遍National Theatre Live版本的视频,再来纽约看现场。这场演出竟然成了这三个版本里面我最喜欢的一个,也成了这次春节百老汇看的演出里面最少喜欢的一个。 这次的演出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很嘈杂,不管是众多的人物出现还是在Christophe眼中的公众场所,嘈杂的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之前看的两个版本给我的印象。有可能这是导演故意为之,但是给我的感觉就是很烦躁,甚至有看完第一幕就回家的冲动。这次的舞台也不像National Theatre Live那样四周都是观众坐席,而是只有一面舞台面对观众,布景倒是同样的炫酷,在十字坐标下科技感很强。但是我很期待的geek向的科学小知识解释却几乎没有,最后bonus的勾股定理的证明几乎和没有证明一样,太让我失望了。还有一个我的新的印象是,Christophe攻击性变强了,原来我脑海中他最多是很自卫性地攻击别人,而这次演出Christophe给我的印象更像一个心智不健全的小孩生气了但是用成人男子的躯体去表达他的愤怒,很有家暴的倾向,蛮吓人的。

西游百老汇 Fiddler on the Roof

Fiddler on the Roof 2016.2.6 Broadway Theatre 太苦了!20世纪初生活在俄国的犹太人族群,他们的生活艰苦并经常面临整个族群被强迫迁离的威胁。所谓的屋顶的小提琴手,就是指这些在岌岌可危的状态下依然用心音乐的人们。犹太人的苦,仅仅是因为自己是犹太人,所以居无定所、到哪里都要被人驱逐、从来没有属于自己稳定的家园。这些上帝的选民,似乎注定了流浪的人生,却也依然把犹太人的传统放在最重要的位子。而这部音乐剧的主人公,从一开场的时候也是如此,一切都从因循传统出发:男人有男人按照传统要做的事情,女人也是这样,儿子是这样,女儿也是这样,婚姻是这样,政治也是这样。而这位当了五个女儿的父亲的男主,真的是太好了,同时也承受太多了。第一个女儿打破媒娘提亲的传统要嫁给发小爱人,第二个女儿追随有革命精神的男友去到远方,第三个女儿要和相爱的异教徒远走高飞。我们看到这位父亲做的,是在用传统衡量之下怎么也是不可能的unheard of/absurd/unthinkable的前提下,去站在the other hand的角度切身为自己的女儿着想,并最终选择背弃传统。而在这一切苦难的结尾,当他们被迫离开自己的家乡的时候,他们选择去到美国,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了。很难想象到了美国以后,他的第四、第五个女儿又会怎样地让这位父亲离传统走得更远。结论是,为了遵循传统而遵循传统没有任何意义,那是为了什么而不废弃传统呢?

西游百老汇 Something Rotten!

Something Rotten! 2016.2.5 St. James Theatre 我自己也没想到此次纽约之行看的百老汇剧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这部,竟然超越了《The Book of Mormon》。又好听又好玩,又有各种新意段子。故事设定在文艺复兴的英国,剧作家的男主Nick Bottom被莎士比亚的风头遮掩得几乎没有出路,于是他去找预言师寻求帮助。预言师告诉他,将来最火的演出形式是音乐剧,莎士比亚最厉害的剧叫做Omelet,于是男主决定排演历史上的第一部音乐剧,主题就是早餐炒蛋。 Brian d’Arcy James饰演男主Nick Bottom,Christian Borle饰演莎士比亚。之前在也是以音乐剧为主题的美剧《Smash》里面同时见过这两位演员,在这部音乐剧里面他们的表演都好不一样,原来信手捏来的明星都是唱跳俱佳的百老汇音乐剧主角。特别是剧中的莎士比亚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原来高高在上的莎士比亚也可以是这样自大、小气、搞笑的样子。我还特别喜欢饰演男三Nigel Bottom的John Cariani的声音,男三的讲话方式也是搞笑的点之一,虽然好像演员长得样子和角色设定有点差距。 剧中还包括了各种对经典音乐剧的引用和对莎士比亚的引用。相信如果我对这些有更多背景知识的话会明白更多的梗,这部剧也会更有意思。下半场的冲突略显无聊,主要靠剧中剧《Omelette: The Musical》搞笑的剧情和华丽的舞蹈来撑场,也很精彩。能够这样来戏虐莎士比亚(虽然他并不是男一号,Nick Bottom其实是《仲夏夜之梦》里面的一个驴头人),而且做出这样充满reference的创新作品,态度又是如此现代和轻松的,我觉得太厉害了。此剧2015年4月才首演,是相当新的一部音乐剧,2015年的Tony Award从Best Musical到Best Choreography各种提名最后只有Christian Borle拿了一个最佳男配,谁叫它很不幸地撞上了《Hamilton》的同一档期呢,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