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艾颇得歌单

韦礼安 而立 深圳站

2019.12.7 嘿吼小镇 这个场地那么偏,音响效果也有点差,好多座位还都是临时加出来的,真的适合做演唱会场地吗?我买的是第二贵的票,但是座位是二楼最最边上,而且是只能通过二楼栏杆的缝隙才能看到舞台,舞台后的屏幕一点看不到,倒是提词器看得一清二楚。最夸张的是,我第一次遇到看演唱会还要查身份证才能进。门口四个安检口,带身份证的可以在前三个口安检,没带的要报身份证号码全部排第四个安检口,事先没通知绝大多数人都没带,第四个口子排队超级长。我安检好进去,韦礼安已经开始唱第一首歌了,后面队伍还很长很长。 好在第一首歌《女孩》韦礼安没有发挥好,可能是因为刚开场,我都有点吓到了,没听全也不可惜。讲到不好的地方,后面唱了两首新歌(吃烦恼、猫咪共和国)有点幼稚和萌俗,有点欣赏不来。但是其他的歌都一如既往的好听,现场歌迷的反应也很好。我突然意识到好多好听的歌都是可以追溯到他的第一张专辑的,那些歌有一种少年时代的青涩的美好;然后后面几张成熟的歌也好,包括《似曾》、赤裸的《在意》等等。

SEKAI NO OWARI TOUR 2019 The Colors

2019.11.16 Mercedes-Benz Arena 虽然以前有零散听过SEKAI NO OWARI的一些歌,但是没有认真关注过他们,可能是觉得他们乐队的名字太装了吧。直到今年他们同时发行了两张专辑《Eye》和《Lip》,听来听去发觉好听的歌的比例好高啊。说实话我连这个乐队是几个人长什么样一点概念也没有,就喜欢上了他们,决定看他们今年来上海的演唱会。竟然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来上海了,以前错过的可惜了。 买了票之后,在b站看了他们在日本的“The Colors”的演唱会的视频,才搞清楚乐队的成员。看到演唱会视频的最大收获是,有歌词的中文翻译,没想到好听的旋律之外他们的歌真的是很有内容的。最扎心是那首《銀河街の悪夢》,一下子就种草了,这次上海的演唱会在安可的倒数第二首也唱了,没有遗憾了。 回来说今天上海的演唱会,上座率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布景也没有那么豪华,但是现场的演唱水准真的惊艳到我了。主唱太帅了,温柔有力量又有点鸡贼,唱功太棒了!有一首歌是乐队的另一个吉他的成员唱了《Goodbye》,真的是没有比较没有伤害。 座位上有应援指示小卡片,其中一条是说安可的时候要合唱《Starlight Parade》中的一段,还特别把那一段的歌词和注音打了出来。还没安可,世终就唱这首歌了我还蛮惊讶的,不是说这首会留到安可的时候大合唱嘛。后来才明白,应援指示的是,等到乐队下台了大家一起合唱那一段来代替喊安可。于是整整大概十分钟,观众们全部像是坏掉的播放器一样重复清唱这一段唱了几十遍不止。可是我现在还没把歌词背出来,主要还是怪我日语太差,背发音比背有语意的日语句子真的难很多。 这场主要还是唱今年新专辑里面的歌曲,只有两首我以前没听过。新专辑里面我最喜欢的《Stargazer》不但好听现场的灯光效果也很不错,其他的很多好听的歌比如《Food》、《Mr. Heartache》、《Mitsu No Tsuki》等等都听到了。反而那首一开始让我留意到的开头借用巴赫BWV 1052的《Blue Flower》现场没有唱。 虽然名字很黑暗系的,歌曲也会涉及很多真实的负面的情绪和事件,但是却透漏着一股莫名的乐观主义。比如演唱会结束的时候,主唱假借电脑在大屏幕打出“What a beautiful world”的字样,再比如《Mr. Heartache》明明是讲的是遇到了挫折和痛苦,用的却是那么欢快的旋律。我受到触动最大的还是那一首《銀河街の悪夢》,在上海的演唱会上,这是唯一一首在屏幕上打了歌词的歌,而且还是中文。觉得自己很失败、想要鼓起勇气做出改变、从改变的第零天就失败了、与其说是感受到挫败感其实更多的是无能的宿命感、爆炸式地想要推翻一切浴火重生、以此循环。歌曲中的情绪,虽说好像是原指抑郁症,但应该很多人都有过吧,包括我在内。那么丧的歌,尽显绝望啊,唱着唱着怎么一下子就转换成了“意识到一切是自己的问题、要着手去改变和努力”了呢?之前不是已经多次试着改变,然后失败了吗?

Monkey Majik in Shanghai 2019

2019.10.19 万代南梦宫 时隔一年多,Monkey Majik又回来了。而且这次还是看的免费票,开心! 一年以来,貌似没有出什么新专辑啊,好像就一张合作类歌曲的合集啊。但是开场的第一第二首歌貌似我都没有听过。 我不得不说,今天现场唱的效果实在不咋地。特别是那个戴帽子的主唱,好像没开嗓一样,没有一个高音唱的上去的,其间还不断地通过感谢来道歉。最明显的,就是把我最喜欢之一的那首《Tokyo Light》给唱毁了。 Encore回来唱的最后一首是相对来说比较新的Monkey Majik和一个日本搞笑组合合作的《Unmarvelous》,是我当时听的时候就比较讨厌的一首。现场融合了中文的“火锅烤鸭小笼包”和观众互动合唱,而且仅有那么俗的一首歌主动允许让大家拍照。除此之外,一些经典的歌曲还是很好听的。 Talking的部分,戴帽子的讲了一段他早上看中国电视节目的经历,还说会po到weibo上。蛮想知道他口中看到的很神奇很厉害的是什么节目。

Good Vibes with Jason Mraz

2019.5.15 Mercedes-Benz Arena 太久没有听到Jason Mraz的现场,我都有点忘了他唱的有多好听了。这次的演唱会相当的简陋,舞台灯光布景几乎为零,连encore也没有,标题却是想营造一种很美好的氛围,只能全靠歌声了。虽说好多我心头喜爱的老歌没唱到,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很愉悦的看演唱会的体验。 我觉得这次的歌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接近acoustic的,Jason Mraz和Raining Jane围在一个老式的话筒周围,唱出超级好听的歌曲。这比其他的Jason Mraz扩大音响效果的歌好听太多了,开场的第一首就是这样,真的是瞬间折服。 第二种是他的经典大合唱歌曲,《I’m Yours》等口水歌在中间的时候就唱了。经典歌曲的时候,坐在旁边有一个女生全程很大声地跟唱唱得超级难听,但是并不觉得讨厌反而有一种温馨的喜感。她回家看自己同步录像的视频肯定后悔死,因为视频她自己的声音最大大到完全压过Jason Mraz。 第三种是Jason Mraz唱着唱着会说一些很佛系的话,又是叫观众一起深呼吸,又是花式呼唤爱啊、传播正能量啊,有一点像邪教组织洗脑大会。

Troye Sivan The Bloom Tour

2019.4.22 Mercedes-Benz Arena 太好看啦!!! 虽然只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点很短,但是没有一首歌不好听!戳爷的歌声最高! 舞蹈,有一种很少年的感觉,却又特别妖娆。 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梅赛德斯奔驰坐内场,终于也是第一次走了传说中的太平一号门。

漫漫长夜 Cheer 20

2019.4.20 Mercedes-Benz Arena 从最后一首歌说起,最后一首歌是《After 17》,陈绮贞出道20年,20年前第一次听到她的歌的我17岁,20年后我还在听陈绮贞的演唱会。20年来,陈绮贞写了那多好歌,抚慰心灵的歌,我却还是只能听听,从她的歌中得到一些力量,对世界对他人什么贡献也没有。我应该就地消失。

HUSH 浮生的夢 上海场

2019.3.23 VasLive 本次巡回的第二波有上海,很开心又看了一场。我发觉Hush好像真的是唱功进步很多很多,现在觉得他现场比专辑还要好听了。这可能和那种很丑的人看久了也会觉得有点好看的感觉一样吧。 但是这次有些许失望,原因是 talking怎么那么少!在经历了几次现场看Hush演唱会的经历之后,我去期待的部分(会更想要拿出手机录下来的)已经变成他的talking了。但是今天的怎么只有一段!真的如他自己所说,需要来开一场脱口秀了。 歌曲的选择太少了,不是号称比第一波还多一首歌的嘛,怎么把新专辑里我最喜欢的《寄居蟹与蜗牛》给拉掉了?!最后几首歌《克卜勒》、《天文特征》和《第三人称》的大合唱的氛围那么好,还有很多经典的老歌都没有唱到我有点失落。可能是之前在南京看演唱会的那场最后三首“人”字主题的《寻人启事》、《过来人》和《第三人称》太完美的感觉了,再也无法超越了吧。 怎么没有encore?!(黑人问号)很生气! 好像Hush胖了点?

米津玄師 当脊椎化作蛋白石

2019.3.19 Mercedes-Benz Arena 票价超贵,最便宜的五楼看台起价780块,但是还是秒杀抢完。现场还是值得的啦。不知道是不是票价门槛的原因,J-POP粉的素质和氛围还都是很好的,不会有什么旁边坐一个根本只是来听一两首歌除此之外全程刷手机的。 米津玄師的歌真的好听,我特别喜欢他的歌的古怪的地方,有的好像接近走调一样,有的各种换调转音,而有的就是很认真很诚恳的好听。这样的特色的结果就是,我觉得他好听的歌非常好听,难听的歌也像老和尚念邪经一样忍不下去。米津玄師现场的唱功非常非常稳健,但是高音之处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上不去,几度破音,整体来说瑕不掩瑜啦。 舞台现场几乎没有什么效果,米津玄師还是走实力派的。我第一次看到后面的舞群那么佛系,各种没有互动的随性的舞蹈。talking的部分也是让我长了见识,虽说是第一次来中国,但是全程一句中文普通话也没有说,挤了两句四个字的上海话“侬好”和“爱侬”,其他全部很自然地日语交流(也不像之前泼妇至少还找个粉丝来翻译),倒也通畅的很。

Perfume WORLD TOUR 4th 「Future Pop」

2019.2.23 国家会展中心(上海)虹馆 我是十年前开始迷Perfume的,我现在还能很清楚地记得当初在网上找到她们演唱会的视频,还有歌迷cos她们的舞蹈,可以一直循环看,半夜不睡觉还在看的青葱回忆。当时的我就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去看Perfume的演唱会,全部是假唱去看真的有意思吗? 有!超级有!现场真的太high了,从开场曲到encore结束全程所有人都是站的,就算是我买到的票是很后面的,大家也全都站全场。我发觉演唱会的版本比专辑的版本,鼓点加重蛮多的,每一首歌都超级有节奏感可以high起来动起来,整个场子就像一个超大的夜店舞台。虽然没有唱到我的个人最爱《チョコレイト・ディスコ》,但是演唱会唱了新专辑之外还是有不少经典的歌曲,新歌老歌都很好听。印象最深的是《FAKE IT》,Perfume的歌曲太适合搭配很有科幻未来感的灯光了,现场的灯光简直看得我目瞪口呆,太好看了。正常场的最后一首是《ポリリズム》,太经典了;encore的最后一首是《無限未来》,非常契合新专辑和本次环球巡演的主题。Perfume的另一大特点是她们的舞蹈,可惜这次的场地有点太大了,两个大屏幕也没办法很完美地捕捉她们的舞蹈。好在她们还非常擅长talking,虽然中文靠注音只能讲的不多,但是用日文拉起家常来讲了一些前一天去豫园游玩的小故事也是非常可爱。 我到现场的时候,看到宣传有卖周边T恤、毛巾什么的,我还在纠结要不要买100多块的毛巾,到了柜台发现竟然已经全部卖完了,只有50块抽专辑封面的徽章。大家的购买力真的太强了。我抽到一个《GAME》封面的,蛮好看的。 于是再勾掉一条bucket list,没想到有生之年我竟然可以看到Perfume的演唱会。中日关系缓解大好啊,近期日本艺人来华终于又越来越多起来了。再立一个flag,如果清水翔太、Mr. Children、无限开关、m-flo能来上海的话,我的J-POP梦想就圆满了。

HUSH 浮生的夢 杭州场

2019.1.13 Hangzhou MAO Livehouse 怎么感觉这次现场看Hush的演出他唱歌变好听了?不知道是我已经习惯了(并且放下了期待)还是他真的进步了,可能是后者吧。 一开始的时候,唱了蛮多新专辑里面的歌,还穿插着一些老歌,但是都是我不怎么喜欢的歌。于是我就在想,难听的歌唱完后,后面应该都是好听的歌了,就好像把难吃的先吃完留下的都是好吃的部分一样。然后差不多中间过半以后,突然就是新专辑里面我最喜欢的《胡渣》和《寄居蟹与蜗牛》连杀双杀,再接下来到结束几乎全都是脍炙人口的老歌了。没有白吃难吃的,耶。 第一次在杭州MAO看演出,场地比我预想要小得多。全部是站票,站在我前面的两个矮个女生好像因为看不见舞台,全程在大声聊天打发时间;斜前方还有一个男的手拿两部手机,上方的手机在拍摄现场唱歌的视频,下方的手机在玩游戏,我惊呆了。虽然全部站票可以淘汰掉一批并不是真心喜欢但是却老能拿到赠票的人,但是我感觉Hush的歌还是适合坐下来慢慢欣赏气氛会更好一些吧。这次演出非常简短,一个半小时就结束了,talking也不多,但是简短的几次每次都有爆点笑点。 最后岔开说一下Hush的新专辑。出的无声无息的,而且好多国内的在线音乐平台都没有版权资源。为了这张新专辑,我转阵到了apple music。新专辑叫做《换句话说》,与之搭配的巡演却叫《浮生的梦》。在演唱会上,Hush说这是他作为男人成长的沉淀之作。我个人觉得没有前一张《机会与命运》那么惊艳,反而是有的歌在为了创新边缘而变得有点难听。我最喜欢的是《寄居蟹与蜗牛》,我觉得这首歌保留了Hush最令人佩服和着迷的对于生活的准确的视角和把握(比如《第三人称》、《过来人》、《天文特征》等等),而且对一件事情的描述更有思辨了。我特别喜欢这首歌的英文名字(不知道为啥apple music只给我显示英文歌名),叫做《The Story of Shells》,更点题。整首歌先讲蜗牛,再讲寄居蟹,最后讲到人与家,一气呵成,没有一句重复的段落。 寄居蟹与蜗牛 词曲:HUSH <蜗牛篇> 一夜漫游 万家灯火 窗框里透着光 万丈高楼 几家几口 钢造的美梦 梦里有彩虹和落地的光 光线在叶瓣间幻觉般座落 树梢还未果 只见得不动的蜗牛在泥土上 缓慢地移动 一步步扛着自己的枷锁 一生中未见过电光石火 认不出花开花落 一路在冗长而单调的步伐中 背着日落 <寄居蟹篇> 四处乱走 只身漂泊 潮汐里踏着浪 海市蜃楼 勉强拼凑 安身的轮廓 抓一把海岸线绵延的沙 纪念着某时候曾到此一游 海水又淹过 不知觉尘嚣寄居在那沙里头 被回忆带走 一次次挣脱自己的枷锁 一世中捡错过几颗石头 窥见过海誓山盟 如何在千篇而简短的言语中 换句话说 <家> 一个人回家 两个人回家 走过的那条路口 想起了以为是永远的那时候 那时候寄居的哪一个爱人啊 […]

Monkey Majik in Shanghai 2018

2018.4.14 万代南梦宫 真的做梦也没有想到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Monkey Majik的演唱会,还是在上海。初识源于”M-Flo loves…”系列和他们合作的《Picture Perfect》,接下来一路有新歌就听听一直到现在。 所以这次演唱会的曲目除了偶尔一两首之外我都听过会哼,但是比不过身边在场的一大堆可以轻松全程跟唱的歌迷,毕竟我不会日语也记不得歌词。原来他们的经典老歌那么多,不是这次看演唱会,我都没有意识到我自己跟听他们的歌还跟得那么圆满。新专辑《enigma》里面我最喜欢的一首《A.I. am Human》开场第二首就唱了,新专辑里面我第二喜欢的《Tokyo lights》作为encore部分的最后一首结尾,我也觉得很满足。可惜的是,这次现场听明显感觉到两位主场的唱功和专辑有一定的差距,好在他们的歌唱功只是一部分亮点,更多的是文化融合造成的逗趣和特殊的深情的地方。 出生于魁北克的两兄弟,母语是英语加法语,然后在上海用日语跟大家交流讲笑话、唱歌给大家听,这样的场景真的蛮独特的。之前我还听过组员之一的Blaise Plant的一些歌,是日英法三语混搭的歌曲,无缝转换蛮有意思的。这两兄弟的语言天才真的很强,第一次来上海,不但会用中文打招呼自我介绍,还能说完整的句子介绍自己的上海的行程,还讲关于666、牙签的笑话,还知道看b站。 他们的歌曲给我最大的印象是冲突感。其实他们有蛮多比较认真的情歌,也难免会和其他J-POP一样带有一些英语,但是他们操起流利标准的英语唱的时候,却总让我觉得是一种真情的流失,这些英语所想要表达的情感反而觉得无味了。非英语母语的人来唱这句英文,感觉好像是用尽了一身的力气来竭力表达自己的最深处最复杂的情感;而这两位来反而觉得太简单像是口水歌一样只是无意义的重复副歌。但是反过来,他们会运用比较西洋的节奏和旋律来填充一些比较日本风味或者东方风味的情感,还蛮有意思的,为本来可能看起来比较笨重的东方情感增加一抹亮色。 场地是在我最爱的全站席的南梦宫,这次很特别的地方是:有很贵的票价,内含握手合影,入场排队也严格按照票价阶梯和序号;严禁摄影摄像,而且大家基本都有遵守,不像以前一眼望去都是手机摄像的屏幕的观感很差(可能J-POP的歌迷比较熟悉和惯于遵守这些规则吧);开场很早,差不多6点半就开始唱了,所以结束的时间也比较早方便回家和后续行程。感觉真的是认真严谨的日本人组织的活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