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Henrik Ibsen

玩偶之家

2019.12.14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故事讲的是小家庭因为丈夫被任银行要职,日子马上要苦尽甘来了;多年前为了给丈夫养病,妻子瞒着丈夫在外面借了一笔巨款,现在债主用这个来威胁妻子要保住银行的职位;一切暴光后,丈夫的种种行径让妻子意识到自己只是被当作家中的一个玩偶便决定离开。 丈夫是隐形渣男,一开始他的情节不多,后面每一个爆点都是deal breaker:小心眼(头的确很大)、知道朋友绝症讯息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觉得坏了气氛和惋惜少了可以陪衬他的人、把妻子当成物件玩偶、口口声声要保护妻子出事了第一时间摔锅把错全扣在妻子身上等等。 其实妻子从一开始就不是仅仅是玩偶,是她借的钱救的老公。妻子的觉醒稍微有点晚,直到天崩地裂还是在害怕担心借款事件,最后觉醒的决定很智慧很有勇气。开场前我看了场刊,说女主最后的行为很劲爆甚至引发了当时社会的侧目,我不觉得这算劲爆,我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再有什么劲爆也不合理了。 一百多年前的作品改编的最大困难应该是人物的价值定势和思维过程和现代有很大区别,我不怎么能够理解女主为什么那么怕借款分期付款事件、女二怎么就和借钱的渣男好上了,在这一点上这次的改编可以做的更好。易卜生厉害的地方同时也体现在这里,就是他的主旨到现在还成立并且特别当下。我觉得更厉害的是易卜生讲的“首先我是一个人”,不仅仅是女性主义,这样的玩偶关系不仅是男女之间,父母子女之间也是的,再推而广之师生之间、职场上也都是的。最近的负面社会新闻特别多,很多是关于关于两性之间的、还有校园的、996的,每一个都可以和易卜生的这部话剧所讲的东西切合。不管是在社会中扮演什么角色,我们首先都是一个人,如果以角色的设定而不是一个人来对标一个人的话,就是有问题的。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还是那么愚昧。 最后说说这次的布景设计,蛮用心的但是质量有点差: 就算可能是为了后面地板可以升起来,地板走路声音也太响了; 假苹果很low; 椅子也是牵到好多次衣服; 下雪了,不是通过看到雪花知道的,是通过听到鼓风机知道的; 很装的地方是所有演员不下台,然后场景交替的时候穿插一些太响且不佳的音乐这些演员就在旁边做一些好像很现代但是无意义很装的舞蹈动作; 带动物头套也很装; 这次舞台的爆点是丈夫得知妻子借钱真相的时候,整个舞台升了起来,天崩地裂。效果真的蛮抢眼的,但是重点放错了。

2018.7戏剧挑战月(失败)

现在不管是话剧还是音乐剧的现场录像的资源蛮多的,所以这个月我原本的打算是来一个戏剧挑战月,每天看一部。但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才看了四部就中断了,挑战宣告失败。以后我还要再自我挑战,希望有机会成功。虽然失败,还是简单记录一下看的几部的观后感。 The Band’s Visit 是一个很好的主题,关于阿拉伯人造访以色列,错到了一个以色列了无生气的小镇,小镇上的人们点点滴滴各种各样的生活状态几乎是没有什么可期待的也没什么可以追求的,可能就是因为乐队的那么一点关于音乐的独一无二的可以跨越民族的感情的载体,让他们多少融入到当地的人们的生活,做了一次过客,可能发生了什么,可能影响了什么,也可能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音乐民族特色很明显,可以并没有非常打动到我的又朗朗上口的歌。我看的是盗摄的版本,所以画质音质也不是最佳,可能和这个也有关系。这是今年托尼奖的最佳音乐剧,我只能说今年的音乐剧普遍都不强,它赶上了一个好年,要是放到去年或者前年那可能就被淹没了。唱一首歌得托尼奖的男主,以前在美剧里出现过好多次,也是那几部经常会有音乐剧演员客串的电视剧。女主原来就是《有伤风化》里的那个女主,真的还是挺有异域风情的味道的。 Hedda Gabler 我看的是NT Live的版本,这是我今年第二次看这部剧了,5月份的时候城市戏剧节日本的一个剧团来演了《海达高布乐》。 简单粗暴的把两者做比较的话 NT Live的版本感觉主人公的性格和日版的有点不一样,更放一点,但是骄纵任性的感觉是一样的。 一样有歌但是不是主人公唱的,貌似更make sense。 好像之前看日版的时候好多地方我理解错了(因为时空的错乱) 自杀的男的不是为了失去对生活的信心,而是纯粹喝醉失手; 女主manipulate了一切,她是真的在为丈夫的事业做小动作,而不是在默默感怀往日旧情; 女主自杀是因为知道一切的法官对他有威胁,而不是因为觉得自己有亏于自杀的男人。 这么一来,怎么好像变low了?就是一个爱minipulate的女人自食其果,而不是高傲的女主为自己的高傲的梦想中的生活无法达成而自尽。按照我对日版的解读,我很想却无法同情高傲的女主,现在连想都增加难度了。 Twelfth Night Some are born great, some achieve greatness, and some have greatness thrust upon ’em.” (Act II, Scene v; although Malvolio says this, he does so while reading from the letter that Maria wrote). […]

2018城市戏剧节

今年五月份的戏剧活动好多,除了重头戏静安现代戏剧谷以外,还有这个仅在黄浦剧场举办的城市戏剧节。毕竟只是在一个剧场里演的,剧目也不是很多,选了几个看,不是很好看。 海达高布乐 Hedda Gabler 2018.5.11 上海黄浦剧场 易普生的名作,讲的是傲娇的女主周旋于家庭和情人、梦想与现实之间,最终自尽。 我没有想到原来是这么狗血的剧情,不像是经典的很正派的话剧。除此之外,这次日本剧团的演出还增加了很多新的点子。比如说出场的人物从头到尾一直在舞台上,让人有点分不清哪些人是在现行场景之下的哪些人是在场景外候场的。再加上因为是全日文对话,我必须一直盯着字幕,更有点分不清到底是谁在讲话,于是分不清到底谁在这个场景之中。全部人一直在场上,也没什么布景的变化的另一个问题是,把这部剧的时空转换弄得非常混乱,我花了很久才意识到原来是倒叙来着,第一幕只不过把后面一个小高潮提前演出来。还有就是旁白的转换,有的时候有一个人物会担任旁白,一边描述某个人物的动作,而那个人物一边把这个动作做出来。这还算可以接受,但是有的时候这个旁白的担任者会突然很莫名地变成另一个人,甚至可能是做动作的这个人自己。太奇怪了,也无法理解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女主还在一直反复吟唱一首主题曲,貌似是小林武史给《后会无期》写的主题曲的日文版,我也不懂寓意何为。 关于剧情,我可以理解这是一个对自己对别人要求都很高的女主,对人生也很有追求。要求高、有追求本来都是好事,但是有这样的好的意识就自我感觉很良好而对别人很刻薄,我个人蛮讨厌这样的人的。另外,我没看懂的地方是,为什么女主那么在意情人自杀的时候是打在下腹还是胸口,这有什么区别吗? 遇见弗尔德 Meet Fred 2018.5.26 上海黄浦剧场 由三个玩偶师操控/配音的玩偶经历自己的故事,有关工作、爱情和各种人生的际遇。很真实,因为这个名叫Fred的玩偶遇到的是各种不如意和困惑,和真实的人类的生活一样。因为这个玩偶和大多数的人类一样,是一个废柴,具有完美的可替代性,他的人生也一样从来不是选择(或者以为人生是选择是太天真)。 这么来看的话,这个剧并不是一个喜剧,但是它有蛮多好笑的地方。首先,在于Fred的性格(讲话口气),太像Arthur Dent了。对于这样的性格的人,好像连他对世界、生活的抱怨都显得并不那么严肃和严重,他可以通过对人生无奈的嘲讽来转移负能量的话,对于观众来说看剧的负担也没那么重了。那么出路是什么的,对于Fred来说,是存在在这个玩偶剧场之外的外面的真实世界?还是只是最后在被放入盒子之前那么一刻可以成为宇航员的幻想? 此剧由来自卡迪夫的玩偶剧团Hijinx演出,2年前在Edinburgh Fringe Festival首演。表演形式,让我想到了之前在乌镇看的让人昏昏欲睡的《堂吉诃德》,但是好玩多了。 雅各比和雷弹头 2018.6.9 上海黄浦剧场 一个人自导自演所有角色的讲一个故事,决裂的两个好朋友,一个街头偶遇女人和猫结婚分手,另一个变身成猫去和他的朋友团聚。故事讲了两遍,一遍从雅各比的角度,第二遍从变成猫的雷弹头的角度。 算是有点小心思,舞台灯光的设计也不错,演员一个人也能把整个场子弄得不那么冷清。原著貌似是以色列很厉害的戏剧大师Hanoch Levin,现在的演出是全中文版本的,我有点分不清到底是本土化的问题还是原著的问题,我感觉实在太low了。笑话都是很俗的带点颜色的,表达的方式也是很低俗的,而且相当的(中国)北方味。接受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