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Cycle Henrik Ibsen

Une maison de poupée

2020.4.13

我对易卜生种草是从去年看的上话版的《玩偶之家》开始,那么久远的作品能够如此精准地直击当代依旧存在的问题,简直是预言家。法国Odéon剧院官网的Théâtre et canapé系列,继Cycle Molière之后,最近又推出了Cycle Henrik Ibsen,也都是Stéphane Braunschweig导演的四部作品,首当其冲的就是这部《玩偶之家》。

Stéphane Braunschweig这个版本的女主没那么精致,从外表来看没那么像玩偶,甚至有点粗俗满口beaucoup beaucoup 的钱,但这也说明精致不是玩偶的必要条件。女主失望的三个阶段,一开始最害怕的是欠款的秘密暴露,然后是看到男主的反应,最后把女主压倒的稻草是男主知道没事后的反应。

最后女主的抉择太帅了,再次表白易卜生,反问女主是如何做到如此瞬间顿悟和整理行李的。开心和幸福是两码事,我们有像女主那样追求幸福的勇气吗?为什么觉醒就是要妻离子散呢,为什么完美的家庭和自我的追求永远是矛盾的呢?

这次我还想把这个主题再往边缘推进一步。《玩偶之家》里的女主,其实不仅是男方的玩偶,更是扭曲的社会观念的玩偶。如果是这么理解的话,完全也可以衍生到男玩偶男。性别倒换的话,为什么我们常常默认男的就是把自己和自己的生活想得清楚明白可以活出自我的人呢?男的不是也有很多妈宝嘛,妈宝比玩偶更恐怖吧。妈宝和玩偶有一个微妙的区别,后者没有活出自我是受人控制的,而前者是一种主动的依赖,难道活得浑浑噩噩的人不需要离婚也能活出自我?再回到这部《玩偶之家》来看的话,深究名字,并不是“一个玩偶的家”而是“一家的玩偶”,有没有可能老公也是玩偶呢?毕竟是女主把老公manipulate玩得团团转,借钱也好、介绍工作、选裙子,一切都弄的好像是自己无法胜任以满足丈夫的虚荣心为手段来满足自己的愿望。这样解读,是不是更恐怖了?

Tag: Henrik Ibsen,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Colline,

Brand

2020.4.14

讲的是一个牧师的故事。四小时的宗教伦理大戏,看了两个小时实在看不下去了。

所谓的看,其实可以简化为听,因为几乎没有什么舞台上的呈现,全部是某一个人在长篇大论地讲话。

Tag: Henrik Ibsen,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Strasbourg,

Le Canard sauvage

2020.4.15

故事讲的是有一家生活德有点窘困的家庭和一家有钱人家,两家交道打得很久远。先是穷人家的爸爸很久以前替有钱人家的爸爸背过锅,然后有钱人家的爸爸经常“照顾”穷人家。有钱人家的爸爸把自己的女佣玩弄了(怀孕)之后,嫁给了穷人家的儿子,女佣生下了一个女儿。对此,穷人家的儿子一无所知,而多年后有钱人家的儿子突然得知了真相,愤然离开家来到了这个穷人家。穷人家的女儿喜欢野鸭,意外得知了家族和自己身世的真相,非常自责最后死了。

看到结尾是一个悲剧,但是其实前面气氛还没那么压抑。穷人家虽然穷,但是那家人真的很好的,特别是一家三口在一个沙发上,爸爸弹电子琴那段太甜了。还有不少搞笑的成分,在于男主的傻/呆萌,事后反应更像一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小孩(老婆还帮他整理行李?!)。最后的情节有点狗血,女儿的反应也太大了。男主不愿意接受女儿是因为老婆说谎,还是因为不是自己亲生的,还是只是自己也没想清楚。有钱人的儿子也太空了,他追求的是一种真却是非人性的,只有他还觉得孩子没有白死,自己做的是对的,怎么解?

真相揭露后整个舞台倾斜了至少有45度,演员都快站不住了。这里舞台的倾斜和上话版的《玩偶之家》好像啊。野鸭的意象我不是很能理解。女儿为了证明自己对爸爸的爱,可以牺牲最珍贵的,结果去杀野鸭误杀了自己还是自杀(这点到蛮像爸爸的)。

全套同样的卡司,熟悉的演员,《玩偶之家》里的女主扮演这部里嫁给穷人家儿子的女佣,Claude Duparfait肯定是Stéphane Braunschweig的大爱将吧,扮演有钱人家的儿子。

Tag: Henrik Ibsen,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Colline,

Rosmersholm

2020.4.16

Rosmersholm庄园住着男主人Rosmer(丧妻)和Rebecca West(Rosmer妻子自杀前的好友),两人相互钦慕却无法摆脱对于前女主人自杀的一种罪恶感而无法在一起,最后一起殉情。

我印象最深的是,中间有一大段男女主之间的对话,是关于很大的人生的问题,自由啊、压抑啊什么的,然后突然之间男主就向女主求婚了。我非常惊讶在男主(在作者)心目中婚姻这种那么平常世俗的东西可以作为一种痛苦的解脱或者新人生的开始,我没想到婚姻是如此大雅的东西。女主角拒绝后,说为了你也为了我好,你就别问为什么了,哈哈哈。然后两个人终于找到了一个证明自己爱情的方法,就是去死,真的是脑子有病啊,自以为是的呢。后面变成殉情了怎么好像又有点高贵了。

管家演的太好了有点抢戏,女主演的很真挚,男主又是Claude Duparfait。

Tag: Henrik Ibsen,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Colline,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