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Luigi Pirandello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Cycle Luigi Pirandello

Les Géants de la montagne 高山巨人 2020.5.10 法国Odéon剧院官网的Théâtre et canapé系列,最近推出的是Cycle Luigi Pirandello,也都是Stéphane Braunschweig导演的作品。我的海外版的疫情期间戏剧挑战已经持续了50天出头了,就此结束吧,现在都已经看得有点麻木了。就比如皮兰德娄的这个系列,剧情在前进、声音画面走过,却没有留下什么印象。所以只能特别简单地写一写。 这个故事是一群人,来到一个神奇(奇怪)的国度。最后的意思是情愿身份交换留下来,留下来地依据是主人公领悟“重要的不是是什么而是我觉得是什么”。 Tag: Luigi Pirandello,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Colline, Six personnages en quête d’auteur 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 2020.5.11 投影屏幕,前面有投屏、最后好像倒回来的世界(从后面的门走出来、最后墙倒塌有个人拿着剧本戴着皮兰德娄的面具出现。 实在不高兴继续分析了,以前看过一版复旦大学学生的演出,虽然道具表演上还是很稚嫩,但是从这个故事带给我的感觉其实并没有比这部法国正规剧院的差多少。 看完过了几天,我还做另一个有一点点相关的梦。梦里面也是有一群来找主人公的,其中有一个老人和三条狗。这些生物其实都是来自于未来,老人是年老后的主人公,三条狗是主人公的妻子、儿子和孙子。他们之所以以狗的形象出现,是为了不让他们把时间穿越的事情讲出来,而老人还是可以讲话的人是因为他自己不会戳破自己。 Tag: Luigi Pirandello,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Colline, Vêtir ceux qui sont nus 给赤身裸体者穿上衣服 2020.5.12 看得糊里糊涂的,就像上面那张剧照一样模糊。 好像是女主要死不活的。给我的印象这个女主蛮绿茶的,一开始好像很羸弱可怜,然后其实是心思超多的步步为营,然后对备胎好像是备胎上辈子欠她的。 Tag: Luigi […]

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

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 复旦剧社 2019.6.8 复旦大学相辉堂 很惭愧我是在两三年前在乌镇看了德万尼茨(Dietrich Schwanitz)的《戈多医生或者六个人寻找第十八只骆驼》之后,才知道有皮兰德娄(Luigi Pirandello)的《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 故事讲的是一部正在排演的剧组,被六个陌生人打断,陌生人声称自己是一家人、并且是值得讲述其故事的一家人,要求自己的故事被演出来。这一组家庭的故事是,妈妈带着大儿子和情人私奔了(还是被抛弃了是罗生门),生下另外三个孩子;情人死后,原来的老公召妓遇上了自己前妻的女儿;最小的两个孩子玩耍的时候都死了。 这些寻找剧作家的角色的故事感觉有点俗套和狗血,而且有点太长了。一共就六个人物,必然是每一个人物身上都有一个冲突爆点,我一直在等每个人的爆点出来,但是偏偏他们就是一点也不着急,演了一大半才爆出来两三个人的。最后全部爆出来的时候,感觉也就那样,没必要憋得那么紧。但是考虑到这是1921年的作品,那么久以前可以安排这样的梗,已经很厉害了。 这是个戏中戏的戏,内嵌的这个故事本身也就是情节关系错综复杂夺人眼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重点还是戏中戏的结构讲出了很独特的东西。内嵌的故事是一个真的戏,内嵌的故事里面的人物不是而不是由外围的同一批人演的,也不是由别的角色为演员的人演的,这些内嵌的故事的人物本身就是角色(也只是角色,而非故事原型)。皮兰德娄通过这些内嵌的故事的角色之口,讨论了人物、角色、演员、剧作家之间的相对关系以及变化的可能性。这是这部戏最厉害最好看的地地方。 我的理解是,这部戏通过“真的假的”/“假的真的”的转换,让观众理解和重新定义戏剧和现实和艺术之间的关系。上半部的重点是,内嵌的这些人物说自己的故事是最真的,外部的演员想要把故事演出来、任何的布景不同都违背了内嵌的故事的真。下半部的重点一转,内嵌的故事的这些角色是死的、固定住的、没有生命力的,所以是假的;相反外围的演员是真的,只有真的才可能随着时间和对故事的理解成长、变化。最经典的场景就是,内嵌的故事里的小男孩玩枪自尽死了,外围的演员们去看他真的死了,都吓死了。人们很少会为故事里的角色的死而大惊小怪,这里的角色就和人本身挂钩了。然后临近结束,小男孩又诈尸一样起来跟外围的演员互动了。这种设计好科幻啊,穿梭在各个meta层面的生生死死。再次考虑到这是1921年的作品,简直比现代的观念还厉害。 这次是复旦剧社的同学的演出,虽然几乎都是大一大二的很稚嫩的同学,有点感觉都还没有长开,但是总体来说完成度还是蛮高的。特别是场外的指引等等服务做的蛮专业蛮到位的,还是在自己的小程序上预约免费观看的,太好了。好久没有去这样的礼堂了,感觉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2016乌镇戏剧节

第一次去乌镇戏剧节,给我的感觉很不错。有戏剧节的氛围,还有很多路边的各式各样的现场小型表演,乌镇的景色也比我料想的要美很多。要是游客稍微再少一点就完美了。另外,看戏真的是体力活。 戈多医生或者六个人寻找第十八只骆驼 2016.10.15 乌镇大剧院 这是一部改编自德国作家德万尼茨(Dietrich Schwanitz)的作品,讲的是在某精神病院里由戈多医生带领五个自以为是著名剧作家的人的对话,他们分别是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皮兰德娄(Luigi Pirandello)、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尤涅斯库(Eugène Ionesco)和贝克特(Samuel Beckett)。这部剧厉害的地方是它到处都是梗,到处都是相互引用,到处都是上一层的meta。 整场剧是以排练对词的形式表现的 每一个自以为是剧作家的人都在以那个剧作家的口吻讲话 最后每个人都自白知道自己是在假装剧作家,其实是在假装那个假装剧作家的精神病人的研究人员 戏剧知识匮乏的我,对于剧情的掌握由于全部停留在最表面的程度,所以反而比较顺畅。但是如果真的要看懂这部戏,需要累积很多很多的知识,然后再看明白它对这些知识的运用和评价,肯定会更过瘾。而且因为一共有六个角色,每个角色都可以用自己所扮演的剧作家的角度和技法来评判别人的角度和技法,也可以用别人的角度和技法来评判自己的或者别人自己的角度和技法。这也是点题的地方,那第十八只骆驼的故事是说三个儿子分别得到了父亲17只骆驼的1/2、1/3、1/9,只有找到第18只骆驼并最终把这第18只骆驼还回去他们的分配才能圆满。在那么多看待世界的眼光和角度之中,我们可以选择一则属于我们自己的,而当我们找到那第十八只骆驼的时候会有新的境界。 赌徒 2016.10.15 乌镇大剧院 这是德国柏林人民剧院改编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赌徒》。舞台设计得很赞,四个不同的场景来回切换,其中一个是剧院模式的,会实时播放在第五个场景或者在其他地方现场拍摄的镜头。全程都是德语对白,节奏却又是非常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带人生道理分析的话痨式的。演员们都超级厉害,那么长的演出,却非常流畅。 活久见,第一次看了一场长达四个半小时的话剧。 我其实并没有理解为什么需要演那么长,的确是有一些大戏冲突性很强需要花一点时间,但是很多东西我觉得都可以很简略地带过的。 我应该只睡了上半场大概半小时的时间,中场休息喝了一罐可乐后下半场还都挺过来了。 堂吉诃德 2016.10.16 沈家戏园 很小的一个场地,超级简单的布景,是由两个来自西班牙的老外演出的木偶剧。全程没有语言对话,只有一些咿咿呀呀的用语气表达意思的对话。非常老实地讲《堂吉诃德》的故事。 这是这次乌镇戏剧节我看的最失望的一部戏。首先,它的场地太昏暗,剧情又演得太中规中矩很无聊,我这次真的是昏睡到靠平衡不稳的时候惊醒。然后,我心中的神作《堂吉诃德》被演绎成这样毫无新意的故事,感觉简直是在嘲讽堂吉诃德了。 说个和这场演出无关的话题,我最近想到一个支持我喜欢堂吉诃德的脑洞理论,叫做没有来龙去脉的厉害。每一本小说、每一个故事或者每一段历史,当我们得知背景介绍和历史介绍以后(有时我们会主动地去了解这些),主人公的行为会显得更合情合理(因为这样这样的背景于是ta作出了那样那样的行为),但是从反面却凸显了主人公作为一个人的自由意志的弱化。有因有果的水到渠成的成功,值得称赞的点在哪呢?但是做事没有逻辑的人,也不厉害。只有真正看清机械结果的道路而主动选择了另一条的才厉害,所以堂吉柯德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