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鼠春戏剧挑战月 Ghosts

Ghosts

2020.2.6

年十三

Almeida Theatre在2013年上演的易卜生(Henrik Ibsen)的《群鬼》。故事讲的是丧偶多年的女主建了一个孤儿院,牧师来她家处理文件;而多年前女主因为丈夫多次对她不忠且行为低劣而逃走去投奔过年轻时候的牧师,最后被牧师劝了回家;回到家以后女主的丈夫还是死性不改,女主一个人挑下了家庭生意的重担,把独子送到国外不被污染;现在独子也回来了,喜欢上了家里的女佣(后来现在女佣是自己的妹妹),然后向母亲坦白自己得了父亲留下的遗传病;最后孤儿院着火,儿子发病,女主只好去解救他于痛苦。

易卜生未免也走在太前面了吧。剧里面,牧师是满口仁义道德的,张口闭口duty,要所有的人都遵循最保守的生活方式,自己却只是道听途说而不是自己去探究平民的真相。也是牧师说,孤儿院就不要上保险了,因为给孤儿院上保险是在表明对上帝没有信心。相对之下,女主是一个独立思考的很厉害的人物,不仅是通过艰苦的生活而且接触各种先进的资讯和思潮,得出了很多正确先进的人生道理。但是为什么就是觉醒的人反而是最悲剧最痛苦的呢?

很难不把这么一个古老的故事和现在的疫情结合在一起。

第一个点是关于醒着的人本身的,醒着的人觉得痛苦所以就该去睡觉吗?昨天看到新闻里说,大家看疫情新闻控制在40%以内,否则看多了会抑郁难受。我觉得这样的新闻太讽刺了,首先它默认了大家看疫情新闻会难受、发生的或是坏或是蠢的丑陋的事情太多了,其次它让大家多转移注意力,眼不见就为净了吗?

这就关联到了第二点是如果对待醒着的人。《群鬼》中的鬼是谁?女主身上发生了那么多悲惨的事情是因为她醒着吗?绝对不是!是那些类似于她的丈夫和牧师那种人,以前在活着的时候不做好事(还封锁真相、教条训斥、限制自由)播下了种子,在死了以后还幻化成鬼魂来给无辜的人的命运开花结果。会开出丑花结出恶果,是因为之前无辜的人就算醒着也被压抑控制着,整个社会不自由不开化的制度决定了醒着的人的命运。

昨天晚上爆出来的李文亮医生的死讯,今天早上又看到被鞭尸抢救的新闻。他是在最早的时候把疫情爆出来,反而被打成造谣,还被“请”进去用指纹按压“能、明白”的人之一。如何善待一个醒着的人,就是自己也醒过来,并且创造一个醒着的人不被欺负的环境。我之前最担心的是这次疫情会像911一样,最后变成强压势力起头的一张牌,继续给所有人喂安眠药成为行尸走肉。希望我的担心不要成真。

最后说一下我看的这场录像,我觉得编演都很赞,在短短的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讲了冲突矛盾那么多的一个故事。而且我窃喜我的听力是不是进步了,没有字幕的情况下,我连那个有口音的女佣讲的话也听得懂了。

tag: Henrik Ibsen, Richard Eyre, Adam Kotz, Jack Lowden, Lesley Manville,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