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Andrew Scott

Old Vic: In Camera 2020

今天连着看了三部The Old Vic在疫情期间线上播出的话剧。剧院虽然关门了,但是在这个没有一个观众的剧院里面、用最基础的舞台布景灯光、演员不带服装造型的演出,现场直播给观众观赏,这种戏剧存活继续的方式还挺不错的。但是这样的话剧的本子有一定的局限性,那就是人物不能很多、布景不能很丰富,主要还是靠演员们在舞台上说说说。 Lungs 第一部是Claire Foy和Matt Smith演的两口子的吵架剧。先是争论讨论要不要孩子为什么要孩子怎么要孩子凭什么要孩子,后面情节反转渣男两次正向反向出轨,孩子意外来临,之后时光飞逝直接到人生的尽头。 一开始的情节还是蛮清新的,是比较典型的欧美年轻人在思考家庭和人生道路的一些思路。他们对这个世界、对自己、对生活是有要求的,同时也是(至少是想要)自律的。故事中还特意体现出来男女双方的反差,一个是高学历的女博士,一个是混演艺圈的渣男,但是他们对于爱情和生活的追求却又是有质量的。我能感到的是,年轻人的吵架看起来人生还是有希望的,能够在做父母之前对自己是否值得做父母进行思考的父母应该差不到哪里去吧。剧中提到的多条关于判断自己是不是一个好人的标准,拿到现实生活中看来,至少在中国似乎已经可以给绝大数人建立生育门槛了。但是渣的本性并不受智商文明的限制,这两位随即成为了最普通的家庭,前面那么多思考和挣扎全都白费了。 比较奇妙的点是,虽然是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整个直播用的是两个分屏分别拍摄两位主角,而两位主角虽然一直是在演对手戏,但是全程并没有在同一个位置上对话接触,要是他们各自在家通过zoom演也好像没有什么很大的差别。 Tag: Duncan Macmillan, Matthew Warchus, Claire Foy, Matt Smith, Three Kings 第二部是一部新剧首演。故事讲的是男主回忆自己小时候为数不多的和离家出走的父亲的交流,以及之后在父亲死后他去处理一些事后。标题“three kings”是剧中的父亲给男主出的一道题目,有三个并排的硬币,第一个硬币可以触碰可以移动,第二个硬币可以触碰不可以移动,第三个硬币不可以触碰可以移动,现在要把第一个硬币移动到第二个和第三个硬币之间。说是如果男主解开了这道题目就会再回来见他,结果几年后男主解开了,兴奋地打电话给父亲,接下来却什么也发生。 (反白一下答案) 按住第二个硬币,用第一个硬币去敲第二个硬币把动力传给第三个硬币。 Andrew Scott的个人独秀,不禁会让人想到他演的《Sea Wall》,这里不是遗失的妻子而是遗失的父亲。这个故事的主旨其实是蛮吸引我的,从爱尔兰离家出走到欧洲各地又落脚西班牙的没良心的父亲,作为儿子如何去和这样的父亲或者说这样的父亲的记忆相处,如何去和父亲留下的那些人那些事相处,简直可以请托宾写一篇文章了。但是我觉得稍微不是很满意的地方是男主的主动性有点太强了,为了那么陌生的父亲费尽心力。而且“three kings”这个小把戏的隐喻有点刻意和牵强。 Tag: Stephen Beresford, Matthew Warchus, Andrew Scott, Faith Healer 前面两部都蛮短的,第三部超级长,真的有点看不下去。一共有四幕,每一幕都是一个角色在那里不断地一个人在讲话,好像有一点像《Talking Heads》。从标题可以看出来,这是一部在讨论人与信仰迷信以致于与自我之间的关系。但是具体的情节,全程看的我都不知道在看什么,我就不多做评论了。 Tag: Brian Friel, Michael Sheen, Indira Varma, David Threlfall,

西游韦安地 NT Live: Present Laughter

Present Laughter 2019.12.22 Curzon Aldgate 上海全面下架看不到了,来发源地伦敦赶紧看一下这部The Old Vic新版的《Present Laughter》。 几年前我在上海看过BroadwayHD版本的Kevin Kline主演的版本。这次安利朋友和我一起去看NT Live的版本,我事先打了预防针说这是很老很老的剧本,所以不能深究主人公的男女关系作风,主要看点还是耍嘴皮子。 故事本身讲的是主人公是一个很有名的演员,但是将要步入中年,他身边有很多年轻女演员总是围绕在他身边想要走进他的生活,他也乐而为之,用夸张的个人行为和轻浮的感情生活来隐藏自己的孤独和悲伤。这一次几乎变成了一场闹剧,因为他和他的亲密的生意合作伙伴的另一半搞上了。 现场看了感觉改编的地方太惊喜了。光看故事的话,简直就是一个#metoo的温床,有钱有势的中年男子玩弄多名年轻刚步入社会的女性。戴着政治正确的眼镜来看这部剧,我觉得有点可惜了。所以这次的改编太聪明了,把这一错误的焦点完全避开了,方法就是做了性别的转换,把合作伙伴的性别变成女的,把想要上位的合作伙伴另一半的性别变成了男的。 特别妙的是,虽然做了这个性别转变,但是台词什么的都没有变。第二幕大家看到上位男留宿的反应,讲的话还是原本的话,却没有一点违和感,反而多了一层合理的惊讶/指责。整个故事这么处理也很合理。上位男和男主对手戏的时候,原本是看上去是女的想上位然后男主顺势占便宜,现在这一企图由男的演好像更明显了;所谓的捕食者的身份好像也随即反转了,变成了是上位男在控制局面。 不去管这样的改编对模糊错误的时代焦点的成功,如果要反思一下这样的安排的话,好像是进步了,又好像是退步了。老的剧本能把捕食者安排成女性,到底是在为主角开脱,还是在做平权?新的改编只要把性别简单对换一下,就有那么大的影响,那是因为#metoo的作用太大了,还是我们对#metoo的理解太单一了? 回到原本的情节核心,剧本原名是《Sweet Sorrow》,好像想要表达的更多是主人公中年危机的孤独,和一直在表演以至于自己都分不清表演和真实了。演的多厉害其实就说明自己就多越孤独,这是一种逻辑,但是我并不觉得反过来讲也成立,孤独的人有很多表现形式。但是我蛮喜欢男主这种爱演体质的性格的,蛮好玩的。这次继续让我对Andrew Scott路转粉,我本来一直嫌弃他讲话怪腔怪调的、演戏也全都是那种内心敏感的神经质的样子,但是这次他的喜剧才华爆棚。特别是在东窗事发后,他去一个一个反驳/攻击他的合作伙伴最后说自己其实只要一颗苹果一本书就好了,这口气太长了。 全局最后以MIKA的《Happy Ending》谢幕,完美。 Tag: National Theatre Live, Noël Coward, Matthew Warchus, Andrew Scott, Indira Varma,

戏剧挑战月 莎士比亚悲剧多版本对看

Othello 奥赛罗 English Touring Theatre 2019.7.21 中国大戏院 本来我就觉得奥赛罗是莎士比亚悲剧里最难看的,所以期待很低。然后看了英国巡回剧团在上海的这次演出,果然还是蛮难看的。 舞台布景很简单普通,也没什么优点好说的。观众都还蛮投入的,但是明明是悲剧有点地方就是感觉搞笑。Othello和Desdemona都特别讨厌,感觉他们很vulgar,双腿缠身上太多次,太low了。 Aileen说《Othello》的演出好不好看要说清楚两个点,为什么Iago要害Othello、为什么大家都那么相信Iago。正好前一天看的《伪君子》,太好看印象太深,觉得这里也有一点像,也是伪君子+专政的组合,只不过这里大家每个人都被伪君子忽悠着。 Tag: William Shakespeare, English Touring Theatre, 中国大戏院国际戏剧邀请展 Othello National Theatre Live 2019.7.22 感觉这个版本的Othello和Desdemona正常多了,不是垃圾还被嫉妒所迷惑才算悲剧嘛。Rory Kinnear太适合演Iago这种高智商思考很全面但是心机很重的角色了。 Othello被Iago花言巧语诱骗,这怪诈骗犯还是怪没有判断力的被骗的人,还是怪被骗的人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武力?Othello自己本来就很渣,杀人还想掩藏,临死前还要说一段给自己钉棺盖论的墓志铭。改编成为现代战地军队的设定,是不是暗指士兵的蠢low? 仔细想一下,Iago到底说了哪些谎言呢,他每次开始发功的时候还都会很理性地加一句“这些只是站不住脚的推断”,他更像是洗脑植入暗示催眠。他给Cassio灌酒,Cassio酒后失礼的锅全给Iago背也说不过去啊;Iago建议Cassio 去找Desdemona说情也于情于理都和合理啊;Iago骗Othello说Desdemona和Cassio有外遇的时候,他说他自己听到Cassio说的是梦话啊,也是坦言自己从没给过十足的证据啊。Iago在过去,真相大白可能就直接要死了;但是如果是现代的话,按照法律他可能还没啥事呢,他的目的都达成了,自己却没什么事,是最大的赢家。为什么Iago这样的人在现代反而是赢家呢? Tag: William Shakespeare, National Theatre Live, Rory Kinnear, Adrian Lester, Jonathan Bailey Hamlet RSC 2019.7.23  《Hamlet》的现场演出版本实在很多,其实蛮想看Rory Kinnear的版本的,但是一直找不到资源,所以先从10的开始看。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话剧,更像一部电视电影。一直有一个监控镜头的视角,Hamlet会对着镜头或者监控镜头讲独白。 虽然10那么厉害,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这个版本。我觉得《Hamlet》好看在于他自身的质问和矛盾,这版Hamlet装疯的时候很像调皮的真我正常人,对外界的反应、对别人的质问太多、对Ophelia的爸爸太无情、对妈妈和Guildenstern/ Rosencrantz太凶。10在演内心戏、对叔叔的戏、装疯卖傻的戏的时候差别超大,很厉害,但是反而感觉缺乏连贯性。 Tag: William Shakespeare, RSC, Gregory Doran, David Tennant, Patrick […]

Black Mirror S5

这一季根本不配做《Black Mirror》啊! 一定要排序的话,第一集还算是有珍珍一点点内容。讲的是现实和虚拟之间,爱和性和家庭的分割。好像是一个老套的同志出轨的故事,最终的结局却皆大欢喜(夫妻彼此同意每年某一天对方可以出轨,一个是传统出轨,另一个是通过虚拟游戏),让人跌破眼镜。冲突怎么可能就那么简单容易解决了呢?太不真实了。 第二集最多能拍个惊悚电影,也根本没到黑镜级别!Andrew Scott怎么演的都是这种神经质高智商内心受尽伤害的角色呢,这个故事和《Seawall》的设定几乎一模一样啊。感觉和科技的关系硬扯上的:为什么一定要和创始人通话呢?软件错在哪里呢? 第三集更烂,简直就是很cliche的弱智喜剧片了。黑化(去限制器后)的Ashley就像ted小熊一样,让人觉得作呕。漏洞更是超级多:铁粉怎么可能不知道发布会?都那么高级的可以提取意识回忆音乐的科技了,虚拟影像跳舞还要后面有真人?我还以为老鼠有更深度的含义呢(用脑控制啥的、正面负面能量的影响啥的),结果就是用来办家家搞笑的?! 太美国了太烂了! 啊!我为什么要把时间精力花在吐槽这么烂的一部美剧上面。比小说原著好看那么多的《Good Omens》,我却除了享受而没有记录任何推荐的点。有的时候,纯粹的享受就够了,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