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SFW

科幻世界译文版 2017-03

The Flicker Men Ted Kosmatka Patterns James Gunn Flight from the Ages Derek Künsken The Mermaids Singing Each to Each Cat Rambo 特德·科斯玛特卡 Ted Kosmatka 闪烁者 The Flicker Men 这部长篇小说其实可以算是作者几年前的短篇《Divining Light》的扩充与续写。前半部分的情节,除去主人公的背景历史故事,几乎和 《Divining Light》一模一样。主人公通过实验发现,双缝实验添加探测仪器可以使得干涉图样消失的关键点在于是人的意识的观察。然后宗教团体就想用这个实验来断定孕妇体内的胎儿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拥有意识,后来竟然发现有的人可以触发坍塌但是有的人无法触发坍塌。(短篇的情节就到这里为止)接着主人公被卷入一场巨大的阴谋事件里,原来世界上本来就存在不能引发波函数坍塌的人,他们被称为“命定者”;会引发坍塌的人,有意识的人,推动世界可以运用人择原理来解释世界是这个样子;还有知晓这背后一切的可以选择是否印发坍塌的极少数的人,“闪烁者”,他们试图阻止世界发展到下一个层面。闪烁者一般通过控制科学家的实验进度来抑制科研的发现和社会的进阶,当主人公的实验向世界揭露了这样的信息后,他们便开始追杀主人公和他的伙伴们。主人公在研发这个双缝实验之前,和他的另一个伙伴研究过某种石英球体会记录周边的信息,甚至到每一个量子状态。而主人公拿到了从诞生以来记录了一切的石英球体,一旦摧毁这个球体,等于是销毁了所有的探测结果,之前的一切都会回到未坍塌的状态。通过摧毁这颗石英球体,世界上所有的不能引起坍塌的人都瞬间死掉了。 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作者关于观察者的意识的点子在现在读起来还是相当地精彩。而扩写的部分,我本人不是特别喜欢逃逃杀杀的情节,感觉有点太多了,但是新的三种人的设定还是蛮有意思的,还有现在的一个东西的存在其实承载着过去一切所有的信息的这个设定也很赞。对于一个实验的小小的改变,引发了那么惊人的发现(虽然是虚构的),这对我非常有吸引力。我也想要通过一系列的假设问题来记录下来我读到这个实验的时候的想法。 为了简化实验,书里面把探测仪器简化成为灯泡亮起来被人看到。那么盲人看不到,没有引发坍塌,是因为这个盲人是命定者还是只是因为他看不到? 如果把灯泡亮起来换成亮起来的特定颜色,那不能分辨颜色的色盲能引发坍塌吗? 探测一定要是视觉吗?如果把信息转换成为听觉、触觉什么的也可以吗?可以让盲人通过听觉来引发坍塌吗? 观察者是否理解自己观察的意义,对实验的结果有影响吗?小猫小狗猴子乌龟不能印发坍塌是不是因为它们不知道自己的观察的意义? 观察的时间点并不重要,所以主人公甚至可以用它来预测未来? 命定者的设定很惊人了,却又好像很真实,细思极恐。 当发觉有的人会引发坍塌有的人不会的时候,难道第一件事情不应该是要质疑实验推理是否成立吗?怎么就变成了不能引发坍塌的就没有意识这种结论了呢?为什么不该得出意识与坍塌没有相关性的结论呢? 最后的结尾我不确定自己看懂了。所有的不能引发坍塌的人都死了,所以世界回到了我们现实中认为的所有人的意识观察都会引发坍塌的科学设定,故事说得很圆满了。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那些没有意识的不能引发坍塌的动物植物都没有一起死掉? 詹姆斯·冈恩 James Gunn 模式 Patterns 程序员通过模式识别出遥远的外星正在探究人类的信息,也通过模式拿捏对外传递此消息的尺度。 德里克·昆什肯 Derek Künsken 纪元航程 Flight from the […]

科幻世界译文版 2015-12

  2015年度轨迹奖专辑 南希•克雷斯 Nancy Kress 昨日的亲人 Yesterday’s Kin 外星人来访地球,有各种高科技,并且刀枪不入。然后人们发现这些外星人竟然和地球人长得惊人的相似,原来他们和地球人就是同宗同源的,和地球人的差异仅仅在某一个遗传基因上面。在非常许久的过去,这些外星人和某些地球人共有一位母亲,而在今天地球上还存在着若干拥有这支遗传基因的人。外星人有着共同的特点,就是性格非常温和、彼此间的合作倾向很强,换句话说他们都是一家人、对亲情联系相当重视。 外星人开放跟地球人交流,并警告地球人一团病毒将从外太空来到地球,届时人类将无法抵御并且灭亡。外星人答应帮助地球人一起寻找病毒的抗体,同时召集了所有和他们有着同一个遗传基因的人类,并向他们提供一个带他们走的机会。最后外星人带着一些自愿的同种族人类离开了地球,而地球上虽然没有找到有效的病毒解决方法,但是结果原来人类已经经过几千年的时间自身有了针对这种病毒的免疫力。 我觉得这篇有意思的地方,是外星人的基本设定,把协作者生存替代适者生存的。能够敞开心怀,把人性可能拥有的美好建立起来,这种层次是某大刘永远达不到的。这篇《Yesterday’s Kin》不仅拿了轨迹奖,还拿了幸运奖。我觉得看的时候还挺入戏的,而且要是变成长篇我觉得应该也会挺精彩。总觉得在人类女主的孩子们身上还藏了很多更多的戏没有篇幅可以展开挖掘下去。 伊丽莎白•贝尔 Elizabeth Bear 治疗协议 Covenant 一个连环杀手被变成了一个孤助无力的潜在受害人,战战兢兢地走过一条街。 正好前不久刚读过Elizabeth Bear的另一篇《Tideline》,两者有一定的相似性,那就是作者对于人性的乐观。她相信同理心,在《Tideline》里机器人和无家可归的少年相互信任依靠,这篇里面连环杀手体会到了被害者的心情。但是我的问题是,连环杀手在成为杀人不眨眼的机器之前肯定也是有同理心的,他不可能是没有考虑到受害者的苦然后再大开杀戒的,连环杀手应该是有同理心然后看透了同理心并且打破了心理障碍才出手的。 斯科特•林奇 Scott Lynch 老锡拉丹的一年零一天 A Year and a Day in Old Theradane 主人公以前以惊天大盗为生,在新的国家里,她成为了政治斗争的武器,被要求去偷走一条街道。 这是什么故事啊,没意思,貌似应该是很大的很负责的设定下的系列的一篇,不过我也没兴趣看这个系列里面其他的故事。 阿尔玛•埃尔莫达 Amal El-Mohtar 关于猫头鹰的真相 The Truth About Owls 猫头鹰好像是一种很厉害的生物,然后不知所云。 厄休拉•勒古恩 Ursula K. Le Guin 沙漠之瓶 The Jar of Water 仆人应富商要求穿过沙漠递送一瓶水给到一个圣人,圣人又叫他把这瓶水穿过沙漠送回给富商。临近旅途的尾声,仆人打开这瓶水喂给了口渴的小沙鼠,违背了富商的叮嘱。但是最终当富商重新打开瓶子的时候,里面的水是满的。接下来就下雨了。 看到这册目录的时候,我是最期待这一篇的,之前看过不少Le […]

科幻世界译文版 2015-09

The Quantum Thief Hannu Rajaniemi The Breath of War Aliette de Bodard The Sounds of Old Earth Matthew Kressel The Rydr Express Tobias Buckell Hannu Rajaniemi 哈努·拉贾涅米 The Quantum Thief 量子窃贼 我觉得这篇小说很厉害的一个地方是对其描述的未来的那个世界有着各种奇妙且丰富的设定,这些设定不仅具有想象力而且很符合”科幻”这一概念,即其中的来源往往都和当代的数学或者科学的点子很贴合。比如命表(把时间作为量子化现金存储起来的仪器)、外记忆(把所有关于环境、感知、思维的一切存储在云端)、隔弗罗(用来访问与分享外记忆的密钥)等等,都是很有意思的点。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更玄乎的设定,比如轮回转世(默工的设定感觉都有点像印度神话了)或者是各种非人类的存在。我并没有在阅读过程中有一种很畅快淋漓的感觉,虽然在开始读之前我就在amazon上看到一些书评说前几章读得很辛苦但是后面就停不下来之类的评语,但是我在我自己的阅读过程中却一直没有找到那一条”读得很辛苦”到”停不下来”的转变分界线。主要就是因为这些科幻的设定太多了,作者也丝毫没有想要慢慢解释的意思,结果就是让读者迷失在了茫茫未来世界里面。里面的那么多的设定其实每一条都可以被好好来利用和深挖的,但是作者显然更注重想要让读者不知所云的眼花缭乱感。 回到故事的情节上,给我的感觉也是有很精彩的桥段安排同时相当杂乱。防痴呆剧透:这个未来的世界其实原本是一个监狱,而有人会修改外记忆,使得所有人以为自己生活在另一种状况。当一件事情被陈述出来,那就变成了很主观的一件事情,而作为一个个体可以紧紧抓住的也只有去感知的能力。当连对事物的感知和记忆都变成可以存储在云端的东西的时候,虽然很便利(我现在还是觉得这个点子很厉害),但是与此同时这一感知不再由你独享而变成了与你无关的东西,更不要提被改写的可能性了。当然,现在也不能百分百的否认有即使是我们现在存在自己大脑里的记忆也会被改写的可能性。所以第二层的意思就是,我们靠自己对事物的感知/记忆作为基准来行事本身是否靠谱。总结到这种程度的情节,在我看来也明明可以写得更好的,因为这是一则非常引人深思的情节,而我总感觉作者放错了重点(而且是故意放错重点的感觉)。 Aliette de Bodard 阿里埃特·德·博达德 The Breath of War 战争的呼吸 新生儿的存活,需要母亲年轻时创造雕刻的生物的一口气。主人公的婴儿即将诞生,她去寻找深山里她创造的生物,原来她在年轻的时候创造的生物是一座飞船(战机),她把自己对现状的不满载入了这座飞船,飞船这几年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战争。最终,主人公放飞飞船到外太空。 我一开始的时候觉得这是一篇关于育儿的小说。关于生命的延续,在这篇小说的设定里面让人意想不到地把它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由自己心愿决定样子的生物(甚至是把自己的心愿加载了进去),另一个是人类种族的延续(这一延续还依靠前者的一口气)。然后我发觉这篇更多地是在讲主人公本身的成长与变化,如何对自己年少时的理想的不堪而负责。 Matthew Kressel 马修·克莱索 The Sounds of Old Earth 老地球的声音 地球要被拆迁了,老人家不愿意。 这篇太让我厌恶了。我觉得怀旧和守旧是两码事。一个人不愿意接受新的东西,这没什么好指责的,但也没什么好美化的。 […]

科幻世界译文版 2015-05

2014年度星云奖入围作品专辑 此辑是2014年星云奖入围作品选集,出版于最终得奖名单公布之前,等我读完正好得奖名单放出。三篇novella全部落选,获奖的是Nancy Kress的《Yesterday’s Kin》;两篇novelette倒是中了一篇《A Guide to the Fruits of Hawai’i》。就《科幻世界》选编的这一册来看,我最大的感受是女权势力风头很重,一共5篇里面4篇全部都是女性作者加女性视角的女性主角,伪反沙文主义。 雷切尔·斯维尔斯基 Rachel Swirsky 大跳 Grand Jeté (The Great Leap) 爱跳芭蕾的少女身患绝症奄奄一息,父亲制作了一个和女儿外表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并把女儿所有的脑部信息复制进去。一个很老套的科幻故事,融入一些芭蕾的元素,觉得很一般。 玛丽·雷科尔特 Mary Rickert 乌尔黑斯维尔的母亲们 The Mothers of Voorhisville 一座小镇上的女性纷纷在同一时段同时怀孕,并产下健康男婴,而这些男婴全部长有翅膀。原来这些男婴全部是同一个男人的后代,他只是过客般地经过了这个小镇。这些男婴的母亲们后来通过相互的沟通知道了这件事情,同时她们也开始誓死捍卫男婴们的生存的机会。 我非常喜欢这篇。前面有一部分分别讲述不同的女性与那位男性的经历,一会儿第三人称、一会儿第一人称单数、又一会儿第一人称复数,看得有一点烦,不过正好也符合这些母亲们七嘴八舌给人带来的感觉。故事的主题神秘又黑暗,又是一个美国孤僻小镇发生的事件的典型例子,与其说是科幻其实更有灵异的味道。后来的逆转让所有的母亲们全都聚集到一起,想办法来拯救这些男婴们,又有一种乌托邦的感觉。 卡门·玛利亚·玛卡多 Carmen Maria Machado 与君相缝 The Husband Stitch 女主与丈夫从相识到婚姻的幸福生活,唯一的禁忌是领口的蝴蝶结,不能触碰。我不喜欢这种基本设定不清的故事。 达里尔·格雷戈里 Daryl Gregory 安然无恙 We Are All Completely Fine 新组建的一群心理治疗小组,参加的人都是经历过人生重大灾难的,要么是被食人魔囚禁过、要么是能眼见恶灵的、要么是被人做骨头刺青的、要么是入邪教终经灭门的等等。随着每周的小组见面,各位的身世一一解开,最后发现连组建这个小组的心理医生也有类似的经历。而最诡异的是,其中一位在几十年前经历的被人骨头刺青的内容就是现在这个小组里面的成员,甚至包含着将要加入这个族群的成员。故事的高潮结尾是大家一起对付邪教和邪教的终极大boss恶灵。 故事的一开头,就开始摆弄一个很老套但却一直吸引我的噱头:人对自我(命运)的掌控。男主在故事中的观点是,“人们有能力改变自身”这个观点是自圆其说的谬论,人是自己命运之舟的船长,但是遇难的时候每个船长注定要和沉船同归于尽。然后故事里面提到的一些骨头刺青的未来预言,多少也点这个意思,你会不会把它认作是真实的预言呢(同时你就成就了这个预言的内容)? 阿莱拉·多恩·约翰森 Alaya Dawn Johnson 夏威夷水果指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