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科幻世界译文版 2017-03

The Flicker Men
Ted Kosmatka

Patterns
James Gunn

Flight from the Ages
Derek Künsken

The Mermaids Singing Each to Each
Cat Rambo

特德·科斯玛特卡
Ted Kosmatka
闪烁者
The Flicker Men

这部长篇小说其实可以算是作者几年前的短篇《Divining Light》的扩充与续写。前半部分的情节,除去主人公的背景历史故事,几乎和 《Divining Light》一模一样。主人公通过实验发现,双缝实验添加探测仪器可以使得干涉图样消失的关键点在于是人的意识的观察。然后宗教团体就想用这个实验来断定孕妇体内的胎儿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拥有意识,后来竟然发现有的人可以触发坍塌但是有的人无法触发坍塌。(短篇的情节就到这里为止)接着主人公被卷入一场巨大的阴谋事件里,原来世界上本来就存在不能引发波函数坍塌的人,他们被称为“命定者”;会引发坍塌的人,有意识的人,推动世界可以运用人择原理来解释世界是这个样子;还有知晓这背后一切的可以选择是否印发坍塌的极少数的人,“闪烁者”,他们试图阻止世界发展到下一个层面。闪烁者一般通过控制科学家的实验进度来抑制科研的发现和社会的进阶,当主人公的实验向世界揭露了这样的信息后,他们便开始追杀主人公和他的伙伴们。主人公在研发这个双缝实验之前,和他的另一个伙伴研究过某种石英球体会记录周边的信息,甚至到每一个量子状态。而主人公拿到了从诞生以来记录了一切的石英球体,一旦摧毁这个球体,等于是销毁了所有的探测结果,之前的一切都会回到未坍塌的状态。通过摧毁这颗石英球体,世界上所有的不能引起坍塌的人都瞬间死掉了。

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作者关于观察者的意识的点子在现在读起来还是相当地精彩。而扩写的部分,我本人不是特别喜欢逃逃杀杀的情节,感觉有点太多了,但是新的三种人的设定还是蛮有意思的,还有现在的一个东西的存在其实承载着过去一切所有的信息的这个设定也很赞。对于一个实验的小小的改变,引发了那么惊人的发现(虽然是虚构的),这对我非常有吸引力。我也想要通过一系列的假设问题来记录下来我读到这个实验的时候的想法。

  • 为了简化实验,书里面把探测仪器简化成为灯泡亮起来被人看到。那么盲人看不到,没有引发坍塌,是因为这个盲人是命定者还是只是因为他看不到?
  • 如果把灯泡亮起来换成亮起来的特定颜色,那不能分辨颜色的色盲能引发坍塌吗?
  • 探测一定要是视觉吗?如果把信息转换成为听觉、触觉什么的也可以吗?可以让盲人通过听觉来引发坍塌吗?
  • 观察者是否理解自己观察的意义,对实验的结果有影响吗?小猫小狗猴子乌龟不能印发坍塌是不是因为它们不知道自己的观察的意义?
  • 观察的时间点并不重要,所以主人公甚至可以用它来预测未来?
  • 命定者的设定很惊人了,却又好像很真实,细思极恐。
  • 当发觉有的人会引发坍塌有的人不会的时候,难道第一件事情不应该是要质疑实验推理是否成立吗?怎么就变成了不能引发坍塌的就没有意识这种结论了呢?为什么不该得出意识与坍塌没有相关性的结论呢?
  • 最后的结尾我不确定自己看懂了。所有的不能引发坍塌的人都死了,所以世界回到了我们现实中认为的所有人的意识观察都会引发坍塌的科学设定,故事说得很圆满了。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那些没有意识的不能引发坍塌的动物植物都没有一起死掉?

詹姆斯·冈恩
James Gunn
模式
Patterns

程序员通过模式识别出遥远的外星正在探究人类的信息,也通过模式拿捏对外传递此消息的尺度。

德里克·昆什肯
Derek Künsken
纪元航程
Flight from the Ages

两部人工智能航舰几千年的故事,蛮无聊的,没看下去。

凯特·兰博
Cat Rambo
人鱼在唱歌
The Mermaids Singing Each to Each

在一个简单的故事之上,加入了很多科幻的元素:去性别化和重启选择性别、人类改造成为人鱼、捕鱼船的人工智能等等。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