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西游韦安地 NT Live: Present Laughter

Present Laughter

2019.12.22

Curzon Aldgate

上海全面下架看不到了,来发源地伦敦赶紧看一下这部The Old Vic新版的《Present Laughter》。

几年前我在上海看过BroadwayHD版本的Kevin Kline主演的版本。这次安利朋友和我一起去看NT Live的版本,我事先打了预防针说这是很老很老的剧本,所以不能深究主人公的男女关系作风,主要看点还是耍嘴皮子。

故事本身讲的是主人公是一个很有名的演员,但是将要步入中年,他身边有很多年轻女演员总是围绕在他身边想要走进他的生活,他也乐而为之,用夸张的个人行为和轻浮的感情生活来隐藏自己的孤独和悲伤。这一次几乎变成了一场闹剧,因为他和他的亲密的生意合作伙伴的另一半搞上了。

现场看了感觉改编的地方太惊喜了。光看故事的话,简直就是一个#metoo的温床,有钱有势的中年男子玩弄多名年轻刚步入社会的女性。戴着政治正确的眼镜来看这部剧,我觉得有点可惜了。所以这次的改编太聪明了,把这一错误的焦点完全避开了,方法就是做了性别的转换,把合作伙伴的性别变成女的,把想要上位的合作伙伴另一半的性别变成了男的。

特别妙的是,虽然做了这个性别转变,但是台词什么的都没有变。第二幕大家看到上位男留宿的反应,讲的话还是原本的话,却没有一点违和感,反而多了一层合理的惊讶/指责。整个故事这么处理也很合理。上位男和男主对手戏的时候,原本是看上去是女的想上位然后男主顺势占便宜,现在这一企图由男的演好像更明显了;所谓的捕食者的身份好像也随即反转了,变成了是上位男在控制局面。

不去管这样的改编对模糊错误的时代焦点的成功,如果要反思一下这样的安排的话,好像是进步了,又好像是退步了。老的剧本能把捕食者安排成女性,到底是在为主角开脱,还是在做平权?新的改编只要把性别简单对换一下,就有那么大的影响,那是因为#metoo的作用太大了,还是我们对#metoo的理解太单一了?

回到原本的情节核心,剧本原名是《Sweet Sorrow》,好像想要表达的更多是主人公中年危机的孤独,和一直在表演以至于自己都分不清表演和真实了。演的多厉害其实就说明自己就多越孤独,这是一种逻辑,但是我并不觉得反过来讲也成立,孤独的人有很多表现形式。但是我蛮喜欢男主这种爱演体质的性格的,蛮好玩的。这次继续让我对Andrew Scott路转粉,我本来一直嫌弃他讲话怪腔怪调的、演戏也全都是那种内心敏感的神经质的样子,但是这次他的喜剧才华爆棚。特别是在东窗事发后,他去一个一个反驳/攻击他的合作伙伴最后说自己其实只要一颗苹果一本书就好了,这口气太长了。

全局最后以MIKA的《Happy Ending》谢幕,完美。

Tag: National Theatre Live, Noël Coward, Matthew Warchus, Andrew Scott, Indira Varma,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