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萨勒姆的女巫

crucible cn萨勒姆的女巫

The Crucible

2015.10.30

上海天蟾逸夫舞台

我观看这部《萨勒姆的女巫》(The Crucible)的经历略为零散,看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出的时候因为有事错过了最后一幕大结局的内容,看李建军主演的Old Vic版的视频上下部分相隔了近两个月。但是好在这是一部非常杰出的剧本作品,所以还是觉得很赞。

这样的故事留给我两方面的启示,一个是如何在形式上避免这种悲剧的发生,那就是被指控的豁免权以及举证义务的明确,虽然在这一点是似乎在剧中已经很明确地说明了这两则的漏洞;另一个是这种悲剧的来源,我个人觉得是一种把宗教、道德和法律融合在一起的结果。不管是对女巫的迫害、对红色思想的迫害、还是对反红色思想的迫害,它们的共同点都在于封闭的非开放式的思想试图借用法律的手段来做清洗工作。然而一旦法律被这种单一的思想道德的所控制,那就会发生很恐怖的事情。

剧中的人物都设定得很好,每个人都可以拿来单独分析一番。

少女这种生物,一秒钟纯洁天真无瑕,一秒钟可以说服自己鬼上身,一秒钟腹黑,一秒钟一根筋的浪漫主义,一秒钟极端现实主义,太恐怖了。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法官和Hale牧师两位的设定,两者可以说都是外来的却决定着事件走向的审判者。这种冤案的产生,我们很习惯于把它归结成审判者的无能或者偏颇,但是在这部剧中我不能说这是一名判决或者审判中明显有偏颇的法官,我甚至觉得这位法官称得上是公正的,因为他愿意听取多方的意见、而且它对事件的基本判断是有理性思考的(只不过有方向上的问题)。在这样一名可以说是公正的法官判决之下的结果,却是让人无法接受的,这正揭露了问题的所在。而Hale牧师的反转也是一大看点,我觉得他是最接近于普通人的想法。他的那句“God damns a liar less than he that throws his life away for pride”,初听之下类似“好死不如赖活”,却是他在宗教框架之下能够想出来了的最符合人性的理论。

男主John Proctor最后纠结于自己的认罪书公布公开并为此走上绝路,我理解为他心中对宗教的挣扎。因为他觉得可以在上帝的眼前说谎因为上帝是明眼人自有上帝的判断,他的内心是无罪的;但是一旦这份认罪书流落到了社会,那么他立足人间的名誉不保,他个人的人格失去了尊严,这种损失在John Proctor看来是重过于宗教对他的压力的。

最后很直观地讲讲中英两版的差别。中版让我实在有点出戏的是,里面的少女都是大妈,特别是领头少女Abigail的扮演者每句话讲出来每一声尖叫全部都是典型的大妈啊,都是久经历练的烟酒嗓啊。两版最大的差别,也是中版最大的硬伤,就是在英版里事件的背景真相是隐喻的,并非直白的告知的,不能百分百地确认少女们的控告是诬蔑的,而在中版里面不知道什么原因加了一出戏并且在之后的表演里也一直很明确地指出这些被控告的人都是被诬蔑的。因为这个剧情上的改编,把整部戏想要传达的东西降低了一个档次。我觉得原版想要传达的信息在于,问题的重点并不在于被迫害的人们是不是清白的,在不知道是否清白的前提下,我们就可以看出迫害本身的可怕与可笑;而被添加了洗白剧情后,传达的意思反而变味了,好像是一定要是本身是清白的才可以去反对这些迫害,而这种意识本身就又一次站在了迫害者的逻辑那边。

the-crucible-old-vic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