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那不勒斯四部曲NO.1:我的天才女友

我的天才女友

L’amica geniale

埃莱娜·费兰特

Elena Ferrante

陈英(译)

B01N33BSUE

终于开始读那不勒斯四部曲了,第一本讲的是两位女主小时候的故事。生活在贫穷落后的小地方里的人们,两位女主人公既是街坊邻居也是同学还是相互羁绊的朋友。她们小时候的生活好像很大程度被各种邻里亲戚上一辈的人们的家长里短所笼罩,慢慢长大以后,她们开始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但是生命里出现的仍然是同一个小地方里面的那些人们,她们身边追求她们的也依然是这些上一辈的人的孩子们。在此过程中,两为女主人公的关系平衡不断被打破被重构。

这的确是一本很好读的小说,虽然好像人物有一点多,但是随着第一人称主人公的叙述逻辑走也完全没有问题。现在读完以后,我甚至记不清楚所有人的具体的名字,但是知道每个人能之间的关系及身份。里面的主题,其实是关于两位少女之间的友情羁绊和各自的成长。之前我也读过不少所谓的成长小说,我个人觉得读成长小说最过瘾的地方是代入感,也就是说我常常会觉得自己也可以是小说里那个主人公,因为有的时候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也可能这么考虑这么处理。然而在读这本小说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是第一人称主人公所讲的这些东西我可以理解、稍微努力一下的话我也可以体会到主人公的心情和心思,但是对我来说却并不是那么信手拈来的,比如说书里面提到的我的天才女友口中的两个意象“界限消失”和“铜锅爆炸”。

如果把这种我感受到的明显的区别归结于性别的差异,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性别歧视。我冒着被扣歧视的帽子的风险,来假设我们先这么区分,有男性视角的小说也有女性视角的小说,至少在我的阅读过程中我是觉得阅读体验是不同的,好像男性更注重于人生应该是怎样的,这种人生是要包含考虑到身边的所有的人的(未必是考虑到他们的看法和眼光,而是考虑到个人所作所为的社会性的合理性);女性则更注重于个体,更接近纯粹的个人主体,考虑的是个人的体验感受。这种区别是是否细腻无关,而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男作家在写作的时候从来就被从小到大的直男癌观念影响到了,典型的直男癌特征不就是特别喜欢高谈阔论几乎与自己无关的东西嘛。再反观我自己,我自己考虑问题和观察世界的角度又是和这些男性视角小说的主人公是一样的,我很难很默认地把自己抽离于整个世界,总是要去想如果我这么做了和世界上别人做了的影响是什么。我觉得自己做不到像女性视角小说的主人公那样,说不上来这么做到底哪里不好,却又有一点不那么赞赏。

我知道自己不赞赏这本小说的第一人称女主的地方,是感觉她简直就是一个马基雅维利主义的人物。女主身边的人全都只是她的人生中的工具和棋子,所有的人都只是被她用来和另一个女主较劲的手段而已。合情合理,我不喜欢。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