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Isaac Asimov

The Robots of Dawn

The Robots of Dawn Isaac Asimov William Dufris (narrator) 9780553299496 机器人系列的第三本,主角依然是人类侦探Elijah Baley,这一本里的人形机器人Daneel Olivaw完全只是配角。这次的凶杀案是对于另一个人形机器人的杀害,不管是外界还是当事人本人也是人形机器人的发明者Han Fastolfe都毫无疑问地确认只有Fastolfe博士自己一个人有这个能力能让那个人形机器人处于“天人交战”地精神状态以至死亡,但是Fastolfe博士同时否认自己这么做了。于是他们把Elijah Baley请来了Aurora星球来探这个机器人谋杀案。 这本书的90%部分我简直读不下去,延续前几本的判断,我还是对Elijah Baley这个主人公喜欢不起来。Elijah Baley的侦探方法非常简单,那就是怀疑所有出现的人物,把人类可能拥有的最卑鄙的意图投射到每一个人身上从而使得每一个人都是嫌疑犯,然后用非常low地流氓式的技巧来逼问别人的隐私。这种探案方法的好处,那就是能够猜中凶手。要是问你一个骰子掷出来的结果是几,你从1到6全部猜一遍,那总归有一个答案是对的。但是这样太赖皮,太没有水平了。这一本还特别让我感到恶心的是那个女主Gladia,色情狂+克夫大王,再加上我听的有声书朗读的人在讲Gladia的对话的时候用男声装出矫揉造作的女声,让我忍不住往前快进了不少地方。 唯一我觉得出彩的地方在于这本书的最后一节,那就是真相的地方。先把结局反白记录一下:凶手是机器人Giskard,它从Fastolfe博士女儿那边偶然地获得了读心/改变别人心意的能力,它运用从Fastolfe博士那边读取来的方法让那个人形机器人报废了。这最后一段太精彩了,好像有那么一点扯,但是一方面它有一种隐隐的非常恐怖的气氛,这么复杂的一个事件竟然是一个机器人从中像操控人偶一样地编排了整出戏,另一方面,它又很圆满地衔接了基地系列地一些读心的元素。所以我愿意忽略前面那所有的不足,然后为这没有能力写出让人信服的人物拥有的超群的想象力的阿西莫夫鼓掌。

The Caves of Steel

The Caves of Steel Isaac Asimov 978-0553293401 阿西莫夫的机器人系列由一些短篇小说和都是以Elijah Baley为主人公的算是科幻crossover侦探小说四部曲组成,四部曲分别是《The Caves of Steel》、《The Naked Sun》、《The Robots of Dawn》和《Robots and Empire》。不知道为何我当初阴差阳错先读了第二本《裸阳》,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认识了两位主人公,然后感觉没有读基地系列的时候精彩。最近读到阿西莫夫的短篇小说《机器人之梦》,觉得有点意思;然后再去看电影《I, Robot》,非常失望;然后又得知原来电影的主要情节不是源自阿斯莫夫的创作,只不过借用了很多阿斯莫夫机器人系列的电子,于是又对他的机器人系列产生了兴趣,因为撇开主线情节不谈,电影里面好多关于机器人的点子我觉得还是很赞的。 The Three Laws of Robotics: A robot may not injure a human being or, through inaction, allow a human being to come to harm. A robot must obey the orders given to it by human […]

大师的盛宴:黄金时代

大师的盛宴:二十世纪最佳科幻小说选 Masterpieces: The Best Science Fiction of the 20th Century 奥森•斯科特•卡德(编) Orson Scott Card 9787513307109 Poul Anderson 波尔•安德森 Call Me Joe 叫我乔 讲的是用心电感应来操控外星上的人造新物种,最后操控的人类的精神和新物种合二为一。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阿凡达”的故事,怪不得后来我一搜索,网上都是说卡梅隆是在抄袭Poul Anderson的这篇。 Poul Anderson曾7次获得雨果奖、3次获得星云奖,他的双奖作品有《The Saturn Game》、《Goat Song》和《The Queen of Air and Darkness》。 Robert A. Heinlein 罗伯特•海因莱因 “All You Zombies–” “你们这些还魂尸——” 时间旅行,最有名的一个悖论就是回到过去把自己的爷爷杀死。而这篇可以说是反其道而行之,是回到过去把自己生出来。故事的内容是老年的我作为时空旅行工作人员去招募年轻时候的自己,年轻时候的自己自小是孤儿并在很年轻的时候邂逅了一个男子并生下一小孩,生下这个小孩后被医生告知原来自己有两套性征器官被医生改造成男人了,而孩子也被陌生人拐走了。年老的自己把年轻的男子带回某个特定年代,这之后的事情便清楚了,原来不管是生下孩子的母亲还是邂逅的男子,还是生下的孩子,还有年老的我都是同一个人。这篇是我在这一部分中最喜欢的一篇,因为它用最简单的人物构造了一个最完整而且没有悖论的完美时空旅行。 这篇里面运用了一个把自己尾巴吃在嘴里的蛇作为意向,表明一种无限的循环。非常有意思的是,其实在科幻作品中运用这种循环的不在少数,而且这种循环还会有微妙的不同。比如在《恐怖邮轮》里,女主人公一次又一次地处于循环之中,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每一次她把她杀掉的人的尸体藏起来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那里有很高一堆同一个人的尸体。在这里,有循环,但是循环的结果是累积的。又比如,年轻人遇到一名老妇交给他一块手表,当他穿越到过去遇到这位少女时期的老妇再把这块手表交给她。这块手表在无限的循环中,但是它又是从哪儿来的呢?而在这篇短篇里的循环又是不一样的,看似是无限的循环,但是如果站在主人公的角度,其实所有事情只发生了一遍,他的人生有开端也有结尾。简单的循环能弄出那么多花样,真的很有意思。 如果真的发生悖论了会怎样?是会马上分立出一个平行世界,还是这个世界整个瞬间灰飞烟灭?我们现在生存的世界没有悖论,是不是因为所有有悖论的世界全部消失了,而我们存在的正好是那个没有悖论的世界?而且当我们去思考去理解这个悖论的时候,是站在一个比较高的逻辑高度。如果是站在比较微观的角度,比如说一颗子弹射进胸膛,心脏的器官组织会因为可能造成悖论而把子弹弹出去吗?再微观一点,组成子弹和人体的各种原子,它们所遵循的只是最基础的物理规律,它们会因为意识到悖论的可能性而改变其性质吗? Robert A. Heinlein和Isaac Asimov、Arthur C. Clarke合称为科幻小说三巨头,他曾7次获得雨果奖、5次获得星云奖,他最出名的作品有《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和《The […]

裸阳

裸阳 The Naked Sun Isaac Asimov 汉声杂志(译) 9787807260400 这是我基地系列之外第一次读阿西莫夫其他的作品,再也找不到当初读基地的时候的那种惊艳的感觉了。这本《裸阳》属于机器人系列,虽然有一些点子,主要还是围绕着阿西莫夫自己创造的机器人三大定律而延伸出去的讨论。故事讲的是未来机器人遍布全宇宙的年代某地球警察和某外星球机器人一同去另一个外星球探案的故事。其实可以很机械的把这个故事从两个角度来看,一个是关于机器人三大定律的细究,另一个是关于人类世界的社会结构分析。 机器人三大定律: 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坐視人類受到傷害; 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 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法則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关于机器人三大定律,这本书中提出的一个矛盾之处就是机器人如何判定伤害人类。比如说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很有可能处罚小孩是他学习的一个过程,现在的伤害是为了将来的好。而机器人到底能否判定其中的逻辑关系和孰重孰轻吗,还是需要修改这一定律?但是一旦修改这一定律,那么把“伤害人类”这一禁区模糊化,就很可能直接把机器人武器化了。因为在第一法则的保护之下,机器人不可能去杀人,但是一旦修改了这一定律,大规模的杀伤性战争里恐怕机器人就会大发功效了。这一点构成了书中那个凶案的真正动机(剧透反白):凶手是那个机器人学专家,他的梦想就是修正这一个定律、把机器人武器化、征服宇宙。他的手段是命令机器人去做不违反第一法则的事情,但其结果却很可能导致杀人。 这本小说里关于世界的设定虽然略显肤浅,但是对比度相当的强。地球已经变成最落后的世界,人们终日不见阳光,甚至恐惧户外;索拉利世界人口稀少、机器人泛滥,人们恐惧真实的接触。阿西莫夫再一次把视角放在了一个比较宏观的角度,即人类社会的发展需要交流。我个人非常讨厌这样的论断,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用社会群体的需求来要求社会中的个人。为了人类的发展,大家就要传宗接代;为了社会的发展,大家就要多多交流——这样的推理缺少一个重要环节,那就是主语是谁?谁会有资格来代表这个主语来提要求呢?谁要是真的充当这个主语了,那才真是可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