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火花 (Netflix)

p2371286010

超五星!特别特别喜欢的东西,我反而推荐不来,就怕我推荐的不好辱没了它。这部剧的男主说:“有时候不是会太过情绪化而无法表达心里的话吗?所以我想了一下,就故意先宣告说我要说相反的事,再尽全力说出违心之论,或许更能明确地向对方表达自己想说的事。”我也试着来一下。这部日剧各种各样的烂:画面、镜头、配乐、故事情节、节奏、演员选角、演技一无是处!不管是男性角色还是女性角色都超级不可爱,全是渣男作女!里面的情感特别假,也没有任何层次,想要传达的东西根本无法引起观众的共鸣,不懂它在说些什么!这是我看过最烂的日剧,真的可以去死了。

果然很难,又真实又好笑的漫才风格,我果然还是做不来。故事说起来很简单,讲的是男主德永和好基友到东京打拼,想要在漫才界闯出一片天,期间男主结识了前辈神谷。其实有很多个主题,它讨论了艺术的形式和独立性、梦想、师徒关系、朋友关系等等一系列的人的情感。有好几集特别喜欢,有很多超级精彩的桥段,我都下了不舍得删,又不能再看(一看就哭)。简单地记录几个比较戳中我的片段。

参加甄选失利,被告知需要用更贴近大众的梗,德永觉得难以接受。漫步在回家的路上,路过一位卖唱小哥在街边吉他弹唱一首关于追逐梦想的歌,德永驻步聆听,然后在临近歌曲结尾的时候掏出千元钞票放在琴盒里头也不回地走了。晚些时候,德永正在家里琢磨段子,有人敲门,就是那个卖唱小哥,他来归还那张千元钞票。原来这个卖唱小哥是德永的邻居,这千元钞票的事情也是之前说好拜托德永做的托。(对梦想执着的人可以互相理解,互相给予能量。之后发现原来是托这件事情,并不能改变两人关于梦想互相理解的事实,反而撇掉了鸡汤展现了真实性。)

德永的漫才搭档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山下,他们小时候就超级喜欢漫才并且一起练习。来东京后的某一天,练习的那天正好是他们小时候的漫才偶像去世,山下却一点也没有意识,而且还一个人去参加了另一个和漫才无关的活动的试镜,德永觉得很生气。回到家正好碰到那个卖唱小哥,卖唱小哥提着大包小包,原来父亲病危他要彻底回老家了。德永送他到车站,请他最后再唱一首,小哥唱了《空に星が綺麗》。德永最后一次把千元钞票放进小哥琴盒,转头奔去看师父神谷的表演。表演结束,德永独自走在东京街头,隐约听到远处嘣嘣的响声,循着声音找去,原来在放烟火。德永激动地奋力朝烟火跑去。(感觉搭档好像失去了一点初心,又发觉同命相连的卖唱小哥不得已放弃了自己的理想,于是急于想从师父那边获取一些能量。最后烟火的出现,正如第一次和师父相遇的那个场合,正是德永当下最需要的。)

为了迎合观众的口味,德永和搭档改变了出场的动作和服装,德永觉得有点羞愧。和师父碰面的时候,没想到师父竟然像自己一样染了一头银发。去师父的女人家吃火锅,电视里放着德永的表演,师父的女人看得哈哈大笑,师父却一点也没有笑。德永渐渐忍不住终于对师父爆发了。(德永自己已经对自己很羞愧很失望了,没想到师父竟然也违背了自己一直以来的不模仿的信念。)

最后两集实在是太催泪了。还有一些天桥的场景我也觉得印象太深了,比如德永和美发知己的离别,还有德永跑上天桥目送搭档的出租车,天桥和告别和奔跑不能结合得更完美。最近看的两部同样是让我流泪的作品,如何来直面生活中的苦难,很显然《没什么大不了》提供的答案要逊色很多。《火花》的结尾也并没有清晰地给出一个答案,而是指了一个方向。为了巨乳大叔的梗隆了胸的神谷在温泉酒店想到一个梗激动地裸体跳跃,德永正在为神谷写第十年的传记:“神谷的头上挂着一轮自若泰然的满月,这幅美景宛如平凡的奇迹。神谷就在这里,他存在于这里,他的心脏跳动着,他正在呼吸着,他就在这里。神谷几乎令人厌烦般的全心全力地活着。这要他还活着,就不会有坏结局。我们仍然在故事的中途。”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