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Divisadero

Divisadero
Michael Ondaatje
B000QW7R8U

翁达杰(Michael Ondaatje)2007年出版的《遥望》(Divisadero)算是他最新的一本小说。虽然是一本不厚的小说,但是采用了一套很有意思的呈现故事的方法。一方面,有看上去情节起伏很大的比较现代的故事,主角是Cooper、Anna和Claire;另一方面,是上一代的看似比较内敛的关于Lucien的故事。好玩的地方就是这两代人的故事在有微弱的线索连接之外,两组人物的形象有似乎互相作用和映射。光光从最初步最直观的读者角度而言,我其实有明显的偏好。我更喜欢关于Lucien的故事,而且我最最喜欢的是小到不行的一个配角,就是那个连名字也没有的小偷。

叶沙的节目组花了三期节目的时间重点推荐并解读了这本书,下面摘录一段关于书中灵魂人物Lucien的叶沙的解读。

我把他看作是一个“全人”,这样的人也许是理想化的。他既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又是一部作品,一部供Anna研究的作品。这个所谓的全人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现实生活,一部分是精神世界。这两个世界,可以说很难讲哪个比哪个更大一点。

在Lucien的生活当中,“那一个世界”显得尤为重要,而且他可以描绘出来。可是“那一个世界”之重要,我不认为其他有什么人可豁免。只不过我们都不如一个作家那么擅长于把思路理清、把它赋予一个生动的形象,以致于自己也能够因此看清,甚至让更多的人看得见。Anna如此,Claire如此,Cooper如此,我想人人都一样。在他的“那一个世界”中,存在的一切,一言以蔽之,就是“这一个世界”的投影。而“这一个世界”中的所有的欠缺,在“那一个世界”里都可以获得补偿。那就是Lucien写下的内容:对感情、对家庭、对在“地上”不能实现的美好愿望的在“天堂”的构建,这就是Lucien的“那一个世界”里所拥有的一切。而同时,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这一个世界”也是“那一个世界”投影的承载者。因为Lucien是拥有“那一个世界”的人,而“那一个世界”可以投影于他的当下,所以他会离家出走。他会去寻找一个他可以安顿下来的地方,然后他找到了。这个找到的地方,是独处的愿望。因为只有回归到独处,生活才可能完整。因为“这一个世界”要完整,不可能。能够像他那样清醒的人,几乎不可能(存在)。他之所以如此清醒,得益于写作良多。因为电光火石的心念的转动,如果不是把他写下来留下来的话,还轮不到去遥望社什么,就已经找不到了。

还有就是叶沙和嘉宾们最后一期节目里谈了好多关于命运的看法。然后我回顾我上个月临时抱佛脚看的电影版《英国病人》,那时我把一切的悲剧都怪在爱情的头上,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调整对爱情的看法。现在要是结合命运的角度来看,似乎又上了一层台阶。刘先生的关于命运的解读辩证而积极正面,我却无法全部赞同。反倒是叶沙关于命运的关于一张蓝桌子、一段文本的比喻,挺玄的。

另,推荐《遥望》中译本的译者的博客,有很多最新的英语文学的信息。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

2 Comments

  1. deedlit wrote:

    我本来想听了节目能更好地读懂这本书,结果节目内容比书还玄妙……

    Thursday, April 14, 2011 at 16:12 | Permalink
  2. Yann wrote:

    我发觉似乎经常这样。自己看书只能想到一点点,听了节目就顿时开拓了不少思路。

    Thursday, April 14, 2011 at 21:24 | Permalink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