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TC2020s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Cycle Henrik Ibsen

Une maison de poupée 2020.4.13 我对易卜生种草是从去年看的上话版的《玩偶之家》开始,那么久远的作品能够如此精准地直击当代依旧存在的问题,简直是预言家。法国Odéon剧院官网的Théâtre et canapé系列,继Cycle Molière之后,最近又推出了Cycle Henrik Ibsen,也都是Stéphane Braunschweig导演的四部作品,首当其冲的就是这部《玩偶之家》。 Stéphane Braunschweig这个版本的女主没那么精致,从外表来看没那么像玩偶,甚至有点粗俗满口beaucoup beaucoup 的钱,但这也说明精致不是玩偶的必要条件。女主失望的三个阶段,一开始最害怕的是欠款的秘密暴露,然后是看到男主的反应,最后把女主压倒的稻草是男主知道没事后的反应。 最后女主的抉择太帅了,再次表白易卜生,反问女主是如何做到如此瞬间顿悟和整理行李的。开心和幸福是两码事,我们有像女主那样追求幸福的勇气吗?为什么觉醒就是要妻离子散呢,为什么完美的家庭和自我的追求永远是矛盾的呢? 这次我还想把这个主题再往边缘推进一步。《玩偶之家》里的女主,其实不仅是男方的玩偶,更是扭曲的社会观念的玩偶。如果是这么理解的话,完全也可以衍生到男玩偶男。性别倒换的话,为什么我们常常默认男的就是把自己和自己的生活想得清楚明白可以活出自我的人呢?男的不是也有很多妈宝嘛,妈宝比玩偶更恐怖吧。妈宝和玩偶有一个微妙的区别,后者没有活出自我是受人控制的,而前者是一种主动的依赖,难道活得浑浑噩噩的人不需要离婚也能活出自我?再回到这部《玩偶之家》来看的话,深究名字,并不是“一个玩偶的家”而是“一家的玩偶”,有没有可能老公也是玩偶呢?毕竟是女主把老公manipulate玩得团团转,借钱也好、介绍工作、选裙子,一切都弄的好像是自己无法胜任以满足丈夫的虚荣心为手段来满足自己的愿望。这样解读,是不是更恐怖了? Tag: Henrik Ibsen,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Colline, Brand 2020.4.14 讲的是一个牧师的故事。四小时的宗教伦理大戏,看了两个小时实在看不下去了。 所谓的看,其实可以简化为听,因为几乎没有什么舞台上的呈现,全部是某一个人在长篇大论地讲话。 Tag: Henrik Ibsen,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Strasbourg, Le Canard sauvage 2020.4.15 故事讲的是有一家生活德有点窘困的家庭和一家有钱人家,两家交道打得很久远。先是穷人家的爸爸很久以前替有钱人家的爸爸背过锅,然后有钱人家的爸爸经常“照顾”穷人家。有钱人家的爸爸把自己的女佣玩弄了(怀孕)之后,嫁给了穷人家的儿子,女佣生下了一个女儿。对此,穷人家的儿子一无所知,而多年后有钱人家的儿子突然得知了真相,愤然离开家来到了这个穷人家。穷人家的女儿喜欢野鸭,意外得知了家族和自己身世的真相,非常自责最后死了。 看到结尾是一个悲剧,但是其实前面气氛还没那么压抑。穷人家虽然穷,但是那家人真的很好的,特别是一家三口在一个沙发上,爸爸弹电子琴那段太甜了。还有不少搞笑的成分,在于男主的傻/呆萌,事后反应更像一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小孩(老婆还帮他整理行李?!)。最后的情节有点狗血,女儿的反应也太大了。男主不愿意接受女儿是因为老婆说谎,还是因为不是自己亲生的,还是只是自己也没想清楚。有钱人的儿子也太空了,他追求的是一种真却是非人性的,只有他还觉得孩子没有白死,自己做的是对的,怎么解? 真相揭露后整个舞台倾斜了至少有45度,演员都快站不住了。这里舞台的倾斜和上话版的《玩偶之家》好像啊。野鸭的意象我不是很能理解。女儿为了证明自己对爸爸的爱,可以牺牲最珍贵的,结果去杀野鸭误杀了自己还是自杀(这点到蛮像爸爸的)。 全套同样的卡司,熟悉的演员,《玩偶之家》里的女主扮演这部里嫁给穷人家儿子的女佣,Claude Duparfait肯定是Stéphane Braunschweig的大爱将吧,扮演有钱人家的儿子。 Tag: Henrik Ibsen, Stéphane […]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National Theatre at Home

One Man, Two Guvnors 2020.4.8 National Theatre Live在疫情期间也推出了每周一部免费的线上资源,做的非常到位的地方是在中国的引进代理方还非常贴心地把中文字幕的版本放到了中国的各大平台上,也就是说可以免费正版地在b站上观看正版资源。点一个赞。 第一个礼拜上演的是很火的《一仆二主》。之前我看过不少NT Live的片子,唯独对这一部敬而退之,因为我对James Corden非常讨厌。既然NT Live那么用心了,那就给它一次机会。 看下来,发现笑点又老套又下三滥,一点也不好笑,从楼梯摔下去的老侍应生还被特别拿来剪作预告片段。最夸张的地方是和观众的互动,又是请观众上台搬箱子然后自己站在箱子上面,又是向观众讨三明治,最让人不可置信的是朝上台的观众又是泼水又是拿着灭火器直接往她身上喷。真的是不能忍,看完上半场我就愤然关掉了。坚决抵制一切形式的消费观众! Tag: National Theatre Live, Richard Bean, Carlo Goldoni, Grant Olding, James Corden, Jane Eyre 2020.4.10 先说好的地方,舞台设计真的蛮用心的。坐车的群舞,开窗,演员扮演的狗啊,都蛮好的。还有现场演奏的乐队在舞台正中间。 但是再好的舞台表现也救不了老掉牙的情节。在我脑海中,老是觉得《简爱》的情节,和《蝴蝶梦》和《音乐之声》有很多雷同的地方。女主人公有同情心、追求自由、有行动力,突破了原有的生活走进cliché。男主很渣啊。最后女主做不到和新认识的牧师结婚,竟然不是因为自己不想成为那个牧师的附属,而是因为还想着渣男?! Tag: National Theatre Live, Charlotte Brontë, Sally Cookson, Treasure Island 2020.4.18 这次预告特别限免放出来一共有四部,除了最后一部《第十二夜》,这前三周的三部我之前都没有看过,没想到竟然都那么难看。改编自Robert Louis Stevenson原著的《金银岛》,讲的是一个小孩上了一艘海盗船去寻找宝藏,几经反转,最后打败了邪恶的海盗的故事。主演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女生演的小孩,不查我真的以为这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十几岁的小男孩呢,另外就是Arthur Darvill演的独脚海盗。故事拿到现在来看其实有点无聊,唯一的优点是布景的星空有一点点好看,真的是给小孩看的。 Tag: National Theatre Live, Robert Louis Stevenson, Bryony Lavery, Patsy […]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Bella Figura

Bella Figura 2020.4.12 故事讲的是男主Boris带着小三Andrea去一家乡间餐厅吃饭,无意中Boris说出来这间餐厅是自己的老婆推荐的,Andrea瞬间不开心了,这顿饭吃不成了,打算打道回府了。此时,他们偶遇了另一家人,一对情侣带着男方的妈妈来餐厅过生日,女方竟然就是Boris老婆的好友。于是他们一起走进了餐厅,吵吵闹闹中度过了尴尬的一晚。 从这么一件小矛盾开始整个故事蛮有意思的。我能想到的三个问题是,为什么不能提是老婆推荐的,为什么是老婆推荐的会让小三不开心,为什么男会秒懂小三的不开心。不知道是老婆推荐的不会改变是老婆推荐的事实,吃饭地点本身也和是否是老婆推荐无关,是不是老婆推荐不会改变餐厅什么。所以,世界上应该有一些默认的设定,这些设定可能并不被人常记于心,但是一旦触及,所有人都有一样的反应,所有人也能理解所有人的反应。 故事里的两对情侣,每个人起码要崩溃一次。这里就是点题的地方,年轻人拥有无限的精力、对世界的期许,重点是他们拥有美丽的皮囊。但是就算是有美丽的皮囊,我们以为在发生些什么、征服进步,其实什么也没有。与之相反的,是这部戏里面的男方情侣的妈妈的角色,本来她这样的角色出现在两对情侣设定的故事之中感觉非常突兀,但是这位妈妈是唯一内心没有崩溃的一个人,因为她已经把崩溃外化了常态化了(?) 这部剧太Yasmina Reza了,从最细节的地方开始颠覆所有的人物关系和情绪。为了描绘这种颠覆,舞台还是缓慢自动旋转的。最近好像很流行旋转的舞台,可以让观众看到360全景的场景,但是这里的旋转比NT Live的《欲望号街车》好多了,至少不会看晕。德国邵宾纳剧院的官网也推出了疫情期间的在线资源,但是绝大多少都没有字幕,这部《Bella Figura》是为数不多的有字幕的资源。另外,德国邵宾纳剧院仅在每天的柏林时间晚上6点半到12点释放,也就是说为了要看我必须熬夜到半夜12点到2点去看它。熬夜就这么一次就够了。 tag: Schaubühne, Yasmina Reza, Thomas Ostermeier,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Die Blechtrommel

Die Blechtrommel 铁皮鼓 2020.4.11 德国布莱希特剧院的名字是Berliner Ensemble,在疫情期间推出的在线资源系列叫做“BE at home”,也是一周一部戏。之前有放去年来过乌镇戏剧节的《高加索灰阑记》,这周放的是改编自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的《铁皮鼓》。 故事讲的是一个名字Oskar的小男孩在三岁的时候收到一个铁皮鼓作为生日礼物,从此他爱上了这个铁皮鼓,然后拒绝长大。然后他身边的世界依旧在不断变化,包括小范围的家庭的变化,以及大范围的纳粹的崛起,Oskar一边拒绝这个世界,一边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我记得我学生时代的某一个假期,是读过这本世界名著的。现在情节什么的已经一点也记不得了,只记得这本书里面有一些让人读起来很不舒服的东西,或者是主人公的所作所为本身,或者是正本故事描绘的世界带给我的感觉。这次看这部剧,给我的感觉也是一样的。 这部剧整整两个小时,舞台上只有这么一个扮演Oskar的演员撑全场讲故事演故事,一个人的表演太厉害了。一个金发碧眼的成年演员,要演一个身体(心智)停止在三岁的人,身材矮小的痕迹需要非常艰难地从衣服的大小、背景的巨大椅子上面看出来。我不记得原著是不是第一人称自述了,这部戏里全部的情节都是从男主嘴巴里说出来的。一开场的时候,Oskar在纠结怎么开始,然后用最简单但是最精准的言语迅速描绘了自己的外婆和母亲的故事,我就觉得这个“叙述者”太牛了。但是后面又说这个Oskar其实是心智停留在小孩的阶段的,这种天才和幼儿思维的冲突,内在思维和外在表现的冲突感,特别是一个人自己讲故事自己演的时候特别明显,反而让人觉得这个主人公自己的可信度降低了。 Tag: Günter Grass, Oliver Reese, Nico Holonics, Berliner Ensemble,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Wonderland

Wonderland 2020.4.9 Hampstead Theatre在疫情期间推出的在线观剧系列叫做“Hampstead Theatre At Home”,一周有一部,质量都还蛮高的。这周的《Wonderland》讲的是上世纪80年代,矿产行业面临将被私有化,矿工和原本国有的主体政府以及私有化的企业三方之间的博弈。 这次演出最突出的地方在于有很多矿工的描写的场景,矿工下矿、日常社交聊天等等。这些矿工之间的对话口音之重、土话之多,youtube自带的字幕辨识都没办法识别。整个故事其实是穿西装的人在旁边独白解释间离的,但是故事真正的主人公应该是这些矿工才对。底层的矿工会和工业、经济那么息息相关、有影响力,而我们常常take for granted,忘了他们才是真正的核心。因为市场经济是达尔文主义,优胜劣汰导致的裁员啊关店啊,都是资本主义的计算的结果。所谓计算的结果,那就是把所有一切转化成可以被计算的数字,而且只是从公司的利益角度出发,这两件事情都变得和矿工本身无关了。 We have proved that not only can we do something naughty and get away with it, we can be reelected to do it all over again, with a huge majority. The once unthinkable privatization is on the horizon. Nothing stands in our way but the […]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Kammer 4 (Week 3)

König Lear 2020.4.6 这周本来打算看三部Kammer 4的作品的,结果只有这么一部有英文字幕,但是这部给我蛮多惊喜的。 原本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里,我个人最不待见的就是《李尔王》,总觉得其他三部的悲剧主题都更noble一些,与生俱来便要绑定的亲情的道理是什么,而且原著里面的李尔王那么任性老派,实在是让我喜欢不大起来。而这部慕尼黑室内剧院的改编,似乎正好是朝我抱怨的方向挖掘了一下。 从一开始,李尔王想拿自己的权贵来交换女儿的爱,这里就有两个很大的问题。首先,如果李尔王本来就只是把亲情和权贵来做等价交换的话,这是不是本身就是对亲情的玷污和侮辱呢,或者换个角度的话,他所放弃的也只是权贵又想到到什么和权贵等价的尊重呢?其次,这种评估交换的思路,就是父权式的思维方式。因为他是国王是掌握一切的人,所以他的选择不能被质疑,所以得到的女儿的爱也是趋炎附势的扭曲的。 接下来的问题是,面对三观有问题的父亲的爱。在这部戏里面,在讲的是两代人的关系,两个不孝的女儿期待着上一辈的消亡自己可以掌权。我突然意识到,这种两代人之间的斗争的戏码其实非常常见,但是我是第一次在看《李尔王》的时候想到这一点。看到别的作品里面,儿子的弑父可以被解读为新生一代对上一代的权威的挑战和新生,但是如果性别变成了女儿,就比如《李尔王》里面的那两个女儿,怎么就定义成为“不孝顺”了呢。这部戏里面好女儿的戏码特别少,重点都在两个坏女儿身上,是不是就在挑战观众对于孝顺的定义呢,不能那么轻易地就把女性对权威的挑战归到孝顺不孝顺上面。 舞台弄得比较现代,服装也相当花哨。有不少的情节是现场拍摄的影响投影在舞台的建筑上,还有从天上钢丝钓下来的弹电吉他的人等等,无感。 Tag: Münchner Kammerspiele, Kammer 4, William Shakespeare, Stefan Pucher, Thomas Melle,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Cycle Molière

法国Odéon剧院官网在疫情期间推出了Théâtre et canapé系列,把很多本院导演, Stéphane Braunschweig的作品免费放到线上。首先推出是莫里哀的系列作品三部,其中两部是Stéphane Braunschweig在Théâtre national de Strasbourg的时候执导的作品。更值得一提的是,三部的男主都是同一位演员Claude Duparfait出演的,从2004年《恨世者》的Alceste到2008年《伪君子》的Orgon到2018年《太太学堂》的Arnolphe,正好和那么多年来演员的年龄增长相吻合。 这三部我以前都看过,COMÉDIE-FRANÇAISE版本的《恨世者》和立陶宛国家话剧院版本的《伪君子》真的太好看了,已经很难超越了,反倒是法国Odéon剧院版本的《太太学堂》分分钟比Roumanoff剧团的强。 Tartuffe 2020.4.4 舞台好眼熟啊,像皮娜的一支舞蹈。 有一个重点是Turtuffe是教职人员,或至少是把自己和宗教紧密相联系的。伪君子可以通过掌权一方的势力来穿透达到自己的利益。众人清醒,唯一执迷不悟的是男主人Arnolphe。如果男主人不信教,就不会上当那么深? 问题不在于如何不成为伪君子,而是如何识破伪君子对付伪君子。 结局最后10分钟逆转,用一段视频显示天上飞来的正义。 Tag: Molière,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Strasbourg, Le Misanthrope 2020.4.5 舞台上有两块超级大的镜子,一开始的时候是并排放,可以看到所有观众的正面,后来变成了互相成90度垂直、和观众成45度角,好像是一个房间的两面,从镜子里可以看到整个房间无死角的样子。 没有法国喜剧院的版本好看,法国喜剧院的音乐真的加分很多,到现在我还会经常拿Pascal Sangla的歌来听。 在看法国喜剧院的版本的时候,我说男主人公表情太过于苦大仇深不像是一部喜剧,而这个版本里的男主好听听到了我的话一样,整体的感觉恨世的程度减少了很多,不时露出狡黠的笑容,这个主人公的性格好像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莫里哀的作品的每一部标题好像就是一种人,但是真的看下来会觉得其实每一个人都是他自己,都非常有血有肉,而不是某一种人的漫画式的表现的合集,反过来倒是因为这个人过于真实和独特,以至于他成为了某一种类型的代表或者祖师爷。 Tag: Molière,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Strasbourg, L’école des femmes 2020.4.7 现代的改编,一开始就是在健身房。 天真无辜=傻=美德,那为什么男二也喜欢,男二也蛮傻白甜的。 恐怖可笑的地方不仅仅是男主对完美太太的定义,而是他觉得自己有能力可以“制造/改造”出来一个。 爱情来了,天真世故都没关系,爱情不用教。 Tag: Molière, Stéphane Braunschweig, l’Odéon-Théâtre de […]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Wild

Wild 2020.4.3 故事的主人公原型取自于Edward Snowden,场景设定是在他向全世界揭露了真相之后,辗转来到俄罗斯却被滞留在那里。设定之外,这部话剧里发生的一切都是Mike Bartlett虚构的,或者至少Snowden没有在他的自传里这么描述过。有一个神秘的组织愿意向他提供帮助,同时也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男主人公在俄罗斯的酒店房间里,和这个组织派来的人交谈起来。 第一幕是一个自称George的女性,看上去奇奇怪怪的,好像那种剑走偏锋的智商超高的特工的感觉,然后讲出来的话也是天马行空,搞笑又犀利,又好像有点和世俗世界割裂一样。女George说,男主人公的这一行为的影响力特别大,出发点可以被解读为为了国家好也可以被解读为为了国家坏,而对于女George而言还有第三种选择,那就是为了adventure。男主挑战女George自己的选择,既然是为了人生的adventure,为什么女George要成为组织的一员。女George的回复是至少她可以成为或者当世界发生重大改变时在场,而且因此有可能有所影响力来改变一些什么。男主不觉得自己愿意出卖什么,不愿变成某个组织的一员,为这个组织的利益挂名。女George被拒绝了,于是就离开了。 第二幕来了一个自称George的男性,说他才是真正被组织派过来的,那个女George不知道是谁。男George开始质疑男主这一惊天行为的结果,不仅是毁掉了整个国家的安全体系,而且男主这么做的结果是很可能自己马上会被暗杀,人都死了,世界没有任何意义了。男主感觉到被威胁了,不愿意合作,男George便走了。 第三幕女George又回来了,男主已经搞不清楚状况了,也对所谓的组织产生了怀疑。男主的纠结在于必有一些信仰的东西在支撑着一个人在世界上存在下去,女George说她的是progress,男主说他的是真相。男主就说只要女George说出自己真实身份,看到女George真实的地方,他就愿意就合作。女George尝试讲了好几次自己的名字,真相实在是说不出口,于是只能在自己的手上戳一个洞用流血自证。男主就答应配合了。 最后一幕,男女George同时出现,原来他们都是同一组织派来的。然后男主突然发现,女George之前流血是假的。男女George哈哈大笑,流血是假的是小case,整个酒店房间都是假的呢。然后男女George按了几下遥控器,整个酒店房间的舞台全部消失了,整个舞台被倾斜90度抬起来。男女George站在现在的平面上继续讲话,而男主则呆坐在已经成90度垂直于地面的椅子上。最令人震惊的并不是政府在侵犯民众,而是民众有多不在意,只要这些东西是免费的。男主想证明某种美好信仰(belief/trust)的重要性,结果男女George却告诉他这些也都是假的。世界on the edge,男主也并没有tilt it over,他merely point at it。男主的世界被颠覆了,perception变化了,他也无所适从了。 几个可能性的思路的探讨,已经是非常高能了,最后整个世界的颠倒,太有震撼力了。看到男主的呆若木鸡,我本能地想为他维护争辩些什么。好人的世界被颠覆,并不是好人的错,就好像不能让揭露恶行的人等同于恶人一样。但是我觉得这部剧说的是在此之上,好人要对此有觉悟,这又是另一个高度了。然而至少在现阶段,我觉得是不对的,越默认,强权就越得寸进尺,所以审查会变成自我审查。 对于标题的理解,我觉得一方面是代指男主的来源(戴着西部牛仔帽)的美国,是一片新大陆的开拓之地;另一方面是指男主现在的所在,俄罗斯,一个完全不用同样的规则和价值观行事的战斗民族的环境;最后还指整个人类的疯狂世界内嵌的逻辑和规则的复杂和不可理喻。 Tag: Mike Bartlett, James Macdonald, Hampstead Theatre, Edward Snowden,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Small Town Boy

Small Town Boy 2020.4.2 表现性向探索、大城小镇、人际关系的主题的话剧数不胜数,这部作品从头到晚都是这个价值很高的选材,但是表现出来真的欠火候。话痨剧。看不下去,,用1.5倍速看的。 tag: Falk Richter, Gorki,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I, Malvolio

I, Malvolio 2020.4.1 Malvolio是莎士比亚的《Twelfth Night》里喜欢女主却被捉弄的反派角色,而这部只有一个演员出演的话剧就是站在Malvolio角色的身份来和观众对话和互动,没有什么情节。感觉并不是说真的是从Malvolio的角度发展出来的东西,而只是借Malvolio这个名字的空壳子加一些有的没的的低俗笑料。整体而言,更像一部脱口秀,语速超快的脱口秀。然后还有很多的观众参与的内容,相互喊话、让观众上台来踢自己的屁股,给自己脱袜子、穿鞋等等。还有自杀的场景,叫了两个观众上去,一个拉绳子一个拉椅子,说是要两位协助自己上吊,最后把上台的观众和台下的观众耍了一把什么也没有发生。 看《Twelfth Night》的时候我很同情Malvolio的,他给我的感觉和《威尼斯商人》里的夏洛克蛮像的,因为被指定为反派,所有人都很无情地对待他嘲笑他作弄他,但他本身并没有那么可恶。看这部“脱口秀”的时候,反而觉得这里的男主特别讨人厌,有一种很粗俗的感觉(言语之外,还会漏屁股)。好像是在打破观众看戏的理所当然,其实根本是在消费观众嘛,还要问观众收戏票的钱,太无耻了。 Some are born great, some achieve greatness, and some have greatness thrust upon ’em. 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在期待会不会讲Malvolio的这句名言。这句真的蛮有意思的,我还默默背过。快结束的时候,男主真的讲了,才讲了一个开头,就有观众在台下开始笑了。男主马上回说“Intellectual laughter is the most disgusting sound”。然后男主讲的时候把great替换成mad,整句话的效果损耗了不少。 Tag: Tim Crouch, William Shakespeare,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Cyprus Avenue

Cyprus Avenue 2020.3.31 故事的一开始是男主来到心理医生的诊所讲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事情。他的外孙女最近刚出生,但是他却发现她的外孙女长得和爱尔兰的政党领袖Gerry Adams长得一模一样。他还试图给外孙女戴上眼镜画上胡子,更是确认了他的想法。起初男主以为他的外孙女是自己的女儿和Gerry Adams的私生女,后来更是怀疑是Gerry Adams伪装成了自己的外孙女。男主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北爱尔兰人,却经历了爱尔兰/北爱尔兰独立统一的诸多纷争,是一个坚信自己是英国人且敌视Gerry Adams和天主教徒的人。男主因为给外孙女画胡子而被家里人赶出来,到了市中心进了一个爱尔兰酒吧感受到了些许和爱尔兰身份共鸣喜悦温暖和困惑疑问。然后男主在街头偶遇了一个和他一样仇视Gerry Adams的流氓,邀请他回家把自己的外孙女也就是Gerry Adams的化身杀死。男主回到家,为了拿到婴儿,杀死了自己的女儿。流氓来到男主的家,先是说后悔答应了因为自己不杀名人,后来又发现婴儿长得根本不像Gerry Adams,各种落空情急之下自杀了。男主的老婆回到家,发现女儿的尸体马上质问男主婴儿的下落,男主哄骗老婆不成,最终把老婆也杀死了,然后把婴儿装在垃圾袋里摔死了。最后,心理医生为男主揭露那个流氓根本不存在,是男主臆想出来的。然而男主依然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光是把故事的情节这么复述下来,就感觉有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因为一开始的时候,这部话剧的走向是黑色幽默甚至有点搞笑的,讲到男主那么偏执地觉得自己的外孙女会和一个年纪已经很大的政治人物联系在一起。光是听他的推理验证的思路,就会觉得好玩,再加上各种突出的言论,还会觉得这个男主是一个好玩的老顽固之类的。 Gerry Adams has a very distinctive and famous beard. Historically black, but now largely grey. She looked like Gerry Adams without a beard. The Gerry Adams beard is part of the Gerry Adams persona. It symbolizes his revolutionary ardour, his passion for constitution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