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Ted Chiang

Exhalation

Exhalation Ted Chiang 9781101947906 这本短篇小说集里面,只有四篇我以前没读过的,但是光凭这四篇也是妥妥的五颗星满分。我觉得Ted Chiang的厉害之处,除了有很棒的科幻的点子,他很擅长于把他对这个点子的思考运用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并且通过讲故事的方式把他的思考的过程进展一一列举出来,不仅是科幻的点子棒、思考深刻、人物情节也是精心布置且很好看! The Truth of Fact, the Truth of Feeling 故事分两个线讲。一条线讲的是由于科技的发展,新生代的人们开始不会阅读(因为他们不需要会),同时他们佩戴了一种可以实时记录所有个人经历过的仪器,但是因为素材料太多太丰富了,人们却也很难利用起来,最新的科技突破是有一种算法可以根据一个想法关键词很快地检索出所有相关的历史记录。这条线里的主人公作为记者开始调查研究这一算法,然后发现自己一贯的记忆和印象背叛了真相。他一直以为在很多年前自己的女儿对自己出言不逊,然后是因为他没有佩戴记录仪器,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慢慢淡忘曾经的不快两人和好了。而现在通过借用他女儿的记录素材和最新的算法,主人公看到当时的真相是反过来的是他在对他女儿出言不逊伤害他女儿。 Our language has two words for what in your language is called ‘true.’ There is what’s right, mimi, and what’s precise, vough. In a dispute the principals say what they consider right; they speak mimi. The witnesses, however, are sworn […]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 The Lifecycle of Software Objects 姜峯楠 Ted Chiang 张博然(译) 9787544752466 前不久热映的电影《Arrival》改编自Ted Chiang的小说《Story of Your Life》,电影已经超级好看了,但是很少数的那些电影的不足之处正好全部都是电影修改了小说的地方(比如中国将军那段),所以更突出原著的厉害。Ted Chiang的作品本来就不多,大多都是短篇小说,市面上一共也就两本短篇小说集。除了 《Story of Your Life》, 就是这本《软件体的生命周期》一共只收了6篇,第一篇同名小说算是中篇,其他的都比较短。这本也超级厉害的!这一本我心目中的前三名:前路迢迢>赏心悦目>软件体的生命周期。读到第二篇的时候,我已经下定决心打五颗星了,第三篇简直是成功用最短时间把我变成脑残粉。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 The Lifecycle of Software Objects 我理解作者在做的事情,看似是在想象一个科技产品的兴衰,其实是在利用一个好像人畜无害的东西在挑战各种边界来探索人性打破善恶的固有思维。数码体这个形象的发展,有一点让我想到John Scalzi的《毛毛星球》中的毛毛争取智慧生物身份的过程。但是作者更绝的地方在于,毕竟数码体是人工智能的产物,它源自于人类自身,所以不存在一个现有的和人类体系完全脱节而无法去评判的系统。在这样的基础上,再从数码体的角度去重新审视关于身份、关于友谊、关于爱好、关于性等等的定义。 翻译有点奇怪,小说的标题以及书的标题全用的是“软件体”这个词,而小说里面通篇都没有出现“软件体”这三个字,全部是“数码体”。弄得我很恍惚,一直以为数码体和软件体是两种不同的东西,一开始只看到数码体,软件体会在后面压轴出现。后来我才发觉并不是,软件体和数码体都是“software objects”的翻译。这种最最基础的翻译问题的出现,我觉得很严重。 赏心悦目:审美干扰镜提案风波纪实 Liking What You See: A Documentary 这篇也收录在Ted Chiang的第一本短篇小说集里。好几年前读的,现在还是记忆深刻,回看当时的笔记说是想要好好重复读来理清思路。于是今天好好整理了一下这一个故事的脉络和来自各方面的不同的声音,太厉害了!这篇的特色在于它的体裁用的是伪纪实的样子,用类似于庭审纪实的格式记录了所有人用第一人称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和看法。说的是有这么一种审美干扰镜,它可以让使用者不去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辨别相貌美丑,某大学学生会提案校内所有学生在校期间全部配戴审美干扰镜。主要的人物有18岁的少女,学生会主席,专家,公关公司。 I 少女:从小配戴审美干扰镜,小时候就读的学校就是全校强制统一配戴的。当初的学校只在同一这样的教学理念的父母社区之间运作。少女的母亲是想让孩子远离“可以纯粹靠相貌生活一辈子而无需发展自己能力”的想法;父亲觉得孩子成熟后有权选择关闭审美干扰镜。而少女也打算进入大学后,在自己的18岁生日关闭审美干扰镜。 学生会:呼吁规定全员配戴的提案,主要是为了应对相貌歧视。欢迎大家来试用,来消除大家的担心会使人失去性欲或者无法识别面孔。 专家:审美干扰镜干扰的是联想型审美,而非领悟型审美。配戴审美干扰镜的人能看清辨认,但无审美反应。审美干扰镜本身并不消除相貌歧视,而仅消除先入为主的相貌歧视。另外还有一款产品,相貌识别干扰仪,让人无法识别某个人的面孔,但仍说的出那张脸是否漂亮。 学生A:(反对)以貌取人是错的,但不能以审美干扰镜使人失去审美来解决这一问题,要从根本上用教育来解决。 学生B:(赞同)教育已经ringworm知道不要以貌取人的道理,但是这种歧视是一种本能。是美丽的外表蒙住了我们的双眼,相反是审美干扰镜使我们睁开双眼。 II PR公司:出钱雇佣长得好看的同学游说大家拒绝投票赞成提案。 学生会:这些同学应该坦白他们和PR公司的雇佣关系。现在的焦点变成了大家是出于真心还是金钱利益关系才表达某种观点。邀请全国审美干扰镜协会来演讲,但又怕侧重不一样,协会的侧重是外表美的新闻传播问题,而学生会的侧重是社会平等问题。 全国审美干扰镜协会: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被广告商洗脑。美成为了一种戒不掉的毒品。审美干扰镜帮助“戒毒”,使年轻人不再任人摆布。 少女:把审美干扰镜比做毒品有点走极端了。审美干扰镜使人失去了为美沉醉的体验的机会。在看广告的时候,我会被美吸引,却未必因此买广告中的商品。 学生C:(反对)长的不好看的人想用审美干扰镜,可以让自己感觉好些。但是惩罚那些拥有他们没有的东西的人,不公平。 学生D:(赞同)不想处于竞争关系,如果人人都戴的话,就可以了。 III […]

Divining Light

在realtjb的推荐下读了Ted Kosmatka的短篇《Divining Light》。这篇《Divining Light》原载于科幻杂志《Asimov’s》,入围2010年的星云奖,今年还被《科幻世界(译文版)》翻译过来。Ted Kosmatka的官网有这篇全文的免费下载,我读了还是很喜欢的,特别是里面涉及的情节还跟我最近读的几本其它的书有交叉,算是另一种注解吧。这篇短篇似乎没有办法不剧透来讨论,索性我写下情节,顺便梳理一下我的理解。  <—–图一 <—–图二 在量子力学里,有一个双缝实验(double-slit experiment)。引用wikipedia的解释:照射同调光波于一块内部刻出两条狭缝的不透明挡板。在挡板的后面,摆设了照相底片或某种探测屏障,用来纪录通过狭缝的光波的数据。从这些数据,可以了解光波的物理性质。光波的波动性质使得通过两条狭缝的光波互相干涉,造成了显示于探测屏障的明亮条纹和黑暗条纹,这就是双缝实验著名的干涉图案。(见图一)假设,我们稍微改变双缝实验,添加一个探测仪器,专门探测光子到底通过哪一条条纹,使我们能够知道光子通过的是那一条狭缝。那么,干涉图样会完全消失,我们不再能观测到干涉图样;替代显示出的是两个单狭缝图案的简单相加。(见图二) 《Divining Light》中的主人公重演了这个双缝实验,并且发觉只要是没人观测的实验,结果就会是干涉图案,反之则是两个单狭缝图案的简单相加。那么两者的区别究竟是什么呢?到底是什么使实验的结果发生不同呢?他的理论是“The detectors don’t cause wave function collapse; conscious observation does”,然后他经过更多的实验发现一般动物的观察也是没用的,必须是人类的观察。于是这样的结论就被发表了,由此引发了轰动。之后,某个宗教团体为了证明人是从在母亲体内的胎儿开始就是人了,于是想要开始试验用胎儿来观察。其结果却是令人费解的,因为其中一些胎儿的观察起了作用,另一些没有,而这与胎儿的月份无关。再过了一阵子,他们发觉世界上竟然有一部分人,他们的观察对实验的结果也没有影响。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最后这个故事的主人公的观察也没有作用,故事到此戛然而止。 另外有一点要说明的是,我在读的时候一直很困惑,到底哪些是已经被证明真实的哪些是作者想象设定的。引用科幻世界论坛小编绿如蓝的解释比较清楚:这个实验分为两个部分:双缝实验部分和探测器部分。前者是无数人做过的真实实验,后者是一个思想实验。小说中的探测器在现实中只是一个理想状态下的假设,目前的技术水平还达不到在不影响实验现象的情况下观察到微观粒子的路径。但并不是说这种假设得出来的结论就是错的(物理学经常要假设一个理想的实验环境,比方说一个小球从无摩擦坡面上滚下来之类的),事实上文中的结论是物理界一种主流说法,就是探测器能改变干涉现象。到此为止作者的说法都是有依据的,但这个思想实验不包括人类有没有看探测器的问题。所以从这里开始,后面涉及到灵魂的部分,还有关于世界本质的讨论才是小说的科幻内核。 读这个短篇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Ted Chiang的《Story of Your Life》,那里面的光的存在就好像那个外星生物的存在,似乎它们本身是有意识的(只有有意识才能预料到自己的目的地)。而在这个短篇里的光,也给我类似的感觉,即光的行为并不仅仅与其本身相关。或者说,在我们眼中的世界,其实都是光仅仅因我们的存在而为我们展现出来的。这篇里面提到一句“Before that the Earth just stood there as so much un-collapsed reality? What, waiting for us to show up?”应该说的是同一件事情。 书里还提到的宗教团体的尝试,跟我最近读到的《公正》最后一节的讨论有关。有的问题是很难有绝对正确的道德评判的,比如说人的生命的开始,究竟是从出生开始还是从受孕开始。在我看来,至少这些问题都是哲学或者说道德层面的问题,很难用科学实验的方法来让我信服。科学实验永远只能对一部分样本来进行,这样的结论如何可以从一部分样本推广至全部呢?且说这里的实验结果是难以归纳的,就举例说这次实验的结果都是一致是生命从受孕开始,现实生活中就不可以不可能有反例了吗?迷信科学很可怕。 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引发实验结果的变化?我个人觉得这完全是随机的。既然刚才已经说过实验的证明仅仅代表那一部分样本的情况,人与人之间的万千差别只能归咎于随机啊,而且这个随机性不仅仅是空间上的(这个人怎么样那个人怎么样),还是时间上的(这个人过去怎么样将来怎么样)。

Stories of Your Life and Others

Stories of Your Life and Others Ted Chiang B0048EKOP0 Ted Chiang(姜峯楠)差不多一年多写一篇科幻短篇,几乎每一篇都大奖加持,而且不止一篇获得雨果星云双奖,而且他还曾主动拒绝过雨果奖的提名!这本《Stories of Your Life and Others》短篇集里收录了他创造发表的前八篇短篇小说。可以算是一部神人神作了吧。看完这部短篇小说集唯有感叹,说不上完美,但是绝对是五颗星的作品。下面简单罗列一下我的读后感,没有底气长篇大论,因为我发觉好多地方其实我没有看懂。(有剧透) Tower of Babylon 这是Ted Chiang的第一个短篇,第一篇就获得了当年的星云奖。20多年前的作品,现在看来似乎这个故事有点老套,通天塔达成、掘到了最高层突破之后回到了地面原点。我个人对这个故事实在是感觉一般,就是觉得好苦啊。而且我并不觉得这个点子很具有原创性,人生就是一个循环,这种逻辑很中国啊。 Division by Zero 这篇我没有看懂。通过运用除以零的公式,可以使任意两个数值相等。小说中的主人公发现了新的方法论证,于是深深地陷入了自己创造的迷思之中。 Understand 人类的智力达到超人的境界将会是怎样的?有的人可以自我发展到极限,而有的人会把视野放在人类社会的范围上。这是我很喜欢的一篇,但是还是有几点想不明白。比如,这两个人为什么就什么水火不容必须弄得你死我活了呢?都那么聪明了就想不出来可以两人共存的方法吗?从这个角度想的话,智力超人多悲哀啊。还有就是怎么就可以通过一个词来使一个人灰飞烟灭了呢?而那个词为什么就是“understand”呢? 另外一个一直让我很在意的就是为什么最后决战的时候是那个主人公死了。有一种说法叫“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的问题是1)什么叫穷什么叫达?穷和达之间的界限本来不就是主观的吗?2)达了就必须背负“兼济天下”的责任了吗?这样的话不是把人目的话了吗?这种亚里士多德式的哲学我非常反感。回到故事中,在我看来这两个智力超人很难否则他们都到达了“达”的境界,但是他们是两派的。作者最后却让更关注自我的人死了,我有点愤愤不平。 Story of Your Life 这是这本短篇集的同名小说,又是一部星云奖获奖作品。这部作品由两个部份穿插组成,一部分是主人公用第三人称将来式来讲述主人公的女儿一生的故事,另一部分讲的是主人公回忆她与外星生物接触的故事。里面提到了一个费马原理,即当光进入不同介质而产生折射,其实是遵循了“最短光时”原理。但是光怎么就能在出发前就知道自己的目的的呢?在那个外星生物眼中这是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这完全是思维方式的问题。主人公通过学习外星人的文字,渐渐练习学习外星人的思维方式,其实未来和历史都可以像回忆一样闪入脑海。 这篇是最有噱头的一篇,看下来真的感觉有那么一点玄,真的蛮好看的。读的时候,我觉得还是有点略长。这是一个很绝妙的点子,要是再能浓缩精华一下叙事篇幅的话将更完美。但是读完以后再想想,心中还是有些疑问。 书中特意提到,我们一直以为阻止我们预测未来的是自由意志。比如说,有人预测你今天下午在家里,你可以故意出门,这样预测未来其实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运用外星生物的逻辑的话,自由意志和未来其实是一回事,这样一来预测未来并非不可能了。可是我觉得关于未来,起作用的不仅仅是自由意志,还有相当成分是随机性。假设光在出发后,目的地的介质突然消失或者改变了,那么光还会因此调整它的路线吗?而且把光的折射单纯地归结于“最短光时”我也觉得有问题,比如有多重介质、光经过多次折射到达目的地,此时还会是最短时间路线吗? The Evolution of Human Science 这篇相当的短,是八篇里面最短的。没什么太大印象。 Seventy-Two Letters Ted Chiang似乎特别喜欢跟语言文字有关系的故事,这篇故事也是这样。这篇故事说的是一个名字可以赋予一件东西以生命,但唯有恰当的名字才能是新的生命拥有恰当的能力。我一直都觉得其实名字是一样很有神奇能量和份量的东西,这个道理的最好注解就是《千与千寻》和《夏目友人帐》。作者能想到这样的设定真的很不错。可是看到下半篇不禁有点失望,因为后半篇的情节感觉都流于普通的畅销小说阴谋追杀的平庸套路了。 Hell Is the Absence of God 这篇是Ted Chiang的第一篇雨果星云双奖作品,也是这本里面我最喜欢的一篇。故事中的三个人物,一个是无法真心去信仰上帝的人、一个是多次遭遇神迹的人、还有一个坚信自己有什么命运的人。这是一个似乎和宗教有关的故事,照理我不会多感兴趣。现在要我说到底为啥那么喜欢我也说不上来,只是隐隐地非常喜欢(赞同)这篇故事里的人生观。虽然说(就算说)有上帝的存在,但是其实一个人在一生中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什么因果报应:一生善行未必就一定上天堂,同样十恶不赦的人却也有上天堂的──这只是第一层。关键在于就算是下了地狱(或者上了天堂),还是没有因果报应的:下了地狱后不管多么悔悟和真心虔诚还是不会必然地有任何改变。──这是第二层。总的来说,就是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冤有头债有主的,一个人去指着前因后果去做一件事情其实很可笑。真的要做一件事情就是要抛除“目的”,因为这些“目的”其实是无关的。 前两天我看wiki的时候,无意间注意到法文翻译这一篇的标题竟然是“L’Enfer, qua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