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Marianne Elliott

西游韦安地 Death of a Salesman

Death of a Salesman 2019.12.30 Piccadilly Theatre 西区上演美国的话剧经典,一家人全部是由黑人演员扮演的。黑人扮演全家,我的第一反应是怎么那么歧视。如果是colour blind的话,那应该是各种族的演员混着来的,全部是黑人的话是不是想要传达更多的在那个年代关于种族歧视的问题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来看,我唯一看出来的一点是爸爸在公司被分配了很烂的工作以及儿子进餐厅没有被安排到最好的座位,这些可以勉强被解读为种族歧视,但是原著里面本来就是同样的剧情发生在白人啊,不是种族歧视也会有这结果。 这次的演出好看的,黑人太会讲台词了,很普通的甚至很无聊的都可以讲得让人觉得津津有味。每一场开头和结尾的地方唱歌也唱得超级好听。男主爸爸的演员是Wendell Pierce,之前看海报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是Jordan Peele(希望不要脸盲被误会成歧视);女主妈妈的演员是Sharon D. Clarke,看到剧照的时候觉得她好苦啊,后来一查发现她竟然演的13出场的companions的自我牺牲的亲人(奶奶/老婆),瞬间觉得她演技爆表。 另外舞台的设计也不错,特别是在男主回忆片段和幻想片段的时候表现的都蛮好的。当初我自己和小伙伴们在读剧本的时候,还为此觉得有点混乱。不知道是因为已经知道剧情了,还是真的是舞台表现的好,反正今天看的时候觉得讲得蛮清楚的。 回到剧情本身,我觉得Arthur Miller这部剧的一大特点是它的两重性,主人公的悲剧很明显是和资本主义的残酷(美国梦的破碎)息息相关的,但是又无法让人很直接地把原因仅仅归结于此,因为主人公的个人和育儿方式的缺陷也非常瞩目。 那这个悲剧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撇开一切不是确定性的因素,是资本主义吗?因为老了没有收入了活不下去了?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不管之前的贡献多大,被剥削了多少剩余价值,说辞退就辞退。这样的命运在今天的中国看来更为现实,甚至不是辛苦到老了,到了35+就已经要到男主的窘境了,各种裁员的新闻故事分分钟可以改编成现代版的《程序员之死》。我觉得最可怕的是总有这样的大公司大裁员的新闻出现,然后官媒(也是唯一的媒体口径)的反应不是资本主义的忘恩负义而是要员工更投入更有奉献牺牲精神。这个逻辑不是和要女性不被猥亵就不要衣着暴露不要出门一样嘛?! 主人公爸爸机会主义、大男子主义、好面子,但是妈妈讲的也很对,他只不过是一个human being,不是说为了给他开脱和原谅,只是需要可怜他。 话虽如此,但是看到哥哥在少年时看到自己的爸爸出轨然后对爸爸和世界的认识瞬间崩塌、以及在成长过程中被爸爸灌输的有缺陷的价值观,还是会觉得很唏嘘。父母毁小孩一生,谁买单?不来说是自己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是被大人毁了的小孩,还不是大人的初衷,这怪谁?这又让人想到了今天豆瓣上看到的一边说自己是最爱孩子的人一边冷暴力逼婚的妈妈。 随便想一想,就能想到那么多和现在的中国那么紧密相关的新闻,这是Arthur Miller太有预见性了呢,还是中国特色的经济把资本主义运用得太到位了呢? 这次话剧对最后的结局做了很大的改编。我在读剧本的时候的理解是爸爸和孩子reconcile之后为了给家人一个美好的未来筹钱走投无路便决定自杀骗保,但是这次话剧的处理变成了爸爸其实是崩溃自杀顺带着骗保险。这样一来,减弱了对资本主义的攻击,变成主要是他个人的悲剧了。对这样的解读,我抱有保留意见。 Tag: Sharon D. Clarke, Wendell Pierce, Arthur Miller, Marianne Elliott, Miranda Cromwell,

戏剧挑战月:National Theatre Live若干

Angels in America Part One: Millennium Approaches 2019.7.6 Part Two: Perestroika 2019.7.7 十几年看过电视剧的版本,但是现在几乎一点也不记得了。话剧版延续了电视剧版本的一人多角的传统,在电视剧中似乎是为了传达人人皆天使的暗喻,但是这个在话剧中似乎不是重点了。现在看话剧觉得自己比以前能看懂很多。这个故事讲的是那个年代被艾滋病重创的同性恋群体的生存状态,每一个主角都很特别,从不同的身世信仰、到对政治态度以及歧视的讨论,现在看来还是让我大开眼界(脑界)。 简单罗列一下我的一些想法。 这是另一种的魔幻现实,但又是很扎实的现实。特别是第二部分开始有很多很魔幻的东西,与天使的对话。天使是一些没有创造力的dull的生物;天使责怪人类变化、moving,把上帝给气跑了;天使对人类的要求是“don’t migrate. don’t mingle.”;天使觉得人类的变化和进步是有限的,甚至是愚蠢可笑的。但是既然这剧中已经表达出来,这里的天使也并不是完美的、是有缺陷的,那么人类也可以是和天使平起平坐的了,是可以讨价还价甚至争辩反抗的。 关于天使对人类的要求,我的想法是矛盾的:从大环境(以前是美国,现在更是中国)来说,人类的确是变化发展的太快,快过于自己的能力,或者说自己的能力觉悟发展没跟得上人类的发展。但是从小环境来说,gay的存在是一种migrate/mingle/moving,它的存在就算太年轻还没准备好,也不能以这个理由来否定它的合理性。 和幻想中的人物对话,但是又好像是高一层次的神安排的(这个神可以说是编剧本人),所以又可以当真。Roy死前对峙叫妈,我还在想这是一个bug,为什么自己所幻想出来的人还会认错,后来果然是他在最后耍一次自己幻想中的人。 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那么多苦难,怎么会有那么多爱呢?和爱比起来,正义和政治简单多了。再回到不同的角色身上,我觉得这部剧超厉害的地方就是这些角色的多样性。每个人的种族、宗教信仰、历史、政治观、价值观都很不一样。但是谁也并不占谁的道德高地之上。这些人都太年轻来面对这一切,每个人都很可怜,包括深柜政客Roy Cohn。 渣男Louis Ironson是最理性最理想主义的;Joe Pitt作为摩门教这样的过来人劝Louis要和平直面世界的不完美。洗白渣男有点狡猾,而且洗白也只是Joe的一己私欲,但是我愿意buy it。最后男主Prior Walter想要活下去,天使说死亡是这个糟糕的世界最好的protector,男主回答对生的执念,生是希望的必要条件。 I live in America, Louis. That’s hard enough. I don’t have to love it. You do that. Everybody’s got to love something. 最有说一下演出本身。讲到幻觉的场景设计,虽然是话剧舞台,但是一点不比电视剧版本的效果差。演员列表更是阵容超级强大,小狼的美音听的有一点出戏,演技的话我觉得Prior (Andrew Garfield)优于Louis (James McArdle)优于Joe (Russe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