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Friedrich Dürrenmatt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Die Physiker

Die Physiker 物理学家 2020.4.29 迪伦马特著名的话剧《物理学家》,这个苏黎世国家剧院的版本在2015年的时候来过乌镇戏剧节,当时我还没怎么入戏剧的坑。后来网上出来了录制的版本但是一直苦于没有字幕看不懂,最近终于有好心人在b站上上传了英语字幕版本的,感恩。 故事的开始是警察来到一座疗养院调查一起凶杀案。这个疗养院里面一共只有三名病人,这三名病人都坚信自己是物理学家,分别是爱因斯坦、牛顿和莫比乌斯。之前已经发生了爱因斯坦杀死自己的护士的事件了,现在是牛顿杀死了自己的护士。疗养院的院长出来讲这座疗养院的情况,由于这三位病人都是疯子,凶杀案只好不了了之,唯一的举措就是接下来要把护士全部换成男的。然后莫比乌斯出来,他的家人过来和他见最后一面,莫比乌斯说自己是所罗门国王向他显灵,疯疯癫癫地把自己的家人全都赶走了。接着莫比乌斯沉陷在和自己的护士的对话中,最后他也把自己的护士也杀死了。 第二幕警察又来了,又是因为病人杀死了自己的护士,但还是没有办法。三个物理学家都跳出来,都说自己其实没有疯,其实自己是特工,通过隐藏身份来做科学研究。最后的反转是,院长跳出来说自己才是得到了所罗门的显灵,给三位病人灌输了物理学家的念头。然后莫比乌斯马上回说,哈哈其实我只是装疯,我根本没有得到所罗门的显灵。然后院长又说,哈哈,你们的反应也都是我事先就设计好的。 这些如此疯狂的情节,看似相当荒谬,但又相当有逻辑。始于荒谬,便要从打破日常的设定开始,比如觉得要换成男护士就能防止凶杀,殊不知原来这些女护士都是厉害的运动员;只有疯子病人可以抽烟,那疯子怎么知道这一规则并去实践和推广这一规则呢;病人觉得自己不是牛顿而是爱因斯坦,但是院长觉得病人觉得自己是牛顿,这个院长说了算,结果病人其实是隐藏身份的基尔顿;当疯子是要花钱的,说是当疯子是有收益的而且是主动的等等。还有,第二幕讲三个都是带特工身份的物理学家,把思想的自由、科学的疯狂和政治制度联系在了一起。 这场演出最特殊的地方是它的表演形式,也是相当夸张和疯狂,包括舞台上的绿色、演员的妆容、动作都非常不正常,看上去有点低俗,但是试想一下如果用正常的方法来演绎不正常的内容,是不是把这种不正常变得没有道理没有意义了。故事本身是把不正常不合理外化,这样的舞台上的处理方法反而也合理了。 Tag: Friedrich Dürrenmatt, Herbert Fritsch,

法官和他的刽子手

法官和他的刽子手 迪伦马特 Friedrich Dürrenmatt 张佩芬/高剑秋(译) 9787501449545 读了迪伦马特的短篇小说集《抛锚》之后觉得好赞,于是我又找来一本他的《法官和他的刽子手》来读。这本书里面包含两篇中短篇小说,同名《法官和他的刽子手》和《司法》,后者更长一些。这本书被出版社归在一个叫做“世界侦探推理名著文库”的系列里,真的辜负了迪伦马特的这两篇小说,因为虽然这两篇多少算是挂着侦探推理的名头,但是里面所真正承载的要多得多。这两篇都和凶杀案有关,同时也牵涉到事件真相的找寻,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推理过程没那么重要,因为作者会花很大的笔墨来描写这起案件背后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而里面的关键人物不是普通老百姓都是达官富人,所以最后等于是在揭露操控着社会进程的这些政治关系。去读懂体会迪伦马特特有的写作风格工作量已经挺大了(但很值得),再加上对政治的解扣式的分析有点累。 这两篇都很精彩,《司法》因为是刚读完的,所以印象更深一点。说实话我到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我把这篇的情节百分百读明白了,因为作者试图从还几个层面好几个角度来讲这个故事的真相,所以我也不能确定我抓住了真的是真相的那个。能够感受到迪伦马特实验性创作的部分,正如书中的凶手的动机之一,是为了拿游戏当作现实的模型。里面说,“自然科学和数学同样为他提供了现实的模型。这些模型已经不够他用了,于是他不得不走上谋杀的道路,来创造一个新的模型。”“杀人是为了进行观察,进行谋杀士为了研究社会的法律。”这些看起来很大胆的想法,也可能只是藉口,也可能是真的能够解答读者困惑的,还有很多。

抛锚

抛锚 迪伦马特 Friedrich Dürrenmatt 郭金荣 (译) 9787020096664 这位作者迪伦马特是瑞士人,从书名的标题来看似乎是用德语写作的。读了他这本短篇小说集,我发现和我脑海中的德语写作的作品印象很不一样。我总感觉德语作品里多少总会很稀松平常地加入很多对于人生对于生活的很认真思考,但是迪伦马特的短篇小说太有特色了,几乎像是一些试验性的作品。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些故事情节的编织:要么有的是很荒诞的,这些看似不可能或者很无厘头的情节最终引向的竟然是近似恐怖的结局(比如《隧道》、《抛锚》);要么是很世俗的几乎是写实的,但是读这种写实故事体现在我身上的反应是让我惊醒现实世界中人们觉得麻木的事情其实是很不正常的(比如《坠亡》)。还有就是我最惊叹迪伦马特的功力的是他信手拈来历史故事或者是神话故事,把这些故事捏一捏,就成了一个崭新的又有另一番寓言意味的故事(比如《女预言家之死》和《阿布・夏尼法和阿南・本・大卫》)。这种写法让我差一点联想到了博尔赫斯。我个人最喜欢的是那篇《隧道》,平时一直乘坐的火车进入隧道,却怎么也开不出来了,发现这一情况的似乎只有主人公我自己,太带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