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Flann O’Brien

双鸟渡

双鸟渡 At Swim-Two-Birds 弗兰·奥布莱恩 Flann O’Brien 韩慕照(译) 9787540480929 之前读过作者的《第三个警察》,觉得神神叨叨地故事反转又特别多,是一本蛮特别的好看的小说,所以一直很期待读他别的作品。这次终于读了他的《双鸟渡》,读倒是蛮容易读的,台风两天一会就读完了,但是感觉自己没看懂啊。读完叫我复述情节我也说不出来,只知道里面有很多很多各种的人物,穿插着出现,然后有很多日常的情节也有很多斗嘴的情节,还有就是写作的方式布局也很不一样。 但是我能多少说出一点我的阅读的感受,不知道是不是翻译的问题,里面的对话太像是在贫嘴之间的交流了。因为明明好像是很普通的人物对一件很普通的事情的讨论,一会突然出现很奇怪的人物,一会又出现恶魔精灵之类的,对话的内容范围越来越广,却也不知道到底在说些什么,却又好像是在讨论很高级很深奥的问题。你以为读的是一部剧情主打的小说,后来竟然变成一本科普类的而且是对于比较高深问题的科普书。我很直接的印象,看他们在对话,好像是在看GEB里面乌龟和阿基里斯的对话。 我再回头看了一下我读《第三个警察》的读后感,竟然也提到了和侯世达相关联的想法。看来Flann O’Brien就是擅长这方面的堆叠、递进的讲故事的方式,甚至是把这种特别的讲故事的方式写进了自己的故事里。

第三个警察

第三个警察 The Third Policeman 弗兰·奥布莱恩 Flann O’Brien 刘志刚(译) B077ZCTST9 这是一本很神奇的书,脑洞大开的阅读体验,很好看。 它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但是每一章都在讲很不一样的事情,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每一章都会滋生出一个新的情节路线。比如一开始是在讲主人公的童年经历回顾,下面变成了如何应对赖在家里不走的帮手,再下面变成了谋财害命,再下面变成了寻找传说中的宝物,再下面变成了和警察探寻失踪的自行车,再下面变成找到神秘空间,再下面变成越狱等等。每一个新的章节的开始是因为之前故事的进展,但是每一个新章节的内容又好像可以和之前完全没有关系。不仅是故事的内容变化了,甚至好像世界都变了,世界的构成变了、文化变了、价值观也变了。 与之搭配的,贯穿始终的除了主人公本人,还有主人公一直仰慕研究的一个虚构的大师。每一章会搭配一则大师的理论,一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些理论乍看之下很荒谬,但是却源自于可有可无的一些认知的漏洞或者偏差,说实话蛮像我平时的一些理论的,所以觉得很好玩。印象比较深的有几则,而且还能让我引申一些想法。 比如讲到我们嘲笑迷信的鹦鹉,但是其实我们人类也是一样,同样是通过自己有限的观察来推出规律作结论,只不过时间还不够长来暴露我们人类的短视。但是同样的,我们人类的存在也是短暂的,那在短暂的存在时间段中,只需要短暂的视野也就可以了。这个道理同时也可以运用在各种现实的比如公司运作的视野上。五十步笑百步,我们凭什么去嘲笑鹦鹉呢? 还有讲到一个正好和在读的《我是个怪圈》同步的理论,讲镜子之间的反射、画面拍画面的效果,大师说镜子的反射是有延迟的,所以人看到的镜子里的画面永远是过去的,那么就可以设计一个实验让镜子无限相互反射,从而使得画面足够久远,最终可以从镜子里看到几十年前的自己。我的问题是,光可以无限被反射,不会损耗或者消失吗?如果不悔损耗或消失的话,那就可以把光放在一个充满镜子的小盒子里面,就像火种一样一直用了? 还有一个大师的理论说地球是香肠形状的,本来说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并不存在,因为你往东走和往西走是一样的,是能走到同一个地方的。(我忘记之后他怎么进一步证明是香肠形状的了)。读这一段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地理/空间几何很差,有一件事我怎么也想不通。假设你站在地球的某一点,然后朝四面八方走,理论上都可以走回到自己的原点。那么你走的这条路,是不是一定是绕地球一周呢?我可以把行走的方向细分成36000000或者无穷细个,每天一条都是绕地球一周的,但是还是存在可以不绕地球一周但是也是从这个点出发回到这个点的路线,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