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雷鈞

杀人游戏

杀人游戏 雷钧 B07S7QFDLP 由五个不同的游戏为背景的案件构成的一本小说。我是在图书馆读完第一个故事觉得还可以,才在亚马逊上买的电子书,没想到上当了。推理一点也不严谨,只是说出那么一种可能性,没有把这个可能性的唯一性做实。特别是后面几篇的解答特别水,而且都没有完成感,我都不高兴记录了。 最后一篇为了把矛头指向网络的阴暗,做出了很不合理且没有十足根据的推理:主人公为了打网络游戏买装备去卖淫,网上购物买了次货身上起疹子,黑心搜索引擎找到的医院误诊为艾滋病。如果真的是网络毒害的受害者,肯定不是这样的,或者说如果作者的矛头真的是网络毒害,还有一千个更好的视角和安排来讲故事。 第一个故事的游戏是狼人杀,借这里说两句我最近从狼人杀感悟到的一点东西。我一直有在看狼人杀的节目,最近看到有一个机械狼人的板子。机械狼人晚上和普通狼人不见面,等普通狼人死光后,机械狼人可以在晚上杀人。机械狼人还可以指定一名玩家,然后就可以拥有这名玩家的技能。在一般的板子里,除了真的局势差不多已定,不大会有认狼的发言,因为不管是狼人还是好人认狼都没有收益。但是在机械狼人的板子里,往往有一开始就自认机械狼人的发言。自认机械狼人而且说自己学了狼人技能变成了双刀狼,这样做的可能是狼人,为了表明身份不被狼同伴误杀,也可以让狼人自曝保有晚上可以同时杀两个人的技能。同理,好人也可能利用这种心态去自认机械狼人,去误导狼人自爆。 我由此得到的启发是:不同身份做同样的行为,其意义不一样、目的不一样。不能用同一个行为来判断不同的人,即双标合理。双标合理的道理,可以作为解释之前困惑我许久的“笑贫笑娼”问题又提供一套思路佐证(第一套思路见《皮》的读后感)。一个人的身份是由ta所有的行为定义的,狼人杀身份判断是看的ta所有行为(发言、投票),同样的一个行为,其实只是有两个不同的行为构成的人之间的交集。

黃 雷鈞 9789573331803 小说以第一人称自述分两条线讲了自己小时候的身世遭遇和长大后去推理一个案子的故事。主人公是一名盲人,出生在中国,生长于中国的孤儿院,直到被有钱的德国人收养于是到德国学习生活。长大后,得知中国某村发生一起奇怪的挖眼案,便想要回国来寻找这个案子的真相。 这本推理小说整体的语言和节奏还算是掌握得蛮好的,情节人物什么的也交待得很清楚,所以是一本很容易读的推理小说。但是我实在无法忍受主人公在描述种种事情时候的那股”中二”的样子,然后我发觉原来中二和很多东西是相通的。中二X土豪、中二X直男癌、中二X爱国主义、中二X种族歧视,这个主人公每一项都搭上了。 作为一本探案小说,最重要的是它的推理,这本书的两条故事线隐藏着两件真相,而主人公参破真相的契机竟然是”自己没有在黑夜中被认出来”!这是在开玩笑吗?!在此契机下,主人公瞬间顿悟了两条故事线的所有真相,但是他顿悟出来的真相和前提根本没有什么紧密联系啊,也就是说根本不是什么推理啊,而是想到啥是啥的异想天开啊。他顿悟出来的真相,最多只能算是可能真相的一种,并没有把别的可能真相排除。而且他说出来的真相也还是漏洞百出啊。 这本今年島田荘司推理小说奖的获奖作品,我看到在豆瓣上评价颇高,那段时间隔两天就有大咖给五颗星,于是我才专门请人从香港代购了这本来看。结论有二:一,島田荘司推理小说奖不靠谱,使我对岛田庄司本人的作品也有犹豫了;二,读完这本我立马想到的是刘慈欣,有一些点子却境界很低的作家在中国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