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绫辻行人

钟表馆事件

钟表馆事件 绫辻行人 刘羽阳(译) B07G86XTLP 这本讲的是有一个钟表馆,当然也还是中村青司造的,里面有108座钟表收藏。10年前住在这个钟表馆里的家族因为各种原因死掉很多人,现在基本上只有少爷和女管家还在,生活在新馆。传闻钟表馆有灵异事件发生,灵异杂志社工作人员邀请了灵媒和几个大学灵异社团的学生一起参与,进入钟表馆封锁几天进行活动。侦探岛田和另一个错过入场时间的灵异社团学生在女管家的允许下在新馆活动。这几个灵异社团的大学生正好10年前也来过这个地方附近玩耍,还有印象那时见过现在还活着的少爷和10年前死掉的小姐。然后钟表馆里的人,除了一个杂志社的编辑被打晕,其他全部死掉了。 (真相反白) 凶手是女管家。一开始她想嫁祸给脑子不太清楚的少爷,因为这些灵异社团学生10年前在附近森林里恶作剧挖过一个陷阱,女管家就灌输少爷当年小姐的自杀和她掉进了这个陷阱有直接关系。然后女管家还特别安排了不在场证明,唯一幸存下来的编辑记录的杀人时间线上,正好她都有和岛田在一起的不在场证明。真相是女管家的动机是是她的女儿10年前掉进了这个陷阱,结果破伤风而死。不在场证明的手法是,女管家把钟表馆里所有的钟表的时间都调整了,然后在作案过程中把所有的钟表都敲坏了。 最近我玩了太多的线上剧本杀,又一下子连续读了好几本馆系列,对于推理有一点腻烦了。一方面是因为我感觉馆系列的梗和手法没有什么特别的新意,一本两本三本感觉都差不太多;另一方面是我在读小说的时候发现自己不断在用剧本杀的思路在分析小说的剧情,为什么这个人现在透露这些信息/时间线怎么对上等等,反而失掉了推理小说本身节奏的阅读乐趣。总之,馆系列我就暂告一段落吧。

迷宫馆事件

迷宫馆事件 绫辻行人 谭力(译) B07G86XTLP 这一本是多层次嵌套的,最外层是岛田收到一本叫做《迷宫馆事件》的推理小说,这本推理小说里记录了一个杀人事件。杀人事件是著名的而且很有钱的老推理小说家邀请了一群人到他家(又是同一个建筑师造的迷宫馆),被邀请的人包括四个推理小说新秀、一个评论家、一个编辑加他的孕妇老婆、还有岛田。大家一到,被告知老推理小说家已经死了,但是按照老推理小说家的录音遗嘱,要求大家全部留在迷宫馆,让四个推理小说新秀写以迷宫馆为地点以自己为被害人的推理小说参加评选,评论家、编辑和岛田做评委,第一名可以得到他的巨额遗产。不久,大家发现自己被锁在了这个迷宫馆里面,并且四个推理小说新秀一个接一个死掉,死状和遗留在各自文字处理器上的小说里的一模一样。 破案的关键有两点,一个是第一具尸体没有必要地被弄出来很多血,另一个是某一个小说最后留下了wwh的死亡讯息。经过推理,前者是为了隐藏凶手的血迹,后者是“镜子”的意思,指向了迷宫馆的暗道。 (真相和关联真相的吐槽反白) 在岛田收到的这本小说里先提供了一个伪解答,凶手是老推理小说家,是他预先写好了死状、杀死人、再把自己写的小说放进文字处理器,因为他病入膏肓所以会吐血。在最外面一层的岛田(其实这本书是岛田写的),说其实凶手是评论家,因为评论家是女的,被掩盖的是生理期的血,场外信息是评论家是老推理小说家的情人。 其实说到被掩盖的血,我第一个想到的也是女性生理期的血,所以我一直以为编辑的老婆是凶手。但是作家用的一贯的手段就是描写评论家的时候不正面讲她的性别,而是旁敲侧击地误导读者以为她是男的。 作者真的是不用叙述性诡计会死星人,但是看在他在这本里面多层次地运用了叙述性诡计,到了已经真相大白的结尾还是不遗余力地要多玩一次叙述性诡计的这份坚持,我给这一本多加一颗星。另外,迷宫馆里的古希腊神话人物的安排也蛮用心的。

水车馆事件

水车馆事件 绫辻行人 龚群(译) B07G86XTLP 馆系列的第二本。因多年前的车祸残废毁容,戴面具坐轮椅的水车馆的男主人常年闭馆,一年只有一天会开放好友来访。去年开放日,死了一个女佣、一个访客、还有一个访客失踪。今年开放日,又死了一个女佣和一个访客。岛田作为今年的访客之一,发现了两年开放日的真相。 (真相和关联真相的吐槽反白) 去年的某一个访客杀死了另一个访客伪装成自己的尸体,再杀死水车馆主人然后伪装成水车馆主人生活了下来,杀死女佣是因为怕自己的伪装被暴露。今年继续杀人是被戴绿帽子了。 这一本和上一本的共同点好多啊,也是双线叙事、也是在同一个设计师建造的居所里、特殊的馆和诡计本身关系不大、叙述方式也是有差异的(去年用的第三人称、今年用的第三人称)。所以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差不多猜到今年的第一人称的水车馆主人和去年的不是同一个人了。但是伪装了一整年,家里的那管家还没有发现,虽然书里一再强调管家更多是在服务于这个水车馆而不是男主人,但是感觉还是有点牵强。还有和上一本共同的地方是,侦探主人公的存在感很低,简直不是推理了,是悬疑揭秘了。

十角馆事件

十角馆事件 绫辻行人 龚群(译) B07G86XTLP 故事分两条线讲。一条线是讲7个推理社的同学来到孤岛度假,他们之间都以花名(推理小说大家)相互称呼,他们住在孤岛的十角馆里,从一开始就有死亡预告,接下来平均每天死一个人。他们所在的孤岛之前还有一个杀人事件,夫妻加佣人夫妇全死光、园丁失踪。另一条线是讲在本土同时发生,也是同一个推理社的同学收到了一封来自孤岛杀人事件的男主人公的信,说是自己的女儿被推理社的同学们在酒局上灌酒致死。然后这个同学就联系了另一个在本土的也是推理社的同学,他也收到了同样的信,他们再去找人遇到了侦探本人岛田。于是他们三人就在本土调查孤岛之前的杀人事件的真相。最后新闻出来,孤岛上的推理社的6个同学全部死光,断定其中一个畏罪自杀。 (真相和关联真相的吐槽反白) 在本土收到信的参与调查的那个同学,同时也参与了孤岛上的度假,他通过皮艇来回孤岛和本土制造不在场证明,是他在岛上杀死了全部的同学,为的是替被灌酒致死的女友复仇。 孤岛模式还可以有交通工具往来,这个还能算孤岛模式吗?接下来的梗就是叙述性诡计了,因为在孤岛上的人物全部是以花名描述的,而本土的人物都是以本名描述的,所以根本猜不到两者之间有重复。在临近结尾的时候,我看了好几遍来确认新闻爆出来的在孤岛的死亡人数是6人而不是7人。 我原本以为所谓的十角馆在这场推理中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会有一种诡计只有在这样设计的房子里才能实施。其实我并不特别喜欢或者钦佩一定要在特殊设计场地才能实施的诡计,好在这本书的诡计也与此无关,但也不精彩。 这是我读的绫辻行人的馆系列的第一本,虽说诡计并没有那么惊为天人,优点是许是比较流畅、语言比较简练、没有太多的灌水。把岛田直接作为他笔下的侦探的名字,这友情也太赤裸了。但是岛田侦探的作用不大啊,这难道是一种高级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