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島田荘司

奇想,天动

奇想,天动 島田荘司 林敏生(译) B07H3SHKSB 出狱不久的身材矮小的老人,在被店家老板娘追讨消费税的时候刺死了老板娘。狱中,他还写过几篇文章,其中包括一篇讲列车中有小丑来跳舞,然后人们发现在被反锁的厕所里有一具小丑的尸体,再重新打开厕所门,小丑的尸体就消失了,而厕所没有任何可以让人离开的口子。 吉敷竹史觉得案件没那么简单,再深入调查,却发现更多谜团。他发现这篇文章里的事件是真实发生过的,除此之外,那列火车当天还发生了有人卧轨自杀,收回来的尸体缺少了胳膊头颅,尸体之后还站了起来;火车脱轨,出现白色巨人把整节车厢托起等等。 凶手是在战时和他的身材高大的弟弟一起被从朝鲜俘到日本做苦力,之后辗转到了北海道的一家马戏团。弟弟爱上了马戏团的花旦,花旦利用弟弟私奔,其实是为了投奔有钱人。有钱人为了夺取花旦,杀害了弟弟。哥哥之后被污蔑坐牢几十年,出狱后偶然发现当年的花旦就是店家老板娘,于是杀她复仇。当年在火车上,哥哥把弟弟的尸体放在铁轨上,收回头颅和胳膊,用头颅和胳膊装在小丑的衣服上造成不在场证明的假象,然后通过厕所的口子把头颅和胳膊收回。之后,哥哥假冒尸体行走。正巧那天附近大火,和火车上装载的面粉发生作用引发了白色巨人的样子。 这本是我这个月读島田荘司到现在最喜欢的一本。 首先要肯定这本的诡计不算差的,一开始看似不可能解答的谜题中间发现是虚构文学作品的时候我还松了口气,这样摸不着头脑的谜题都可以和主线索联系在一起被解答,真的蛮好的。虽然我觉得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想到那么多诡计的主人公和他的性格人设不怎么符合。撇开诡计不谈的话,这本更让我喜欢的点是它作为一本社会派的推理小说的部分。 社会派的迹象,一个是小说中涉及到了不少江户时代的遗风、花魁,不同的角色对于社会变革的看法,还有对战时抓劳丁、慰安妇反思、对监狱制度的反思;另一个是主角吉敷竹史孜孜不倦地对真相的求索,对比当时警察对职责的定义是维持社会秩序(只要破案,不管背后的原因,同时也导致了很多冤枉的人屈打成招)。 驶过前方车道的车辆都亮起大灯,灯光断断续续,从樱树旁疾驰而过。樱树犹如列队于山间的士兵——经历日本军国主义强权时代的德大寺,经常会有这样的幻觉。他回忆起那个时代——令人厌恶的事数都数不清。譬如,身穿白长裤、橙色衬衫骑自行车出门,却被一大群自以为英雄的年轻人围殴;譬如,开战之前与年轻女性进入札幌的电影院,同样被殴打得差点死掉。那些人现在怎样了呢?在这个和平的时代,他们去了哪里?他们似乎相信围殴身穿橙色衬衫、和女性同行、去看美国影片的年轻人乃是正义的行为。但是,与其说他们是真的爱国,不如说他们以向他人施加暴力为乐。如果不那样做,日本人可能无法全力投入到战争中去吧!但那真是令人厌恶的时代,或许正因为深刻体验过那样的时代,自己的精神才会出毛病。正因为是彻头彻尾的弱者,才会借威吓和辱骂,来体现自己的优越和生存价值,否则很可能被自身的自卑意识击垮。那些怒斥别人,或在新闻影片中见到自己崇拜的人物会大叫“起立”并殴打所有没有站起来的人的家伙,全都是弱者,应该可怜、原谅他们。但即使到了这把年纪,德大寺仍未能完全原谅他们,回想起来,还会愤怒得全身发抖。毕竟,那是毫无理由的暴力! 读到这一段的时候,不禁让人联系到最近关于香港制暴的实事,我一开始想到的是“弱者”虽然可怜,可能是因为中国过去不够强大、是因为他们没做过强者、不知道强者的心态,所以狐假虎威。只有不够强大的记忆,生出来的就是那些狐假虎威的弱者。比较战时的日本、现在的中国,很早以前盛世的中国,我得出的结论是:我以为有强大的国家的记忆下生长起来的人难道不应该是与世无争、谦让的样子吗?这么说的话,现在的中国不强大。因为弱者+强国的幻象,自己不强大和国家强大(即使强大是虚假的样子)的矛盾,所以才狐假虎威、叫嚣、攻击别人。 另,今天我去了一个推理游戏展,主办方请了好几个国外推理小说家来玩剧本杀,讨论交流。终于见到島田荘司真人了呢!島田荘司本人派头好大哦,和我想象重的样子很不一样呢。当被问到有没有可能以后创作一部以中国为背景的推理小说的时候,島田荘司说中国实在是地域太了了,需要派御手洗洁和吉敷竹史一起来。

寝台特急1/60秒障碍

寝台特急1/60秒障碍 島田荘司 云卿(译) B07H3SHKSB 这本是吉敷竹史侦探系列的第一本。讲的是女尸脸皮被剥躺尸家中浴缸,通过尸检发现被害人死亡时间判断区间正好和某列夜班火车班次吻合,且有人在火车上碰到这位被害人还拍了照片。 女主发现以前保养自己的情人是勾引并抛弃女主的母亲、而且现在正在保养女主妹妹的渣男,于是决定杀死他。她利用夜班火车做不在场证明,打算半路下车回来、杀死夜跑的渣男、再坐飞机赶上原来的夜班火车。没想到半夜没杀死渣男,反被渣男杀死。渣男把她剥皮放浴缸,让女主的妹妹替身女主完成不在场证明。其实这一切是渣男正宫的计谋,她把渣男恶行告诉女主就是想要女主替自己杀死渣男。后来渣男又夜跑的时候想要对女主妹妹下手,不小心自己跌倒扎到了刀子,被偶遇的渣男正宫遇到,渣男正宫结束了渣男的生命。 读的时候觉得废话蛮多的,没想到上面真相反白写一写能写这么多而且还没把全部狗血情节包括进来。这本似乎没什么推理的部分,更多的是对于比较奇葩狗血的情节的猜测。但是我对这个解答并不是很满意,对解答的吐槽也不得不反白了。 /花了很多笔墨讨论女主回家、被杀、回到火车的可行性(黑人问号)。/适合铁路爱好者,计算可能来回赶上原本火车的时间路线。/妹妹伪装离开的可信度有点低。/还是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把脸皮割下来。 最后讲一点作者笔下侦探的时代感,我之前读的好几本也都不是最最当代的,那个时候我只想到旧时代的科技对凶手的好处,比如没有DNA可以测、没有很多监视设备可以调取。读到这一本,突然发现了凶手在旧时代的劣势(其实也是包括无辜的人的劣势),就是警察侦探可以采取非正当手段来探案取证,比如这本里面警察还可以闯空门在人家花园里挖尸体还可以以此作为证据之一来逮捕凶手的。

异邦骑士

异邦骑士 島田荘司 王鹏帆(译) B07H3SHKSB 这本是作者島田荘司的处女作,讲的是主人公记忆一片空白后遇到女主和御手洗,发现了自己过去的身份。很难把这本小说定义成为推理吧,更像是悬疑成分很重的纯爱小说。但是从中我读到了作者初入文坛青涩却独特纯粹的追求,有一种浪漫,伤感,但却是一种新开始的感觉,不仅是作者个人的开始、也是御手洗系列的开始。 虽然不是推理但是还是有剧透的防失忆总结,外加我记录下来两个小bug。(反白) 女主受到家人指示勾引男主结果成了真爱,目的是给失忆的男主制造假回忆,引诱他去杀人获利。 Bug一:主人公看到驾照的时候怎么知道是自己的呢?因为前面已经非常重墨地说他不敢看镜子、对自己的长相不认识等等。最后对此的解答正好成为了诡计的一部分,说是坏人就是利用他不知道自己的长相,所以调包了驾照。但是就算调包驾照,怎么能保证主人公会觉得这个驾照是自己的呢? Bug二:主人公失忆是在事故之后,并不是在被抬出医院之后啊,他为什么对两者之间那个住院期间的记忆为零呢? 异邦的感觉正好适合我这个和主人公一样的失忆星人,感觉好有缘分呀,所以我觉得自己对此还蛮有发言权的。书中的主人公看到照片和文字(内容和笔迹)都会理所当然地和自己联系在一起,觉得是自己失忆前所为。我回想我自己的经历:我在看我自己小时候的照片特别是大合照的时候,根本找不到我自己是哪个;有时候会在网上看到眼熟的文字,差点就想follow这个好像和我英雄所见略同的人了,后来发现原来是我自己写的网志截取。由此,我觉得主人公先入为主下意识地觉得是自己的,应该是比我更高阶的失忆所致吧。

斜屋犯罪

斜屋犯罪 島田荘司 王鹏帆(译) B07H3SHKSB 富豪在郊区建了一座很特别的房子,稍微有一些倾斜且房间楼梯的配置都很独特。他邀请了一帮人去共度圣诞,然后连续发生了两起暴风雪密室杀人事件。 第一起密室的解答是凶手在室内杀完人后,在室外通过类似滚铅球的东西拉动制造了密室。死者用身体试图摆出凶手名字。 第二起密室的解答是,整个房子设计好了轨道,把刀结成冰柱,刀冰柱顺着房子的轨道从通风口射向躺在床上的受害者。经过一晚的暖气,冰融化了,只有刀留在死者身上。 正如标题所暗示的,与其说诡计是按照特定的房子,其实整个房子是按照诡计的要求建造的;而且积怨那么深那么久,但是一点不着急还保持良好合作再花大工夫建造一个房子来杀人,只能说有钱人的想法真的很清奇。对这样的诡计推理我不是那么动心,一个诡计复杂到需要动用那么多的物质上的设计安排才能成立,而且复杂到一定要把这座房子的立体剖面图画出来才能讲清楚,已经算是比较可怜的推理了吧。

占星术杀人魔法

占星术杀人魔法 島田荘司 王鹏帆(译) B07H3SHKSB 案件是几十年前的大家族的男主人留下一封遗书,说是依照占星术,要把家里的六个女孩取其身上各自分别的部位构建一个完美的人。然后发生了三起杀人事件,首先是这个男主人雪地密室死亡,其次是家族的一个已经嫁出去的大女儿被抢劫奸杀,最后是女孩们被按照遗书所描写得解体被取走相应的身体部位然后埋尸日本各地。作者挑战读者的启发点是粘贴的钞票。(下面真相反白) 就像通过粘贴好几张钞票的一部分可以多出来一张一样,六个女孩的尸体并不是每个人身上被拿走了一个部位,其实是由五个女孩拼凑出来的。按照遗书上指示的要取头部的女孩就是凶手。这个女孩是第一起杀人事件的密室的第一发现者,在二次进入后制造了密室的假象。她在杀害已经嫁出去的大女儿后,色诱路人警察,并威胁他让他走遍日本掩埋六具尸体。 读完以后,我才发现自己以前好像接触到过这个诡计,因为我突然有印象自己以前也在看到这个诡计的时候尝试思考过粘贴的钞票的方法。记性不好的好处是看到还是很新鲜惊喜,完全不带着泄底读这本推理小说的话还是会觉得解答蛮精彩的;坏处是我看过什么最关键的地方都没印象,我在活什么呢。

黃 雷鈞 9789573331803 小说以第一人称自述分两条线讲了自己小时候的身世遭遇和长大后去推理一个案子的故事。主人公是一名盲人,出生在中国,生长于中国的孤儿院,直到被有钱的德国人收养于是到德国学习生活。长大后,得知中国某村发生一起奇怪的挖眼案,便想要回国来寻找这个案子的真相。 这本推理小说整体的语言和节奏还算是掌握得蛮好的,情节人物什么的也交待得很清楚,所以是一本很容易读的推理小说。但是我实在无法忍受主人公在描述种种事情时候的那股”中二”的样子,然后我发觉原来中二和很多东西是相通的。中二X土豪、中二X直男癌、中二X爱国主义、中二X种族歧视,这个主人公每一项都搭上了。 作为一本探案小说,最重要的是它的推理,这本书的两条故事线隐藏着两件真相,而主人公参破真相的契机竟然是”自己没有在黑夜中被认出来”!这是在开玩笑吗?!在此契机下,主人公瞬间顿悟了两条故事线的所有真相,但是他顿悟出来的真相和前提根本没有什么紧密联系啊,也就是说根本不是什么推理啊,而是想到啥是啥的异想天开啊。他顿悟出来的真相,最多只能算是可能真相的一种,并没有把别的可能真相排除。而且他说出来的真相也还是漏洞百出啊。 这本今年島田荘司推理小说奖的获奖作品,我看到在豆瓣上评价颇高,那段时间隔两天就有大咖给五颗星,于是我才专门请人从香港代购了这本来看。结论有二:一,島田荘司推理小说奖不靠谱,使我对岛田庄司本人的作品也有犹豫了;二,读完这本我立马想到的是刘慈欣,有一些点子却境界很低的作家在中国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