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Archives: 大山誠一郎

赤色博物館

赤色博物館 赤い博物館 大山誠一郎 倪志榮(译) 9789863585039 大山誠一郎又一本被台湾引进翻译的作品,依然是每篇一个案子的短篇小说集。所谓的赤色博物馆,是日本警察厅的资料馆,主人公是资料馆的女馆长,不介入任何的实际案件调查,光依靠资料上的案件描述和简单的官员的人肉跑腿,推理出甚至已经尘封多年的案件的真相。读完以后还是觉得没话说,没什么破绽,推理也很圆满。唯一的不满,可能是女馆长像柯南那样爱吊人胃口,明明已经知道真相了,还不说穿,给下属派任务也不肯多说一句背后的原因,一定要最后一下子大揭露显得自己很厉害的样子。 接下来还是简单地记录一下每一则案件的谜底(反白),否则我的烂记性真的很容易对不起这本精彩的推理小说。其实其中《直到死亡分隔共犯》之前在豆瓣上读过民翻的,这次重看居然也只记得开头记不清结尾了。 面包的赎金 パンの身代金 很多年前的案件,有人在面包里藏针,来要挟索取巨额赎金,面包厂老板在警察的陪伴下去交钱,巨额现金留在现场、面包厂却就此失踪了,过几天在附近发现了他的尸体。真相是面包厂老板和警察说好了,让警察独自/冒充面包厂老板去交赎金,面包厂老板利用这个不在场证明去杀另一个人,却反过来被制服杀死弃尸了。 复仇日记 復讐日記 已经结案的资料里有男主凶手的自白,说是自己的前女友坠楼身亡,通过推理发现是前女友的现男友所作所为,于是行凶杀死了对方。真相是杀死对方的是前女友,男主通过调节空调温度和自白书来混淆尸检对死亡时间的判断,为的是保有前女友的清白。 直到死亡分隔共犯 死が共犯者を別つまで 意外车祸死者临死前袒露自己参与了交换杀人。真相是,他不仅交换杀人,还冒充了自己杀死的人和委托他交换杀人的女人继续生活在一起。 火焰 炎 女主儿时最幸福的时候,妈妈肚子里又怀了孩子,爸爸也对她很好,她最喜欢的阿姨也马上要来她家做客。一场火灾,家里的所有人都死了,发现一具男尸和两具女尸。一具女尸是身怀孩子的,另一具没有生产过的迹象但是和第一具女尸有血缘关系,由此判断就是姐妹二人。真相是阿姨和女主的爸爸有染,女主本来就已经是阿姨和爸爸的孩子了,妈妈假装怀孕认下了。没想到又一次阿姨和爸爸有染,于是妈妈给包括自己的三人全部下药,一把火烧死了所有人。 至死不渝的提问 死に至る問い 最近发生了一件和三十年前一模一样的杀人案件,杀人的手法、弃尸的地点,甚至死者衣服上面的血迹的样子都一模一样。死者衣服上的血迹成了破案的关键,因为三十年前的血迹不属于死者,最近的案件的血迹也不属于死者。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大胆质疑,相隔三十年的凶手会不会是同一个或者是亲戚关系。真相是提问的这个记者就是凶手,她从小受到父亲虐待,三十年前的凶杀案就是她反抗父亲带回来的想要侵犯她的陌生人,三十年前的血迹就是不小心沾到的她的父亲的血。但是不久后,她的父亲就意外死掉了。长大后的她成家生子,渐渐发觉自己也有虐待孩子的行径,不禁形成一种只要自己不是父亲的亲生孩子,自己就可以改变虐待孩子的基因习惯的想法。但是她的父亲已死,除了还保存在警察厅资料馆的三十年前的案件血迹记录,再也没有其他的痕迹。这篇给我的印象最深,和之前那篇《有理由的密室》有类似之处。总觉得好像并不是那么百分百的滴水不漏的逻辑,但是又觉得这样的推理正好砸中真相也很神奇。

密室收藏家

密室收藏家 密室蒐集家 大山誠一郎 倪志榮(译) 9789863584322 好久以前看过一篇民翻的《少年与少女的密室》,觉得惊为天人,又是叙述性诡计又是非常扎实的本格推理,所以记住了大山诚一郎这个名字。《密室收藏家》里面一共有包括《少年与少女的密室》的五篇密室推理,在网上我只找到另一篇《有理由的密室》的民翻,之前说国内出版社要引进出版却跳票一年多到现在无果,没想到台版的赶在前面了。 密室收藏家这个人物形象,除了几十年来从来不变老这个梗之外,我觉得最突出的还是他并不是任何一个案子的介入者。我的意思是,他并不会是案发现场的相关人员、也不会是参与收集证据询问相关人员的警务侦探,他所站的位子是和读者平起平坐的,读者从文本里得到什么信息,密室收藏家所知道的并不会更多。公平竞争之下,可见密室收藏家有多厉害,可见作者有多厉害。 穿梭在不同时代的密室收藏家的故事,还可以明显感觉到作者刻意营造的时代感,比如说从第一篇20世纪30年代出了一点事情父母就在以很莫名世俗的理由责怪很无辜的女主一直到最后一篇21世纪初演化出来的最好的朋友就是最大的情敌。 简单地记录一下每一篇密室的谜底(反白) 柳园 柳の園 死者自己锁的门,发现者谎称昏迷的死者已死,之后再杀。第一现场检查死者是否已死的就是凶手。 少年与少女的密室 少年と少女の密室 密室全部是误会,因为不同的叙述者因为固有印象以少年与少女的名字发音定义了少年与少女的身份,其实是互换的。 死者为何坠落 死者はなぜ落ちる 坠落的尸体被调包,真正坠落的是来偷东西的人,调包后成了密室住所的主人。有机会调包的人就是凶手。 有理由的密室 理由ありの密室 需要密室存在的人就是凶手。 降雪积在佳也子的屋顶 佳也子の屋根に雪ふりつむ 叙述者被下药多昏迷了一天,所以原来构成密室证据的屋外的雪地脚印失效了。知道并制造日期假象的就是凶手。 另外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密室收藏家在解谜时的一个逻辑,我再稍微挖掘一下。如果某人拥有唯一的制造这个密室的器具(比如唯一的一把钥匙),并且大家都知道这个事实,那么这个人就不是凶手,因为他知道如果使用这把钥匙会暴露他。但是如果再仔细一想,这不正是他使用唯一钥匙的理由嘛,因为大家都不会怀疑他,大家都觉得凶手不会使用唯一的器具来暴露自己。但是如果再仔细一想,这个人就又不是凶手了,因为他也能想到大家能想到他以使用唯一钥匙来作证自己不是凶手的逻辑。但是如果再仔细一想。。。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