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La Reprise

La Reprise

2020.4.23

正如这部剧的标题一样,这部剧是一种“复述”,更是各种嵌套的复述。从外到里,顺序来看。

一开始是一个人出来讲关于演出的意义,他说演员初上这个舞台是0到1的质变,但是演员固然重要也仅仅是送披萨的人,披萨本身好不好吃更重要。

然后是一场试镜,请了三个演员分别来试镜接下来要演的角色。此时就开始介绍要演的内容,是根据发生在比利时小镇的一件真实的凶杀案件改编的。

再下来,便是试镜的这些演员通过了试镜,直接开始在舞台上分幕来演出这场凶杀案了。这是一场血腥暴力甚至让人有点难以理解的杀害同性恋的案件,有被害者的父母在卧室里等不到孩子回家的着急的场景,还有凶手自己的爱侣之间的交流,还有超级直白的凶杀过程等等。 现场的表演的还原未免过于真实,老年人全裸在床上、被害者被扒光摔在地上、鞭尸、在尸体上小便等等。让人产生了很不舒服的真实感。

嵌套不止于此,因为我们能看到的台上的演出,还伴随着同时在背景幕上播放的同样是这些演员扮演的几乎是同样的场景。被投幕的镜头更像是当初真实发生的样子,而现在舞台上的演员们试图把它在舞台上现场还原,两者之间是同步发生的,但是能看得出来总有一点些许的小动作上的不同,或是同步或是一种衍生。

而凶杀的那场,投幕的内容并非是原先的被认为是原型的内容,而是直接把现场舞台上的演出实时拍摄投放。嵌套出现了自指。

回到故事内容本身,同样是讲小镇同性恋受到的不公和歧视,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似乎创作者是想把这段经历和小镇本身的环境历史联系在一起。一直在铺垫和强调,这座比利时的小镇原来是人丁兴旺的一座工业城市,几乎所有人都在同一座工厂里工作几十年一辈子,但是经济衰退之后,整个小镇失业率超级高。不知不觉中,似乎是把资本主义工厂萧条失业的背景联系到了仇视同性恋的暴力。

故事之外,形式很用心,这种用心也让人思考。

我觉得最厉害的地方,是另一层“复述”。在试镜的时候,有一位演员讲到一个场景,说是一个人走上舞台中央有一把椅子,从天花板上掉下来一跟绳子,主人公站到椅子上然后把绳子缠绕在自己的脖子上。此时他等待着观众的反应,要么观众不管不顾,要么观众上来阻止。说的时候,大家也仅仅把它作为试镜的时候演员描述自己的演出经历。等到把整个故事讲完,整部剧临近结束的时候,扮演被害者的这位演员再次回到舞台中央,我们看到他站上一把椅子上把绳子缠绕在自己的脖子上,他把之前在试镜的时候讲些内容又讲了一遍。接着全剧终。

当着观众的面上吊自杀的事情,前不久我看到Tim Crouch在《I, Malvolio》里刚做过,之不是Tim Crouch是在玩弄观众。但是这部剧真的是在布莱希特式的间离,他是在唤醒呼吁观众的行动,这种行动不是字面上的把椅子稳住之类的,而是和所讲的故事内涵相关的。

之前Milo Rau的《轻松五章》来上海演过,因为我持有偏见(小孩主演)而错过了。这个名字我现在记住了。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波兰四部

Anti-Gone TRIPTYCH” Part II

2020.4.19

山羊之歌在舞台上唱歌加上前面的舞者跳舞,剧的标题是把安提戈涅拆开来成了“I was Anty, so I am gone”。故事理论上讲的就是安提戈涅的故事,但是反正歌词我也听不懂舞蹈我也看不懂,只能默认了。歌和舞不完全是同步的,有的时候歌唱完了舞还没有跳完,然后就是没有任何背景音乐的干跳,也不知道怎么掌握节奏,所以群舞的话不那么齐。总之,可以说我没看懂吧,所以也不多评论了。

Tag: Grzegorz Bral, Teatr Pieśń Kozła, 山羊之歌剧团, Sophocles,

(A)pollonia

2020.4.20

这部剧貌似很厉害的样子,有接近四个小时的长度,其内容也是非常的多,把三个故事融合在了一起。第一个故事是埃斯库罗斯(Aeschylus)的Oresteia Trilogy,Agamemnon为了战争胜利杀死自己的女儿,他老婆Clytemnestra因此杀死了自己的丈夫,他儿子Orestes为此杀死了自己的母亲。第二个是欧里庇得斯(Euripides)的《阿尔刻提斯》(Alcestis),Admetus要死了但是可以如果可以找到一个替死鬼的话就可以继续活下去,他的老婆Alcestis变成了那个替死鬼。第三个故事是波兰作家Hanna Krall的,讲的是在二战迫害犹太人的那个时期,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放弃一个小孩。

把这三个故事连接在一起,主题就很明显了,那就是“牺牲”。我们可以分开的来解读三个故事里的“牺牲”或者是“自我牺牲”,再来比较其中的不同。前两个是古希腊的神话故事,好像离我们很遥远,最后那个关于集中营的故事,离我们时间上并不遥远但是人们却似乎已经渐渐遗忘了其中的教训。在集中营的股市里面,有一段类似于演讲式的控诉,意思大概是听话作恶的大多数并没有什么事,女主谴责他们关上了心房,不舍身处理地考虑被害者。我觉得不一定是这样,是他们不觉得自己会成为被害者,或者是他们觉得自己不作恶也会成为被害者,这才是恐怖的地方。

回到关于牺牲的主题,我觉得问题的关键在于为什么要牺牲,这和“为什么需要英雄”的逻辑是一样的。三个故事,一个是为了祭天战争胜利,一个是为了和神的交易让自己活下去,一个是小牺牲为了让自己活下去只能闷死什么吵闹的小孩、大牺牲是弄死所有犹太人,这些牺牲的目的都不成立啊,这才是问题吧。

舞台的表现方面,很颇具实验性质。在一个很大的舞台上,场景不断地转换,还有在舞台上地摄影师在拍摄一些镜头投影在背景上。因为有种种牺牲的场景,所以会出现很多血的地方,一律是用口红来代替。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这个影像记录在拍摄舞台上的表演之外,还会偶尔拍摄观众席上观众的表情动作反应。这些观众简直就像托一样,表情都非常认真严肃,还有一个简直像是已经睡着的样子也可以被解读为在默默深深思索。

Tag: Krzysztof Warlikowski, Euripides, Aeschylus, Oresteia, Hanna Krall,

MIĘDZY NAMI DOBRZE JEST

We’re All Good

无论我们如何努力

2020.4.21

是一部改编自话剧的影像记录,把话剧舞台上天马行空的场景变换搬到电影的镜头之下。故事讲的是住在一起的三代人和邻居聊天看电视,电视里的明星啊、制作人接下来又出来和她们互动啥的。画出来的房间和器具,无厘头的话题和逻辑。非常日常生活,甚至是贫穷的生活,微小而无意义的追求。时间和空间上的循环与嵌套,被丢弃的杂志,电视节目和三代家族和导演。

最后是对波兰的质疑和否定,波兰如何得以保持自我和外界的流失和被侵蚀,这也是点题的地方。英文的翻译是“We’re All Good”,其实反而是这个中文翻译可能更贴近原意。我对这样的卑微的自我审视看得蛮高的,反而想到很多波兰厉害的地方。比如戏剧的实验性前瞻性,可惜这些立意很好执行并非我的菜。

Tag: Grzegorz Jarzyna, Dorota Masłowska,

2007: Macbeth

2020.4.22

非常经典的麦克白的故事,在短短的90分钟里被演绎出来。除了故事本身我已经知道的剧情之外,改编和新加的地方我还是没有get到。

兔子人到底是什么啊?为什么死掉的国王回来是小丑妆啊?

杀人之后,一切变得很诡异,兔子人频繁出现、六个电视机、废弃的旧厂房也更加诡异(氛围倒是和sleep no more接近),还有不知道是谁的光头女和麦克白同步讲英语。诡异是在反应主人公的精神状态?

Tag: Grzegorz Jarzyna, William Shakespeare,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Drawing the Line

Drawing the Line

2020.4.17

主人公是一个英国的法官,突然之间他被派到印度去负责给印度和巴基斯坦画边境。到了那边以后,他想见一个甘地却被拒绝了,然后被委派了不同派系的人来做助手帮助他决定边境怎么画法。可是他是一个之前对印度、对地理都没有什么了解的人,只能硬着头皮上。后来他还受到官方的压力做了修改,最后虽然边境画完了,主人公也接近崩溃,一心只想回家隐居。

前面一直强调男主对印度的无知,但是为什么这个男主被选上了呢?为什么他被选上却并不让我觉得讨厌,因为对人性和公正的认知比专业更重要?我觉得这个故事值得我们思考的是,作为个人,如何在大环境下,做到自己该做的而不仅仅是一颗政治棋子或者世界洪流的棋子。剧中有很多来自不同的宗教派系的人,还是很不稳定的局势,暴力、斗争俯拾皆是,但是厉害的是他们都是自己。其中还有很多值得讨论的多方博弈的点,比如甘地对男主的不接受,甘地的宗旨,男主最后的妥协和羞耻,两国领导人的新生等等,但是我也不高兴展开了。还有宗教性的带有哲学性质的关于行动、(被)行动和结果的讨论,也可以多思考一下。

A man does not attain freedom from the results of actions by abstaining from actions, for no one ever even for a moment exists without action.

标题取得特别好,一语双关,既是是实实在在画地理边境线,又是指作为一个人在抉择的时候有一些必须遵守的底线。我还觉得难能可贵的是,所谓的底线远高于利益得失,就像剧里面说的我们应该“better than this”,而现在decency都是一种奢求了。

Tag: Howard Brenton, Howard Davies, Hampstead Theatre,

替身

替身

身代わり

西澤保彦

金静和(译)

老柯(读)

B07RT2VR3W

又一本在喜马拉雅上听的匠千晓系列的有声书,故事讲的是离奇的两件凶杀案。一件是抽烟大叔目睹深夜公园男子被正当防卫杀死,另一件是民宅内两个不相关的人被杀。书名的“替身”的其中一层含义就在两件凶杀案的解读里,为什么在民宅里会有两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死掉,而且看起来好像死掉的第二个人是无差别杀人、死的是谁都没关系。

(真相反白)

这是一起交换杀人。在第一件深夜公园杀人的时候不小心杀错了人,在第二件的时候为了让对方信守承诺,只好在杀掉该杀的人之后再杀一个以证明自己也多杀了一个人的势力平衡。这个梗有一点像《轮到你了》,传递信息的方法是通过杀人,确保自己想杀的人去死的方法就是自己杀另一个人。

我对于匠千晓系列的不待见也不用再重复了,总之比无感更负面一点吧。那我为什么还在读,我还是找找别的系列吧。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Cycle Henrik Ibsen

Une maison de poupée

2020.4.13

我对易卜生种草是从去年看的上话版的《玩偶之家》开始,那么久远的作品能够如此精准地直击当代依旧存在的问题,简直是预言家。法国Odéon剧院官网的Théâtre et canapé系列,继Cycle Molière之后,最近又推出了Cycle Henrik Ibsen,也都是Stéphane Braunschweig导演的四部作品,首当其冲的就是这部《玩偶之家》。

Stéphane Braunschweig这个版本的女主没那么精致,从外表来看没那么像玩偶,甚至有点粗俗满口beaucoup beaucoup 的钱,但这也说明精致不是玩偶的必要条件。女主失望的三个阶段,一开始最害怕的是欠款的秘密暴露,然后是看到男主的反应,最后把女主压倒的稻草是男主知道没事后的反应。

最后女主的抉择太帅了,再次表白易卜生,反问女主是如何做到如此瞬间顿悟和整理行李的。开心和幸福是两码事,我们有像女主那样追求幸福的勇气吗?为什么觉醒就是要妻离子散呢,为什么完美的家庭和自我的追求永远是矛盾的呢?

这次我还想把这个主题再往边缘推进一步。《玩偶之家》里的女主,其实不仅是男方的玩偶,更是扭曲的社会观念的玩偶。如果是这么理解的话,完全也可以衍生到男玩偶男。性别倒换的话,为什么我们常常默认男的就是把自己和自己的生活想得清楚明白可以活出自我的人呢?男的不是也有很多妈宝嘛,妈宝比玩偶更恐怖吧。妈宝和玩偶有一个微妙的区别,后者没有活出自我是受人控制的,而前者是一种主动的依赖,难道活得浑浑噩噩的人不需要离婚也能活出自我?再回到这部《玩偶之家》来看的话,深究名字,并不是“一个玩偶的家”而是“一家的玩偶”,有没有可能老公也是玩偶呢?毕竟是女主把老公manipulate玩得团团转,借钱也好、介绍工作、选裙子,一切都弄的好像是自己无法胜任以满足丈夫的虚荣心为手段来满足自己的愿望。这样解读,是不是更恐怖了?

Tag: Henrik Ibsen,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Colline,

Brand

2020.4.14

讲的是一个牧师的故事。四小时的宗教伦理大戏,看了两个小时实在看不下去了。

所谓的看,其实可以简化为听,因为几乎没有什么舞台上的呈现,全部是某一个人在长篇大论地讲话。

Tag: Henrik Ibsen,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Strasbourg,

Le Canard sauvage

2020.4.15

故事讲的是有一家生活德有点窘困的家庭和一家有钱人家,两家交道打得很久远。先是穷人家的爸爸很久以前替有钱人家的爸爸背过锅,然后有钱人家的爸爸经常“照顾”穷人家。有钱人家的爸爸把自己的女佣玩弄了(怀孕)之后,嫁给了穷人家的儿子,女佣生下了一个女儿。对此,穷人家的儿子一无所知,而多年后有钱人家的儿子突然得知了真相,愤然离开家来到了这个穷人家。穷人家的女儿喜欢野鸭,意外得知了家族和自己身世的真相,非常自责最后死了。

看到结尾是一个悲剧,但是其实前面气氛还没那么压抑。穷人家虽然穷,但是那家人真的很好的,特别是一家三口在一个沙发上,爸爸弹电子琴那段太甜了。还有不少搞笑的成分,在于男主的傻/呆萌,事后反应更像一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小孩(老婆还帮他整理行李?!)。最后的情节有点狗血,女儿的反应也太大了。男主不愿意接受女儿是因为老婆说谎,还是因为不是自己亲生的,还是只是自己也没想清楚。有钱人的儿子也太空了,他追求的是一种真却是非人性的,只有他还觉得孩子没有白死,自己做的是对的,怎么解?

真相揭露后整个舞台倾斜了至少有45度,演员都快站不住了。这里舞台的倾斜和上话版的《玩偶之家》好像啊。野鸭的意象我不是很能理解。女儿为了证明自己对爸爸的爱,可以牺牲最珍贵的,结果去杀野鸭误杀了自己还是自杀(这点到蛮像爸爸的)。

全套同样的卡司,熟悉的演员,《玩偶之家》里的女主扮演这部里嫁给穷人家儿子的女佣,Claude Duparfait肯定是Stéphane Braunschweig的大爱将吧,扮演有钱人家的儿子。

Tag: Henrik Ibsen,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Colline,

Rosmersholm

2020.4.16

Rosmersholm庄园住着男主人Rosmer(丧妻)和Rebecca West(Rosmer妻子自杀前的好友),两人相互钦慕却无法摆脱对于前女主人自杀的一种罪恶感而无法在一起,最后一起殉情。

我印象最深的是,中间有一大段男女主之间的对话,是关于很大的人生的问题,自由啊、压抑啊什么的,然后突然之间男主就向女主求婚了。我非常惊讶在男主(在作者)心目中婚姻这种那么平常世俗的东西可以作为一种痛苦的解脱或者新人生的开始,我没想到婚姻是如此大雅的东西。女主角拒绝后,说为了你也为了我好,你就别问为什么了,哈哈哈。然后两个人终于找到了一个证明自己爱情的方法,就是去死,真的是脑子有病啊,自以为是的呢。后面变成殉情了怎么好像又有点高贵了。

管家演的太好了有点抢戏,女主演的很真挚,男主又是Claude Duparfait。

Tag: Henrik Ibsen, Stéphane Braunschweig, 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Colline,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National Theatre at Home

One Man, Two Guvnors

2020.4.8

National Theatre Live在疫情期间也推出了每周一部免费的线上资源,做的非常到位的地方是在中国的引进代理方还非常贴心地把中文字幕的版本放到了中国的各大平台上,也就是说可以免费正版地在b站上观看正版资源。点一个赞。

第一个礼拜上演的是很火的《一仆二主》。之前我看过不少NT Live的片子,唯独对这一部敬而退之,因为我对James Corden非常讨厌。既然NT Live那么用心了,那就给它一次机会。

看下来,发现笑点又老套又下三滥,一点也不好笑,从楼梯摔下去的老侍应生还被特别拿来剪作预告片段。最夸张的地方是和观众的互动,又是请观众上台搬箱子然后自己站在箱子上面,又是向观众讨三明治,最让人不可置信的是朝上台的观众又是泼水又是拿着灭火器直接往她身上喷。真的是不能忍,看完上半场我就愤然关掉了。坚决抵制一切形式的消费观众!

Tag: National Theatre Live, Richard Bean, Carlo Goldoni, Grant Olding, James Corden,

Jane Eyre

2020.4.10

先说好的地方,舞台设计真的蛮用心的。坐车的群舞,开窗,演员扮演的狗啊,都蛮好的。还有现场演奏的乐队在舞台正中间。

但是再好的舞台表现也救不了老掉牙的情节。在我脑海中,老是觉得《简爱》的情节,和《蝴蝶梦》和《音乐之声》有很多雷同的地方。女主人公有同情心、追求自由、有行动力,突破了原有的生活走进cliché。男主很渣啊。最后女主做不到和新认识的牧师结婚,竟然不是因为自己不想成为那个牧师的附属,而是因为还想着渣男?!

Tag: National Theatre Live, Charlotte Brontë, Sally Cookson,

Treasure Island

2020.4.18

这次预告特别限免放出来一共有四部,除了最后一部《第十二夜》,这前三周的三部我之前都没有看过,没想到竟然都那么难看。改编自Robert Louis Stevenson原著的《金银岛》,讲的是一个小孩上了一艘海盗船去寻找宝藏,几经反转,最后打败了邪恶的海盗的故事。主演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女生演的小孩,不查我真的以为这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十几岁的小男孩呢,另外就是Arthur Darvill演的独脚海盗。故事拿到现在来看其实有点无聊,唯一的优点是布景的星空有一点点好看,真的是给小孩看的。

Tag: National Theatre Live, Robert Louis Stevenson, Bryony Lavery, Patsy Ferran, Arthur Darvill,

银河界区三部曲I:深渊上的火

深渊上的火

A Fire upon the Deep

弗诺·文奇

Vernor Vinge

李克勤(译)

B07TXBCXM2

故事讲的是整个宇宙有爬行界、飞跃界和超限界。在一次寻宝的事故之后,人类濒临灭绝,幸存不多的一座人类飞船降落到从未有外星踏足的一个爬行界的星球,这个星球上生活着的是多个生物共生的生物。飞船一降落就遭到攻击,仅幸存下来一对姐弟分别被两个敌对的势力收养。这个爬行界星球很落后,从人类飞船和小孩留下来的知识已经可以得到很多跨时代的进步。与此同时,飞越界的一位人类女主、搭配有点像是天人的人物和几个自带轮盘的植物,排除种种物理和舆论艰难,前来营救幸存的人类。

文奇的这套书十年前我尝试拿起来读过一次,读了个开头没读下去。最近看到新版了中译本一套封面还蛮好看的,于是再次下决心读。读是读完了第一本,但是并没有读得多喜欢,真的太长了。宣传词是说只要熬过了前三十页后面就停不下来了之类的,我怎么感觉是不仅要熬前三十页,还要熬三百页六百页一千页啊。科幻的设定还算有趣,各方的斗争也是层出不穷,也是有新意(比如类犬类共生体什么的),但是情节的进展真的太慢了废话太多了。可能是我看这种太空歌剧类的小说的心态被科幻连续剧带坏了,我觉得这一整本书的情节也就连续剧第一集pilot的容量啊。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Bella Figura

Bella Figura

2020.4.12

故事讲的是男主Boris带着小三Andrea去一家乡间餐厅吃饭,无意中Boris说出来这间餐厅是自己的老婆推荐的,Andrea瞬间不开心了,这顿饭吃不成了,打算打道回府了。此时,他们偶遇了另一家人,一对情侣带着男方的妈妈来餐厅过生日,女方竟然就是Boris老婆的好友。于是他们一起走进了餐厅,吵吵闹闹中度过了尴尬的一晚。

从这么一件小矛盾开始整个故事蛮有意思的。我能想到的三个问题是,为什么不能提是老婆推荐的,为什么是老婆推荐的会让小三不开心,为什么男会秒懂小三的不开心。不知道是老婆推荐的不会改变是老婆推荐的事实,吃饭地点本身也和是否是老婆推荐无关,是不是老婆推荐不会改变餐厅什么。所以,世界上应该有一些默认的设定,这些设定可能并不被人常记于心,但是一旦触及,所有人都有一样的反应,所有人也能理解所有人的反应。

故事里的两对情侣,每个人起码要崩溃一次。这里就是点题的地方,年轻人拥有无限的精力、对世界的期许,重点是他们拥有美丽的皮囊。但是就算是有美丽的皮囊,我们以为在发生些什么、征服进步,其实什么也没有。与之相反的,是这部戏里面的男方情侣的妈妈的角色,本来她这样的角色出现在两对情侣设定的故事之中感觉非常突兀,但是这位妈妈是唯一内心没有崩溃的一个人,因为她已经把崩溃外化了常态化了(?)

这部剧太Yasmina Reza了,从最细节的地方开始颠覆所有的人物关系和情绪。为了描绘这种颠覆,舞台还是缓慢自动旋转的。最近好像很流行旋转的舞台,可以让观众看到360全景的场景,但是这里的旋转比NT Live的《欲望号街车》好多了,至少不会看晕。德国邵宾纳剧院的官网也推出了疫情期间的在线资源,但是绝大多少都没有字幕,这部《Bella Figura》是为数不多的有字幕的资源。另外,德国邵宾纳剧院仅在每天的柏林时间晚上6点半到12点释放,也就是说为了要看我必须熬夜到半夜12点到2点去看它。熬夜就这么一次就够了。

tag: Schaubühne, Yasmina Reza, Thomas Ostermeier,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Die Blechtrommel

Die Blechtrommel

铁皮鼓

2020.4.11

德国布莱希特剧院的名字是Berliner Ensemble,在疫情期间推出的在线资源系列叫做“BE at home”,也是一周一部戏。之前有放去年来过乌镇戏剧节的《高加索灰阑记》,这周放的是改编自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的《铁皮鼓》。

故事讲的是一个名字Oskar的小男孩在三岁的时候收到一个铁皮鼓作为生日礼物,从此他爱上了这个铁皮鼓,然后拒绝长大。然后他身边的世界依旧在不断变化,包括小范围的家庭的变化,以及大范围的纳粹的崛起,Oskar一边拒绝这个世界,一边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我记得我学生时代的某一个假期,是读过这本世界名著的。现在情节什么的已经一点也记不得了,只记得这本书里面有一些让人读起来很不舒服的东西,或者是主人公的所作所为本身,或者是正本故事描绘的世界带给我的感觉。这次看这部剧,给我的感觉也是一样的。

这部剧整整两个小时,舞台上只有这么一个扮演Oskar的演员撑全场讲故事演故事,一个人的表演太厉害了。一个金发碧眼的成年演员,要演一个身体(心智)停止在三岁的人,身材矮小的痕迹需要非常艰难地从衣服的大小、背景的巨大椅子上面看出来。我不记得原著是不是第一人称自述了,这部戏里全部的情节都是从男主嘴巴里说出来的。一开场的时候,Oskar在纠结怎么开始,然后用最简单但是最精准的言语迅速描绘了自己的外婆和母亲的故事,我就觉得这个“叙述者”太牛了。但是后面又说这个Oskar其实是心智停留在小孩的阶段的,这种天才和幼儿思维的冲突,内在思维和外在表现的冲突感,特别是一个人自己讲故事自己演的时候特别明显,反而让人觉得这个主人公自己的可信度降低了。

Tag: Günter Grass, Oliver Reese, Nico Holonics, Berliner Ensemble,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Wonderland

Wonderland

2020.4.9

Hampstead Theatre在疫情期间推出的在线观剧系列叫做“Hampstead Theatre At Home”,一周有一部,质量都还蛮高的。这周的《Wonderland》讲的是上世纪80年代,矿产行业面临将被私有化,矿工和原本国有的主体政府以及私有化的企业三方之间的博弈。

这次演出最突出的地方在于有很多矿工的描写的场景,矿工下矿、日常社交聊天等等。这些矿工之间的对话口音之重、土话之多,youtube自带的字幕辨识都没办法识别。整个故事其实是穿西装的人在旁边独白解释间离的,但是故事真正的主人公应该是这些矿工才对。底层的矿工会和工业、经济那么息息相关、有影响力,而我们常常take for granted,忘了他们才是真正的核心。因为市场经济是达尔文主义,优胜劣汰导致的裁员啊关店啊,都是资本主义的计算的结果。所谓计算的结果,那就是把所有一切转化成可以被计算的数字,而且只是从公司的利益角度出发,这两件事情都变得和矿工本身无关了。

We have proved that not only can we do something naughty and get away with it, we can be reelected to do it all over again, with a huge majority. The once unthinkable privatization is on the horizon. Nothing stands in our way but the Unions.

但是在英国的这个故事里,特别之处在于有国家/工会。国家控制的好处是不以利益作为唯一最高导向,而是关爱员工,当然前提是国家有这份心(中国的国企、公务员的编制似乎倒是有这份心),坏处就是阻碍了自由市场。对比一下我国的经济和员工的关系,国家应该是帮助弱势的员工的,而不是公司的走狗。

最后还有一个打动我的小故事,有一个矿工在讲自己的爸爸拒绝土葬的故事。矿工家族,矿工爸爸临死前说自己不要土葬,矿工儿子觉得爸爸太作就去劝他,说就算他不喜欢也要留一个念像给妈妈,然后矿工爸爸说他已经在地下做矿工一辈子了,不能死了也在地下了。这个故事从本质上又把矿工这个行业给否定了,不管是国家的还是私人的,不管矿工的工作利益是否可以得到保障,做矿工本身是一件非人的事情。

Tag: Beth Steel, Edward Hall, Hampstead Theatre,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Kammer 4 (Week 3)

König Lear

2020.4.6

这周本来打算看三部Kammer 4的作品的,结果只有这么一部有英文字幕,但是这部给我蛮多惊喜的。

原本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里,我个人最不待见的就是《李尔王》,总觉得其他三部的悲剧主题都更noble一些,与生俱来便要绑定的亲情的道理是什么,而且原著里面的李尔王那么任性老派,实在是让我喜欢不大起来。而这部慕尼黑室内剧院的改编,似乎正好是朝我抱怨的方向挖掘了一下。

从一开始,李尔王想拿自己的权贵来交换女儿的爱,这里就有两个很大的问题。首先,如果李尔王本来就只是把亲情和权贵来做等价交换的话,这是不是本身就是对亲情的玷污和侮辱呢,或者换个角度的话,他所放弃的也只是权贵又想到到什么和权贵等价的尊重呢?其次,这种评估交换的思路,就是父权式的思维方式。因为他是国王是掌握一切的人,所以他的选择不能被质疑,所以得到的女儿的爱也是趋炎附势的扭曲的。

接下来的问题是,面对三观有问题的父亲的爱。在这部戏里面,在讲的是两代人的关系,两个不孝的女儿期待着上一辈的消亡自己可以掌权。我突然意识到,这种两代人之间的斗争的戏码其实非常常见,但是我是第一次在看《李尔王》的时候想到这一点。看到别的作品里面,儿子的弑父可以被解读为新生一代对上一代的权威的挑战和新生,但是如果性别变成了女儿,就比如《李尔王》里面的那两个女儿,怎么就定义成为“不孝顺”了呢。这部戏里面好女儿的戏码特别少,重点都在两个坏女儿身上,是不是就在挑战观众对于孝顺的定义呢,不能那么轻易地就把女性对权威的挑战归到孝顺不孝顺上面。

舞台弄得比较现代,服装也相当花哨。有不少的情节是现场拍摄的影响投影在舞台的建筑上,还有从天上钢丝钓下来的弹电吉他的人等等,无感。

Tag: Münchner Kammerspiele, Kammer 4, William Shakespeare, Stefan Pucher, Thomas M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