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失明症漫记

失明症漫记

若泽·萨拉马戈

José Saramago

范维信(译)

B08HYSDVJS

二月份读的是大师是葡萄牙作家萨拉马戈,1998年,因其“充满想象、同情和讽喻的寓言故事,不断地使我们对虚幻的现实加深理解”,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

(以下有剧透)

这本《失明症漫记》简直是一本科幻小说了,小说的设定是突然有一天有一个人当街失明了,他的这种失明还不是两眼一摸黑而是两眼一抹白,找不到任何的原因。过了不久,他接触过的人也逐个失眠,包括他去看的那个眼科医生。这些人被当作传染病病源把军方抓起来,放置进了一个废弃的病院,每天由军队在外驻守提供三餐,但是病院内部的一切全部由在里面的盲人自己负责。眼科医生的妻子在自己的丈夫被抓的时候,声称自己也失明了,也被一起抓了进去。

这个病院里的人越来越人,也渐渐成为了人间地狱。一开始的时候是生理上的,环境特别差各种污浊屎尿,盲人也不知道如何打扫;然后是送来的食物不够人们分,再后来出现了暴力帮派,掠夺食物要每个盲人上交财物,再后来暴力独裁者甚至要求每个房间的女性自动上交泄欲。眼科医生的妻子是女主,是唯一一个还看得见的,但是她很难凭一己之力做些什么,在被凌辱之后,她终于爆发了,用带来的剪刀割裂了独裁者的喉咙。暴力帮派惊慌失措,把食物全部藏好,把自己的房间用床铺隔绝起来。一部分盲人们在女主的精神领袖下,全力想要攻破隔绝,未果。其中一个女性引燃了床单之类的,整个暴力帮派被烧死在房间里,其他的盲人们为了逃命全部冲到门口,却发现军队早已消失无踪。

原来整个世界已经被染上了失明症,所有人都看不见了。好不容易从病院逃了出来,也没有两样,发现整个城市遍地是污浊和不是所措的盲人。好在女主还看得见,她带着自己的丈夫和同一病房的伙伴,在路上还偶遇了一条看到你流泪会来安慰的狗狗,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居所,寻找继续生存下去的方法,包括寻找食物、水、洗涤、自我清洗等等。在某一次的寻找食物的路上,他们偶然进了一所教堂,女主发现圣人雕像上也都被用布蒙住了双眼,整个教堂里的信徒得知后因此信仰崩塌暴走。

最后突然有一天,这些失明症的患者一个个地能看到了。此时女主看到眼前一白,城市还在那,世界也还在那,故事就此戛然而止。

这本小说读得我太难受了,每一次觉得难受得读不下去了,紧接着又来一波更恶心的内容继续挑战读者的底线。先是大家都非常可怜,生存环境特别差,再是人与人之间标准的沦丧,还有可恶的军队,再到后面暴力的非人要求,人性之恶全部暴露无遗。好在在女主大开杀戒之后,好像是一路开挂层层突围,好像终于有了一些希望。这本书不能让我非常沉浸地阅读,即便如此已经觉得很不好受了,读前半本的时候,每每把书放下,我自己都觉得眼睛很不舒服视力下降。必须不断地跳出来提醒自己,这是一本虚构的小说而且结局必然是视力的恢复,因为如果一个作者写一本失明之后整个人类就次消亡就没意义了。类似的科幻作品的设定,我记得有一个说是全世界停电的,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好像在这种情况下生活在农村乡间是最安全的,因为至少触手可及可以有可以依赖生存下去的食物。这本书也有略微提到主人公们想要离开城市去农村的地方,但是要让失明的人长途跋涉去农村太难了。

设定中那个唯一没有失明的女主的存在非常特别,她的存在一方面对于失明的伙伴们来说是一种希望,一种救助,另外她的存在似乎是人类文明、人性的最后一个标志(回到家后她还会挑灯读书给大家听,虽然没人听)。要是女主也一起失明了,是不是真的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了,那么以前什么规矩、什么文化道德都不用去管了,就重新建立一个盲人的新世界,不用也不能用旧世界的眼光和规则去看待它了。那么对于那些不知道有这个没失明的女主存在的盲人们,包括在病房里的暴力帮派,包括在街边超市门口游走的将死之人,世界不就是这样的吗?

萨拉马戈行文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对话不换行、没有双引号、全部堆在同一个段落里面。看到译后记里说,原文里面至少还可以通过每一句的首字母大写来分辨对话的切换,到了中文翻译就只能用双引号来代替。我不知道作者如此操作具体的用意在哪里,反正我读的时候好像真的有点像缺失信息的盲人听人讲话。但是我刚开始读萨拉马戈的另一本《复明症漫记》里面的对话也是这样的,看来不是专门为了营造盲人通感的。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