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9年星云奖入围几篇短的

前不久颁布了2019年的星云奖,感谢“不存在”微信号,读了一些短篇和中短篇的入围和获奖作品。总体感觉是没有什么特别惊喜的,短中篇要比短篇好看一些,多点长度还是多点分量的,随便用一句话防痴呆总结吧。

Best Short Story

Give the Family My Love
替我向家人问好
A. T. Greenblatt
A.T.格林布拉特
周雨旸(译)

故事讲的是女主去到外太空造访智能生物,然后写信回家。

这篇是获奖最佳短篇。

Ten Excerpts from an Annotated Bibliography on the Cannibal Women of Ratnabar Island
关于拉特纳巴尔岛食人族女性的参考书目注解之摘录十则
Nibedita Sen
妮贝迪塔·森
罗妍莉(译)

模拟注解的形式,讲食人族的后代到文明社会生活繁衍。

The Dead, In Their Uncontrollable Power
亡者不驯之力
Karen Osborne
凯伦·奥斯本
何锐(译)

一个在宇宙飞船上的社会环境,突然遭遇了某种恐怖攻击,生存下来的人迎接秩序的重组和信仰的延续。

Best Novelette

Carpe Glitter
抓住闪光
Cat Rambo
凯特·兰博
孙薇(译)

女主回到死去的外婆的房子收拾,在外婆的师傅的灵魂的帮助下,发现了一具外婆收藏且肢解的机器人。女主的妈妈假借来帮忙的名义,想要争夺这具机器人,因为她坚信这个机器人是她的爸爸。最后女主的妈妈丧心病狂以家族友人(或许是她真正的生父)的生命来威胁,却惨遭霸占机器人躯体的外婆师傅的灵魂杀死。

这篇是获奖最佳短中篇,最后的反转蛮有冲突性的,适合改编成为影视作品。

For He Can Creep
因为它能匍匐前行
Siobhan Carroll
西沃恩·卡罗尔
罗妍莉(译)

以一个诗人的作品为引子,讲一只猫和他的诗人对抗魔鬼。

比较可惜的是,这篇里面的猫还是人类的猫,还是人类视角里面的猫,还是人类强硬给猫赋予人类的特征,而不是真的是猫是主人公,没有逃脱人类沙文主义。

The Archronology of Love
爱的溯时考古学
Caroline M. Yoachim
卡罗琳·M.约阿希姆
耿辉(译)

女主的爱人葬生一个考察地点,女主利用考古科技重访该地一无所获,然后违规使用该科技到未来遇到了她的爱人。

为什么是女主去到未来,而不是未来的女主回到现在告诉她真相,或者是女主的爱人直接穿越到他的未来即女主的现在呢?利用这样的科技考古的话,有一点意思。

你们过去时刻的客观记录并不存在——只存在受到思维和认知过滤的现实。随着时间流逝,你们创建出记忆中的记忆,创建出差之毫厘后的千里之谬,创建出一层层都是服务于自我的借口、否认或念旧怀乡。一切皆成故事。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