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Die Physiker

Die Physiker

物理学家

2020.4.29

迪伦马特著名的话剧《物理学家》,这个苏黎世国家剧院的版本在2015年的时候来过乌镇戏剧节,当时我还没怎么入戏剧的坑。后来网上出来了录制的版本但是一直苦于没有字幕看不懂,最近终于有好心人在b站上上传了英语字幕版本的,感恩。

故事的开始是警察来到一座疗养院调查一起凶杀案。这个疗养院里面一共只有三名病人,这三名病人都坚信自己是物理学家,分别是爱因斯坦、牛顿和莫比乌斯。之前已经发生了爱因斯坦杀死自己的护士的事件了,现在是牛顿杀死了自己的护士。疗养院的院长出来讲这座疗养院的情况,由于这三位病人都是疯子,凶杀案只好不了了之,唯一的举措就是接下来要把护士全部换成男的。然后莫比乌斯出来,他的家人过来和他见最后一面,莫比乌斯说自己是所罗门国王向他显灵,疯疯癫癫地把自己的家人全都赶走了。接着莫比乌斯沉陷在和自己的护士的对话中,最后他也把自己的护士也杀死了。

第二幕警察又来了,又是因为病人杀死了自己的护士,但还是没有办法。三个物理学家都跳出来,都说自己其实没有疯,其实自己是特工,通过隐藏身份来做科学研究。最后的反转是,院长跳出来说自己才是得到了所罗门的显灵,给三位病人灌输了物理学家的念头。然后莫比乌斯马上回说,哈哈其实我只是装疯,我根本没有得到所罗门的显灵。然后院长又说,哈哈,你们的反应也都是我事先就设计好的。

这些如此疯狂的情节,看似相当荒谬,但又相当有逻辑。始于荒谬,便要从打破日常的设定开始,比如觉得要换成男护士就能防止凶杀,殊不知原来这些女护士都是厉害的运动员;只有疯子病人可以抽烟,那疯子怎么知道这一规则并去实践和推广这一规则呢;病人觉得自己不是牛顿而是爱因斯坦,但是院长觉得病人觉得自己是牛顿,这个院长说了算,结果病人其实是隐藏身份的基尔顿;当疯子是要花钱的,说是当疯子是有收益的而且是主动的等等。还有,第二幕讲三个都是带特工身份的物理学家,把思想的自由、科学的疯狂和政治制度联系在了一起。

这场演出最特殊的地方是它的表演形式,也是相当夸张和疯狂,包括舞台上的绿色、演员的妆容、动作都非常不正常,看上去有点低俗,但是试想一下如果用正常的方法来演绎不正常的内容,是不是把这种不正常变得没有道理没有意义了。故事本身是把不正常不合理外化,这样的舞台上的处理方法反而也合理了。

Tag: Friedrich Dürrenmatt, Herbert Fritsch,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