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Wonderland

Wonderland

2020.4.9

Hampstead Theatre在疫情期间推出的在线观剧系列叫做“Hampstead Theatre At Home”,一周有一部,质量都还蛮高的。这周的《Wonderland》讲的是上世纪80年代,矿产行业面临将被私有化,矿工和原本国有的主体政府以及私有化的企业三方之间的博弈。

这次演出最突出的地方在于有很多矿工的描写的场景,矿工下矿、日常社交聊天等等。这些矿工之间的对话口音之重、土话之多,youtube自带的字幕辨识都没办法识别。整个故事其实是穿西装的人在旁边独白解释间离的,但是故事真正的主人公应该是这些矿工才对。底层的矿工会和工业、经济那么息息相关、有影响力,而我们常常take for granted,忘了他们才是真正的核心。因为市场经济是达尔文主义,优胜劣汰导致的裁员啊关店啊,都是资本主义的计算的结果。所谓计算的结果,那就是把所有一切转化成可以被计算的数字,而且只是从公司的利益角度出发,这两件事情都变得和矿工本身无关了。

We have proved that not only can we do something naughty and get away with it, we can be reelected to do it all over again, with a huge majority. The once unthinkable privatization is on the horizon. Nothing stands in our way but the Unions.

但是在英国的这个故事里,特别之处在于有国家/工会。国家控制的好处是不以利益作为唯一最高导向,而是关爱员工,当然前提是国家有这份心(中国的国企、公务员的编制似乎倒是有这份心),坏处就是阻碍了自由市场。对比一下我国的经济和员工的关系,国家应该是帮助弱势的员工的,而不是公司的走狗。

最后还有一个打动我的小故事,有一个矿工在讲自己的爸爸拒绝土葬的故事。矿工家族,矿工爸爸临死前说自己不要土葬,矿工儿子觉得爸爸太作就去劝他,说就算他不喜欢也要留一个念像给妈妈,然后矿工爸爸说他已经在地下做矿工一辈子了,不能死了也在地下了。这个故事从本质上又把矿工这个行业给否定了,不管是国家的还是私人的,不管矿工的工作利益是否可以得到保障,做矿工本身是一件非人的事情。

Tag: Beth Steel, Edward Hall, Hampstead Theatre,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