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醉步男

醉步男

小林泰三

丁丁虫(译)

B07YWVF9XQ

故事沿用了日本古代的一个传说,小竹田和血沼都爱上了菟原,菟原因无法抉择而亡,小竹田和血沼两人步入灵薄。

在作者小林泰三的改编的这个故事里,从血沼的视角叙事出发,有一天他在酒吧偶遇了一个不认识的但一直盯着他的男子。打了招呼,发现这位男子名叫小竹田,然后小竹田声称自己认识血沼并列举了不少血沼在大学时代的不为人知的细节,但血沼却对眼前的这个人一点也不认识。然后小竹田开始讲述他和他认识的血沼的故事。

在大学时代他俩同时爱上的菟原死后,血沼非常放不下,并和小竹田定下誓言要让菟原起死回生。多年之后,小竹田成为了医学界的一名专家领导,血沼找过来要借一台高级的仪器,说是找到了逆转时间救菟原的方法。人之所以有方向感平衡感,是因为耳内的一个器官;人之所以有时间的概念,也是因为闹钟有一块专门感知它的地方。借用量子物理的概念,世界一切仅在被观察到才会崩塌成为现实,所以只要用仪器破坏掉脑子里的那个感知时间进度的地方,等于是赋予时间穿行的能力了。于是,先是血沼自己试验,然后再在小竹田身上试验,都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小竹田睁眼醒来,却发觉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他真的已经具有的时间穿越的能力。但是他既不能控制穿越的时间目的地,也无法预知未来的情况(就算是重复穿越到同一天),每一次时间目的地不仅是时间不连续,甚至就好像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同一天还会有各种可能性发生)。

而这次小竹田在这里遇到根本不认识自己的血沼,他惊觉是不是当初做试验的时候,血沼根本没有在自己身上使用仪器,而只是诱骗小竹田一个人使用,使得小竹田是唯一一个要不断经历未知灵薄领域的人,而小竹田也至今没有能够穿越回大学时代拯救菟原。接下来的每一天,小竹田也将随机穿越到一个自己未知的时间和世界。

就在此时,小竹田突然从血沼眼前消失。而血沼的人生也慢慢在肯定一些他自己对现实的怀疑,比如以为明明在某个地方的酒吧会凭空消失之类的。这些变化和不确定性让血沼变得害怕直面外界,只想沉浸在自己构造的世界里。从自问自答中,血沼发现自己仍然和菟原紧密相关。

我非常喜欢这个故事。虽然在这里几乎是全剧透了这个故事,但是它的魅力还有很多很多。

首先,它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改编,从这种古老简单的情节中引发出来的科幻情节,让人更觉得科幻的点亘古不倦。把现在的科幻的点放回当初的元故事,故事依旧成立。而且气氛营造得超好的,是为数不多的那种科幻小说可以把读者读到汗毛竖起来几乎恐怖的程度。特别是讲到小竹田猜测直有他一个人有这个穿越能力,也就是说只有他一个人在承受灵薄内的痛苦的时候,真的蛮恐怖的。因为他自己讲的大学时代的爱情故事的设定,的确是他作为渣男该负更大的惩罚,这个差不多有《恐怖游轮》的感觉了。

其次,它的科幻的点运用得很到位。一开始的时候,我自己也在想到底什么样的真相可以解释小竹田对血沼了如指掌而血沼却不认识小竹田。因为我们对故事的了解,完全基于最开始的时候血沼作为第一人称视角的描述。说白了,小竹田所讲的故事,其实也都是血沼在讲出来。我们可以怀疑小竹田讲的是假话,但是如果血沼讲出来的小竹田的话是假的话,那整篇小说也没意义了。同理,如果说小竹田真的是有时间穿越的能力,也就是说“小竹田经历的世界是箱子里的薛定谔的猫”此事为真的话,那作为清醒地观察并描述这件事的血沼必然是坍塌的世界中的一员(我思故我在),那两者如何可能不矛盾呢?

说到矛盾的解决,我觉得也超精彩的。虽然之间Ted Chiang的《你一生的故事》里也有提到过因果论的别样的解读,而在这篇里从时间的不连贯性推断出来因果论的不靠谱,这似乎更直观。本来觉得好像这是一个时间穿越的悖论,回到过去杀死自己之类的悖论,在这个故事里的表现就是回到过去改变过去就不会用仪器在身上使得自己拥有穿越时间的能力了。如果本来就没有因果关系的话,那也就没有什么悖论了。

最后一个恐怖的地方,我们在故事的最后得知血沼也生活在这么一个灵薄之中。但是在血沼和小竹田酒吧相遇的那晚之前,对血沼来说,世界虽然偶有蹊跷但是还是一如既往地正常。那是什么使得血沼觉醒了呢?仅仅是因为血沼听了小竹田讲述的这个故事。那我们现在也听了这个故事了。。。

这本书的最后还附了另一篇短篇《玩具修理者》,也是小林泰三的一篇名作。也是用的第一人称视角的两人对话形式,讲的是对方描述小时候的一次事故,把自己的弟弟不小心摔死了然后交给一个神秘的玩具修理者神奇地像玩具零件一样一一拆开重组后修好复活了。因为有了前一篇的震撼和铺垫,这一篇我比较早就猜到了结局的梗,但是恐怖的氛围一点也不输前面那篇。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

  • No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