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xhalation

Exhalation

Ted Chiang

9781101947906

这本短篇小说集里面,只有四篇我以前没读过的,但是光凭这四篇也是妥妥的五颗星满分。我觉得Ted Chiang的厉害之处,除了有很棒的科幻的点子,他很擅长于把他对这个点子的思考运用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并且通过讲故事的方式把他的思考的过程进展一一列举出来,不仅是科幻的点子棒、思考深刻、人物情节也是精心布置且很好看!

  • The Truth of Fact, the Truth of Feeling

故事分两个线讲。一条线讲的是由于科技的发展,新生代的人们开始不会阅读(因为他们不需要会),同时他们佩戴了一种可以实时记录所有个人经历过的仪器,但是因为素材料太多太丰富了,人们却也很难利用起来,最新的科技突破是有一种算法可以根据一个想法关键词很快地检索出所有相关的历史记录。这条线里的主人公作为记者开始调查研究这一算法,然后发现自己一贯的记忆和印象背叛了真相。他一直以为在很多年前自己的女儿对自己出言不逊,然后是因为他没有佩戴记录仪器,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慢慢淡忘曾经的不快两人和好了。而现在通过借用他女儿的记录素材和最新的算法,主人公看到当时的真相是反过来的是他在对他女儿出言不逊伤害他女儿。

Our language has two words for what in your language is called ‘true.’ There is what’s right, mimi, and what’s precise, vough. In a dispute the principals say what they consider right; they speak mimi. The witnesses, however, are sworn to say precisely what happened; they speak vough. When Sabe has heard what happened he can decide what action is mimi for everyone. But it’s not lying if the principals don’t speak vough, as long as they speak mimi.

另一条线是讲在一个封闭的古老的部落族群,并没有文字,西方的传教士带来的文字教一个当地小孩学习用文字记录。通过文字记录,他们才发现原来他们一贯以为的同一件事情和记载下来的会有所不同。然而对部落族群而言,所谓的“真”有两种概念,right和precise。后来发生了一起部落纷争,当地小孩找到了多年前的传教士记录下来的文字,最后他决定忠于与记录文字相左的部落长老的决定。

  • The Great Silence

这个故事有一点《黑暗森林》的设定,就是人类不断地试图在外太空发声寻找智慧生物,无果,很有可能是因为发出声音暴露自己的智慧生物是最可能被灭掉的所以根本没有声音。地球上的鹦鹉表示不满,它们表示自己不仅是智慧生物,一直以来还在用它们的嗓子来讲话来传达这一信息。结果它们却因为人类对环境的破坏,濒临绝灭,它们最终的遗言是“You be good. I love you.”

关于the Great Silence(也被称作为Fermi Paradox)的理论,看看在刘慈欣笔下的故事和Ted Chiang的这个短篇里的运用,高低立见啊。这个故事里的鹦鹉不禁让人想到了H2G2里的海豚,以德报怨啊,又讽刺了人类沙文主义。

  • Omphalos

在某一个平行宇宙,科学家/考古学家发现了各种证明上帝存在的证据,比如所有的年轮都停止在某一个特定的年份,即上帝创世纪的时候。但是有一个天文学家突然发现,遥远的外太空有一个和地球很类似的天文环境,那才是宇宙真正的中心。这一发现给深信上帝的考古学家主人公、以及所有将要得知这一发现的人们带来了信仰危机,人类不再是他们以为的上帝的宠儿。最后主人公通过一系列的思考重新得出了一些存在的意义。

…indeed proof of something: not of God’s plans for humanity, but of the existence of miracles. That border where the growth rings end marks the limit of physical law’s explanatory power. And that is something we can take inspiration from.

Because I think there are events of another category that are likewise not fixed in a causal chain: acts of volition. Free will is a kind of miracle; when we make a genuine choice, we bring about a result that cannot be reduced to the workings of physical law. Every act of volition is, like the creation of the universe, a first cause.

这个故事让我想到了布莱希特的《伽利略》,也是因为天文上的发现日心说而不是地心说,引发了一系列的纷争。我觉得恐怖的地方,并不是某种发现证明或者否定了上帝的存在与否,而是这种发现会使得信仰这一宗教的人们世界崩塌、失去生存的意志。

由此,我得到两个结论。第一,人们内心世界崩塌永远不是掩埋真相的借口,因为人们永远可以重新找到某种支持生存下去的方法。第二,全心全意地去信仰一种东西,或者世界上只有一种可以去信仰的东西,很可怕。

  • Anxiety is the Dizziness of Freedom

发明了一种棱镜,启动它就启动了另一个平行世界,人们可以通过这个棱镜和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人交流,但是交流信息的传载量是有限的。人们开始用这种棱镜做各种不同的事情,比如看看和自己做了不同选择的平行世界的自己是什么命运、和平行世界的自己共事工作成就、或者简单地和自己最信任的另一个自己聊一聊等等。启动时间越久的棱镜越有价值,因为那个平行世界的可能性越丰富。

主人公是一家棱镜租用公司的成员,同时她也参加了一个棱镜心理互助小组。她和店里面的另一个人联合,骗到互助小组里的一个人的棱镜,高价卖给需要它的人(正好这个棱镜开启的时间符合一场车祸,棱镜两边的世界的夫妇各自失去了另一半)。最后,她决定最一件好事。

这个科幻设定也太精彩了,原来这个故事是在讨论人们的自我认识、因果关系和自由意志的。

  • 有的人自己做了一件错事,然后他发现他能找到的平行世界的自己都没做这件错事,他觉得很安心,觉得真正的自己是好人。
  • 有的人觉得永远会有那么一个平行世界的自己做了一件自己没做的事情,或者相反,也就是说总有那么一个自己在某个平行宇宙是幸福的或者不幸的,那自己的任何的决定或者选择还有意义吗?
  • 有的人觉得因为自己的一个选择而造就了某种悲剧,结果发现所有的平行世界里自己做了不同的选择结果悲剧还是发生了,那自己的那个选择是不是并不是悲剧产生的原因?

然而,我们现实的生活中并没有棱镜和平行世界的信息来帮忙认证上面的一切,唯有自由意志在发挥它的作用。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