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鼠春戏剧挑战月 Shakespeare’s Roman Plays

Antony and Cleopatra

2020.1.31

年初七

这一部的时间线其实是在《Julius Caesar》之后,讲的是Mark Antony沉溺缠绵于Cleopatra,但是被Octavius叫回去打仗并且迎娶了Octavius的姐姐;后来Antony倒戈要和Octavius打仗,Cleopatra本来是来帮忙的,但是却导致Antony弃军而逃;最后Antony大输又听闻Cleopatra伪造的自己的死讯,于是自杀了,Cleopatra也不愿意向Octavius低头也自杀了。

看历史剧其实感觉和看宫廷剧挺像的,为什么宫廷剧比较烂一直处在鄙视链的底端呢?人家英国的各种历史小说还屡屡拿下国际书籍最高奖项,在中国的这些历史改编却只能作为受众很广但又摆不上台面的消遣作品呢?如果从以史为鉴的角度来看的话,我觉得古代的中国人要比中世纪的尚待未开化的欧洲人智慧多了吧,能过从历史中学到的经验教训也精彩多了吧。问题就是我们的宫廷剧的重点没办法放在史实的还原上,只能讲讲宫斗情爱,不是说宫斗情爱没有价值,只是少了最重要的那一份历史真相的背景祭奠。

这部莎士比亚的话剧正如其标题,几乎完全也只是关于两位男女主人公的故事,故事发展到后面感觉好像就变成纯爱故事了。Antony一开始自己自杀不成,要他的下手来杀他,结果他下手伊自杀了。正如Antony自己承认的,真的是他下手要比Antony高贵很多。后面Antony吊着一口气和Cleopatra见最后一面,Cleopatra迎着吻上去,我是在看罗密欧与朱丽叶吗?

我看的是RSC的2017年版本的官摄,感觉我还是不够突破观剧的标准。埃及女王是一位黑人女演员演的,衣着其实没有非常华丽,我觉得很合适也觉得她演的蛮到位的;Antony是一个中年肚腩大叔演的,我却实在无法被说服他是英勇善战的男主角。

tag: RSC, William Shakespeare, Iqbal Khan, Josette Simon, Antony Byrne, Ben Allen,

Coriolanus

2020.2.1

年初八

故事讲的是大将军Marcius立功获胜,被赐名Coriolanus。回到罗马后,他妈劝他从政,但是别的元老院的人不愿意,他便被驱逐了。然后他又去投奔了Aufidius打仗,甚至打到罗马来了,但是被他妈说服没有摧毁罗马。最后他回到部署他的地方,被他Aufidius派人刺杀了。

情节略显无聊,我看的是RSC的2017年版本的官摄,在片头采访导演介绍的时候,导演把Coriolanus完全当作一个很厉害很正面的人物各种天花乱坠的吹的,而主持人则是把侧重点放在他和母亲之间的关系以及作为军人领袖上台和民主的冲突上面。但是在看戏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出来这方面可以值得深究的地方。说是已经现代化了,不是打仗的时候人物穿的都是西装,但是打仗的时候用的开始刀不是枪,有一幕偶尔瞥到打仗的一个人穿的是nike的训练衣,logo有一点出戏。

tag: RSC, William Shakespeare, Angus Jackson, Sope Dirisu,

Julius Caesar

2020.2.2

年初九

讲的是元老院Brutus他们刺杀Caesar的故事。我之前看过一次蜷川幸雄版的影像,印象还蛮好的。这次看的是NT Live的版本,是Ben Whishaw主演Brutus,而且是沉浸式的。

Cowards die many times before their death. The valiant never taste of death but once.

先说剧情,我发现古罗马走在我们太前面了。通过武力夺取政权的潜在的暴君被刺杀,然后再反思杀戮本身的问题,去谴责刺杀。而我们早已经习惯了成王败寇的生存法则,没有去思考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却在谴责和制压反抗暴力独裁的力量。

一开始Brutus出来说,说他刺杀Caesar不是不够爱Caesar,是更爱罗马。然后Antony出来嘴巴上说“Brutus说Caesar野心太大,Brutus是honourable的。”,接着立马举证Caesar曾经拒绝过好几次加冕,于是彻底诋毁Brutus的信誉。我非常怀疑Antony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装着屈服于元老院,是想好着通过演讲来调动挑拨老百姓的情绪的。这种事情发生在古代我觉得还比较情有可原,因为故事中的有智慧的人都集中在元老院,老百姓们太容易被煽动了。那为什么现在还在发生呢?

再说改编。这回是真的现代化了,不仅穿的是现代的衣服,所谓刺杀的工具也变成了手枪,特别是Caesar出场的时候的阵势真的和西方国家领导人出来的样子有够像,好像一下子变成了在讲现在的故事了,这种冲击还是蛮实在的。另外就是沉浸式,观众全程围绕着舞台站着扮演群众老百姓。剧中的来百姓的反应起伏是很大的,但是不可能要求观众如此和剧本合拍地转换立场和情绪,所以主要还是靠混在观众里演群众的演员带路。

tag: National Theatre Live, William Shakespeare, Nicholas Hytner, Ben Whishaw, Michelle Fairley, David Calder, David Morrissey,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