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戏剧挑战月 法国系列

Le Roi Soleil

2019.7.17

很多很经典的法语音乐剧我却没看过,所以趁这个机会补一下。比如这部《太阳王》,当年真的是火得超过天际,音乐剧我就是没看过,反倒是两位主角后来出的专辑都听了好多张了。再次表白男主Emmanuel Moire歌声太温柔了。

感官有点零散:

  • 唱了二十分钟主角才出场,还以为看错剧了呢。
  • 化妆现在看来也有点太浓了吧。舞蹈真的很大胆创新,很多马戏的元素、现代舞蹈的元素、流行偶像的动作。现在看起来有一点点尴尬。
  • 镜头剪辑是故意不让人看清的吗?
  • 太阳王太会撩妹了,对剧情不能认真。王弟的表现太抢眼了,但是太阳王的风头也没被盖掉。
  • 莫里哀出来全剧结束。

Tag: Louis XIV, Emmanuel Moire, Christophe Maé

Les 3 Mousquetaires

2019.7.18

也是一些比较零散得感想:

  • 很多电音。
  • 看到台下的观众开手机灯海,惊到了,没想到音乐剧还能这么演唱会感。舞美、服装、舞蹈都很用心也很好看。
  • 最惊艳的是男主坐船SOS那段,从来没有想过钟摆可以做成在海里沉浮的样子,加上用蓝色纱布做海浪。
  • 歌曲整体比较口水,感觉整体更像是spectacle,有感观的体验,但是缺乏一点引发观众思考或者揭发人性的深度。

Tag: Alexandre Dumas, Olivier Dion (D’Artagnan), Damien Sargue (Aramis), Brahim Zaibat (Athos), David Bàn (Porthos), Emji (Milady)

Le Petit Prince

2019.7.19

看这部音乐剧最大的感想是歌很好听,蛇的演员厉害。

剩下的是一些关于原著故事本身带来的想法。对于《小王子》这本书来说,我有着很复杂的情绪。可以说是我很喜欢的一本书,甚至是我读的第一本法语原版书,但是我又时常会跳脱出来觉得它有一点做作,一旦觉得它做作是不是就说明我是无知无用的大人了呢,我也不愿意这么承认。这本书的第一重点,我觉得应该是讲驯养和建立关系,玫瑰之所以是我的玫瑰是因为我对它。然后看到小王子很犹豫,我也觉得不服,小孩才不忧郁呢。人类是狭隘的,需要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这只是一种,只不过很感人而已。

在看小王子游历各个星球的时候,这次突然太惊讶那些书的道理,到现在大人还是都不懂。比如讲到发现b612的人穿上华丽的衣服大家都信了,太可笑了。但是对这个很简单可笑的问题,现代社会大家由此得到的结论是要穿的好看而不是不要以貌取人。可能说到底,这也是一种囚徒困境吧,穿的好看是背叛招供、不以貌取人是忠诚不合作。

中国电信已经内部发文,从9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停售达量限速版畅享套餐,省内B类达量限速也须同步停售。停止的原因是“为了减少达量限速规则带给用户的困扰,并进一步满足畅享套餐用户流量不降速的需求。”

另外,最近看到上面这则新闻,我简直看呆了!这是什么逻辑?解决方法不是取消限速,而是取消限速畅享套餐,这是少了一个选项啊。通过减少选项来达到看上去的美好,那不就是为了提高人均GDP,把所有穷人全杀光一个逻辑嘛?!

Tag: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Daniel Lavoie, Jeff Tetedoie

Tartuffe

伪君子

立陶宛国家话剧院

2019.7.20

大宁剧院

虽然不是法语演出,但是是由立陶宛国家话剧院演出改编自法国剧作家莫里哀的作品。故事讲的是一个名叫Tartuffe的伪君子融入到了一个普通的(有点钱的)家庭里,得到了男主人无条件的信任,在所有人的反对之下,男主人把全部家当赠予Tartuffe还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真的太好看了!打破了两个我的预设:一是我以为这部剧这是以比较现代多元的方法讲一个老故事,我觉得这个样蛮没意思的没什么更多的价值贡献,没想到原来主旨立意那么紧贴现代、表达也很大胆。二是我一直以为主角是伪君子,后来发觉主角是爸爸,再后来原来真的还是伪君子。

一开始的时候我不理解为什么爸爸那么信任、和伪君子那么好,我觉得伪君子的危害也就是弄得很搞笑,主要的问题在爸爸身上,因为爸爸的专政才导致大家都痛苦。后来爸爸和伪君子亲嘴的画面我没明白什么意思,直到普京和川普亲嘴的画面出现,让人恍然大悟。为什么专政的人会和伪君子那么好,因为伪君子满口虚伪正好满足专政人的需求,共生的关系。

接近尾声的时候伪君子以社会楷模的身份出现在视频里,在Avignon的街头、在北京天安门、在上海外滩,伪君子作为楷模渗入所有人的日常生活,太恐怖了。而伪君子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义正严辞(和我们听到的官话一模一样),但是伪君子的话按照定义就是虚伪的,所以也更恐怖。

伪君子在人间,第一步我们能不能识别它;就算能识别出来,如果是专政的制度,还是没用;等到专政的领导识别出来了,一切也都已经来不及了。

现场演出的表现形式也是很有新意而且这些新意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的确是有意义的。舞台就很有意思,是不变的小树林的绿色迷宫隔开的各个场景。最厉害的是第二现场、后台的拍摄投射在背景大幕上,大幕上也会出现预先拍摄的一些镜头。这些镜头里的内容非常重要,对整个主题的阐述简直是丰富到了升华。还有现场的音乐伴奏(有好几首巴赫的曲子),音乐和演员还有互动,演员还飙了好几句中文等等。

Tag: Molière, Oskaras Koršunovas, 立陶宛国家话剧院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