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那不勒斯四部曲NO.2:新名字的故事

新名字的故事

Storia del nuovo cognome

埃莱娜·费兰特

Elena Ferrante

陈英(译)

B06Y66VNG6

第二本开始,四部曲那种长篇的效应开始慢慢起来了,有两种比较明显的感觉。这两种感觉是相互交织相互制衡的。

一个是主人公们成年变成了大人,每个人的命运渐渐变得是要依靠自己追求引导出来的。两位女主,好像是两个人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她们的生命中有不同的重点。从一开始的时候,Elena一直总是想着拿Lila对标,就算已经是不同领域了也还是会比较。在这本书里面,Elena慢慢醒悟了,开始要过上自己的生活,联络在减少但是影响却像定时炸弹一样作为根源存在着。这里有点《东京女子图鉴》的味道了,两个人的追求渐行渐远,两个人自己的追求和人生的终点方向也在不断的变化。有时候觉得A好于B,获得A的时候却想要追求B,有时候又难以判断A和B孰优孰劣,有时候又觉得A和B都很烂,对于生活的判断是液态的(变动且边界不清的)。在那么多的精彩的故事情节之下,让人感叹两位女性的强大,但是有的时候又会觉得讲的这些又很像是老娘舅一样的很市井很底层的吵闹和情绪变化。

一个是一切发生的事情,好像多多少少都可以追溯到小时候,不管是小时候的偶然的交锋、还是小时候长辈的所作所为在孩提时代的深远的影响、还有每个人都好像慢慢成为了自己的父母的样子的宿命感。上一辈的故事笼罩在整个小镇的年轻人的头上。

几个摘录

她们也就比我大十岁,最多大二十岁,但看起来她们已经失去了女性特征,那是我们这些姑娘家最在意的东西,我们会通过服饰、化妆凸显我们的女性特征。因为生活的艰辛,因为年老的到来,或者因为疾病,她们的身体被消耗了,她们的身体越来越像她们的丈夫、父亲或者哥哥。这种变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因为要做家务吗?是从怀孕开始的吗?还是从挨打开始的?莉拉也会变得和农齐亚一样吗?她那精致的面孔也会冒出来费尔南多的特征,她那优雅的步伐也会变成里诺的样子吗?迈着八字步,双手甩得很开?


我想遵守我和自己的约定:我要过自己的生活,把他们排除在外,并不再为此痛苦。出于这个目的,我开始了一种自我心理训练,对于她的出现基本上不做出任何反应。我学会了控制和淡化自己的情感:假如书店老板的手伸向了我,我会心平气和地推开;假如那些来卖书的顾客非常不礼貌,我也会不露声色,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甚至是在我母亲面前,我也能做到柔声细语。每天我都想:我命该如此,我要听天由命,接受现实。我出生在这个城市,说这种方言,我没有钱。我付出我所能付出的,获得我所能获得的,忍受那些该忍受的事情。


我是第一次离开那不勒斯,离开坎帕尼亚大区。我发现我害怕所有东西:我害怕坐错火车;害怕尿急但找不到厕所;担心如果天黑了,我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会迷路,担心会被偷。和我母亲一样,我把所有钱都放在文胸里了,有好几个小时,我都在惴惴不安中度过,同时我又莫名其妙地感觉到自由。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