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娱乐至死

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娱乐至死

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尼尔·波兹曼

Neil Postman

章艳(译)

9787508648286

这本书用电视这个行业的兴起来证明,在《1984》和《美丽新世界》的两种不幸中,我们将走向(或者已经走入了)赫胥黎所描述的那种为了娱乐而忘却思考的社会。关于这则观点的论证,我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的话,那就是一则信息传递的载体和形式,不仅是信息内容本身之外的一项内容(形式本身就载有信息),它还在时时刻刻地改变信息的内容;电视作为一种”新兴”的媒介,正因为它与以往媒介的巨大不同之处,决定了它就是一种以娱乐为导向的媒介;随着此项媒介的日益强大,导致我们的生活充满了以娱乐为导向的所有一切。

我对这本书的书名相当反感,一本内容是想要警惕大家娱乐的严肃的书却以最烂俗夸张的书名想要来吸引读者,作为读者我多少感到收到了一些侮辱。

作者的论述无不精彩,但感觉还是有点脱节。首先因为它描述的是几十年前的美国,它和当代中国总有一些不同之处。中国的媒体似乎更多还是活在《1984》的世界里,与此同时互联网的迅速崛起在相当程度上趁着电视还没有完全霸占老百姓所有业余时间的时候就让人们从电视中解脱出来一些(但是各种网路电视的兴旺似乎又为电视扳回一城)。其次,我觉得就算作者的结论成真,也无伤大雅。在阅读《美丽新世界》的时候,我就有点犹豫,因为我觉得如果作为一个生活在其中的个体并不会因此而感到痛苦。我们在批评电视过于娱乐的同时,我们的下一代就出生和生活在电视娱乐的环境下,他们会觉得这一切都稀松平常,他们自然有在他们自己的价值体系之下拥有觉得值得关注的问题。然后这一切又有什么问题呢?因为所谓的问题都只是针对局外的,或者说已经被时代淘汰了的,老人的。最后,我觉得真正恐怖的,既不是《美丽新世界》,因为生活在其中的人们是自觉幸福的;也不是《1984》,因为生活在其中的人们能清楚的认识和感受到压迫,日子过的痛苦但有明确且共享的是非观;而是这两种世界的混合。而这本书现在还强调的是世界已经变成了《美丽新世界》的样子,反而让读者麻痹和纵容了《1984》的横行。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