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大师的盛宴:媒体一代

s11373413 大师的盛宴:二十世纪最佳科幻小说选

Masterpieces: The Best Science Fiction of the 20th Century

奥森•斯科特•卡德(编)

Orson Scott Card

9787513307109

George R. R. Martin
乔治•马丁
Sandkings
沙王

这本短篇小说集里面,唯一一本我之前读过的就是这篇《沙王》。几年前在冰火的电视剧还木有开拍的时候,我读了这篇备受推崇的《沙王》。最大的感觉是好恐怖,一开始好像是小清新的养宠物的开头,根本想不到后面的发展会这么的残酷和不可收拾。但是这种不可收拾的感觉又很符合人的本性,有的时候似乎只要是有那么一点点恶的偏差,接下来就会有源源不断自己再也控制不了的东西出现。从这个层面来说,这是一篇非常成功的小说。

至于George R. R. Martin本人,应该也不用多做介绍了吧。这篇《沙王》是他唯一一篇拿到双奖的作品,接下来靠着Song of Ice and Fire系列,GRRM也是拿奖无数。2011年出了冰火的第5本后,GRRM似乎一直在写前传和番外之类的东西,第6本不知何时才出。再这样下去,电视剧的情节都快要赶上小说了呢,莫非以后就是先影视后文本的节奏?

Harry Turtledove
哈里•托特多夫
The Road Not Taken
异星歧途

这篇讲的是一个外星文明来入侵地球,他们有着地球闻所未闻的超高级的飞行技术(超光速),但却在武器装备上只是人类几千年前的水平。可能只是那么一个很小的差别,接下来两个文明的走向和发展重点就完全不一样了。我很喜欢这样的设定,有那么一点蝴蝶效应的意思,好像整个文明的进程似乎真的是由随机因素决定的一样。我觉得这样的情况,不仅仅适用于不同的文明之间,对于物种与物种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人与人之间也是如此。

这位作者Harry Turtledove被冠以“The Master of Alternate History”的称号,他擅长在历史事件中加入新的科幻元素甚至改变了我们已知的历史进程。他于1993年凭借《The Guns of the South》获得了雨果奖,《The Guns of the South》就是把背景设定在美国内战时期又包含时间旅行元素的一本科幻小说。

William Gibson & Michael Swanwick
威廉•吉布森/迈克尔•斯万维克
Dogfight
空战

通过各种脑电波来发展科技或者是玩游戏。我本来对William Gibson很期待的,但是没想到这是一个如此无聊的故事。

William Gibson的写作主题就是cyberpunk,他最早出名的作品是《Neuromancer》,获得了三奖(Nebula+Hugo+PKD);之后同样作为Sprawl trilogy的《Count Zero》和《Mona Lisa Overdrive》也都是星云雨果双奖得主。我觉得有可能是因为在他写作的时期,网络和电玩还没有那么发达;而现在的网络和电玩几乎可以到达William Gibson笔下当年科幻的境界了,似乎就没什么了不起了。

Michael Swanwick也是一位获得众多的科幻小说家,特别是他的短篇小说拿过好多次雨果奖。

Karen Joy Fowler
凯伦•乔伊•富勒
Face Value
脸值

一对夫妇被派到一个遥远的星球,男的是专门负责研究这个星球上的生物的科学家,女的是一位诗人,她是跟随这个男的来的。这个星球上的生物(我个人把它们脑补成Doctor Who里脂肪小人的样子)本身没有语言,因为它们有着最完美的交流方式。在没有任何信息缺失的交流体系下,任何艺术作品(包括诗歌)似乎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与此同时,这些生物还特别爱玩弄女的的各种随身物品,还喜欢无害地缠在那个女的身边。直到有一天,女的被这些生物裹挟而去,女的脸的样子也没有了。

这个看上去有点莫名的故事,细细想来还蛮有意思的,但是又感觉说不清楚个所以然来。很明显的感觉,这是出自于一位女性作家之手。让我惊喜的是,原来Karen Joy Fowler还是《The Jane Austen Book Club》的作者,虽然那部作品似乎和科幻根本沾不上边。Karen Joy Fowler凭借《What I Didn’t See》和《Always》拿过两次星云最佳短篇,而她最近的小说《We Are All Completely Beside Ourselves》,入围了2014年的星云奖和布克短名单,拿到了Pen/Faulkner Award。在科幻奖项的边缘游走,还能拿到很正统的文学奖项,可能这就是她厉害的地方吧。

C. J. Cherryh
C. J. 薛利赫
Pots
罐子

专家们被克隆、被冷冻唤醒,发现了一个远古的罐子,觉得这可能是人类祖先的起源之处。不知道重点在哪里,有点不知所云,我不是很喜欢。

C. J. Cherryh最出名的是两部获得过雨果奖的小说《Downbelow Station》和《Cyteen》。

John Crowley
约翰•克劳利
Snow

有一种随时跟着人然后拍摄录像的小型机器服务,在过世之后,这些录像片段则被储藏在墓地,可供拜访的人观看。这些片断的播放是不能点播的,据说放什么都是随机的。但是男主人公却发现自己每次去看到的都是一些罕有的片断,并且有重复。貌似没什么爆点,但我却很喜欢这篇。一方面是因为这篇讲故事的方式,没有那种科幻小说常常会有的那种硬朗,而是以一种近乎抒情散文的方式展开。一般我并不那么喜欢对这种散文式的描述,但是这里牵扯到人生历史、回忆的题材,用这种方法讲故事倒是很有味道。另一个原因是它插入的一个小悬念,就是关于随机播放的事情,很值得回味。我最近越来越觉得“随机”这件事情不存在,说到底什么叫做“随机”呢?如果说所谓的“随机”就是没有任何规律的存在,那么在有限的观察之下,如何知道它是不是“随机”呢?

John Crowley最有名的作品是他的《Little, Big》(获得了World Fantasy Award并入围雨果星云奖)以及他的Ægypt系列。

James Patrick Kelly
詹姆斯•帕特里克•凯利
Rat
老鼠

看完整篇我还是不知道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到底是人还是老鼠还是一个变异之类的生物。这是一个类似于偷运毒品的冒险故事,爆点是最后最接近可以把主人公擒拿归案的是一个犯了瘾的警察。没什么意思。

James Patrick Kelly凭借他的《Think Like a Dinosaur》和《10^16 to 1》获得过两次雨果短篇奖。

Terry Bisson
特里•比森
Bears Discover Fire
熊学会用火

某一天突然之间熊学会了如何使用火,它们会做火把来帮助车子抛锚的路人照亮,也会自己做篝火取暖。主人公有一个住在养老院的长辈,这位长辈从养老院逃走,和熊群度过了一晚篝火晚会,第二天离开了人世。我不知道这个故事的重点是什么,有点捉不住头绪。这篇《Bears Discover Fire》拿到了当年的短篇双奖。

John Kessel
约翰•克塞尔
A Clean Escape
一逃了之

女主人公是一个心理医生,她每天接待男主人公;而男主人公的记忆只停留在某一个时期、短期记忆只能追溯几分钟而已,而且他自己不自知。原来这个男主人公是原来的总统,在他的命令下爆发了核战争,世界毁于一旦,而他自己则不记得任何这些事情了。

看了个开头,我就想起来很久以前有一部美剧《Masters of Science Fiction》的第一集就是改编的这个故事。不管是当初看的美剧,还是现在看的原著文本,我都很喜欢这个故事。作为故事背景的反战主题,我也喜欢,和平年代舒服日子过多了有的人就开始皮痒了,需要时刻提醒一下。我更喜欢这个故事抛出来的一个问题:人负责任的尺度到底到哪里?是不是失忆了就不用管了?对于外部来说,不管这个人失不失忆,都是他的问题;但是就这个人自己来说,自己其实是很无辜的,因为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行为,那么连反省之类的事情也不可能发生。再换一个角度,是不是只要行为人自己不认为自己是在作恶,那他就不用承担作恶的责任了?

John Kessel拿过两次星云最佳短篇,分别是《Another Orphan》和《Pride and Prometheus》,前后时隔26年。《Pride and Prometheus》是把《Pride and Prejudice》和《Frankenstein》crossover的一部作品。他的别的作品也多次如何各种奖项。

Lisa Goldstein
丽莎•古德斯坦
Tourists
旅行者

在异国旅行醒来的主人公,想不起来自己置身何处,想要回国却频频因语言不通而受阻,接着他沦落街头,靠别人接济过活。接济他的人是一群卖塔罗牌的人,而塔罗牌上的图案竟然已经预言了这位主人公的命运。慢慢地,主人公也开始在当地依靠卖塔罗牌为生,有时再顺带瞎编历史故事做做当地导游,成为了当地的一份子。

我感觉这是一个很恐怖的小说,主人公看似上一秒还在文明社会混着呢,接下来进入了不可预知的境界,一路下行竟然成为了当地的一员。

George Alec Effinger
乔治•亚历克•埃芬格
One

一对夫妇出发去外太空寻找生命。他们凭借着一个方程式来预测外星生命的存在,按照这个公式,外星生命的存在的量其实是很大的,但是在他们朝一个方向走了30年之后,发觉还是一无所获。

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想到的是大刘的黑暗森林法则,是不是大家都躲着藏着所以才不被人类发现吗?我觉得不是的,而且我也一直觉得这种黑暗森林法则相当的狭隘,是在用人类的小肚鸡肠在揣测其他智慧生物。即使一无所获,我还是觉得这对一去不复返的夫妇很好。

George Alec Effinger的短篇小说《Schrödinger’s Kitten》获得了当年的雨果星云双奖。

分享到: 更多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