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he Hour S1

image

我以前一直对Ben Whishaw的长相有成见,老觉得他长得贼眉鼠眼的,一点也不正气,因此错过了他好多好片。最近再看他,却觉得越看越顺眼,所以打算他的老片重新拾起来再看,就从这部英剧《The Hour》开始。这部《The Hour》的角色基本设定,和《The Newsroom》惊人的相似——一腔热血想要做好新闻的三人组,女制片人+和女制片人有感情瓜葛的男主持人+才华横溢的编辑,只不过美剧例男主播是男一号,而英剧里Ben Whishaw扮演的编辑成了毫无疑问的男一号。另外一个显著的差别在于时代背景的设定,英剧直接把时间拉回二战之后的英国,那时苏俄还存在,间谍还似乎没那么稀罕。关于这个间谍的背景设计,我觉得算是一把双刃剑吧,有硬伤的地方也是它,与众不同的出彩的地方也是它。因为一开始制造的诸多悬疑,各种人物很莫名其妙地死掉了,有的人的死简直轻易得让我觉得很突兀。是编剧为了推进剧情而如此草率地让人物死掉,还是我自己不够了解当时的时代背景(因为似乎《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也有点类似的味道),我很难把握究竟是应该轻视它还是轻视我自己。另外,我还很喜欢剧中的复古造型,大赞。

我想先跳开《The Hour》的情节,然后再回过来讲我感触很深的最后的结局的情节。我一直不大愿意看国内的新闻,总觉得中国做的不是新闻,只是宣传机构的复读机。但是要是真不看新闻,岂不是更闭塞了,更达成了人家想达成的愚民效果?我最近看新闻,经常会很生气,而且是越看越生气,而且还有不同种类的生气。第一种,比如谁谁落马了,然后几十个各种单位纷纷跳出来表态坚决拥护中央决定啥的。这种东西唯一能被称之为新闻的可能,就是这是当笑话来讲的,是当讽刺小品来讲的。可悲的地方,在于人家就是认真的,人家是认真地表态站队的,人家也是认真地报道的。第二种,标题党也就算了,正文里面没有最基本的信息。要么就是前后信息是矛盾的,要么就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最基本的前因后果讲不清楚。我真怀疑写新闻的、登新闻的人自己看过这篇新闻吗,自己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吗。还没把事件的最基本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就开始各种戴帽子或者批判或者歌颂,太可笑了。不对,不是可笑,是太可气了!作为读者,竟然被如此侮辱,新闻从业人员都把读者当什么了?!第三种,那些导向性非常明确的新闻,比如近期又掀起的一股为难外企的动作。为什么只查外企,不查国企央企?老老实实说是保护主义我还能接受(至少是真小人了),但偏偏还是打着”正义”的旗号,太恶心了。为什么这个时候,只有这么和主流媒体完全一致的方向的报道,没有一些从其他角度的看法?这样下去,无知的接受信息的人只会越来越狭隘,然后狭隘的社会继续做这种龌龊而狭隘的事情,恶性循环。(我本来都不怎么吃麦当劳了,但是最近麦当劳出事后,我特地去消费以表我力所能及的反抗。)

有时,我把我看新闻时的气愤跟身边人交流的时候,我会更气馁。有的人会表现出一种让我惊讶的”世故感”。比如我说啥啥啥怎么那么龌龊,然后得到的反馈就是”啥啥啥本来就是这么龌龊的;你怎么还为他的龌龊而大惊小怪?”每每听到这样的反馈,我就觉得很挖塞。现实是糟糕的,而且这些人也知道现实是糟糕的,然后他们选择把自己对外部的期待要求降低到最低,这样自己就不会受到任何bad surprise,因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期待了。这种自我保护的机制,事实上产生的结果是不反对、不反抗任何丑恶,其实是一种对丑恶的纵容。

再回到我很喜欢的《The Hour》第一季的结局部分,因为这个结局我愿意把打分升到五颗星。节目组不顾当局的阻止,竭力想把事件的真相和他们对真相的呼吁传达给大众。

(Lord Elms) I have come to understand that it is possible to be a patriot and at the same time question and judge the wisdom and rightness of the government in power.
(Fred Lyon) If we cannot debate that which troubles our society, and more importantly troubles our government, then we cannot in all honesty call ourselves a democracy. If we cannot question our leaders as they embark on what has been called an illegal military action, …, if we cannot reasonably and intelligently query about the rightness of an action that appears at heart to be deceitful, then we are not a free…

上面这段是在节目中他们想要传达一些讯息,然后这段话没有讲话,就被掐掉了,电视频幕上出现了”故障”的画面。看上去是老掉牙的道理,但是我们现在似乎离电视剧中的情景差的并不远。我记得有一次出差在酒店里看外国某媒体的新闻,里面提到中国某高官落马,然后要对此事件做解析的时候,电视就硬生生地黑屏了。不是电视机或者信号坏掉,真的是被掐掉了,我没想到审查是如此地近在咫尺且明目张胆。

画面被掐之后,显然整个剧组就被fire掉了。Fred去找一直以来赏识他并一直力保节目组的老板(美剧里也有一个很类似的角色,但比英剧少了一个大反转,这里就不剧透了),没想到却招来一顿臭骂。在很多人,包括我,看来这种争取自由的战役虽败犹荣,但是在某些人(比如年长的人)看来这其实是一场很孩子气的倔强闹剧。因为知道最终不会成功、知道会失去一切,还要去做的事情,是不是正确的决定呢?当然不是说不该去做这件事,而是如何去做这件事。我个人会觉得很燃烧地去against all the odds去做,会很过瘾;而圆滑地去做的话,似乎会把一些原本的最纯真的感情色彩抹去,虽然可能会更有效地达到原来的目的。这两者究竟怎么选择,我也还没有想明白。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