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Daily Archives: May 1st, 2020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aiww: The Arrest of Ai Weiwei

#aiww: The Arrest of Ai Weiwei 2020.4.30 Hampstead Theatre At Home这次推出的一系列话剧主题都挺政治的,这部剧是《Drawing the Line》的编剧加上《Wild》的导演,讲的又是艾未未的故事,可以想见一二其内容走向。此剧根据艾未未2011年被捕一事改编,讲艾未未在机场突然被捕,然后在不同的地方被监禁审问,最后被定罪经济犯罪。这一逮捕背后,是因为艾未未一系列的艺术作品以及政治视角和当局的相左。 乍看之下,艾未未被捕和斯诺登的逃亡有那么一些相似之处,都是因为和国家利益冲突而被追捕。这部话剧和《Wild》之间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都是从机场这么一个浮动性的地点开始故事,但是接下来这两位主人公受到的对待却大相径庭。艾未未受到的审问,我不确定真实性有多少,但是是很典型的西方人归纳总结的中国式的审问。逻辑前提是有罪假设,而且是欲加之罪的有罪假设,艺术诈骗犯、色情犯都是可以随便来的。 让我特别在意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剧中的那些“反面角色”,他们的合理性在哪里。第一个审问场景里,两个审问的人最后怎么就变得温和了还掏心掏肺了?第二个审问场景里得两个年轻警卫,艾未未说他们只是一无所有的农村小孩,他们怎么就愿意不动嘴巴和艾未未说话聊天了呢?本以为一切没那么简单,其实就那么简单,这就是制度的厉害之处。 我很粗暴地总结,作恶的人要么是真心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那是“坏”,要么是被洗脑了所以就乖乖执行上面的指令那是“蠢”,要么是自己其实也对自己的行为抱有怀疑但是却身处底层必须低头那是“弱”。这个英国人笔下的故事显然是把大多数人作恶归结于“弱”,我觉得有点太乐观了。 两个政客之间的对话解释了为什么要逮捕和释放艾未未。释放的原因是因为官方不相信这么一小撮人可以搞得出来什么有影响的事情,就算是放任其自由所带来的伤害也没有逮捕他使得国际关注升级带来的压力大。 我想到的是那是接近10年前了,现在中国继续坚定地走自己的道路,而且已经没有国际压力了,所谓的国际压力直接转变成为煽动民族情绪的催化剂了。(所以?)管的的更紧了。并不是因为这一小撮人的力量变大了,而是不怕国际压力了。 最后一段艾未未看着花瓶、拿着花瓶、砸碎花瓶的独白非常直白,总结得很好,但是对于西方来说理所当然、对于东方来说解决问题的实际操作性不够。 每一幕开场前有一群老外在看展,好像很fancy的样子,其实都是在摆拍和夸夸其谈。这是一个很有洞察力的标志,对于艾未未来说,艺术之美并不在艺术品本身,而是在观赏艺术品的人身上。那对于欣赏艺术的人来说,欣赏艺术本身只是一种价值,更该做到的是去理解艺术家想要表达的诉求,并用行动来帮助艺术家来解决这一诉求。 另外,虽然是一个完全发生在中国的故事,为什么扮演故事里的角色的演员全部是亚洲面孔呢?而且是中国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中国人的亚洲演员?这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话说回来,Benedict Wong真的挺神似艾未未的呢。 Tag: Howard Brenton, James Macdonald, Benedict Wong, Ai Weiwei, Hampstead Theatre,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Die Physiker

Die Physiker 物理学家 2020.4.29 迪伦马特著名的话剧《物理学家》,这个苏黎世国家剧院的版本在2015年的时候来过乌镇戏剧节,当时我还没怎么入戏剧的坑。后来网上出来了录制的版本但是一直苦于没有字幕看不懂,最近终于有好心人在b站上上传了英语字幕版本的,感恩。 故事的开始是警察来到一座疗养院调查一起凶杀案。这个疗养院里面一共只有三名病人,这三名病人都坚信自己是物理学家,分别是爱因斯坦、牛顿和莫比乌斯。之前已经发生了爱因斯坦杀死自己的护士的事件了,现在是牛顿杀死了自己的护士。疗养院的院长出来讲这座疗养院的情况,由于这三位病人都是疯子,凶杀案只好不了了之,唯一的举措就是接下来要把护士全部换成男的。然后莫比乌斯出来,他的家人过来和他见最后一面,莫比乌斯说自己是所罗门国王向他显灵,疯疯癫癫地把自己的家人全都赶走了。接着莫比乌斯沉陷在和自己的护士的对话中,最后他也把自己的护士也杀死了。 第二幕警察又来了,又是因为病人杀死了自己的护士,但还是没有办法。三个物理学家都跳出来,都说自己其实没有疯,其实自己是特工,通过隐藏身份来做科学研究。最后的反转是,院长跳出来说自己才是得到了所罗门的显灵,给三位病人灌输了物理学家的念头。然后莫比乌斯马上回说,哈哈其实我只是装疯,我根本没有得到所罗门的显灵。然后院长又说,哈哈,你们的反应也都是我事先就设计好的。 这些如此疯狂的情节,看似相当荒谬,但又相当有逻辑。始于荒谬,便要从打破日常的设定开始,比如觉得要换成男护士就能防止凶杀,殊不知原来这些女护士都是厉害的运动员;只有疯子病人可以抽烟,那疯子怎么知道这一规则并去实践和推广这一规则呢;病人觉得自己不是牛顿而是爱因斯坦,但是院长觉得病人觉得自己是牛顿,这个院长说了算,结果病人其实是隐藏身份的基尔顿;当疯子是要花钱的,说是当疯子是有收益的而且是主动的等等。还有,第二幕讲三个都是带特工身份的物理学家,把思想的自由、科学的疯狂和政治制度联系在了一起。 这场演出最特殊的地方是它的表演形式,也是相当夸张和疯狂,包括舞台上的绿色、演员的妆容、动作都非常不正常,看上去有点低俗,但是试想一下如果用正常的方法来演绎不正常的内容,是不是把这种不正常变得没有道理没有意义了。故事本身是把不正常不合理外化,这样的舞台上的处理方法反而也合理了。 Tag: Friedrich Dürrenmatt, Herbert Fritsch,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Stage Russia HD 契诃夫三部

三姐妹 2020.4.26 手语版,全程没有一句台词(除了好像有一个讨债的角色支吾了几句)。陀螺转起来,大家把头侧过来耳朵贴在桌子上听。 还有不少运用当代器物的改编,比如电视里播放的《Wrecking Ball 》、卷发器、用自拍杆拍合影等等。 总之主题就是“我要去莫斯科”。最后的觉悟来的好突然,听到了音乐,顿悟人生要靠自己努力工作。反而有点像是疯了。 有没有声音哪个更好睡? 万尼亚舅舅 2020.4.27 有一些舞台舞蹈式的定格动作,比如弹钢琴的时候,然后音乐骤停,只有万尼亚一个人在打板。 万尼亚献身后的顿悟与悔恨。只有索尼亚一个人知道、认可而且看重舅舅的付出,如果没有索尼亚会怎样?就好像瞬间这部作品的标题就不复存在了,整个故事也就垮掉了。也就是说维持整个故事不垮掉的,并不是万尼亚自己,而是索尼亚。就好像我们现在的观众还会去认可索尼亚对万尼亚的同情,以后说不定我们对索尼亚的认可都不复存在了,那是谁的问题呢? 黑修士 2020.4.28 没看懂,好像是全程围绕黑修士的传说(有宗教意味?) 有时候在扮演角色,有时候跳出来在描述剧情,是我理解错了吗? Tag: Stage Russia HD, 契诃夫,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Department of Dreams

Department of Dreams 2020.4.25 这是一个非常奥威尔式的故事,有这么一个官方机构,大家都把自己的梦存储在那边,然后当局的日常就是获取和分析大家的梦。主人公是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他看到的周边的同事各种不同的工作状态,接着竟然让自己的老板感到了工作上实力的威胁,被排挤被批斗,最后却意外被升职成为了地位更高权势更大的uncle。 真的蛮像《1984》的,就算撇开这个“梦部”本身的涵义不谈,还有不少可以好好咀嚼的地方。比如里面有一个工作狂,他发奋工作,遇到瓶颈就用鞭子自虐;老板觉得男主新人好像要串上来了,就要工作狂去做男主的梦,回馈工作狂的方法是多给他几天假期。 关于“梦部”,老板经常会讲到dreamocracy,用一些很漂亮的大词,吊打democracy和community,到底在讲什么根本没有逻辑也让人觉得摸不到头脑,但是这种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就是有一种洗脑的作用,好像他们在追求各种正义美好的东西、在为这个世界的未来做至关重要的事情。回过头来想一想,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教义不也是如此站不住脚和荒谬,还不是继续着。 很不错的点子,但是表达上面一方面不够丰富,主旨流于表面。设定是这个梦部大厦有好几层,每一层都用来储存和研究不同类别的梦。但是我觉得每一层的设计不应该是猎奇的,应该是有道理的,甚至是可以从这种分类里面顿悟出来规律和问题所在的,但是情节里并没有。另一方面制作比较粗糙,而且鼓的配乐间奏太难听了。 tag: Jeton Naziraj, Frédérique Michel, City Garage Theatre,

鼠春戏剧挑战月海外波 Tiger Country

Tiger Country 2020.4.24 故事讲的是一个医院里面的医生的故事,有比较资深的也有初来乍到的实习医生。和医疗剧不同的地方是,它并不会花太多笔墨在奇形怪状的病理或者病人身上,主要还是在讲这些医生自己以及和他们息息相关的各种情绪。但是在这些西方关于医生的描述,相通的一点是,几乎所有医生身上都带有一种戾气乖张。 不可否认医生很厉害,是通过了那么多年的专业学习和实践才能达成如此厉害的能力,但是厉害的人就有权利自持高人一等了吗?我能理解的是,因为医生这个行业或者现有的医疗行业制度之下,对医务人员的要求很高。压力之大,造成了某种职业伤害,类似于医疗行业的996,对从业者带来的伤害是可以同比想象的,但是他们整个行业如此也没有其他的出路。 就这部话剧本身,虽然明星很多,但是感觉有点看不下去。一方面是医生各种脾气很大的场景一点也不讨人喜欢,另一方面是情节也没有很抓人,怎么正好是医疗剧可以弥补的地方? Tag: Nina Raine, Indira Varma, Luke Thompson, Hampstead Theatre,